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军事 > 开艘航母去抗日 > 060 看门人的难题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1894年11月25日,满载着钢铁冶炼设备的英国运输船驶进琉球的港口,也带来了德国舰队和北洋舰队交战的消息。

    这个消息令林远大吃一惊,他丝毫没有想到他们的穿越对历史进展的影响居然如此之大。

    在这个月里,他不得不解决很多问题。先,就是北京舰的地位问题,如果他们游离于国家的制度体系之外,那么长久下去必然会出问题,于是林远和尚泰商议后决定,将那霸港口的一定区域划为特别行政区,交由北京舰管理,对外的名称上定为“那霸技术开区”。在经济上,港口区域从事工业生产,收入按一定比例归琉球政府。

    第二,就是舰上人员的衣食住行的问题,舰上的舱室生活空间狭小,在和平时期并不适合人员居住,所以在北京舰一靠岸的时候,就已经安排舰上年纪比较大的工程师和科学家上岸居住,幸好港口附近日本人的军营空着,就安排人员轮流入住;至于吃饭的问题,古语有云,靠海吃海,所以舰上决定购买港口附近的渔民的海产品,钱的问题,先由琉球国政府借上一部分,等到港口区域有了工业产品之后再行归还。

    第三,就是舰上人员的思想问题,离开了自己的亲人和朋友,来到了这个陌生的时代,每个人的心中都不免难过,这种情绪在战斗中不易体现,而到了和平时期,这种悲伤的情绪就难免在人群中蔓延。幸运的是,大家对于目前的状况表示了理解,遇上这种现代物理学没法解释的穿越时空,只好随遇而安,于是,舰上的人员积极地投身到了各种工作当中。

    最后,就是武器装备的统计,由于在这个时代武器装备没法得到充足的补给,用一点就少一点,所以必须要精打细算,就拿航空动机来说,整机使用时间不能过一定的飞行小时数,而动机叶片,无论是压气机叶片还是涡轮叶片,在飞行之后都必须要使用观测设备进行裂纹的观察,一但出现裂纹,就必须更换叶片。

    有的战士提出,何必统计这些东西这么麻烦,我们直接飞到日本,飞到欧洲,飞到美国,把他们的工业基础一股脑炸干净!

    林远听到这种观点,以为他是在开玩笑,可是一问才知道,还真有人这么想,于是他不得不解释,工业基础是什么?可不是简简单单的几座工厂,矿山,这些只是工业基础中的一小部分,更大的部分是科研人员,大学教授,正在读书的学生,他们是工业基础的中流砥柱,更重要的是:市场对于工业化的巨大需求。

    就算你能把人家的工厂,矿山都夷为平地,可是你不可能杀死每一个懂得科学技术的人!只要这些人在,只要市场的需求在,他们就能源源不断地造出工厂,造出工业所需要的一切!

    而北京舰,在武器装备用尽之后,便无处补充,这就是林远要展自己的工业最根本原因!

    就在北京舰上的将士为各种事情忙碌的时候,中德交战,清廷赔款,邓世昌遭到流放这些消息传到了琉球。

    林远听到这个消息,惊愕之余不由得一阵激动,他的头脑中渐渐地形成了一个计划:把邓世昌带到琉球来,让他来训练人员,使用那几艘俘虏的日本军舰。

    林远把这个想法一说,舰上的众人都觉得很是巧妙,众人一致同意,最后决定让沈晚晴陪同林远一起去一趟台湾。

    沈晚晴和张华负责组建那霸区保密处,说是保密处,其实远远没有想象中的那种规模,原因无他,人员太少,所以目前只能以北京舰保密组的同志为核心,培训特工人员。

    两个人有一个月没有见面了,这一见面,都很高兴。沈晚晴先问:“我们去哪里找邓世昌啊?”

    林远说:“我是这样想的,我们先去基隆找一找,他怎么说也是北洋舰队的管带,级别不低,找到他应该不会很难。”

    林远和沈晚晴刚一到基隆,就现街头巷尾都在议论中德海战的事情,纷纷为邓世昌扼腕痛惜,两人稍加打听,就探听到了关押邓世昌的地方。

    与其说是关押,不如说是软禁,关押的地方是一处乡绅的大宅子,里面腾出了一间幽静的小院,邓世昌的妻子和孩子并没有跟来,所以只有他一个人居住。

    他们来到那间宅子才现,前来拜访的人络绎不绝,来的大多是一些地方上有名的士绅,官员们是不敢来这里拜访一个罪臣的,不过来拜访的人却被门口的兵丁给拦住了,兵丁把来访的人叫到一旁,低声说上几句话,那些人便惊慌失措地走了。

    林远拦住一个被拒绝的人,笑问道:“这位兄台,邓管带为何不见您啊?”

    那人一脸惊慌,连连摆手,似乎是遇见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什么都没说就走了。

    正在林远迷惑不解的时候,沈晚晴说:“我看这些人好像是被什么问题难住了。”

    林远问:“这是什么意思?”

    沈晚晴说:“据我的观察,那个守门的兵卒似乎是问了访客几个问题,访客答不上来,于是就走了。”

    林远问:“那兵卒问的会是什么问题呢?会让这些人看上去心神不宁的。”

    沈晚晴笑道:“这个嘛,你等着,我去看看,回来告诉你,你也好有个准备。”

    她望着满脸不解的林远,用手指点点自己的嘴唇,笑道:“我能从一个人的嘴唇动作看出来他说的什么话。”

    于是林远就在一边等着,过了一会儿,沈晚晴一脸失望地回来,说:“我没看懂,他们说的好像不是普通话。”

    林远看着她可爱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说:“没事,我就不信他一个19世纪的人,能问出什么问题,让我这个21世纪的人都答不上来。”

    林远走上前去,兵卒很客气地把他请到了一边,用闽南话说了几句什么,林远皱着眉,用普通话问:“您说什么?”

    那个兵卒一听,立刻换上了普通话,笑道:“想见邓管带,得回答我一个问题。”

    林远自信满满,问道:“请讲。”

    兵卒笑道:“大清,将何去何从?”

    这个问题一出,林远立即明白了为什么那些人一脸惊慌,这种问题在当时看来,简直是大逆不道,议论这个问题被人知道,是要掉脑袋的。

    林远被这个问题弄愣了,这个问题在他的脑海里盘旋了好久,可是他一直不知道该怎么办,去清廷当个中兴之臣?绝对不可能!打到北京去称帝,更加不可能,毕竟是21世纪的人,民主共和的观念已经深入骨髓。在他看来,处理清政府的难度,丝毫不亚于让舰队穿越回21世纪。

    于是林远半天没说话,别的人答不上来是因为不敢想,林远答不上来是因为想的太多,可是守门的兵卒不管这些,那个兵卒很客气地一伸手,说道:“这位先生,您请回吧。”

    林远见到自己就这样被拒绝了,心中一动,一个见到邓世昌的法子一下子跃出脑海,他不屑地一笑,说:“你去问邓管带一个问题,他指挥军舰半辈子了,你去问问他,他懂海军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