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军事 > 明末称雄 > 第一卷 第十一章 人生处处有相逢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你们在吵什么,叫谁滚呢?”几个华衣公子摇着折扇走来,见这边一片热闹,连忙过来凑热闹。

    “有个乡下来的家伙,自称是武生,来给老太爷贺寿,结果却送了幅冒名董其昌所作的假画,现在大家正让他滚呢。”一个相识的公子哥给后来者介绍情况。

    “乡下来的武生,哪呢,爷现在最听不得武生二字,让我看看。”后来者中有个胖的如球般的大胖子一听武生,立马来火了,连忙拔开人群,挤上前去。一看之下,不禁又怒又喜。“好你个贼厮鸟,居然在这让爷遇上了,真还是山不转水转,处处有相逢啊。”

    “钢哥,你认识这人啊。”

    “当然认识,还不仅是认识呢。”胖子狞笑着,一边还不由的伸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那里还隐隐做痛呢。

    “真是人生处处喜相逢啊!”胖子一想起之前在半路上那茶铺里丢的面子,就觉得心里一阵怒火中烧。原本以为,吃的这个亏丢的这个面子是没机会找回来了,却不料报应不爽,这么快就让他又找到这个家伙了。

    刘钧站在那里冷眼看着一众人的冷嘲热讽,对于他来说,字画这块他并不太懂,不过却觉得这幅画画的很有意境。

    画上所题香光居士他并不知道,但说起董其昌的名字却肯定是知道的,算的上是明代最有名的书画大家了。不过在场的人都说董基昌没画过这幅画,刘钧也不知真伪。甚至在打开这幅画之前,他根本不知道那老者所送给他的画是什么。

    突然之间,一人大声吆喝,“各位刘家的朋友,大伙听着。”

    “在下与这位拿假画做礼想混入寿宴的这个家伙有些过节,现在要算一算,大家请让一让。”

    排在门口等着送礼的一众人都大为惊讶。

    有人问,“这谁啊?”

    “刘大帅的七公子。”

    “以前怎么没见过啊?”

    “刘大帅在京师纳的妾侍所生,一直在京师呢,听说现在好像是在国子监读书。”

    人们齐齐让开一条通道来,那刘侨的第七子,也就是那个路上被刘钧收拾过的胖子得意洋洋的走了过来,在他的身后跟着一群公子哥,还有十七八名大汉。

    这些大汉都是短装打扮,青衣黑靴,手中拿着齐眉短棍。

    胖子朝左右拱拱手,“各位朋友,打扰莫怪,在下陪礼。”

    说着抱拳自左到右,又从右到左的拱了拱手,跟着朝刘钧笑的很灿烂道,“小贼,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你之前只怕想不到,我们这么快又见面了吧。”

    旁观众人都有些奇怪,不知道这位刘七公子怎么与这年轻人有什么恩怨。但明显的,这个年轻人要倒霉了,不少人兴灾乐祸的等着看戏。

    胖子向刘钧高声道,“小贼,今个中午,你在路上嚣张得意,现在怎么不继续嚣张了?”

    其他公子哥中有几个也是之前路上挨过刘钧打的这时跟着叫嚷,“小贼你不是很能打吗,怎么现在做了缩头乌龟,你倒是再来秀秀你的拳脚啊?”

    胖子得意道,“这小贼拳脚倒是不错,要不这样,你跟我的这些奴仆们一起比试比试,不管你是输是赢,之前你冒犯我等,还有前来刘家招摇撞骗之事,我就既往不咎,任你离开。”

    胖子心里早计算好了,他手下这十几条壮汉,那可都不是一般人物,都是刘家的青壮家丁。这小子再难打,可双拳双敌四手,他一人还能打的过十几个人不成。正好借这机会,好好修理一下这个小贼,出一口心中恶气。要不是这里人太多,他还不会这般轻易饶过这家伙。

    可等了好一会,却始终没听到那个小贼的搭腔回应。

    刘钧这时倒没害怕,只是觉得有些郁闷。一路辛苦跑来刘家认亲,想沾点光,可不想先前路上看不顺眼教训的一个胖子,居然是刘侨的第七子,说来他们还是堂兄弟呢,这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不认一家人了。

    想了想,刘钧道,“先前只是一场误会,希望能化干戈为玉帛,以和为贵。”

    胖子上前几步,靠近刘钧,在他耳边恶狠狠的低沉道,“之前在茶铺你打小爷的时候,怎么不说以和为贵,现在认怂了?行,跟我手下打一场,不管输赢,我都算了。”

    刘钧是绝不相信这话的,对方十七八个如狼似虎的手下,他就算武艺再好,可一人对付三五个也许能行,要说对付十七八个那就是神话了。

    正为难之时,忽然那边有个清朗的声音说道,“这是在干嘛?”

    随着声音响起,一个年青人过来。

    审一个衣着素雅的年青人,一身月白的长袍,手中拿着一把折扇,虽然他与之前那群公子哥的装束也大致差不多,可给人的感觉却完全不同。胖子拿着折扇,只给人一种纨绔恶俗的感觉,而这年轻人拿着折扇,却有种出尘的感觉。

    “好俊秀的公子。”

    一人喃喃念道。

    “这是四部尚书李公之侄,春江公子。”

    “春江公子?他就是李公的侄子春江公子?”大家听着这个名字,不由更加震惊,有人道,“春江公子幼时就有神童之名,十二岁就为县试府试院试第一,得中小三元,上科他参加乡试,更高中解元,可惜据说那科会试将近之时,春江公子身体不适,因此没能参加。要不然,大家都说春江公子很可能还能取得会元呢,殿试之时如果再得中状元,那就是大小三元六连中了。”

    “明年就是会试了,春江公子不是应当在京准备大比吗?”

    “听说最近李公身体欠安,春江公子特意从京中赶回来探望。”

    有人解释,“春江公子最有才名,然亦至孝,他父亲是李公三弟,李公欠安,他自然是第一时间赶回来的。梅李周刘四大家族联姻有亲,如今刘老太爷大寿,他回来了肯定也是要来参加的。”

    说到春江公子的名字,大都都不由的啧啧称赞,一个天才般的人物。他的伯父李长庚号为四部尚书,在朝中先后担任过四部的尚书,最后从吏部尚书位上致仕归乡,在麻城这块,可以说也是个相当得乡人尊崇的一个人物了。而李春江,则被大家一致认为是李家新一代最有前途的俊秀。

    刘七虽然刚才很是高调,可一见到李春江,还是不由的蔫了几分。虽然这里是刘家,他是刘家公子,可他这刘家公子的份量可远远不如李春江。

    胖子刘钢不好意思把他之前半路上嚣张被打的事情说出来,只是笑着上前对李春江说刘钧拿着一副假画来招摇撞骗,想混进刘家的寿宴中。

    “借董其昌之名的假画?”李春江打量了一眼刘钧,见刘钧并不是那种萎琐之人,堂堂正正的站在那里,便道,“画呢,拿来我看看。”

    人人都知道春江公子不但时文做的好,而且还诗画双绝,既做的好诗又兼精书画。

    当下有人把那幅画拿了过来,在李春江面前展开。

    李春江一见那画,脸上表情就有些惊讶,他忍不住扭头又打量了刘钧一眼。

    “这是真的。”李春江仔细的验看了许久之后,悠悠道。

    “什么?”胖子讶声,“公辑兄,你再看清楚点。”

    “不用看了,我可以向你保证,这幅画确实是董其昌先生的真迹。”李春江缓缓道,“这幅画大多数人都没见过,甚至没听闻过。这幅关山雪霁图乃是董玄宰前两年之作,也就是逝世那年之作,因此这幅画其实是董玄宰最后的传世大作。之前,我有幸曾见过此画,这画确实就是直迹。”

    胖子一听李春江的话,也信了大半。不过又觉得不太对劲。

    “如果这真是董其昌的直迹,还是绝世之作,那岂不是很珍贵?”

    李春江一笑,“珍贵?这当然珍贵,在喜欢的人眼中,这幅画价值千金都不算多。而且这幅画存的越久,只会越珍贵。”

    李春江充满欣赏的指着画卷道,“你看这画,山峦林壑,绵延无际。右方重峦叠嶂,气势沉雄。中间幽壑重重,峭壁矗立,村落、丛林、流泉、山径,错落有致,杂而不乱;大江曲折跌宕其间,虽有干岩万壑,亦无窒碍不通的感觉。”

    “左方云烟弥漫,浸淫树石,路遥山重,隐人微茫,深远莫测,意味不尽。图中以渴笔钩勒峰峦山石,皴擦的运用极其准确、灵活,而线条流走轻快,疏密得宜。山冈陵石的凹凸明暗,则以横点巨苔,配上淡墨直皴的层层渲染来加以完成,技巧纯熟,无懈可击。意境朴厚深邃,很有“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的诗意。”

    “全图用笔老辣生拙,骨力练达,墨气鲜润,绝去甜俗,以疏旷之笔,画出凝寒淡远的景致。卷尾数行行楷跋文,书体娟秀刚劲,更使此图富有书卷气,爽朗潇洒,自具风格。”

    李香江最后赞赏道,“董香光满腹经纶,故能笔清墨润,山色如洗,宁静深邃,绝无尘垢。”

    胖子对李香江的那番点评欣赏丝毫没有听懂,但他听出了一句话,那就是这幅画真的是董其昌的大作,而且还是绝世大作,价值千金。

    李春江也相当惊讶,据他所知,这幅珍贵画作此时应当是在他伯母梅氏的堂兄梅之焕手中收藏才对啊,怎么却突然到了这个年轻人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