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明末称雄 >章节目录第五章 狐假虎威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刘军绝做不到让人骑到脖子上拉屎,还能忍气吞声。

    两手各掂着一块三斤多的大银锭走出张家大门的时候,刘军真有种吐气扬眉的感觉。虽然欺负一个古代的乡下恶霸有些掉身份,可路不平有人踩,这张屠户既然自己往枪口上撞,那就怪不得自己踩他两脚了。

    刘钧一出张家大门,家里的老仆刘安马上就迎了上来,“二少爷,没事吧?”

    “能有什么事,张老爷还是很愿意讲道理的,我过去跟他讲了几句,立即就讲清楚了,你看,张家老爷说是久不杀猪,今天见猪心喜,非要买我们的猪练练手,我本来说送给他的,结果张老爷大方的很,说我张家如今根本不差钱,最后硬塞给我一百两银子,算是买猪钱。刚才还要留我在他家吃杀猪饭呢,我不好打扰,就告辞回来了。”

    刘安听着刘钧一本正经的在那里胡说八道,哭笑不得,不过见二少爷完好无缺的回来了,一时放下心来,可见他还手拿着两个大银锭,一时又担忧起来。莫不是刚才少爷直接打上去了,强抢了两锭银回来吧,这个天老爷啊。

    刘家门口,小丫头宝儿早已经在那里引颈翘盼着呢。一见二人过来,连忙上前,“爹。”宝儿先是向刘安喊了句爹。

    这刘安才真正是宝儿的亲爹,说来宝儿也算是刘家的家生子,刘安过去是老爹刘修的书童,后来便成了刘家的管家、门房、帐房等身兼多职,他娶了刘钧母亲的陪嫁丫头,之后生了宝儿,还有一个儿子。

    刘安的妻子依然舒服着主母,儿子则负责刘家的田地佃租之事,并兼车夫,宝儿则是负责服侍刘钧,他不在家时则帮着洗衣倒茶之类的。

    除了刘安宝儿一家,刘家还有两家下人,一家女的在厨房做饭,男的打杂采购,几个孩子在庄子上做事,另外还有一家则是刘钊婚后,媳妇梅氏从家里带来的陪房一家子,专门服侍着那一房人。

    说来刘家也不小,一家人有三家奴仆,十几个下人。而刘钧三兄弟外,还有四个姐妹,母亲外还有一个姨娘,兄弟三个都是一母同胞,四个姐妹两个已经出嫁,还有两个待字闺中,最小的四姐儿却是赵姨娘所生。

    进屋,刘家一家已经都齐了,包括刚才一直没见到的赵姨娘还有两位妹妹。三家下人在家的也都站在廊下。

    看到刘钧全须全尾的回来了,大家都松了一口气。

    可等刘钧把一百两银子放在桌上,又把刚才对刘安的那番话一说,刘老爹和刘老大却都是齐齐变色,“哎呀,这怎么能行嘛,见好就收,张家既然道歉了就可以了,把猪赶回来就好了,哪里能要他们家银子,还要一百两,这怎么能行,快,把银子送回去。”

    “爹,咱家的猪已经让刘家杀了,这银子是卖猪钱,他们自愿给的,你看还有手印呢。”刘钧并不贪心这一百两银子,可若把银子退回去,那不是在向刘家认怂,刚才辛苦的那番表演岂不白费。

    况且,刘钧在张家时其实是在诈鸡,他根本就不认识什么锦衣帅刘侨的儿子,更不是什么兄弟。刚才不过是扯虎皮作大旗,狐假虎威,这个时候最重要的就是绷住,如果现在又过去退钱,那岂不是要让张家识破。

    如果被识破了他的诈计,那张屠户那种地方恶霸,肯定会报复的。

    其实刘钧在张家时故意拿他的武生身份造势,说什么武生都是卫所军官和世袭武官子弟,其实不过是欺张屠户没见识。

    地方卫所的武学确实主要是以二十五岁以下的年轻武官,和那些十五岁以上的世袭武官子弟为主,但武生也并不全是如此。

    就好比能参加武举考试的也并不全是武生,而还有各地文武官员举荐的通晓兵法,谋勇出众者一样。武生其实也不全是武官和世袭武官子弟。

    崇祯以前,除了卫所向有武学之外,后因辽东沦淊,北方各地开始纷纷建立武学,不再局限于军队卫所,而是各府州县也设武学,将武学附于儒学之中。

    崇祯十年,朝廷更是下令,令天下府、州、县学皆设武学生员,由提学官一体考取,但当时重文轻武,世人并不屑于武生的考选。

    不过武生毕竟还是相当于秀才,虽有所不如,可对不少人来说也是个出路。

    刘钧就走了这条路子,不过他能入武学,靠的不是军官和世袭武官子弟的身份。此时武生录取资格有五。

    第一就是二十五岁以下的年轻武官,第二就是尚未袭职的世袭武官子弟,即应袭舍人。第三就是武职官员其余弟侄年十岁以上者即舍余。第四就是现职五十岁以上的年长武官,第五就是严加选拔的民间武技群绝伦,有真才实学而又有志于武学者。

    这五种之中,刘钧就是那个严格选拔的民间武技群绝伦且又有真才实学而又有志于武学者。只是他入的不是府州县的武学,而是黄州卫的武学,如此一来未免有些神秘。

    就凭他刚才在张家那般利落的把张家上下男人全都打趴下的身手,可知刘钧确实武技不错的。

    说到底,其实他能考上武生,完全就是与当前大形势有关,辽东连年战败,清兵不断侵入关内,而中原流贼四起,朝廷用兵不断,急需那些优秀的勇武年轻人为国所用。

    而大明偏偏绝大多数士人又是不愿意当兵做武官的,有愿意的小老百姓又没那个本事,因此刘钧这个秀才子弟,读过书且又好舞刀弄棍有身真武艺的年轻人,也就没有什么意外的成为了朝廷扩招的武学生员了。

    可惜张屠户这种乡下恶霸对于朝廷的这些事情是搞不太清楚的,也让易风扯虎皮张了面大旗,狐假虎威了一把。

    刘钧虽然给刘家出了一口恶气,可这种解决方法却反而让刘家上下提心吊胆的。一顿早饭,也是吃的没什么气氛。

    饭后,刘老爹把刘钧叫进书房。

    “你老实跟爹说,到底怎么回事?”

    “其实爹不用记怀这事,恶人自须恶人磨,我不过是略施小计而已。”说着,刘钧把扯锦衣帅刘侨虎皮狐假虎威恐吓张屠户的事情经过说了一遍。“爹你也不用担心,谅张屠户也没有那个胆敢到刘金吾家对质这件事情。”

    听到原来是这么一个经过,刘老爹长叹一声,沉默许久。

    “其实有件事情本来不打算告诉你们兄弟的,这也算是祖上当年的耻辱,不过如今既然已经这样了,我还是告诉你吧。其实,我们西湾刘家正是从锁口河迁来的。”

    刘钧一怔,“难道我们西湾刘家和锁口河刘家有亲?”

    “何止有亲,我父亲,就是你祖父名叫刘承业,而你曾祖父则叫刘守有。”

    “刘守有?万历时的锦衣卫都督?官至太子太傅,五都督府左都督、锦衣卫指挥使的刘守有,太子太保、兵部尚书、都察院左都御史,赠少保,谥庄襄的刘天和之子刘守有?”刘钧惊问。

    刘老爹点了点头。

    这下刘钧可真是惊讶不小,刘天和是谁,刘守有是谁,刘侨是谁,这可都是带宫保衔的一品重臣。尤其是刘天和,是麻城至今为止做到官最大的,兵部尚书。麻城上下,有谁不知道这位刘宫保。

    曾经巡抚陕西,总制三边,嘉靖时召为兵部尚书提督团营。此后他的子孙刘守有、刘承僖、刘侨更是三代世袭锦衣卫职,刘守有和刘侨都曾掌锦衣卫事,特别是刘守有,以名臣之弟掌锦衣卫事,更被称为锦衣大帅刘金吾。

    他没想到他们西湾刘家居然是这个麻城四大家族之一的锁口河刘家的人,而且祖父还是那位刘大帅的儿子。

    “可为何当年祖父迁到了这里,而且这些年也不再与锁口河刘家来往走动?”刘钧奇怪的问,这么粗的一条大腿居然不抱?

    这里面自然是有原因的,而原因其实很简单,刘守有当年是锦衣大帅,很正直的一个人,在任之时大力支持冯保和张居正的改革。

    而刘钧的祖父本是妾出庶子,当时随父在京,凭父荫入国子监读书,结果最后迷失在京都的金迷纸醉之中,跟着一群纨绔干了不少有损门风的事情,最后被刘守有直接行了家法,赶出了家门,甚至从族谱之中给开革了出去。

    刘承业被赶出家门,后来回到麻城老家,从锁口河迁出,来到这西湾落户,娶妻生子,几十年过去,刘承业早已故去,他的身份也早不为人知。今日要不是刘老爹提起,刘钧还真和其它西湾人一样,根本不知道刘家真的是那个荆湖鼎族一份子。

    原来只是想借张虎皮扯面大旗,狐假虎威一把,却没料到,原来刘家真的是贵族啊。刘钧不由的心思转动起来,虽然说当年祖父是被赶出家门被革出族谱,可这些年过去了,难道真要如老爹一样,就不再跟那边来往了。

    这不对啊,刘家什么地位,就说当代的族长刘侨,是刘守有兄弟刘守济的孙子,嗯,他和自己老爹是同辈的从兄弟。原本刘家的世袭锦衣卫职位一样是在刘守有这一支的,后来传到刘守有之子刘承僖,刘承僖后却没传给自己儿子,反而传到了侄子刘侨身上了。

    刘侨在天启时是执掌锦衣卫北镇抚司的,不过因为他不跟阉党合作,被革职回家。待崇祯即位后,很快就官复原职,甚至更得重用,如今在京师也是大佬一个。

    自己有这么大佬的一个锦衣都督伯父,没理由还要狐假虎威,假借旗号啊,他应当直接去锁口河刘家,上门认亲去啊。

    有如此大腿,此时不抱,更待何时?

    (求推荐票啊,各位!下周开始,会加大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