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军事 > 明末称雄 > 第一卷 第42章 初见成效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刘钧拿左旗三位队总杀鸡儆猴之后,果然起到了很好的效果。那三位队总被各打了二十军棍,打的皮开肉绽,屁股开花,在床上趴了足足半个月才好。

    而在他们养伤的这半个月里,九头鸟骑队的这一百多号人,都再没有一个敢做杖马之鸣。全都老老实实的听从刘钧的训练。

    不过从一开始的三步伐训练时各种洋相百出,乱七八糟,连左右都分不清,到半个月后的如今,他们也终于能按着刘钧的口令,听着鼓点,能够完成漂亮的分队列动作。随着刘钧的口令,立正,正步,齐步,跑步前进,有模有样。甚至在这段时间里,他们还已经初步掌握了旗号鼓令,知道了各种号声的意义,也知道看旗帜指令。

    这比刘钧预料的要好的多,他原本计划是用一个月的时间完成这些训练,而如今他们只用了半个月已经把最基础的这些掌握的差不多了。

    在一场列队演练结束之后,刘钧对于表现最好的三支战兵队,和表现最好的三个战兵,都大方的给予报赏赐。表现最好的三个队,每队成员分别获得二两、一两和五钱的赏赐。然后表现最好的三个个人,也一样获得同样的赏赐。

    银灿灿的银子当众下去,叫到名字的小队和个人分别上台当众领赏。

    有奖就有罚,对于表现最坏的三个队和三个个人,也一样做出了处罚。处罚分别是表现最差的三个队,每个队员罚扣银五钱,并打扫营房厕所一月。而表现最差的三个人,各罚银五钱,另外罚清理马棚一个月。

    接下来,刘钧开始让他们上午接着训练步伐和队列,但下午开始进行另外的训练内容。

    每天清早起来,先是进行长跑。原来也有长跑,但从现在开始,则改为负重长跑,所有的士兵把各自的十斤棉甲穿戴起来,还得把他们的装备刀枪一起佩带在身上,另外还要背个装满水的两斤椰瓢,五斤干粮,一个装着帐篷的背包等,全身的负重加起来达到四十斤。

    这个重量其实相对于明朝边军的标准负重还低些,据说边军外出作战时的标准负重是五十斤。

    背着这全套的装备长跑,这是现在每天早上起来后的第一个内容。一开始,刘钧定下的任务是每天早上负重跑一里,要求队列不分散方合格。然后队伍解散,开始个人负重跑二里。以后还要在这个基础上往上调,最终他的计划是能够一口气跑上十里路,而队伍不散。

    练兵实纪中也将练手力练足力练身力列为最基础的训练要求。在冷兵器的时候,力气是一项重要的基础条件。没有力气,哪抡的动大刀,开的动弓箭。没有力气,哪能背着刀枪粮食铠甲转进追敌。甚至在这个时代,后勤支援往往极不给力,而且敌人也最喜欢断粮道这样的打击方式,这就导致大军行进时得带着足够的粮草辎重,而如果马匹车辆不足,甚至是道路不堪,就往往需要士兵来负担。

    早上的长跑过后,上午是步伐与队列的训练,然后下午开始进行兵器的练习。

    兵器练习按照各自在队中的位置,鸟铳手练鸟铳和大刀,弓刀手练弓射和大刀,而钩枪手练钩枪和火箭,队总则刀枪箭都要练,火兵练的是棍与刀。

    不过一开始刘钧并不让他们直接拿真刀真枪练,而是制作了一批木制的刀枪,让他们拿着操练。弓箭手们拿到的是纯粹练力的练弓,一次次的开那硬弓,练习臂力。鸟枪手们则端着鸟枪练各种姿势,刘钧甚至给他们的枪口拿绳子吊了一块砖头。

    总之用刘钧对李春江说过的话来说,那就是,先得让他们把自己的武器真正的熟悉了,然后才开始真正的实兵练习。

    到了每天傍晚的时候,还有一个训练科目,那就是骑马。不过也是一样,没有真正的马给他们拿来训练。而是弄了十几匹的木头马放在操场上,让乡勇们拿这木马来练习上下马,已经骑马的姿势等。只要在木马练习上达标,才有资格骑真正的战马训练。

    毕竟战马只有一百二十匹,一人只有一匹,那么精贵的马不能拿来糟蹋,好钢得用在钢刃上。

    诸种兵器中最难练的也就是鸟铳了。

    比起弓箭来,鸟铳起手可以说是最容易的。不需要太多的技巧,随便一个普通人教两遍也就差不多能开枪了。可鸟铳上手容易,精起来却最难。

    弓箭这种东西学起来难,但只要一定时间却也能练出本领来。甚至民间有不少的猎手,本就会用弓,哪怕他们的弓只是普通的猎弓,但给他们一把小梢,他们一样能很快掌握其中的区别,把自己的射箭本领挥出来。

    而鸟铳就不一样了,这玩意,开枪容易,可要打中就难了。鸟铳是一种相对来说在明末时期还算精确的火器,一个优秀的鸟铳手能在八十步外击中目标,而八十步外的目标就算身披两层湿毯,只要被击中,不死也要重伤。

    但是,拥有如此远的射程的先进火器,却很难精通。绝大多数士兵对火器有种排斥感,他们害怕火器巨大的声响,烟雾,怕火器炸膛,同时鸟铳射一,装填有十几个步骤,相当的麻烦复杂,在战场上,许多铳手一紧张,有时就会出错,不是漏了一步,就是重复了动作。

    有些人往枪里装了好几个铅弹,有些人甚至捅条都不记得取出来,或者火药放多了,放少了,各种各样的问题。

    这也大多是因为朝廷**,导致那些工匠偷工减料,原本一根枪管能射几百,结果最后只能射个几十回,甚至二三十就废了,有些铳管太薄,如果照标准装药,一不小心就会炸膛。

    加上铅弹和火药等往往不合格,导致最后鸟铳根本不可靠。这也是为什么北方的边军,宁愿用更加古老的火门枪三眼铳,也不愿用先进的火绳枪鸟铳的原因。

    现在刘钧就是要让他的鸟铳手们克服这些恐惧,先就得让他们先熟悉鸟铳,把一个个装填射的动作分解,让他们反复的记牢记熟,然后再练习真枪,进行实弹射击,那个时候,大家就不再会盲目的畏惧鸟铳了。

    虽然说鸟铳有各种毛病,装填复杂,射击精度低,而且风雨天往往还不能用,可历史的潮流毕竟是火器将取代冷兵器。

    一个优秀的弓刀手,要精通长刀和弓箭,可能需要的是三年以上甚至五年的训练,哪怕是最简单的长枪兵,也起码得一两年的训练。

    而一个鸟铳手,只要装备不出问题,那么不需要什么天生力大者,也不需要铳手高大,哪怕就是妇女,只要枪械火药没问题,加以正确的训练,有个半年时间,哪怕不能成为神枪手。

    可只要排成一个鸟枪线列,鸟枪连放,也一样能达到比弓弩手还要强悍的打击效果。

    这段时间,刘钧其实一直在默默的训练鸟枪用法。

    经过这大半个月的练习,以他原来神射手的弓射水平,如今也已经初步掌控了火器射击的能力,毕竟,在现代里他可是当过七年兵,不知道打了多少子弹。虽然如今用的是原始的火绳枪鸟铳,可也算是相通的。

    刘钧拿了一把鸟铳走到那二十四名铳手的面前,“你们看好了,鸟铳练好了,比起弓箭更加的厉害。”

    他拿来一个鸟铳手的标准火器装备,一杆鸟铳,还有一根搠杖也就是通条,火药罐两个,一个装着引火药,一个装着射药。五根火绳,还有药管三十个,铅弹三百。

    “你们看好我的动作顺序。”

    刘钧先将适量的粒状射药倒入了铳管,不多也不少,多了有炸膛危险,少了则铅弹打不远。因此要事先将定量的火药倒入药管中,刘钧拿出来的铳手装备中的那三十个药管,就是定量装好的火药,每管正好定量一枪。

    这样一来,刘钧直接取来一管倒入铳管就行了,不用担心多少的问题。

    倒好火药后,用通条插入铳管把火药压均匀,接着装入铅弹一枚,同样要用通条把铅弹推至膛底压住射药,以保证气密性。

    接着,打开了火门盖,把粉末状的引火药撒入药池上,再盖上药池上的火门盖,再把火绳点燃,系在龙头之上,绳子的另一端绕在了枪身上。

    这一套动作完成后,刘钧道,“看好了,这个时候打开火门盖,扣动扳机,铅弹就能射出云了。”

    一根火绳可以多次击而不灭,不过引火药的爆炸易使火绳弹出龙头而不得不每次重装。

    而要完成装填射击准备,一个熟练的枪手需要半分钟,而一名普通的火枪手需要至少一分钟,甚至许多大明军队中的鸟铳手,需要两三分钟才能射一枪。

    而且骑兵使用鸟铳还有许多限制,鸟铳的后座力很大,基本上很难在马背上用鸟铳射击,多数时候,鸟铳骑兵只是骑马机动,开枪射击的时候,却要下马。

    不过鸟铳手的射程比起三眼铳、快枪这类火门枪却要射程远的多。

    刘钧摆了一个站立射击的姿势,瞄准前方八十步的靶子,那本来是弓箭手们训练的步下箭靶。

    “看好了!”刘钧猛然一声大喝。

    然后扣动扳机。

    “砰”的一声暴响,一阵硝烟腾起。

    然后铳管中的铅弹喷射而出,八十步外的箭靶邦的一声响,被铅弹准确的击中了。

    “中了,中了,打中了!”

    好多眼尖的人都看到了靶上的那粒深陷进去的铅弹。

    刘钧收枪,伸手抹了把汗,心道幸好没有失手,要不然面子就要丢光了。虽然苦练了这么久,可八十步靶,就算是这种相当精准的订制版鸟铳,刘钧平时的成绩也顶多是十枪八中。他瞄的再准,十枪里也总有一两枪脱靶的时候。

    众人一脸崇拜的看着刘钧,尤其是那二十四个鸟铳手。之前他们大多是猎手,都有不错的箭术。被安排做了铳手,心里都有几分不太满意。

    可今天见刘钧亲自用鸟铳八十步外一枪正中靶心后,他们突然觉得,原来鸟铳这么厉害。鸟铳虽然装填要慢上一些,可却不费什么力气。弓箭射个十几箭差不多就力气尽了手臂酸了,可这鸟铳,只要有机会,就算开上二三十枪也不费力啊。

    “鸟铳练的好,不比弓箭差,大家只要肯努力,也一样能跟我一样。我再告诉你们,半个月前我根本不会用鸟铳,可只练了半个月,我就能百步穿杨。今天我跟你们悬个赏,一个月后,谁能够八十步靶,十中五,赏五钱银子,十中六,赏六钱,若是十中十,那么我赏他二两银子。并且,以后每月都会测试一次,只要你能十中五以上,就有赏。”

    一听这话,那些鸟铳手们这下是真的沸腾激动了。哪怕是十中五,那也有五钱银子啊。五钱银子可不少,他们以前在家里时,一个月甚至都挣不到五钱银子呢。

    不过这样一来,弓刀手们、钩枪手们不乐意了,凭什么鸟铳手待遇这么好呢。

    “你们也别羡慕也别妒忌,我一视同仁。今天把话放在这里,鸟铳手十中五以上就有赏,弓箭手同样,你们要是八十步外十中五以上,一样有赏,赏格跟鸟铳手一样。另外,钩枪手只要马上奔驰刺靶,十个中五以上,一样有赏。”

    刘钧的这些话让一众乡勇们登时训练热情高涨起来。

    “嗯,接下来,可以开始让他们拿真正的武器训练了。”刘钧对这股气氛非常满意。

    另一边不远处,李春江正带着钱谷、毛贵、王植三个被打后一直在养伤的李家家丁观望着场上。

    他啧啧称叹道,“你们也算是在辽东厮杀过的老兵了,你们说说,大明九边诸镇,半个月时间,能把一群百姓训练成这番气象吗?”

    钱谷看着场上那股热烈的气氛,还有那隐隐已经透露出来的杀气,不由的摇头苦笑,“当初我们在辽东吃饷时,也经常招募新兵。可是招募来的新兵,没有个半年的训练,根本达不到这种气氛。这个刘继业,不想他年纪轻轻,一小小武生,居然也有这份本事,当初是我等小瞧了他。”

    李春江笑了笑,“所以说你们也别总是跟继业过不去,所谓达者为师,你们顶多是群悍兵,人家可算得上是员将呢,以后多学着点。当初我就觉得他不简单,没想到,还真是挑到了个宝。有刘继业帮我训练这支马队,不出三个月,已经可能拉着出去跟流贼一战了。”

    “公子,你金贵的读书人,区区流贼何必管他。”

    “我有个朋友曾经跟我说过这样一句话,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你明白吗?就算我保不了国家,也得保卫乡梓,要不然,枉读这么多年圣贤之书。钱谷、钱贵、王植,你们三个从今天起,回来跟着我做家丁,左旗我会另外安排人去做队总的。”

    三人有些垂头丧气的点头,“是”。

    “现在就收拾下东西,跟我出去一趟。”

    “我们去哪?”

    李春江答道,“夜不收已经现了一点那伙贼人的踪迹,我们去把他挖出来。”

    “那这里?”

    “这里有继业呢,由他管着,我放心。不过继业把兵练的这么好,我们也不能一直当看客啊,咱们这次就去把那伙贼人灭了,咱们拿了本地乡绅们的好处,总得做些事情不是吗?”李春江看着刘钧练兵练的那么火热,自己却帮不上什么忙,不得不承认,其实他心里都有些小小的妒忌了。他迫切的需要拿下那伙贼人,好让刘继业瞧瞧他李春江并不只是一个有钱的书生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