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明末称雄 >章节目录第十五章 我张屠夫又回来了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没有风的正午,又是夏天,西湾的街道上看不见一个行人,连狗都趴在树荫下吐着老长的舌头。

    可就算呆在屋子里,也一样觉得闷热无比。

    张屠户叫去年新纳的三房小妾给他弄了壶冰镇杨梅汤端过来。两个今年各花了五两银子买的小丫头一左右的挥着蒲草编的团扇,呆呆的给张屠户打着扇。

    张屠户敞开怀,露出那个鼓起的大肚子,还有那满是黑毛的胸口。

    “没吃饭吗,用力扇。”

    他那只脱臼的胳膊已经接了上去,可心里的却一直还憋着一股火气。一百两银子啊,想想就夜不能寐,吃嘛嘛不香。一百两银可不少,够买五十头大猪,两百石稻子。小丫头都能买二十个,还能娶一房漂亮的小妾。

    可现在却生生被刘家那二楞子抢去了。

    不但被抢了一百银子,还被痛打一顿,一想想那天吓的屎尿都出来了的情景,他就羞愤万分。

    这时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响,“谁呀?”

    “老爷,是我。”管家在外面回道,“老五回来了。”

    张屠户一下子来了精神,“老五从锁口河回来了,快叫他进来。”

    家丁老五风尘仆仆的进来,张屠户急忙道,“情况怎样?”

    “老爷,好消息。”老五抹了一把头上的汗水,拿着衣襟扇着风,“那刘二愣子确实去刘家贺寿了,还送了一副名画,据说很贵重。不过他却跟刘金吾的七公子好像有过节,还在刘家门口闹了一场,然后刘老太爷见了刘二愣子,但很快送他出来了。据我从刘家人那里打听道的消息,这个刘二愣子是去刘家认亲的,自称是刘家的什么亲戚,结果人家根本不承认。”

    张屠户脸上泛起红色,“你是说刘二愣子根本不是刘家的亲戚?”

    “刘家说没这门亲戚。”

    “哈哈哈!”张屠户大笑不止,几天来胸中的一口闷气总是一扫而光。“太好了,这个刘二愣子,竟然敢骗到老子头上来了。这回好,新账旧账一起算。”

    张屠户当即一挥手,叫管家把家里的家丁还有肉铺的伙计都叫来,“咱们去刘家找刘二愣子算账去。”

    就在这闷热的中午,张屠户带着不下二十号人杀气腾腾的往刘家大宅过来了。

    刘老爹正在前厅里教导孙子刘洪读书,宝儿刚收拾好桌子,在灶头洗碗洗筷。

    刘家的两位小姐在楼上的闺房里绣花,知了在屋外的那株老树上不停的叫着。

    这时,刘家虚掩的大门突然砰的一声被撞开了。

    “姓刘的,给老子出来!”张屠户带着一众人闯了进来,放声喊道。

    天井边休憩的白猫受惊,喵的一声逃窜远去。

    刘修放下书,起身迎了过去。

    “张老爷突然登门,不知所为何事?”

    “何事,你还问老子何事,刘二愣子呢,让他出来。”张屠户怒目扬眉,大声喝道。

    “钧哥儿外出去了,不在家,有什么事跟我说也一样的。”刘修道。

    张屠户冷哼两声,“那好,我废话就不多说了,前两天,刘二愣子跑到我家,打伤了我张家一众主仆,还抢走了一百两银子。现在,你说,这事怎么办?”

    “这事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刘老爹脸上难看,担心的事情终于还是生了。当初他就劝过儿子,张屠户的钱是那么好拿的,可儿子当时一脸的自信,他也就没劝到底。现在看来,这张屠户确实难应付。

    只是他忍了两天才难,这又是为何。

    “误会?误你娘的会,老酸儒,老子今天告诉你,看在咱们是多年邻居的份上,我就不报官了,给你一个私了的机会。要不然,你知道我女婿那是县丞,打起官司来,你就得破家。”

    “我愿意私了,回头就把那一百两银子还有你们的汤药费送上门去。”一百两银子不是小数,可刘老爹这个时候也只能选择息事宁人,要不然,真要告官,他们哪是张家对手。

    “很好,既然愿意私了,那我就让一下。今天日落之前,五百两银子送到我家,此事就算了结。如若不然,咱们衙门里见。”

    “五百两?”刘老爹惊讶。

    “五百两还是看在多年邻居的份上,要不然,告到衙门,刘老二抢劫行凶,判一个绞死都不为过。要钱还是要人,你自己选。”张屠户既然知道刘二愣所谓的跟刘金吾儿子是兄弟的话不过是句谎言后,心里底气十足。

    平时没事他都要琢磨着哪里撕下一点肉来,何况如今刘家彻底得罪了他呢。这回不让刘家破家,他就不姓张,要不收拾了刘家,他以后在西湾镇还如何立足。

    “你也别想再拿什么锁口河刘家来吓老子,老子早已经知道了,刘二愣子去刘家攀亲,可人家根本就不认识你们刘家。识相的,就马上凑集五百两银子交上来,要不然,咱们衙门见。”

    听这样一说,刘老爹这下真是心中震惊,刘钧去刘家认亲失败?

    那如此一来,再镇不住张家了。

    “五百两太多,你看这样如何,一百两银子我们肯定会还你的,另外我愿意再赔十两汤药费,那头猪也算是送给你们赔罪了,如何?”

    “我呸,你想的倒美,十两银子,你打叫花子呢?我大儿是举人,二儿是监生,我女婿是县丞,你儿子闯进我张家打人劫财,给你私子机会你还不珍惜?”

    “可五百两银子确实太多,我们也拿不出这么多钱来。”

    “没钱,那也好办,你家不是还有一百多亩上好的水田嘛,这样,你拿出五十亩地做赔偿,就抵五百两银子,此算就算了结。”

    刘老爹急道,“那可是最好的水田,如今至少二十两银一亩,可不是十两一亩的一边田地。那五十亩地,都值一千两银了。”

    “嘿,你还要跟老子讲价还价?你若是不愿意,那好,咱们衙门见。”张屠户有恃无恐。

    张老爹摇头不肯,刘家这百来亩地也是祖上传下来的,其中还有四十亩是大儿媳的嫁妆,并不能算是刘家公产。况且,五十亩地值一千两银,哪能半价卖掉。

    况且在麻城这地方,你就是有钱也很难买到地。刘家这样的上好水田,更是有价无市。

    “要不,活卖。”张屠户的儿子在一边与父亲一唱一和。

    “活卖也行,你这那一百来亩地都活卖于我,就当抵这银子了。”张屠户趁火打劫。

    在江南一地,由于人多地少,因此土地珍贵,非到万不得已一般人是不愿意出卖田地的。后来便出现了绝卖与活卖两种土地的买卖方式。

    所谓绝卖就是指以一定价格把土地的所有权卖给买方,从此对土地再无任何权利。

    而活卖则是保留土地的所有权,但出卖土地使用权。活卖其实就是把佃租权卖掉,地活卖掉后,每年还依然能收取佃租,一般用土地所出产的粮食来抵租。

    绝卖的话,刘家这样的上好水田,每亩能卖二十两银。而活卖,一亩田只能卖四两银左右,但以后每年还能收一笔租粮,一般行情是每亩地每年不拘丰旱,应交午谷肆担,秋收后送至上门,不得短少。

    不过如此一来,地活卖后,以后耕种使用权就全归买家了。

    张屠户也是早打好了算盘来的,刘家大约一百三十亩地,因此他早早提了个五百两银子的赔偿私了数额,然后先说绝买刘家五十亩地,刘家当然不肯。这个时候他再退而其次,要求活买刘家的那一百多亩地。

    按一亩四两银的活买价,正好把刘家的一百三十亩地可以全活买下来抵赔偿款。

    对于现代人来说,无房不成婚。而对于古代人来说,土地则是重中这重,意味着一家人的生计。就算张屠户这种在西湾市集上垄断了屠宰生意的有钱人来说,对于土地的欲望也是无穷的。

    哪怕绝买不到,也要弄个活买。

    一百三十亩地的永佃权,那也是非常不错的。先活买到佃权,等以后有机会再绝买,把所有权也给弄到手。

    这种绝买活买的精明方式,最早是从淮南的徽州人那边明的,但现在江南都已经流传了这种方式。

    张屠户算盘打的很精,刘家这次落下这么大把柄在他手中,他提出这要求,刘家还能不乖乖就犯?

    刘老爹一口气闷在心里,气的都快晕倒。

    可他知道这个时候没有拒绝的权力,以张屠户的性格,如果不答应他,肯定是要使更卑鄙的手段的,万一打起官司来,那才是无底洞。

    咬了咬牙,刘老爹道,“刘家有一百三十亩水田,都是好地,但其中四十亩是我儿媳妇带过来的陪嫁,这不算刘家公产。这样,我把刘家那九十亩水田活卖于你,充抵赔偿。然后以后每年秋,你再每亩给我四石稻子,此事就这样了结,如何?”

    张屠户仔细的打量了刘老爹一眼,见他咬牙切齿的已经到了极限,当下也就不好过于逼迫,怕适得其反。能一下子得到九十亩地的活买权,那也不错了。一亩四两银,算下来这相当于三百六十两银子。他只是被刘二愣子讹走了一百两,现在都翻了三四倍回来了,何况,在麻城西湾这块地方,你有钱也根本没有地可买啊。

    至于受的那点伤,不值一提。

    “好,看在多年邻居份上,就给你个面子。此事就此说定,老三,去请甲长保长,还有县衙里的书办过来为我们签定契约做个见证!”事情大功告成,张屠户压抑不住心中的激动大声的向儿子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