E小说 > 历史军事 > 开艘航母去抗日 > 047 神仙斗法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由于作者个人原因,本章稍晚上传,跪求大家耐心等待,顺便奉上qq群号:142216o23

    来了来了,有点晚。

    那小五子正在讲着一路上所见拳民杀洋人,烧洋货的事,忽听得门外一阵大乱,只见一伙大汉,身穿黑袍,腰扎红丝绦,脚蹬熟皮快靴,背上背着大片刀,吆喝着走进村口,人群正当中,八个大汉抬着一座竹椅,竹椅上一人,身裹大红袍,盘膝坐定,手掐法诀,口中正念念有词,在他身后,四个大汉正气喘嘘嘘地扛着一柄关刀。

    那伙人在村中站定,众人之中,一个干瘪汉子走了出来,手拿一柄铜锣,敲出来节奏来,吆喝着唱道:“一拜地来二拜天,玉皇大帝听我言。井枯河干天不雨,全因洋鬼遮了天!二拜神来三拜仙,诸位星君听我言。金三言五语传神令,借我大力金刚仙。拜过神仙拜祖先,炎黄二帝听我言。大力金仙附我体,杀尽洋鬼重见天!”

    这汉子嗓音嘹亮,这一通歌诀配上叮叮当当的锣声,把全村男女老少都给引了过来,徐峰一见那打着铜锣的汉子,差点笑出声来,原来他便是前几日在茶馆里的那个卖艺的,那个刘大壮不知为什么,竟然没认出他来。

    那小五子一见这伙人,脸色就变了,小声对刘大壮说:“这事情恐怕不妙!”

    刘大壮问:“怎么了?”

    小五子说:“这伙人打扮的好像义和团的模样,可那个椅子上的头目我认得,那可是附近山里的大土匪啊!”

    刘大壮问:“你怎么知道?”

    小五子说:“我回来的时候,路过一个村子,一股子土匪正在那里砸大户,土匪头子正是那人,他们见我是个乞丐,这才把我放了,那个土匪头子真不是人,把十几个大姑娘小媳妇儿绑在木桩子上,叫他手下挨个糟蹋!”

    原来那个竹椅上的人便是景铃山里的土匪头子,报号“三山抖”,他手下有三四十号弟兄,都是杀人不眨眼的土匪,平时砸大户,绑肉票这样的事没少干,那个三山抖更是个十恶不赦的货色。

    三山抖见到最近义和团杀洋人,心想洋人好东西多,也打起了洋人的念头,带着手下人去打景铃山的教堂,结果不是洋枪的对手,手下死的死,残的残。

    眼见着成了光杆司令,三山抖心生一计,也装成能请神附体的大师兄,还真骗了四五十个人,于是带着手下四处招摇撞骗,又遇见了那个卖艺的,见他脑子快,嗓门亮,便留下他做了狗头军师。刘家村离县城近,所以三山抖平素也不敢来,最近见义和团闹得凶了,胆子便也大了起来,带上人马便杀奔刘家村。

    此时三山抖对着卖艺的使了个眼色,那个卖艺的连忙敲着锣点,唱道:“吾乃大力金刚仙,父老乡亲听我言。为着后辈儿孙念,出钱出力保平安!”徐峰一听就乐了,这个卖艺的为了骗钱竟然编出这一段段的唱词,也算是有才华了,可惜没用在正经地方。

    小五子在人群中冷笑道:“哪有神仙管老百姓要钱的!”

    卖艺的又敲起锣,笑道:“这位兄弟请听真,神仙哪用吃与穿,哪有神仙来要钱!只是那:天有三十又三重,金仙住在天外天,一路有关又有卡,哪能不要钱打点!”

    小五子灵机一动,拨开众人,挺着胸脯站在当场,用手点指那坐在竹椅上的三山抖,冷笑道:“那个什么仙,我们已经请到了真神了!你可敢和他斗法吗?”

    徐峰一听就笑了,说:“斗法,怎么斗啊?”

    三山抖从未遇见过要与人斗法这种事情,但是他见到那个徐峰不高不壮,心想一会儿动起手来,他不难对付,三山抖在绿林道混了十几年,对自己那又快又狠的刀法还是有几分把握。

    徐峰听见刚刚小五子的话,知道这个三山抖是个十恶不赦的土匪,心想除掉他也算是为民除害了,突然他想道:“自己作为一个21世纪的飞行员,回到这个时代,不能驾驶战机杀小鬼子,却在这里和一个装神弄鬼的土匪头子斗法?”

    想到这里他忍俊不禁,一边往回走一边说:“等着啊,我去拿法宝。”说着便回屋去拿枪。

    三山抖是练武出身,又加上天生蛮力,那一口关刀足重百斤,有了这个绝活,他纵横绿林道,确实也称霸一方。

    等到徐峰出来,三山抖一个跟头从竹椅上翻下来,冲那几个抗刀的大汉喝道:“放!”

    那四个大汉一松手,那柄关刀重重砸在地上,“当”地一声,惹得人群中几个小儿“哇哇”大哭起来,三山抖来到刀前,怒喝一声:“大力金刚仙附体,助弟子斩这妖仙!”

    说完,用脚一挑刀柄,那刀腾空而起,三山抖一把抄起空中的刀,摆了个架子,身形晃动,练起套路来。

    伴着他手下人的欢呼喝彩,那卖艺的又唱了起来:“这柄刀来不一般,太上老君亲手传。传给武圣关云长,斩杀华雄酒尚温!颜良文丑马前死,全凭此刀定河南。”

    徐峰也看过三国,那颜良文丑分明是河北袁绍的大将,那个卖艺的纯粹是为了合辙押韵,硬是把河北改成了河南,徐峰想到这里便笑了。

    他这一笑,三山抖那一下子懵了,他心想:“这个神仙从头笑到尾,难道他真有什么过人的本领?”

    三山抖有手点指徐峰,学着戏台上的武生口吻说:“呔!来者何人?某家刀下不斩无名之鬼!”

    徐峰乐不可支,说:“你那个大力金刚仙都会干什么啊?”

    三山抖怒道:“我家大力金刚仙搬山移海,无所不能!”

    徐峰笑着说:“你家神仙可否能造出一柄他自己拿不起来的关刀?”

    这个问题怎么回答都不行,所以三山抖一下子就怔住了,三山抖混迹绿林道这么多年,经历过无数的比武火拼,他深知两军对垒,最重要的便是气势,对方的问题你答不出来,这在气势上便矮了一头。

    三山抖怒道:“休要逞口舌之利!看我关刀取你项上人头!”

    说着便冲着徐峰冲了上来,三十米,徐峰默默地打开了保险,二十米,徐峰抬起枪,十五米,徐峰手指轻叩扳机,“砰”地一声,那个三山抖小腿中弹,“扑通”一声摔倒在地,那柄大刀“呼”地飞了出去,惹得周围人像退潮一样向两边散去。

    徐峰收起枪,笑道:“看来你家的神仙不行啊!”

    三山抖这个后悔啊,要是知道这个小村子里有人有枪,打死他也不会跑到这里来招摇撞骗,眼见着徐峰走了上来,三山抖以为徐峰要再补上一枪,他连忙哀求道:“大神!别杀我,我知道老毛子教堂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