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军事 > 开艘航母去抗日 >章节目录050 九月惨案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那条裹挟着无数剧毒氰化物的河,与往常一样流淌着,最先知道河水与以往不同的是河中的鱼,氰化物进入生物体内之后,与细胞中的呼吸酶中的金属离子结合,从而使这些呼吸酶丧失活性,大片大片的鱼死亡,河边的植物也没能幸免,大量的草木枯死,河水与地下水交换,大量的氰化物渗入附近人的水井之中。

    幸好是午饭刚过,要是赶上用水做饭的时候,不知道会有多少无辜的乡亲因此丧命。

    徐峰带着刘大壮回来,刘大壮知道自己太过莽撞,一路上低着头不说话,被老毛子关了一夜,连口水都没喝到,回到了家,第一件事便是从井里打了一桶水上来,拿起瓢来刚刚喝了一口,刘大娘的声音就响了起来:“你还有脸喝水!”

    刘大壮听见母亲的声音,连忙放下了瓢,刘大娘上来便是一顿数落,刘大壮低着头听着,他不知道的是,他喝下的水中的氰化物进入胃里,胃里的胃酸一瞬间就把氰化物转变成剧毒的氢氰酸,通过血液交换,氢氰酸进入全身的血液循环之中,大量的呼吸酶丧失了活性,缺少氧气来氧化供能的细胞很快就死亡了。

    刘大壮站在那里,突然就感到头痛,头昏,感觉喘不上来气,连站在那里都觉得费力,膝盖一软就蹲了下去,顺势一下子就躺倒在地上,感到天旋地转。

    刘大壮从小身子骨就壮,从来没有过头疼脑热的时候,这一下子栽倒在地,可把刘大娘吓坏了,她赶紧扑上去,徐峰脑子一转,突然想道:“他怎么突然就这样了,不会是俄国人给他做了什么手脚吧?”

    徐峰一下子联想到了小鬼子在中国东北使用细菌武器的事,难道刘大壮被俄国人弄上了什么急性传染病,故意放回来祸害乡亲吗?

    徐峰连忙伸手摸他的额头,那里冰凉冰凉的,徐峰稍稍安了心,烈性传染病进入人体都会遭到人体最顽强地抵抗,大脑会下达指令,令体温急剧升高,这种升高就是战斗信号,随后免疫系统会制造大量的免疫细胞奔赴战场。

    徐峰见到他没有烧,知道不会是急病,他一下子就想到了中毒,人体中毒的路径不外乎三种:体表,呼吸道,食道。两个人一起回来的,要是体表和呼吸道中毒的话,徐峰不可能没有事,徐峰立刻想到了食道。

    来不及想使哪种东西中了毒,徐峰立刻把刘大壮的头冲下,伸手抠他的喉咙,这是催吐的方法之一,食道中毒,要的就是让中毒的人把吃下去的有毒的食物或是水吐出来。

    刘大壮一夜没吃东西,吐出来不少酸水,就在徐峰低下头的时候,从刘大壮的口中,他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苦杏仁味。

    “氰化物!”拥有未来化学知识的徐峰一下子就想到了这个词,氰化物在黄金制取过程中的作用他也是清楚的,一瞬间他似乎想通了小桃红进入教堂的目的,可是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他立刻想到了氰化物的解毒剂——亚硝酸盐和硫代硫酸钠。

    这两样东西进入人体之后,可以把有毒的氰化物转化为无毒的物质,可是尽管徐峰能想到这两样东西,可是他还是束手无策,因为这个地方根本就没有这两样东西!

    院子里的酸菜缸进入了徐峰的视野,他知道酸菜在腌制初期会产生高浓度的亚硝酸盐,可是解毒用的亚硝酸盐需要静脉注射,能把酸菜汤直接注射到静脉里吗?!就算能的话,也没有法子,现在根本没有可以用作做静脉注射的针。

    刘大娘此时吓得呜呜地哭,与她不同的是,徐峰很清楚该怎么救治刘大壮,可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徐峰不由得开始想让他中毒的东西,他很快想到了他喝得那口水。

    徐峰舀起一瓢水,闻了闻,一股淡淡的苦杏仁味,徐峰点点头,看来是老毛子那里用来炼金的氰化物泄露了。

    正在这时,刘大壮慢慢地坐起身子,缓缓地说:“刚才怎么那么难受?”刘大娘见到儿子没事了,也止住了悲声。

    徐峰心中暗叹:“真是幸运,刘大壮喝得水少,再加上他人高马大,这才没有致命。”

    徐峰赶紧喊卖艺的穷三辈,穷三辈也看见了刘大壮的中毒,可是长年走江湖的经历让他本能地远离一切出了事情的地方,所以他才没有过来,这会儿听见徐峰叫他,他赶紧跑了过来,徐峰对他说:“赶快通知乡亲们,千万不要喝井里的水,也不要用井水喂牲口。”

    穷三辈拿起那面破锣,叮叮当当地敲着跑了出去。

    不能喝井里的水,这在当地淳朴的乡亲看来,就像是出了塌天的大祸一般,众人三三两两地讨论着,聚集在村口。

    徐峰赶了过来,他也考虑过了,不能说这件事是俄国人造出的,那样乡亲们一定会去教堂找俄国人拼命,那样伤亡就大了。

    徐峰对乡亲们说:“先不要喝井里的水!早上打的水可以用,大家省着点。”徐峰知道在农村,媳妇儿起来的第一样活是把水缸打满,一大水缸的水,省着用的话,至少能用两天。

    正在乡亲们议论纷纷的时候,一个哭得撕心裂肺的小娃娃跑到人群中,哭着说:“教堂那边打起来了,死了好些人!”

    徐峰赶紧问:“怎么回事?”

    小娃娃哭着说:“大兵们,在杀人,杀了好些了。”

    徐峰所在的刘家村生活比较富足,所以乡亲们是一日三餐,可是同在河下游的马头村和乔家村却是一日两餐,大量氰化物流到村子的时候,正是乡亲们打水做饭的时候,这两个村子很少打井,直接从河水中取水。

    有一家人做菜的时候,往水里加了醋,醋酸一瞬间和氰化物反应生成剧毒氢氰酸气体,做饭的人吸入高浓度的氢氰酸气体,当时就死了;还有的人喝下了水,也中毒死了,两个村子一下子死了几十个人。

    这两个村子本是拳民最为集中的地方,他们不知道生了什么,他们本能地把这种天灾归结到了教堂身上,两个村子的拳民怒火攻心,抄起大刀就杀向教堂。

    教堂的神父在下令把氰化物扔进河中之后,就着手准备着应对乡民,教堂里连做饭的人都一律配备武器,马头村和乔家村的拳民到了教堂外围,便开始冲击大门,里面的老毛子开枪,自认为刀枪不入的拳民们伤亡惨重。

    这边枪声一响,教堂外围就来了其他村子的人,来的村子达到十三个,在教堂外围聚集的人很快达到了五百多人。

    很快拳民开始攻打教堂,他们开始用梯子攀爬教堂的围墙,围墙周长很大,老毛子很快就受不住了,便打电话向清廷求援。

    此处归延边厅管辖,延边知府立刻带领几百兵丁前来,希望平息事态,可是局势很快就控制不住了,拳民见到父母官都不为自己做主,盛怒之下杀死了延边知府,兵丁随即向拳民开枪。

    据事后统计,在这一天的冲突中,共计六十七名拳民死亡,受伤的人员没有统计。这一天是公立1894年1o月26日,农历九月廿八,于是后世的历史学家称这一事件为“九月惨案”。

    这件事情给后来的历史进程带来了难以估量的变数,十五天之后,天津的一家茶馆之中,年仅二十八岁的孙文正怀着焦急的心情,等待着李鸿章的召见,几个月之前,他上书李鸿章,提出了“人尽其才,地尽其力”等主张。当看到报纸上对“九月惨案”的报道之后,他的心里不禁想道:“这样的朝廷,真的能中兴吗?”

    而这时的徐峰,眼望着大海的方向,心中反复念叨着一句话,这句话,也是21世纪,中国领导人在国际上生大事之后先说的,这句话就是“我们的航母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