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军事 > 明末称雄 > 第一卷 第十二章 热脸贴了冷屁股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新书期间,急需大家的每一个点击、收藏,还有推荐票。请大家阅读之余,投出您富贵的推荐票给木子,谢谢大家!)

    胖子惊讶,李春江惊讶,而刘钧比他们更惊讶。

    李春江对这幅画作的审验点评他也都听到了,他没有想到,他与那个老者不过是萍水相逢的关系,老人居然将这样一幅价比千金的名贵画作赠与了自己。

    特别是老者送自己时,丝毫没有提起这幅画的珍贵,似乎只是送了一幅普通至极的年画一样。

    卧槽,对方究竟是谁,居然能将千金贵重之物眉头也不皱一下的就随手送了人,更加让人惊叹的是甚至不曾说过画作的名贵。自己遇上土豪了,再一想对方的那四个随从,还有那老者的气势,绝对是那种大人物。

    可惜,自己就这样与他们错过了,连个联系方式都没留下。

    “在下李春江,不知这位兄台尊姓大名?”李春江现在对刘钧很感兴趣,站在这边偏门排队送礼,穿着的也只是普通的生员衣巾,并无富贵之气象,可偏偏一出手就送出了价值千金的名画。

    当然,他最感兴趣的还是这画究竟是怎么到的他手中。据他所知,这画现在应当是收藏在李家的亲戚梅之焕手中才对。梅家号为麻城四大族之,那可不是一般人家。

    他伯母梅氏的父亲梅国桢曾任兵部侍郎,早年与兄弟还有妹夫三人同榜登进士科,名动天下。后来他另位的两个兄弟也各中文武进士。

    侄子梅之焕父子皆为进士。

    梅之焕,十四岁考中秀才,二十八岁中进士,又考中庶吉士,之后宦途几十年,提任过南赣、甘肃等巡抚重职,前几年致仕归乡之后,还不甘寂寞,亲自组织了一支乡绅武装,甚至从南赣自己的老部下那里弄来了几十门的红衣大炮,

    梅之焕虽进士出身,可练兵带兵打仗很是厉害,在广东剿灭海贼,在南赣剿灭山匪,到了甘肃又大破套贼。致仕归乡也不肯闲着,平时不管是贩夫走卒还是小夫孺子、乞儿贩夫,但有冤愤赴诉,都可以到他府上告诉,他都会亲自与之调整处理。

    县里面有那些奸滑胥吏渔肉乡里的,而官府不管的,他就会派家丁把人抓来,痛折辱骂教训,审列罪状然后交给县衙处置。

    因此,这几年麻城县里,虽说高官大员们致仕的不少,可却没有人如梅之焕一样精力旺盛,也没有人如他那般的得到乡中的盛赞。因为麻城山多,盗贼也多,因此他还亲自组织了一支乡团,按照军中的组织和律令来训练乡团,养健壮数百,为正兵,又收许多流民青装为游兵,还从南赣和广东旧部那里弄来南赣大炮和东粤红衣大炮等分关隘建寨堡把守,他自己还建立了一支马队家丁,四处巡逻,这使得数年来那些盗匪流贼们往往绕城避走,不敢轻易来犯。

    如今各地流贼复起,声势再起,梅之焕更是在县东南的沈庄梅家筑一大堡,名为保生堡,接纳流民安置,声势越高,在麻城,知县不是说话最算数的人,而是梅之焕,次是李长庚等一众退休的高官,然后是诸望族高门。

    李春江很是尊崇梅之焕,觉得梅之焕这样的乡绅才是读书人的楷模,在官时能造福一方,就算致仕归乡,也能造福乡里。

    他知道梅之焕除了会做官,还能打仗外,也还是个文坛高手,留下不少有名的文章,属于公安派,而董其昌也公安派文人们关系很好,与梅之焕交情不错,因此他晚年的那画绝世之作才会最终到了梅之焕手里。

    可这画最后又怎么从梅之焕的手里到了这个年轻人手里?

    他很好奇,非常好奇。

    礼尚往来,既然这位春江公子如此客气,刘钧当然也以礼相回,连忙道,“在下麻城西湾刘钧刘继业,现为黄州卫武学生员。”

    “某斗胆问一句,请问这幅画公子自哪得来?”

    “一位苹水相逢的老者相送,当时某因故遗失了准备好给刘老太爷的贺寿之礼,那位老先生见此便将此画相赠说是让他拿来做礼物。当时老先生并没说此画如此珍贵,在下一时也没注意。不料,竟是如此贵重之物,实在意外。”

    “哼,这话我怎么听的这么难相信呢,我看,这就是个骗子,这画更是偷来的。”胖子根本不信刘钧的话,哪有这么好的事情。

    刘钧转头冲胖子微微一笑,“其实那位老者你也应当见过,就是在茶铺里你喊着要打要杀的那位老者,这画就是他赠于某的。”

    胖子惊讶,“那老不死的?”

    李春江听了却是心中一动,“刘兄所说的那位老者,可否为我描述一二?”

    刘钧大略说了一下。

    李春江频频点头,然后转头问胖子,“刘兄刚所说的茶铺之事到底怎么回事?”

    这么丢人的事情胖子是不想说的,可既然李春江问了起来,最后他还是支支唔唔的说了一遍,听完胖子的叙述,李春江已经基本确定,刘钧没骗他,刘钧和胖子他们所说的那个老者,无疑就是梅之焕了。

    一想到梅之焕经常做的那些出人意料的事情,李春江倒是觉得事情已经基本说的清了。梅之焕明显很欣赏刘钧此人,然后相当大方的把这件珍贵的字画送给了刘钧。虽然不知为何他没有把自己的身份告诉刘钧,这倒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刘兄,如今你知道了此物之珍贵,你还要拿来当作寿礼相送吗?”

    刘钧笑笑,“礼物是一片心意。”

    “很好,如此贵重礼物,相信刘老太爷收到后会非常高兴的,不如某带刘兄去见刘老太爷,由你亲自把礼物送到老太爷手中。”

    “如此多谢了。”刘钧连忙感谢。他没忘记自己此行来的目的,虽然跟刘胖子有过矛盾,可毕竟主要是来投刘家的,又不是来投刘胖子的。

    刘家大宅内院,刘老太爷拿着这画珍贵画作仔细欣赏了半天,然后打量了刘钧半天。

    “你说你是西湾刘家来的?”

    “正是。”

    “刘承业是你什么人?”

    刘钧看着刘家老太爷刘承启,认真回道,“那是家祖!”

    刘老太爷微微皱眉,一听西湾刘家,他就差不多猜到来者是何人了,甚至已经猜到了来者的目的。本来他是想直接挥手让他走人的,不过最后他还是又问了一句,“你现在是武生?”

    “是。”

    “好了,你的礼物我收下,我也很喜欢。不过,老夫还是要告诉你,刘承业早就被开革出了刘家,族谱上也除名了。这么多年过去了,既然你们在西湾也扎下根了,那就好好的在那生活。”

    “叔祖...”

    “不要那样叫,你并不是我刘家子弟。”

    “我知道当年我祖父是有过错,可经过这几十年,他老人家也早已做古。如今,就不能让我们重回宗族吗?”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这是当年的老族长,我的伯父所做下的决定,不可逆改。”刘老太爷有些不耐烦的道,“年青人,好好的脚踏实地,别只想着攀龙附凤,当年你祖父正是如此,才最终被赶出宗族。”

    “希望刘家能给我们一个机会。”

    “可刘家不需要这样的机会。”刘老太爷无情的拒绝了。

    刘钧想不到老爷子居然如此不给机会,一时愣在那里。

    “你可以走了,以后也不要再来了。”

    “另外,我希望以后不会听到有人在外面打着锁口河刘家的招牌招摇,不然,会果会很严重,明白吗?”

    虽然心里千不甘万不愿,可面对刘承启的那冷漠的态度,刘钧还是只得点头辞。

    “告辞!”

    “不送!”

    出了书房来到前厅的时候,李春江还坐在那里,见到他出来,主动的迎了上来。

    “如何?”

    “没什么。”刘钧摇了摇头。

    “西湾刘家,其实我早就应当想到,你们就是当年刘家逐出去的那位的后人吧?今日你前来,想必也是期望能重回刘氏宗族,看样子,刘老太爷拒绝了。”

    刘钧有些惊讶,没想到对方居然还对刘家的这些旧事知道的这么清楚。

    “别忘了,麻城四大望族其实是互为姻亲的,各家的事情差不多都是相互清楚的。”李春江看出刘钧的疑惑,笑着解释道。

    “确实是拒绝了。”

    “其实你也没有什么可难过的,自立门户,一样也可以有所作为。我观你仪表堂堂,也是一表人才,就算不依靠刘氏宗族的势力,也一样能出人头地。你现在是武生,今年就是乡试之年,去参加武举考试,考个武举人出身就有了,若你明年参加武进士还能中个进士,那西湾刘也就起来了,如此几辈人之后,谁又能知道,西湾刘就不能如锁口河刘一样的兴盛起来呢,甚至,也许一二百年后,大家只记得西湾刘而不知道锁口河刘了呢。”

    “哪里会有这么简单。”刘钧摇了摇头。

    不过被他一番开导,心情确实也轻松了一些。认不了刘家的亲,靠不上这颗大树,就算靠自己,也并不是就不行。

    “那幅董其昌的画呢?”李春江问。

    “送出去的礼物哪有再要回的道理。”

    李春江也在旁边一笑,“是刘老太爷不愿意把到嘴的肥肉再吐出来吧,刘老太爷既不肯让你认祖归宗,却又把这么贵重的礼物收下了,真是有些厚颜无耻了。”

    “你不是跟刘家有亲么,这么说不好吧?”刘钧意外道。

    “哈哈哈,我帮理不帮亲,说的是实话。”

    “哈哈哈”两人一起大笑,并肩走出刘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