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军事 > 明末称雄 > 第一卷 第十章 九封宫保名家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刘钧估计这也只是一伙小股流贼,原本可能也只是想来个突袭,趁麻城县无备抢上一票。

    而当他们见麻城居然早有准备,还派人来给遣散费,肯定会认为自己的行踪早被现,麻城已有准备。当然,这最关键的还是流贼实力不强,要不然管你三七二十一,直接杀进来就是。

    哪怕不打你县城,也要在乡间抢几个庄园乡镇市集,正所谓贼不走空。

    “我担忧贼匪万一待会现我们唱的是空城计,只怕会去而复返,还是早点离开此地为上。”刘钧损失了一百两银子的礼物,不过保住一条命,倒也没太过郁闷,他对老者道。

    “嗯,老夫打算回县城,世侄一起同回?”

    想了想,刘钧还是拒绝了,他还是想要马上去刘家,毕竟前程重要啊。

    “世侄打算去哪?”

    “锁口河刘家老太爷大寿,某正要去贺寿。”

    “原来如此,这么说来,刚才贤侄给匪人的财物本应是你准备的寿礼吧,如此一来,你岂不是没有了贺寿之礼?”

    刘钧摊手,苦笑,“到时再寻摸一两件礼物吧。”

    老者打量刘钧,突然道,“今天还多亏贤侄,这样吧,我这正好有件字画,本是一旧友所赠,今日正好携带在身边,不如就以此赠给贤侄,拿去做贺礼吧。”

    老者旁边的文士皱眉,低声道,“老爷,那幅画得之不易,价值千金,如此轻易送人,不好吧?”

    “钱财皆是身外之物,有何舍不得的,何况今日若不是世侄智计退贼,不说此物定落入贼手,我们也未可知呢。”老者说着,让随从取来一个长条盒,打开,里面一个卷轴。

    刘钧并未听清那文士与老者的对话,不知这画珍贵,他没好意思当面打开画轴,只是推让三番,最后老者情真意切,他便收下了。本以为只是普通画作而已,想到正好可以代替失去的礼品作为贺寿之礼也就收下了。

    “就此告辞,他日有缘,再会!”老者很洒脱的向刘钧拱手告辞。

    老者带着随从离去,刘钧想想又给那几十个逃难的襄阳百姓买了百来个镘头,然后告辞离去上路。

    一路上再没有什么意外,午后之时,刘钧已经到了锁口河刘家。

    锁口河在县西二十五里,以山水交结如锁故名。这里四周青山环立,中间田畴开阔,两条清水小河流向东南,东南的龟山与亭子山与水相衔接护卫着一域灵秀,若说山水藏龙聚气,那这里山与河相交汇有如金锁固百宝之态,将其紧锁于盆腹之中。

    刘家祖宅正是坐落于此。

    锁口河刘家不但是麻城的四大望族之一,甚至是在整个鄂东,整个湖广,乃至整个晚明,都算的上是名门望族。

    惟楚有才,鄂东为最。

    有明一代,大明朝一共开科取士两万余人,其中湖广一千五百余人,而黄州府九县就有近四百人,其中麻城一县就有一百三十六个进士,还不包括武进士,数量是湖广之,被称为进士之乡。

    明代麻城的第一位进士,则正是出于锁口河刘家。

    有明一代,锁口河刘家先后出了四十九个举人,二十个文武进士。

    他们之中著名的有治行天下第一的刘训,有江右有司第一的名臣刘璲,有朝廷考绩天下第一的兵部尚书刘天和,有锦衣卫统帅刘守有,有太子太傅刘侨,还有抄传印天下第一奇书金-瓶-梅的收藏家刘承禧,著名文学家刘侗等。

    在锁口河这一片,就没有不知刘家的。甚至在锁口河这一带,阡陌纵横的大片良田好土几乎尽属刘家。

    刘家所在甚至已经形成了一片很繁荣的市镇,比西湾要繁荣兴盛的多。一进去,远远的就能看到刘氏祠堂高高耸立,明英宗朱祁镇所亲笔题写的御赐“荆湖鼎族”牌匾赫然高悬。

    走近一些,便看到宗祠门口挂有一幅对联。

    “十代元魁世胄,九封官保名家”

    皇帝御赐的亲笔题写牌匾,加上这副对联,无不处处彰显着锁口河刘氏家族的荣耀。

    到的今日,刘家更是成为锦衣世家。想想就让刘钧激动,自己就是这个大家族豪门的一份子啊,一旦回归宗族,谋个锦衣百户什么的总行吧,飞鱼服绣春刀,带上一众锦衣卫,那得有多威风啊。

    自当年湖广出了个皇帝,湖广人可就鸡犬升天,朝中得势了。

    当初正德皇帝无子,他在弥留之际,选定了明宪王的孙子,封藩于湖广钟祥的兴献王次子来兄终弟及,迎接入京嗣皇帝位。

    这个幸运的家伙就是朱厚熜,后来的嘉靖皇帝,在位四十五年。这位皇帝本是湖广藩王,后意外入京嗣皇帝位,自然也就大力提拔湖广人,正是自嘉靖起,大批湖广的官员乘势而起,刘氏家族也正是那个时候真正兴起,一举奠定他们名门望族的地位。

    刘钧走到刘家祖祠门口,看着那高大巍峨的大门,看着上面由皇帝亲笔题写的大字,很自然的生出一股子自豪向往的感觉。但紧接着,当他来到刘家大宅门口时,便为那如菜市场一般的喧闹环境,还有那刺鼻的汗臭味所消解。

    锦衣都督刘宫保父亲的七十大寿,自然是一件大事,不但麻城县的知县6晋锡带着县丞主簿典吏等一群官吏和大批衙役胥吏前来帮忙张罗,麻城各大小家族也纷纷前来庆贺,就是黄州府衙、湖北布政使司衙门,那也都是派人亲自前来的送礼贺寿的。

    甚至听说皇帝都特意派了太监前来传旨贺寿,这荣耀无可复加。

    刘家大院的正门,只有那些有品级的官员,还有如梅李周董等大族名门子弟才能得进。一般来贺寿送礼的还没那资格,得走侧门。那里早排成了长龙,想送礼都还得排队。

    虽说走侧门送礼的身份不会太高,可刘钧打量着队伍,还是现这些排队的人大多是穿绫着缎,锦衣丝绸,腰缠金带,个个非富即贵。他们送的礼物,也自然都是名贵非凡。

    不知什么时候,在侧门外来了一群年轻人,个个衣着华丽,腰缠金带,手挥折扇,他们歪歪斜斜的站着,对着排队送礼的人群指指点点。他们似乎都是从大门进府的客人,便总有种优越感,此时凑在一起来取笑嘲讽这些送礼还只能走侧门的人。

    “瞧那个乡巴佬,长的跟块黑炭似的,脚上的泥怕是还没洗干净呢,还来凑热闹贺寿。就那礼物还好意思拿出手,野猪两只,锦鸡六对!哼!”

    “就是,这当是乡下喝喜酒呢,这样礼物也拿的出手。难不成,他们以为刘家能看的上他们这点东西?”

    “哈哈哈!”

    一群人在那里哈哈大笑着,肆无忌惮的议论着那些礼物不够贵重的送礼客人。言语之中毫无顾忌,没有丝毫减轻声音,甚至是故意要让别人听到。

    刘钧本来倒也想走正门的,可惜没有请柬根本就靠近不了大门。更别说跟他们说自己是来认亲的刘家子弟了,最后只得先从这侧门送礼登记,才能在这寿宴上有一席之地。

    走侧门送礼的人既有富贵之人,出手豪礼。当然也有一些礼物只是一般的,比如前面那位,两头野猪,六对锦鸡,这礼物其实已经算是不错了,那人是刘家下面的一个田庄的庄头,其实也就是帮着刘家管理那个庄子的佃户,能拿出这样的礼物来,其实也算是不轻了。

    很快,刘钧就排到了登记管事的案前。

    “名字?”刘家登记宾客礼物的管事一副鼻孔朝天的模样,让刘钧心里暗是中喜。不过还是尽力克制,道,“在下麻城西湾镇武生刘钧。”

    “送的什么礼物啊?”

    “为贺老太爷大寿,特送字画一幅。”刘钧并没有打开过那字画,当下也不知道字画的具体信息,现下也只得这般回答。

    不料那管事抬着在刘钧身上扫了一眼,见只是寻常生员衣巾,并没有什么华贵装束,当下语气又慢怠了三分,哼了一声,“麻城西湾镇武生刘钧,送字画一幅。”旁边有人登记在册。

    后边传来阵阵嘲笑之声,“什么字画,连名头也没有一个,不会是自己胡画乱写了一通,就拿来充当礼物吧。我看啊,这人根本就是来蹭吃喝的。”

    又有人道,“唉,刘管事,把那画打开来看看啊,让我们倒是见识见识,究竟是什么名家大手的高作。”

    “对,打开来让我们见识见识。”

    那名管事的脸色也很不好看,这刘钧不但没对他有半点表示,而且还送这么个礼物。现在听旁边那些公子哥们一喊,他便立即对旁边人道,“没听到诸位贵客们的话么,打开看看。”

    虽然这样做明显得罪这个武生,可一小小武生而已,比起对面这群衙内公子哥们,可就不值一提了。

    盒子打开,一副画呈现在在众人面前。

    山峦林壑,绵延无际,刘钧也是第一次看到此画,却立即为这幅画所吸引住了,就算他不是什么鉴赏名家,可也看的出这幅非常好,极有意境。他没料到那位老者居然送了他一幅如此好的画作。

    画一打开,也引来许多惊讶之声,大家都没料到,居然是幅这么好的画作。先前嘲讽的那几个公子哥顿时觉得脸红,其中一人不甘,便仔细去寻找破绽之处,别说,还真让他找到一处。

    “香光居士?董其昌的画作?这怎么可能,董玄宰的书画作品我可都知道,却没有这一副,嗯,这幅画叫关山雪霁图,从来没听过。小子,你没钱送贵重礼物就算了,居然还送了副假画,还愚蠢的送了幅冒充董其昌的画作,真当我们都眼瞎,当刘家人好欺骗吗?”

    “这幅画挺好的啊。”一旁有人说。

    “不过是副假画,有什么好的,不值一文。”

    “真不是董其昌的画?”

    “从没听说董其昌画过一幅关山雪霁图,若真是董其昌所画,肯定早有人认出来了。”

    “那这样说,还真是一幅假画啊。给刘老太爷贺寿,居然送幅假画,真是无耻。”

    “这人自称是武生,说不定也是假的!”

    “把他赶走!”

    “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