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军事 > 明末称雄 > 第一卷 第28章 招兵买马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仲夏时节,城外的稻田一片金黄,阳光炫目的灿烂。

    麻城县城的南门公关庙前,几声铜锣声响,吸引了一大早上前来赶集购物贩卖的百姓们。

    关公庙前的那排大柳树下,摆着几张木桌,桌前站着一排人,都穿着一色的红色衣袍,类似于军袍。其中一个提着锣正卖命的敲打着,很是有有劲。在一旁则插了两根旗杆,一面旗上绘着“招募”,另一面旗上则绣着“乡勇”二字。

    有识字的站在那里对围过来的其它百姓介绍,“看样子这是在招募乡兵呢。”

    旗杆前空地上还用石灰画了一个大圈,几名健壮的年轻人正站在线外维持秩序,让围观的百姓不要挤过线。

    招兵的人正是刘钧,昨天他就带着一伙兄弟还有6雪琪来到了县城。与李春江会合之后,本来今天李春江要过来亲自主持招募的,不过因为临时有事,最后就委了刘钧先来招募。又派了几个家丁过来,不过很明显这些李家的家丁对于刘钧这位未来马队的队副并不怎么放在眼中。

    虽然人过来了,可是故意出工不出力,就坐在一边,懒洋洋的打着哈欠,根本就不管招兵之事。

    刘钧对这些家伙的想法清楚的很,不过也懒得理会他们,反正他现在有十来个兄弟帮衬,也不需要这些家伙干活,没他们掺合还更省心一些。做为前世当了七年兵,这世又在武学中呆了两年的人,招几个乡兵岂能为难到刘钧。

    刘钧看着随着锣声正不断聚拢来的人群,脸上露出满意的表情。

    “把我们的木头人摆到左边去。”

    “老三,你把我们的招募条件跟大家仔细宣读。”

    “好呐。”王谦回道。一面把几张早写好的招兵告示贴到那排柳树干上,一面还站在树下宣读。

    “大家听好了,听好了啊。这里是解元公春江公子与西湾刘继业公子一起建立的乡团马队,隶属于沈庄梅公麾下保生堡乡团。凡愿意参加的到前面报名,一旦条件合适通过者,每人有五两银子安家费,以后每月有二两银子饷钱,另外还有月粮六斗,给衣鞋......”

    王谦那大嗓门一喊,围观的人群顿时都激动起来。

    “这真的假的,一月能有二两银?还有六斗月粮?”有提着一串鱼进城准备卖鱼的年轻小伙高声问。

    “还给衣袜呢。”另一个提着一篮子鸡蛋的中年汉子也激动的道。

    “还给盐油酱菜呢!”一个赶着毛驴的老太不甘落后的喊道。

    “肯定是骗人的,不可能有这么好的条件。”一个穿着长袍的行商自认为见多识广,根本不信,“我听说陕西那边官府蓦兵,一年才十两银子。这招乡兵,怎么能这么多银子。骗人的,肯定是骗人的。”

    “这位兄台,说话可要小心点,你也不看是谁招人。朝廷招兵当然钱少,这可是春江公子招兵,那待遇能一样?春江公子是谁,解元公,四部尚书家的天才呢。”

    “就是就是,这兵还是梅公乡团的呢。”有人喊道。

    那行商被人抢白,面红耳赤,可依然不甘示弱,“我是不相信的,我今天就在这里看着,到底是真是假。”

    不少年轻人却不理会这个行商,却已经纷纷向王谦打听该如何报名了。一时间,无数年轻人涌向那名报名。

    二两银子一月的待遇实在是很有诱惑力的,要知道,朝廷的巡检司弓兵,也是从地方上的良家子弟中挑选服役,一般是挑家里有五六十亩田地的家庭年轻子弟。最初时是做为一种役,后来一条鞭法后,各种役都一条鞭法缴纳了,但各种役还得服,只不过服役的同时朝廷会给工食银子。

    而巡检司的弓兵,一年的工食银子不过七两。此外还有急递铺里的铺兵,一年也差不多这个数量,而服快班壮班守库房门禁等各种役,甚至还没这么多。

    虽然麻城属于富庶之地,可因为豪绅众多,田地大部份集中在少数的地主乡绅的手中,因此大多数的人都靠佃地甚至是手工过活。

    而此时那些工匠们的工资又有多少?一般来说分为匠和夫两种,匠、夫又各分为长工和短工,匠的工资要高于夫,长工的工资高于短工,但相差不是很大。不同的工种,工资有所差别。

    比如一个油漆匠一天有六分银,而一个装订匠每天有七分银,装炭夫、搭棚匠一天有五分银,搬运夫一天一钱二分,女轿夫一天四钱八分。打扫夫则一天只有两分银。

    总的来说,麻城此时一个普通的劳动者,如果从事的是非技术性的工作,一天也就是三到四分银子,一些劳动强度比较高的工种一天可能有五分银,具有专门技术的工匠,一天大约有五到七分银。

    一两银有十钱,一钱十分。

    一个没技术的普通民夫,一天三四分银子,一个月做满三十天,也只有一两到一两二钱左右。

    而现在,刘钧招兵,开出的价格是每月二两银。此外还有六斗月粮,更别提还有衣鞋布料油盐等等,而且还有五两的巨额安家银呢。

    这已经远远出了一个手艺匠人能赚到的月薪了,谁不心动。况且只是乡兵而已,又不是朝廷的官军,李家和梅家的声名都很好,大家也不怕被骗。

    报名的人很多,有年轻人,也有些中年人,甚至有些头都白了的老头,也挤着要来报名,其中也不乏一些瘦弱的小家伙。

    张山带着几个人站在那里,旁边摆着几个木人。

    报名的人要过的第一道挑选,就是身高。

    这几个木人是刘钧昨天木匠临时赶制的,做的很粗糙,有个人形。不过这几个木人的作用就是比身高,几个木人都是一样高,每个五尺二寸。明代每尺约三十二厘米,因此五尺二寸就是一米六六左右。

    订这个身高标准算不得高,但也不算矮了。明末之时,南方的百姓普遍算不得太高,一六六的身高应当算是相对比较高的。

    “看到这几个木人没有,低于木头人的不行。要高于木头人,年纪十八岁到二十八岁者。”

    五尺二寸的身高是第一个招募条件,第二个条件是年龄。刘钧招募新兵的年龄要求在十八到二十八岁。太小不合适,太年纪大了也不合适。虽然本来也可以放宽上限到四十岁甚至是四十五岁,但既然是招募新兵,条件又这么好,刘钧不怕招不到人,就干脆尽量招年轻一些的。

    仅这两个条件一出,立即就让一大批跃跃欲试的人心灰意冷了。许多人不是年纪不合,就是身高不够。

    “我才三十岁,我还年轻呢,比那些鸟毛还没长齐的家伙合适多了。”有几个三十多岁的人不服气的在那里喊着,可惜标准就是标准,丝毫没有通融的可能。

    李家派来的那伙家丁这个时候被刘钧派上场了,他们一副丝毫不讲情面的冷脸,把那些反对抗议的家伙全赶到了一边。几个人如门神一样,站在白线上,被刷下来的人一个也别想通过他们。

    不过就算是通过了身高和年龄两个基本条件的报名者,也并不是就能高兴的。

    还有许多项测试在等着他们。

    通过身高和年龄筛选的报名者被带到了一边,都是群年轻的小伙子。刘钧满意的点点头,不得不说麻城确实富饶,人口众多,哪怕明末许多地方普遍日子难过,可这里却似乎受到的影响不大。

    “第三项测试力气,这里有一排石锁,分别是一百斤到三百斤,大家按自己的本事选择,可以多试几次。测试过后,每人可以到那一头去领两个烧饼吃。”刘钧对着那群前两关通过的报名者大声道。

    第一关测身高,第二关测年龄,第三关就是测力气。

    最低的标准是双手各提一个五十斤重的石锁,提起十次算合格。当然如果力气越大自然越好,得分也就越高,若能够直接举起那把从关公庙里借来的两百斤青龙偃月刀,并舞动起来,那就能得到最高分数。

    两百斤的大刀,刘钧能举起来,但也只能勉强舞个几圈。当然,也只是勉强舞几圈而已,并不能拿着对战,这也只是测个力气。大明朝除了那位刘大刀真的拿一百多斤的大刀当战斗兵器,这样的牛人并没有第二个。

    许多人在第三关被无情的刷下,哪怕是最低要求的双手各提举五十斤石锁十次,也不是人人能过的。大多数人都做不到,因此便只能拿两个烧饼到线外去看热闹了。

    不少人虽然被涮下来,可这么一会功夫还能领到两香喷喷的烧饼,还是很满足的。

    桌案边上,李家来的一个家丁瞧着那热闹的场面,却是皱了皱眉,不以为意的笑道,“搞这么麻烦干嘛,直接牵马出来,把弓摆上,让人试骑射不就行了。”这人宽肩窄背,虬髯满面,很是魁梧。李家来的那伙家丁中,这人明显是个头。

    刘钧笑了笑,道,“麻城毕竟又不是北方,更不是九边之地,哪来那么多会骑马又会射箭之人。因此我无也就只能尽量挑选更接近的,咱们招募一批年轻的力壮的,再回去训练也是一样的。”

    “力气测试合格的,带到那边去,让他们骑马试试!”刘钧对大胡子道,“这方面你是行家,就由你来亲自测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