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军事 > 明末称雄 > 第一卷 第十七章 找后帐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老爷,刘二愣子回来了。”刘家厅堂里,张家伙计见小跑着进来,凑到张屠户卫边急忙禀报。

    “回来就回来,怕他做什么。”张屠户听到刘二愣子两个字时,先是心里下意识一格登,然后又醒悟过来他为什么要怕刘二愣子呢。这个敢诈到自己头上的家伙,自己还正想找他呢。

    刘钧踏进家门里,现家里挤了一大堆人,有认识的,街上的邻居街坊们,甲长保长们,也有不认识的一些生面孔。满脸横肉的张屠户喧宾夺主的坐在堂上,叉开着腿,腆着个大肚子。

    他看到刘钧进来,伸出肥手在桌上重重一拍,“好你个刘二愣子,你倒还敢回来。”

    刘钧扫了一眼众人,“听说你把我家地买了。”

    “没错,契约都已经签定好了。”张屠户一拍桌子,得意的道。

    “我要看看。”刘钧很是平静的道。

    “小子,怎么,你想撕毁契约?这可是大家见证过了的,敢毁约,后果可是很严重的。告到衙门,你家剩下的那四十亩地也得全交出来。”张屠户假作好意的说道,可语气里却充满着一股子得意后的嚣张劲。

    “刘兄,这是怎么回事?”李春江自进来后,就被一众人无视了。想他堂堂四部尚书的侄子,去年湖广乡试的解元,好歹也是个举人老爷,居然被人无视。尤其是他一看那个大胖子的粗鲁样,就心生不喜。

    “李兄,事情是这样的...”

    “一个小小屠夫也敢这样嚣张?”

    “他女儿嫁给县丞做填房续弦,大儿子纳了个监生,二儿子上科乡试中举,还和你是同科呢。”刘钧笑着介绍道。

    “上科跟我同科中举的多了去了,有上百个。”李春江有些不在意的道。“我帮你摆平他,烦人。”

    “不必劳动你大贺,这样的乡下恶霸,有的是法子对付他,你帮我押阵就是。”刘钧笑着道,他也不愿意在新交的朋友面前表露出无能,若是一个小小的屠夫他都对付不了,那还谈何其它。

    刘钧上前两步,笑着对张屠夫道。

    “我怎么会毁约,但我要看看合约总是没问题吧,我也是刘家人。”

    合约有一式两份,签订合约后要送报县衙审批报备,然后还得交一笔税。这是一笔土地交易税,卖地者要缴纳割税,而买者则要缴纳收税。

    张屠户见刘钧一副平静的样子,心里倒觉得有些意外。这刘二愣子去外面攀亲不成,回来现欺骗自己的刘家亲戚一事被揭破,而刘家为此付出了九十亩地的惨重代价,不应当冲上来跟他撕打才对吗,怎么却这么一副怂了的样子呢。

    不过不管如何,他现在根本不用怕刘钧。因此将契约拿了出来,递给刘钧。反正这契约是大家见证签定的,刘钧要是敢撕毁,他正好有机会把刘家剩下的几十亩地也给吞了,说不得这次还可以一次性的弄成绝卖,省却许多麻烦事。

    刘钧接过契约,仔细的看了几遍,差不多心下有数了。凭着原来的记忆,他知道这样的契书就算还没经过衙门的审批备案,可也是得到衙门承认的契约了。

    “活卖?”

    “没错。”

    刘钧笑笑,“既然今天来了这么多中人见证人,那我就问一句,这卖田是大事,例来得先问过卖家亲族,如无人要买,才能轮到外人来买,对吧?”

    土地是百姓的根本,因此土地的买卖也是相当麻烦繁琐的。

    到的此时明末,大明各地基本上都形成了一个约定俗成的规矩,那就是卖地时需先问过弟侄叔伯等亲房,亲房要买,则应卖与,亲房不要,再问本家族人,又不要,才能找另外的人承买,否则要引起了争端,带来麻烦,甚至会惹出人命案来。

    因卖地起的纷争各地每年都有无数,麻城之前也有过这样的实例,前不久县里的张王氏丈夫死后,家里没钱,于是只得卖地度日。

    先尽问过张姓本家,都说不要,侄子张仁也就没钱买,让他只管寻主出卖。结果最后寻了王家出售,议好了价钱,当写契约交银量地时,张仁却来阻挡,说王家擅买他张家的地,两边结果打起来,最后张仁被打的重伤而死,而最后衙门判置,王雅依杀人抵命之律判处死刑,那块地王家也无权购买。

    现在刘钧站出来,拿这条说事,立即让张屠户怒了。

    他娘的,他这本就不是正常买卖土地,要什么询问亲族,而且刘家还有亲族吗?

    张屠户冷冷的笑道,“询问亲族,哦,我倒是忘记了,不过刘家有亲族吗?听说,锁口河刘家与你家有亲,昨天锁口河刘家刘老太爷大寿,莫非刘二爷往那边贺寿去了?”

    “刘金吾家某高攀不上。”刘钧回道。

    “哦,原来刘家不是你们家亲戚啊,我还以为你们是刘金吾的亲戚呢,都说皇帝还有三门穷亲戚,本以为你们是刘金吾的穷亲戚呢,原来不是。哈哈哈。那你们家,还有别的亲戚吗?”

    “有!”这个时候李春江有些不甘寂寞了,堂堂解元,在这堂上站半天了,也没人理他一下。他更早瞧这杀猪屠夫不爽许久了。“我就是刘家的亲戚。”

    “你又算哪根葱,哪里冒出来的?哪凉快哪呆着去。”张屠户见李春江是跟着刘钧一起回来的,且又只是穿着身月白的儒袍,身上也没有金玉之物,便没放在心上,以为只是刘钧的朋友之类的,当下不客气的道。

    “我算哪根葱你管不着,但是我是刘家的亲戚,而且现在我愿意出钱买刘家的地。按规矩,这地得先卖给我才对,没问过我,这地你就买不走,就是官司打到衙门我也不怕。”

    “打官司,你要到衙门打官司,好啊,我也正想打官司呢,告诉你,我女婿...”

    他的话还没说完,李春江已经一脸鄙视的打断了他,“你女婿不就是一个县丞吗,嗯,年纪跟你差不多大,死了老婆,然后娶了你女儿做填房。”

    张屠夫脸黑了下来,他的县丞女婿确实比他还大些,可人家是官啊,县里的二老爷。“你既然知道,那还敢跟我猖狂?小子,你哪家的?”

    “在下姓李。”

    “姓李?”张屠夫愣了下,然后哈哈笑道,“小子,你纯心是来闹事的是吧。买地先过问亲房,指的是同族本家,可不包括外姓人,你一个姓李的,哪来的资格插手管姓刘的家里卖地,哪凉快你哪呆去。”

    李春江倒是吃了一憋,气的他就要亮明身份。刘钧伸手拦住他,不急着摊牌呢。

    “张老爷,好吧,现在就算刘家宗亲都同意地卖给你了。”

    “这不就结了,扯那么多废话做什么,走,回府。”张屠户站起身要走,呆在刘家,跟刘二愣子在一起,他总觉得不太舒服。

    “别急啊,张老爷,事情还没完呢。”刘钧笑着拦住他。

    “买卖田地,按旧例约定,你付了买田钱外,还得给画字银吧?”刘钧笑的很灿烂,“按规矩,这画字银是买田款一成五到三成五,我家的地卖给你,买地钱是三百六十两,嗯,就按三成五画字银算吧,你得给我家画字银一百二十六两。我没算错吧,张老爷你算算,看是不是这个数。”

    画字银,也叫挂红钱,相当于签字费。中明以来的惯例,卖地除了卖地的钱外,还有一笔画字银,这也是一笔不小的钱。

    “你还跟老子要画字银?”张屠夫真是有些震惊倒了,这个刘二愣子到底有没有搞清形势啊。

    “不光你得给我家画字银,按乡俗旧例,凡是卖产,亲房弟侄都有画押的钱文,业主本支户族都给画字银两。我没有说错吧。”

    张屠夫阴着脸,“可你家有亲房宗族吗?哼!”

    “这地算是我父亲的,嗯,我们三兄弟可以分开来算的,也就一人一百二十六两画字银吧。我算下啊,四个一百二十六两,那就是五百零四两,张老爷,你经常杀猪卖肉,算数肯定比我好,你算算,看我算的对不。”

    “痴心妄想,你白日做梦呢!”张屠户往地上吐了口痰,不屑的道。

    “别急呢,我还没算完呢。”刘钧一脸的微笑从容。

    “说完这个画字银,按老例,卖地还得要给脱业钱对吧。”

    所谓脱业钱,就是凡卖田产,上业主要拿一份脱业钱。这不是刘钧胡扯,而是事实。在绝大多数地方,买主交清田地正价,去衙门缴了税,付出了画字银,给了一大笔钱后,事情还没完,还得依照老规矩给这份田产的上业主一笔钱。所谓上业主,也就是刘家这块田产的前任主人。

    这个钱倒是不多,凡把产业转卖别人,原主都要向买田的要几两银子,这叫贺银,也叫脱业钱。总之,很坑爹的一个习俗旧例。

    李春这时又跳了出来,“我就是原主,我也不多要,每亩地给个五两银子贺银吧,一共九十亩是吧,给我四百五十两银子就好。”

    虽然这个画字银、脱业钱都很坑爹,可衙门却是承认的,打起官司来,绝对赖不掉,这属于买田必须支付的额外成本。当然,一般来说画字银、脱业钱都不会如刘钧和李春江开口要的这么多就是。

    张屠夫这个时候倒是怒极而笑了。

    “想的不错,还有什么没算的没,一起加上。”

    “你还别说,还真有,别急,一样样来。”

    刘钧的笑容已经变的有些冷厉了,张屠夫还真以为刘家好拿捏,这次他就要让张屠夫知道,什么叫偷鸡不成蚀把米。

    (新书求推荐票冲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