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军事 > 明末称雄 > 第一卷 第六章 攀龙附凤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刘老爹跟儿子讲起这段家族隐密,本意绝不是为了让儿子去认亲。

    可刘钧此时心里一心想的,却正是要如何跟刘氏宗族认上亲,抱上那金大腿。

    前世的刘军,奋斗打拼了一辈子,可最终也不过是一个乡代表县委员而已。无他,起点太低。多年打拼的辛苦,让他早明白了一个道理,男子汉大丈夫不可一日无权,而权从哪来?除了自己的努力拼博,更重要的是拼爹。

    嗯,这辈子拼爹估计是没什么希望了,刘老爹多年来也只是个屡试不中的老秀才而已。

    不过幸好,还有个可以一拼的堂伯父啊。锦衣都督,卧槽,真是不要太**。这样一个中-央-委员级的伯父不好好认一认,还要去自己拼博奋斗,这不是傻吗?

    他相信,如果老爹能够早日认祖归宗,不说考个进士,起码能中个举人吧。就算中不了举,也起码也能当个县典吏什么的,总比当孩子王强吧。

    刘侨刘修,刘锋刘钧,光只看这两家两代人的名字,就可以知道,他们真的是一家人。

    现在可是崇祯十二年啊,再过五年大明就要亡国了,然后满清入主中国,晚明虽然拼命挣扎,可也挣扎不了多少年。湖北鄂东这块地主方,更是会很快落入满清人的手中。

    所谓留头不留,留不留头,野蛮,屠杀,满清的愚昩统治,绝不会是一个后世来的人所能够接受的。

    嗯,满清来之前,鄂东这块地方也还是农民军往来洗劫的对象。

    不过刘钧可不是那些中学生,他早知道后世课本上所宣扬的李自成、张献忠、洪秀全这些农民革命家英雄们,不过是早年出于某些意识形态需要的一种宣传罢了。

    本质上,他们根本不可能是什么革命家,更不可能是什么义军,也绝无可能是英雄。这些人本质就是活不下去的农民、逃兵等,他们也不是带着百姓革命,而只是流窜抢劫,所做的并不比腐烂的官军强,做为一个普通的平头百姓,满清来了没活路,可贼军来了一样没活路,屠城,掠夺。

    尤其刘家这样的士绅阶级,那就更加危险了,向来是洗劫镇-压的对象。

    妈蛋,老子穿越到了明朝,可不想以后被官府压迫,被流贼洗劫,被满清屠杀啊!

    最好的出路应当是现在就搬家迁移,迁到江南去也不安全不了几年,最好是迁到东南亚去,迁到欧洲去。不过这也只能是想想罢了,明人的故土情结,刘家上下哪个肯迁?

    不说现在拿什么理由去说明他们,就是大家肯走,可要迁到异域大6去,以这年代的交通也根本难以实现啊。走不了,只能留下,可如果既不愿意做满清的顺民,又不想被流贼杀头,还不想被官府割韭菜,就得有自保能力啊。

    先当务之急,还是得想办法跟刘家拉上关系,有了刘家这颗大树,起码还有五六年的荫好躲,至于以后,再边走边看了。思忖之间,刘钧已经果断有了决定。

    说到就做,当天刘钧就拿着从张屠户家索来的一百两银子,在西湾集上大肆采购,购买了许多礼品。而且他采购之时还十分高调,并不避人询问,直言是要去锁口河刘家。

    刘钧选的时机很好,三日之后正是刘侨的父亲刘承启老太爷的七十大寿,刘钧这个时候正好借这机会上门。

    所谓礼多人不怪,哪怕当年刘承业被逐出刘家,可毕竟过了那么多年,他刘钧亲自上门来送礼贺寿,难道刘承启老爷子还要拒绝不成?

    刘老爹知道刘钧要去锁口河刘家后,神情很复杂,从心里,他也是想要认祖归宗回归宗族的,这也是当年刘承业未了的心愿,可做为一个读书人,他心里又有廉耻之心,觉得父亲当年被逐,无脸再回去。儿子要去贺寿送礼,他没赞成可最终也没阻止。

    刘家对面的张家,张屠户吊了个膀子,躺在竹椅上唉声叹气,一百两银子换了头死猪,而且三儿子鼻梁骨断了,他右手脱臼了,一家仆役也是鼻肿脸青的,更别提被那猪血洒了家里一地,而且自己还被当众吓的拉了一裤裆,想想这些事情,张屠户就觉得跟吞了苍蝇一样的难受。

    可那天刘二楞子那嚣张的样子,一副有侍无恐的姿态,又让他心生畏惧,一个刘二楞子再楞他也不怕,可若这二楞子跟锦衣世家的锁口河刘家有关系,那这事就麻烦了,他根本不敢报复,甚至还得担心上刘家人的后续报复。

    这几天他大门都不敢出,连最喜欢去的茶楼也不去了,戏也不听了,就呆在家。他也没有马上派人去找自己的县丞女婿,他在仔细的观察,若西湾刘家真跟锁口河刘家有亲,那他任何动作都可能招至祸患。

    “老爷,老爷,刘二楞子正在集市上大肆采购礼品呢,什么人参燕窝鱼翅珍珠如意的买了不少,总值不下百两银子。”下人赶来报告刘二楞子的最新动态。

    张屠户感觉自己的牙疼,这他娘的都是在花自己的银子啊。不过他觉得有点奇怪,“刘二愣子买这么多礼品做什么?”

    “小的听集市上商家说,这刘二楞子说采购礼品,是因为三天后刘金吾他爹刘老太爷的七十大寿,他要去贺寿随礼。他还跟人说,刘金吾是他堂伯父,老寿星刘老太爷是他从祖父。”

    “他当真这样说了?”张屠户一下子激动起来,整个人腾的站起,大声问。

    “刘二楞子确实这样说过,而且跟好多商家都这样说的。”

    张屠户一下子萎了,整个人缩回了竹椅之中,他觉得好疲惫。

    先前他还有些怀疑刘二愣子骗他,可现在刘二楞子跟集市上很多商家都这样说,那这事很有可能就是真的。西湾刘家真的和锁口河刘家有亲,而且还是同族。可他娘的,他跟刘家邻居了几十年,以前怎么就从没听说过这点呢。

    可不管怎么说,现在都得暂观其变了,锁口河刘家他丝毫也得罪不起。

    “你亲自去趟锁口河刘家,给我盯着刘二楞子,我要知道他在锁口河刘家贺寿的一举一动。”张屠户沉吟半天,最后有些不甘的道。

    “小的明白,这就去。”

    刘军在市场上一番采购,反正花的也不是自己的银子,从张屠户家里得来的一百两银子,转眼已经全被他花费一空,全换成了各式礼品。

    一百两银子的礼品可不薄,就以江南田价来说,向来较贵,而鄂东一带又向以豪绅为多,因此每亩上好的水田往往价值二三十两银子。

    而相对的,一两银又能买两石米,买一个小丫环也只要四五两银子,如果买个十六七岁的带手艺的大丫环也不过二三十两而已。一百两银子,可以买四五亩上等的良田,或者二十个小丫头,或者是四五个年轻有手艺的大丫头了。

    不过既然是送礼,那就没有舍不得钱的道理,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送礼那就是投资,刘钧这些道理还是门清的。只要能抱上了刘家的大腿,别说一百两银子,再凑一百两也值。

    置办好了礼物,刘钧从家里牵出了那匹大青骡,翻身上骡起程上路了。西湾在县城的西南,而锁口河刘家则在县城西北二十五里,这一路得有五十余里路途,骑骡着走快点得大半天才能到。

    (有没有人打赏一块两块,捧个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