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军事 > 开艘航母去抗日 > 054 无机化工的起步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林远一听,惊讶道:“什么鬼地?”

    程九珍说:“翻过了那个山坡就是,有一大片空地,上面寸草不生,要是把翻开一层土,下面就会露出一片淡红色的石头,那些东西太邪了,一但粘在身上,粘的地方就会痛,几天才能好。”

    林远心中突然想到了什么,他说:“我们一起去看看吧。”

    程九珍连忙阻拦,说:“您可不能去,祖上传下话来,那个地方是绝对不能去的。”

    那个妇女已经哭跪在地,程九珍叹了口气,说:“回去吧,死在这个地方,是命!”

    林远说:“九爷,那地方恐怕不是鬼地,而是一块儿宝地。”

    程九珍一皱眉,问道:“尊客,您说什么?”

    林远笑道:“九爷,容我前去看看。”

    程九珍一咬牙,说:“那我就舍命陪君子,咱们一块儿去。”

    林远笑道:“弄两块儿沾了水的毛巾吧。”

    很快毛巾就拿来了,林远和程九珍翻过了山坡,林远不由得叹了一句:“好大的风啊。”

    原来这片空地的四面的山恰好是外宽内窄,风从山外吹进来的时候,相当于是被加了,所以这里的风才会很大。

    林远走到空地,拿着铲子,在地上一铲,翻开地表面的土,便露出了淡红淡黄的石层,林远看到这些东西,兴奋地差点跳起来,这些可是钠硝石啊!

    这些东西是生产硝酸钾的绝佳材料,硝酸钾与硫化铁在空气**同燃烧,就能生成硫酸,无机化工的基础原料是什么?三酸两碱!有了硫酸之后,与硝酸钾反应便能得到硝酸,硫酸再和氯化钠混合加热就能得到盐酸,这样三酸就有了,无机化学工业就迈出了重要的一步!

    按理说,钠硝石最容易水解流失,可是在这个海岛上,居然有这么大一片钠硝石的矿,不得不感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林远对程九珍讲明了缘由,程九珍虽然不知道这些石头的用途,可是看到林远那么高兴,便也跟着高兴起来。

    两人找了一圈,并没有现那个小孩,此时天光微微亮,两人觉得,这个地方不像是有人来过的样子,那个小孩也许没有来这里。

    两人回到原处,众人还在等着他们,那个妇女一见他们,便一脸歉意地说:“真是对不起,我的孩子并没有去鬼地,他只是跑出去玩了,我回去一定要好好教训他。”

    程九珍笑道:“不妨事,我们这次可是现宝物了!”

    众人皆大欢喜,林远顾不上庆祝,快马加鞭返回了北京舰驻地,苏争鸣一听这个消息,拍着大腿笑道:“太好了!”

    可是苏争鸣的脸色很快沉了下去,他忧心忡忡地说:“我们的化学工业需要设备啊!这些设备需要很多钢材,可是我们现在连一丁点钢材都没有,还有,我们急需要车床这些机械加工的设备。”

    正在这时,有人来报告说,英国人的货船载着煤和铁矿石来了,现在就在港口,来的英国人和刘老爷子吵起来了,两边人都要动手了!

    林远一听,赶紧跟着那人来到了港口。林远一到,就见到空地上站着一群拿着铲子的装卸工人,围着一堆煤,站在那里无所适从。刘金秋盘着腿坐在煤堆上,呼哧呼哧地喘着气,对面站着一个脸红脖子粗的英国人,很明显两个人是刚刚吵过架。

    刘金秋一见林远来了,拿起一块煤伸到英国人鼻子底下,怒道:“你丫的,do your eng1ish netous coa1?(你们英国人管这个叫烟煤吗?)”

    林远听见刘金秋这中英文结合骂人法,忍不住扑哧一声乐了,他把刘金秋从地上扶起来,笑道:“刘老,这群英国佬怎么惹您老人家了?”

    没想到那个英国人怒道:“你管谁叫英国佬!”

    林远没想到这个英国人居然懂汉语,连忙说:“sorry,no offense!(对不起,无意冒犯)”

    刘金秋怒道:“就管你们叫英国佬,你们是不是欺负我们没见过烟煤!拿一船褐煤来糊弄我们。”

    钢铁的冶炼过程中,需要焦炭作为燃料,天然的焦炭很少,需要从烟煤焦化得来。煤按煤化程度可以分为很多种,这褐煤是煤化程度比较低的一种,这种煤是无法进行焦化得到焦炭的。

    褐煤的价格的的确确要比烟煤便宜得多,那个英国供货商自以为琉球没有人懂得烟煤和褐煤的区别,便偷偷把烟煤换成了褐煤,没想到遇见了冶金工业的大师,刘金秋。

    那个英国人自知理亏,可嘴上还是强辩道:“我们这明明就是烟煤,上好的烟煤!”

    刘金秋笑道:“你上学的时候是不是净翘课来着!烟煤是有金属光泽的,你看看你们这一船的煤,那一块儿有这样的光泽!”

    刘金秋在大学教过书,知道翘课是大学生的常事,一着急之下,也没想过在19世纪根本没有这个词。那个英国人也听得半懂不懂的,还想要争辩,刘金秋把那块煤扔回煤堆,说:“你们这一船的煤,怎么拉来的怎么给我拉回去,我现在要看看你们的铁矿石,我估计着你们铁矿石的品位也不够!”

    那个英国人指挥工人把铁矿石卸下来一批,堆在空地上,铁矿石一共有三船,卸下来之后,刘金秋看着那些红色的石头,对林远说:“铁矿石上英国人没耍滑头,这些是赤铁矿,主要成分是三氧化二铁,所以会显现出红色或是淡红色,所以又叫红矿。这种铁矿石的含铁量理论上通常在百分之七十左右,尽管没有磁铁矿(主要成分是四氧化三铁)含铁量高,但是品位符合我们合同的要求。”

    那个英国人笑道:“这批铁矿石没有问题吧,我们可以签约了吧?”

    林远笑道:“我们还要到船上去看看。”那个英国人一脸不悦,用英语嘟囔着什么,不过林远和刘金秋都没有听懂,知道他一定是在用英国的土话骂他们。

    林远和刘金秋登上了船,挨个舱室地检查,前两艘船都没问题,可是到第三艘船的时候,刘金秋一看那些铁矿石就火了,对林远说:“居然拿硫铁矿石来糊弄我们!”

    说着,刘金秋拿起一把铲子,把那些矿石一翻,只见红色的石头下面,都是黄绿色的石头,刘金秋气得脸都红了,怒道:“你知道吗?我最恨弄虚作假,我在大学的时候,有个本科生毕业设计的时候抄论文,我死活没让他毕业!这群洋鬼子居然敢糊弄我!

    林远真怕他抡起铲子照着那个英国奸商的脑袋上来一下,连忙把铲子接过来,笑道:“刘老师,您息怒,当心气坏了身子。”

    林远听到了“硫铁矿”三个字,顿时心里一动,对着刘老耳语几句,然后把那个英国人拉到一边,笑道:“怎么?硫铁矿的价格比赤铁矿还要低?”

    英国人知道诡计被识破了,只好说:“现在英国国内造军舰都造疯了,对钢铁的需求极大,现在铁矿石的价都翻了一半了。”

    林远笑道:“合同我们可以签,但是你得给我们点好处。”

    看着英国人一脸困惑,林远说:“这些铁矿石原来价值二十五万英镑,现在我们付给你们二十万英镑,你们一定不吃亏,因为这些铁矿石最多值十八万英镑,但是我们的合同上还是写二十万万英镑,这样,就有五万英镑落到我的口袋里了。你明白了吗?不过那些煤我们可不能收。”

    英国人连连点头称是,于是双方就这样定了下来。等到离开的时候,刘金秋笑道:“你可真有办法,这样就为我们省下了五万英镑,还弄到了我们展化工急需的硫铁矿。”

    就在他们谈笑的时候,新的危机已经迫近了北方那个风雨飘摇的大清王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