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军事 > 明末称雄 > 第一卷 第23章 居然敢抢我的女人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这一夜,刘钧就一直在琢磨着如何组建马队的事情,甚至连马队今后的主要装备和训练方向都考虑了许多。

    一直到公鸡打鸣,天光大亮,他才现原来一夜已经过去了。

    “二爷。”熟悉的声音在外面响起,让他从那有些亢奋的情绪中拉回。刘钧站起身,张开双臂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是宝儿吧,你自己进来就好了。”

    宝儿应声推开门进来,手上捧着一个托盘,上面摆着几样精致的点心。猪肝瘦肉青菜粥,一碗浓香的鸡汤,还有一小盘蜜枣。

    “我又不是做月子,你弄这么丰富营养的早餐给我,还端房里来了。”他笑着道。

    “这是夫人和大少奶奶一起下厨房亲自做的呢,天不亮就开始准备了。你可是我们刘家的大功臣,当然得好好犒赏一下了。”宝儿笑嘻嘻的说道,昨天张屠夫带着一群人冲进刘家兴师问罪,逼卖田产的时候,刘家上下一个个真的是吓的不轻。

    宝儿是刘家的家生子,自小在刘家长大,刘家平时待她又好,昨日见刘家遭难,不知道有多少担心。眼看着卖地契约都签过了,可最后二少爷一回来,立即就逆转了乾坤,张屠夫偷鸡不成还倒蚀了把米。

    刘家地虽然没收回来,可却反而赚了一笔。看到坝上李家的解元公与二少爷如此交好,而昨晚上甚至连知县老爷县丞主簿们全都来到刘家,那番客气的模样,让刘家上上下下都是大感扬眉吐气。

    自此以后,在西湾,谁还敢欺上门来。

    “那我得谢谢她们,也得谢谢你。”

    “二爷谢夫人和大少奶奶是应当,可谢我就抬举了,我一丫头哪当的起。”宝儿又恢复了过往的伶牙利齿,也许是因为平时刘家待她很好,当成一家人一样,因此她也并不如一般大家族里的丫环一样那般唯唯诺诺。

    不过刘钧喜欢这样的丫头,不是那种木头人一样的下人。

    “当然也得谢谢你,在刘家,可没人把你当丫头。”刘钧道,“春江公子起来没?”

    “他早起来了,已经出门了,说是要先回李家坝一下,待明日早上与你县城汇合,再一起去沈家庄。”

    “回去也不打声招呼,知道什么事吗?”

    “这我哪能知道啊,估计总是有事吧。”宝儿一面说,一面帮刘钧收拾桌子,把早餐一样样的摆好。“快吃吧,昨晚又喝了那么多酒。二爷你说你从府城回来才几天啊,这已经是第二回喝那么多酒了。以后可得少喝点。”

    “是,管家婆。”

    “嘻嘻,这可是二爷说的,等二爷以后成亲之后,我就做你的管事婆子。”

    “只要你愿意,我还巴不得呢。不过成亲嘛,现在还早呢,没影的事。”刘钧摇了摇手,现在这情况,谈什么成亲啊。

    拿起调羹,先喝了一口鸡汤,鲜淳无比,果然不愧是真正的乡下土鸡,不吃饲料完全散养没有激素什么的,也没有放太多的调料,完全就是慢火炖烂,烂都煨烂在汤里,好吃。

    宝儿却站在一边欲言又止的,一双手扯着块手绢扭来扭去。

    “怎么,有话要说?”

    宝儿扭捏了半天,鼓起勇气大声的道,“二爷,我听说,6姑娘要嫁人了。”

    “6姑娘要嫁人了?”刘钧抬头,“哪个6姑娘,我们家亲戚吗?”

    宝儿惊讶的望着刘钧,然后眼神有些不好看起来,刘钧甚至觉得那是鄙视的神情。他奇怪的问,“难道我认识那个6姑娘?”

    宝儿哼了一声,“二爷当初跟人家6小姐山盟海誓的,还要跟人家私奔,一个非她不娶,一个非他不嫁,没想到,这才过了两年呢,二爷居然就已经连6小姐是谁都不记得了。都说男人善忘,男人无情,果然都是这般,天下乌鸦一般黑,男人都没一个好东西。”

    刘钧有些被骂懵了,这什么跟什么啊。小丫头骂他几句他倒不是太在意,关键是,为什么骂他啊。他脑子里确实没有什么一个6姑娘,更别提什么山盟海誓,非她莫娶,什么私奔之类的事情了。

    “到底怎么回事?”

    宝儿见他这般,越的冷了脸,扭头就要走。

    “负心人,6姐姐等你等的这么辛苦,可你一走就是两年。回来这么多天,也绝口不提6姐姐,如今听说6姐姐要嫁人了,你居然还装不认识,6姐姐当初真是瞎了眼。”

    “你说清楚点,宝儿,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情。”

    “你装,你继续装,反正再过两天6姐姐就要嫁给别的男人了,如此一来你就解脱了。我知道你现在跟春江跟子结识了,连县老爷都要过来登门。你是怕6姐姐耽误你,影响你吗?你是不是还打算要跟梅李周董等望族家的小姐结个亲呢?”

    “6小姐,6小姐。”刘钧念叨着这个陌生的名字,然后,脑子里最深处终于有一些记忆浮现。

    那是被刘钧埋藏最深的记忆,一段伤心的记忆。

    那段往事如风暴一样的席卷刘钧,只是刹那,他终于完全了解了刘钧和那6小姐之间的感情旧事。

    “6姑娘真要嫁人了?嫁给谁?”刘钧问。虽然他并不是那个与6姑娘山盟海誓,还相约私奔的男人,可刚才的那番记忆覆盖,让他对那段过往也感同身受。

    那个刘钧与6姑娘真的是有过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的,可惜最后被拆开了。他们最后一次见面,已经相隔了两年了。

    两年后,他从府城城回来,已经是一个武生,不再是当初那个刘二愣子。而两年后,记忆里当初那个温柔美丽的姑娘,如今却要嫁为人妇了。

    “哼,你不是说你不认识6姐姐吗,那你还问什么,你继续装啊。”

    “宝儿,快告诉我,6姑娘要嫁给谁?”

    “阎家河的周瘸子。”

    “什么,不可能,6姑娘那么好的条件,那么美丽大方,识文断字,温柔娴慧,什么样的人嫁不到,怎么可能嫁给阎家河那个周瘸子?”刘钧震惊,周瘸子他认识,当年也还算是个风流少年,后来斗殴时被打断了腿,成了周瘸子。

    “早三年,6姑娘确实是十里八方媒人争相上门说媒的一朵鲜花,可自两年前后,6姑娘的名声就坏了。虽然还有不少人上门求亲,可也都是些乡下农夫、卫所军丁匠人之类,或者续娶填房,商人做妾,可6姑娘从来都没有答应过任何人,两年了,连家中楼都没有下过一步。”

    “那现在怎么要嫁给周瘸子?”

    “不是他要嫁,是周瘸子上门提亲,6姐姐不肯,然后周瘸子放出话来,要上门抢亲。”

    “什么,抢亲?”刘钧真是惊讶的大声叫了出来。这大明朝,还有人敢公然抢亲?宝儿这丫头,没有在骗我吧。

    “周瘸子迎亲的日子就在今天,你要是心里还有6姐姐,吃了饭就马上去6家救她。”

    “这么大的事情,还吃什么饭啊,走,我们现在就去周家。”刘钧坐不住了,如果是正常婚嫁,他这个6姑娘的前男友并没有资格干涉,可竟然是抢亲,他岂能坐视不管。

    前男友那也是男友好吧,周瘸子居然敢抢我刘钧的女人,简直就是活腻了,老子这就过去,把他第三条腿都给打断了。

    “我就知道二爷心里一直还有6姑娘的,太好了,这下6姐姐有救了。”宝儿转怒为喜,哈哈大笑着跑到前面去开门带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