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明末称雄 >章节目录第24章 夺妻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谁无年少轻狂时,哪个少女又不怀春?

    前往6家的路上,刘钧也基本上从记忆里弄清楚了刘钧和那位6姑娘之间的旧情往事了。说到底,还是年少轻狂的刘钧正好遇上了少女怀春的6姑娘,两人一见钟情,擦出了火花。

    刘钧原来有个二愣子的浑号,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老实人。早在他离家之前,他本是读书的,可惜他根本读不进去书,倒是喜欢耍枪弄棒,结交朋友。时间一久,便也成了麻城这一块有名的无赖少年。

    他勇猛能打,拳脚厉害,加之为人大方,讲义气,因此在当时算是那伙无赖少年里的头头。有一次,刘钧与一众兄弟出去打猎归来,恰遇到在外踏青的6小姐被几个泼皮言语调戏,当时他英雄救美,上去把几个泼皮打跑,然后此举就被6小姐铭记在心,深深感激。

    尤其是当时的刘钧正是十八岁的风华少年,而6小姐也是个二八佳人,都有颗青春萌动的心。自那以后,很自然的两人就有了来往。虽说明代礼教很严,可也拦不住这两个互相爱慕的少男少女。

    不过这交往都是秘密的,然后有一天,6小姐的父亲突然收了镇上周秀才家的彩礼,答应了对方的求亲。

    这时6小姐傻眼了。

    她把此事告诉了刘钧,然后刘钧去找了那个周秀才的儿子,痛揍了他一顿,然后让他去拿回彩礼。那周秀才的儿子当时答应了,回头就告诉了他父亲,然后周秀才就去找了6老爹。事情就此败露。

    6老爹绝不肯同意女儿跟刘钧的事情,在大明朝,儿女婚事都得由父母做主,这是律法规定的。私定终身不但不合规矩而且也不合法,在法律上完全无效。

    那位周秀才的儿子也是非常喜欢6小姐,虽然知道了6小姐与刘钧私定了终身可也不嫌弃,依然坚持不肯收回彩礼。

    而按大明法律,刘钧与6姑娘的私定是无效的,周家给了彩礼提亲,却是已经算做下聘礼定亲了,得到法律保护。照大明律,就算刘钧跟6姑娘生了孩子,可法律一样会判6姑娘跟刘钧拆开,嫁到周家去,这是有许多先例的。

    在大明朝,这种案子一律称为夺妻案。

    刘钧那时叫二愣子,因此他很愣。他带着兄弟又去找了姓周的,然后动手重了点,把他腿打断了。周家报了案,刘钧只得跑路。

    跑路之前,刘钧去找了6姑娘,说好一起私奔。

    然后刘钧在举水河码头等了6姑娘一天一夜,最后来的不是6姑娘却是6父和衙役捕快。刘钧只得一人跑了,最后跑到府城,然后过了段时间知道,6姑娘临走时动摇了,最后把私奔的事情还告诉了她母亲,然后6父就引了捕快来。

    最后刘老爹给6家赔了笔钱,然后又花钱打点了衙门上下,这件事情才算消了。

    之后刘钧考进了黄州卫武学,成了一名武生,一呆就是两年,直到前些天才回来。然后一回来,就被他给取代了。

    事情过了两年,6家小姐也已经十八岁了,却还没有嫁人。

    当初那事生之后,周秀才最后对6姑娘不满,最后要回了彩礼。然而周秀才的儿子却一直对6姑娘念念不忘,尤其他一条腿被刘钧打断后,留下了一些后遗症,走路有点点瘸,被人称为周瘸子,很难找到合适的女子。

    最终,周秀才拗不过儿子,又反悔了,他重新向6家提亲,要娶6姑娘为儿媳。可6姑娘却是坚决不同意的,6父倒是有些犹豫。

    一拖两年多了,周秀才儿子是非6姑娘不娶,6姑娘则是坚决不嫁。

    弄成了僵局。

    最终,周家决定抢亲。

    其实这他抢亲也应当有6父默许之意。

    抢亲其实并不是山贼那般的抢,而多是涉及到了一些定亲之类的纠纷。在明末江南,向有抢亲的习俗,大多抢亲是因为一女二许,最终就靠抢。还有些是涉及到了聘礼等问题,多少谈不拢等,最后也靠硬抢。

    多数情况下,抢了也就抢了,没有说抢了再要回来了。但也有一些最终还要闹到县衙打官司,最后孩子都生了,也还会判给另一家的,但那毕竟是少数。

    周家这次抢亲,其实也不完全算是抢。

    可刘钧却不肯坐视。

    他娘的,不管怎么说,6姑娘原来也是刘钧的旧相好啊,不管他们之间还有没有关系,可既然她不愿意,他就不能任由周家强抢。

    西湾6家。

    6老爷子坐在厅堂里喝着茶,妻子徐氏在一边长吁短叹的。

    “老爷,咱们这样对琪儿是不是不好。”徐氏道,以这样一种方式嫁女,想想就让人心酸。

    “咱们这也是为她好,要不然这样下去,她以后就得在家当个老姑子。这两年,也有不少上门来提亲的,可她一个也不答应。那些人家也确实不算太好,我也不愿意答应。可当初那事早传扬的到处都是,哪个不晓的,也就只有周秀才家肯再来提亲。”

    “当初那事还不是怪你。”

    “那怎么能怪我,我哪知道这个死丫头会偷偷的跟刘家小子那样,真是脸面都给丢光了。若我知道,我也不会答应周家的提亲啊。可既然已经答应了,那当然就不能让她再跟刘家小子一起了,我哪里做错了,错的是那丫头。”6父郁闷的说道。

    当初他若不拆散丫头和刘家小子的事情,真闹到衙门去,他们也是理亏打不赢官司的。当时他想着周家小子不嫌女儿与刘家小子的私情,这是天大的好事。只要女儿跟刘家小子一分,再风光嫁人,岂不是很好。

    谁能料到,最后分是分了,可结果女儿不肯嫁,周家后来又退亲。

    如果两年多过去了,幸好,周家又重提旧事愿意娶了,那还有什么不同意的。

    “这次说什么也不能任由那丫头胡闹了,就算是抢,也要让周家把人抢回去。”6父沉声说道。这次要再不成,那女儿真的只能成老姑子耽误一辈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