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明末称雄 >章节目录第八章 遭遇流贼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第二更提前送到!求票票哦!)

    小丫头那懂事的样子让刘钧很是感动,都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这小小的女孩子自己饿的眼睛冒光,可是得到刘钧送的点心却并不马上自己吃,而是全都好好装好要留着带回去给家人吃。

    “你家人也在这附近吗?”刘钧问。

    小女孩有些怯生生的点了点头,或许她是第一次遇到这么好心的人。

    “你去把你家人叫来,我请你们一家吃点心。”

    小女孩还有些不太相信,旁边老者却是道,“你遇上好心人了,快去叫家人过来吧。”小女孩终于点了点头,抱着先前给他的那盘点心跑远了。

    “听说谷城张献忠复叛,那小女孩一家估计就是从那边逃难而来的。”刘钧道,“乱世人命如草芥,怪不得前人道宁为太平犬不为乱世人。”

    “圣人云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小哥也是一表人才,当此乱世,不正应当报效国门,为民做事吗?”老者望着刘钧。

    “我只是一武生耳,虽也有几斤蛮力,会读几句圣人之书,可真想报国,也是无门啊。”

    “马上就是乡试了,何不去参加,若能中个举人,也能得授个一官半职,到时军中效,或关外御侮打鞑子,或关内讨逆平贼,安民济世,岂不是好?”

    “其实这天下到了如今,不论是关外的鞑子还是关内的流贼,其实都只是表面之患,真正的心腹之患并不在此,若不能针对心腹之患对症下药,光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终究是治标不治本的。”易风摇头叹道。

    老者听的却是心中大讶,没料到今日在这乡间道上,居然还能从一个年轻的武生口中听到这么一番有见地的话来,当下对这年轻人也是大为刮目相看。

    过了一会,小女孩果然带回来一群人。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有三十多人,明显不止一家人。他们都衣着破烂,甚至还有几个病号。想想也是,拖家带口的仓惶逃难。

    “伙计,先来一大锅稀饭再来一锅羊肉汤!”刘钧估计这群人怕是饿了几顿了,也不敢直接叫伙计拿馒头来,生怕到时直接给吃撑吃噎了。

    一会,稀饭和羊肉汤端上来,一群难民见刘钧几个大善人如此心善,真的给饭吃,当下连忙涌上来,纷纷捧着碗接稀饭和汤,接过后蹲一边就吃了起来。

    两大桶稀饭和一桶羊肉汤很快见底,这些人总算是果腹。小女孩的父母这个时候带着小女孩走到刘钧和老者几人面前,跪下磕头。

    “多谢老爷、少爷大善心,小的感激不尽,愿意来世做牛做马偿还。”

    “快快请起,谁还没有个危难困顿之时,一顿饭而已。”刘钧拉起他,“你们这是自哪来?”

    “襄阳南漳,受朝廷招安的张贼又反了,四处烧杀抢掠,乡里呆不下去了,就逃出来了。”

    老者有些疑惑的问,“张贼在谷城反叛,谷城在襄阳西面,而南漳在襄阳南,有襄阳城在,张贼应当不会杀到漳南才对啊。再说,你们就算要逃,也应当逃去襄阳或者南阳以及承天府等地,怎么一路逃到这黄州府麻城来了?”

    “张贼一叛,四处劫掠,而原来这两年不少受朝廷招安了的民贼也跟着四下响应,各地藏匿于山林之中的余贼也是跟着四处做乱。

    现在襄阳、郧员还有南阳、以及承天府那边到处都是兵慌马乱的,虽然襄阳、南阳等大城没事,可我们也进不去。只好一路东来,原来是打算往淮南投奔亲戚去的,可昨日在黄安遇到一股流贼,我们仓惶逃跑,行李都给丢了。”

    刘钧神色一变,“流贼已经到黄安了?”黄安就在麻城的西北面,原本是麻城的一部份,后来嘉靖时,从麻城、黄冈、黄陂三县中各析置一部份黄安县。若是流贼都已经在黄安出现了,那岂是连麻城也不能幸免了。

    “人数有多少?”老者也立即郑重起来。

    “估计有千把人,一路从西面过来,现在估计已经进麻城县内了。”

    老者立即招手,叫来一个随从,轻声交待了几句,然后那名随长便点头离开了,刘钧估计可能是去向县里报信去了。

    他还来没的及消化贼人已经犯境的消息,突然前面道路上狼狈逃来一群人,都骑着马,赶着马车,看样子是一群商人旅客。

    “小二,水,快拿水来。”一人骑马赶到茶铺前跳下,火急火燎上气不接下气的喊道。

    “这位兄台,前面生什么事了?”

    “流贼来了,快跑吧。”那人擦了一把汗水,喘着粗气道。

    “流贼?多少,多远?”

    “估计有百来人,都有塘马,距此不远,说不定马上就到了,奉劝各位一句,赶紧跑吧。”

    小伙取来水,那人猛灌了几大口,然后丢下一把钱头也没回的就跑了。

    刘钧正待也想避之为上,却不料一阵烟尘起,远远的已经听到一阵马蹄声响起了,跑,估计来不及了。他那大青骡,跑再快估计也跑不过对方的马。

    动手,估计更不行,他身上连把书生们做样子的剑都没带,而且他看了下这茶铺,几十个刚吃饱的难民,还有那老者和他的同伴及三个手下。难民和两老头都没战斗力,能打的也就他和那三个随从了,估计茶铺里的几个伙计能勉强算上。不过对方有上百人,这根本是以卵击石啊。

    怎么办,怎么办?

    刘钧看着放在桌上自己的那个包袱,突然脑中闪过一个办法。

    “老爷,我们先暂避吧。”那个文士正对老者小声劝道。老者倒是不慌不张,此时还在暗暗打量着刘钧,他现刘钧遇到此事,却并没有展现出慌乱的表现来,而且还突然眉色展开,似乎计上心来的样子。

    当下他挥挥手,“不急,先看看这年青人要说什么。”

    刘钧这时正转向老者,“世伯,小侄若所料不错,刚才离开的那位世伯随从,定是去向县城通报贼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