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军事 > 明末称雄 > 第一卷 第20章 水涨船高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张老三凑来的一千五百两银子,刘钧很不客气的笑纳了。他没什么不好意思收的,也没有什么不敢收的。张屠户说到底不过是一个乡村里的恶霸而已,最开始时仗的是自己杀猪身高力大,又有几个杀猪伙计,而已。

    后来则是仗着女儿嫁给了县丞做填房,一下子跟官面上搭上了,朝中有人好做事。在西湾,有个县丞女婿,足够他得意了。借此垄断了屠宰买卖,很快捞了不少钱,给儿子纳捐监生,给儿子请老师讲时文,最终走运的居然出了一个举人儿子。

    在西湾,县衙里有官,家里有钱,商铺里有人,还有个监生和举人儿子,自然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跟原来刘家那样的本分老实家族比起来,强的不是一星半点。

    可如今的刘家不再是往日的刘家了,哪怕刘钧只是与李春江结识为友,可只要李春江一句话,甚至只是一个脸色,都能让张屠户颤抖晕厥。

    刘钧如今也算是真正的狐假虎威,身后有个李春江支持着,就算刘钧一下子拿走他一千五百两银子,近乎抢劫,可张屠夫和赵县丞也只得打落牙和着血泪往肚里咽。一个小小的县丞,如何敢与麻城四大望族之一的坝上李家对抗?

    这个李家可不仅仅是麻城的一个土豪,放之整个湖广,甚至整个大明,都是有一定影响力的。

    一千五百两银子,绝不是小数字,哪怕以张屠夫这些年垄断西湾的屠宰业,搂来的那些银钱,这次也是一次大出血。甚至这一千五百两送来的银子中,很可能还有不少是赵县丞家里拿出来救急,也许还有部份拆借。

    可刘钧不管这些,他吃定了张屠夫。

    这个世界从来不相信眼泪。

    张屠夫欺负刘家的时候,向刘家下手的时候,绝没想到自己会有这个下场。若没有意外结识李春江这颗大树,当刘家不肯认下刘钧这门亲事,而此事又被张屠夫知道后,刘家绝不仅仅是九十亩地活卖给张家这么简单。

    张屠夫会成为一个吸血鬼,叭在刘家身上,把刘家最后一点血都吸干吸净,然后让刘家自生自灭,绝不会同情刘家半点。

    一千五百两银子,很大一笔钱了,刘钧也需要这笔钱。

    马上要出去混了,哪怕是跟着李春江混,手里也是得有钱的。没有钱,哪来的弟兄,哪来的交情,哪来的关系。

    刘钧从那箱银子中拿出四百五十两,这是以李春江名义敲来的脱业钱。

    “没这个必要。”

    李春江毫不犹豫的推开了。他不缺钱,堂堂坝上李家的公子,二十岁的解元老爷,会缺那四百五十两银子?之前他开口,不过是看不过那屠夫的嚣张样儿。

    刘钧微微一笑,也并不再勉强。他也不是那种娇情的人,李春江不需要不在意,但这钱对他来说还是很有用的。没必要为了李春江并不在意的那点银子而推来推去的难看。

    不过最后刘钧还是拿出了五百两银子交给了刘老爹。

    “这田就算我们活卖给张家了,反正平时也是交给佃户耕种,如今转佃给了张家而已,我们照样收租,只是租少了点,但这次也不亏本了。”刘钧道。

    刘修老爹到现在都还沉浸在之前的那剧大转折之中,之前是被张家打上门来,逼迫着只能卖祖产,转眼间儿子回来,却反逼着张家不但无法空手套白狼,还狠狠大出了一回血,拿出来一千五百两银子。

    若算上之前那一百两,那张家得了刘家九十亩地三十年的佃租权,却付出了一千六百两银子的代价,这怎么还能叫吃亏?吃亏的是已经不敢吭声的张家。

    不过老爹还是有些遗憾,“那是你祖父传下来的地,就这样卖了。”

    “只是活卖,回头还能再赎回来嘛。”刘钧这样安慰老爹,不过心里却在响,五年后这天下就改归野猪皮了,到时那些地究竟属于谁都还不好说呢。

    “可以前佃我们家地耕种的那几户人家,如此一来就没地可种了啊,都是多年的老佃户了。”老爹又担心起自家原来的佃户来。

    “这也不是问题,张家拿了地,他也不可能自己租种。我回头跟张屠夫打个招呼,让他继续把地租给原来的佃户就是。不过他们以后可能得多交些租了。”

    “这五百两留着家用,要是有机会也可以置办买进些田产。剩下那一千两,我想留下。”刘钧顺便跟老爹说起了要加入李春江巡逻马队的打算。“春江公子帮我们这么一大忙,无论如何我也得还他这人情。他要到乡团去历练一下,年底会进京去,准备明年二月的会试。”

    “那你呢,以后有什么打算,今年的武举乡试,你也会参加吧?”刘老爹殷切的望着刘钧,在经历了这次张家欺凌的事情之后,刘老爹越的期待刘家能出个官了,哪怕出个举人也好啊。老大是没指望的,老三又还年轻,如今看来,也许老二有机会考个武举人。

    那么远的事情,刘钧也还没有想好,不过老爹问起,他也不好让他失望,只好点头道,“是有这个打算,但具体的还得看那时情况。而且就算考,也不一定就能考中呢。乡试之前,还有一个科试呢。”

    “一次考不中也不要紧,下科再考就是了。这位春江公子人不错,以后多照应着他一点,咱们欠他一个大人情呢。”

    “知道了。”

    当天的晚饭非常热闹,解决了一直压在刘家头上的那个恶邻后,刘家上下一片欢声笑语。刘老爹更是让宝儿他爹刘安去采购了一大批新鲜鸡鸭鱼肉回来,又挖了一坛陈年好酒。结果,天黑后张屠夫带着儿子亲自送来了一大扇刚宰杀处理好的新鲜猪肉,在刘家门口一改之前的嚣张态度,如今十分的小心礼貌,说了许多讨好的话语等等,刘钧收下了张屠送来的肉,说了几句话安了他心把他打走。

    等酒菜准备的差不多的时候,赵矮胖却又来了,这次还带来了县里的6知县,以及主簿、典吏等一群县衙里的人,各个还备了份厚礼。

    人都说附郭知县难当,麻城虽不附郭,可知县一样难当。麻城有太多的进士举人,因此有太多的致仕官员,许多还品级极高,学士、尚书、侍郎、都督、巡抚、布政使之类的大员一大把,因此这知县平时就跟个小媳妇似的,大半的时间倒是周旋在各乡绅和望族之间了。

    听说春江公子在西湾跟县丞起了些冲突意外后,连忙赶了过来,生怕这位解元老爷会因此最后牵扯到他的头上去。

    这顿晚饭最后规模扩大,刘家的厅堂里摆了差不多十来桌。刘钧干脆趁这机会,多摆了几桌,把西湾镇上稍有些脸面的举人、秀才、致仕的乡绅还有那些富商,保长甲长粮甲等一群人物都请过来吃饭,甚至就连张屠户,刘钧也让刘安去请了过来。

    拿了他那么多钱,请他来吃顿饭,也算是安稳下他的心,让他知道他暂时不打算再动他,也安安他的心,省的他万一急了狗急跳墙。

    虽然知县等县衙官吏是冲着李春江来的,但毕竟是在刘家,因此6知县等人也做了番姿态,跟刘钧谈了会话。原来只是个随意敷衍,却不料一番交谈下来,却现这位刘家的小武生居然谈吐不凡,见识不小,不管是天文地理还是朝内外大小事居然都能扯一段。

    “距离明年会试尚早,因此某向家伯请求,去沈庄保生堡加入乡团,历练一番。我已经决定亲自建立一支巡逻马队,防盗剿匪,保境安民。继业兄,将是我马队的队副。”李春江带着些得意的向6晋锡知县一行人说道,“以后还要请6父母和诸位多多支持啊。”

    “哎哟,想不到解元公如此了得,文能得全省第一,武又能策马剿匪,实是我辈文人之楷模啊。”知县连不迭的拍着李春江的马屁,“还有继业公子也是了得,如此年轻,已经武艺高强。刚才听春江公子一说,我才知道,原来之前流贼突然来犯,大家都未及时现之际,竟然是继业公子凭急智略施小计,用自己的一包礼物诈作是县里给流贼的遣散费,骗的流贼以为本县早做防备,而灰溜熘离去。本官先前一直不知道这位智能壮士是谁,却不料,居然就是春江公子的马队队副。”

    “春江公子慧眼识人啊,一眼就挑中了一位智勇双全的勇士做自己的队副,好眼光,佩服,佩服啊。”

    赵矮胖县丞这个时候也趁机讨好刘钧,向6知县建言道,“继业公子那番表现,足称大智大勇,虽于他来说,退流贼不过略施小计,可对我麻城数万百姓来说,却是免遭荼毒的再造之恩啊。如此行为,必须得嘉奖表扬。况且,继业公子为了退贼,还自己搭进去了价值数百两的珍贵的礼物,怎么能让英雄又劳心又破费呢?”

    “某以为,当重嘉奖继业公子,此外,还得有重赏才行。”

    6知县点了点头,“这是应该,这是应该,回去后就立马办此事。本官还要向黄州府向湖广布政司向朝廷禀明此英雄之举,让朝廷嘉奖赏赐。”反正花花轿子人抬人,谁都会的事情,6知县也是行家里手,毫不犹豫的就许下许多承诺。

    刘钧只是微微笑着向他们不断拱手致谢,不过却并没怎么往心里去。这事情就算他们会报上去,可上面会不会理踩就很难说了,没必要太在意。

    他现在一心想的是,也许加入李春江的马队是个不错的选择,乱世即将来临,前世当过七年兵,这世又是个武生,难道不去军中反要去做生意?

    不说乱世为王,起码多一份自保能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