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明末称雄 >章节目录第51章 打起来了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由不得梅队长这般怀疑,实在是这战绩太让人难以相信了,简直就是不可能。而另一方面,大明的军兵早有杀良冒功的陋习,不论是九边镇兵还是内地的卫所军丁,经常杀害无辜百姓,割百姓的级冒充贼,以领取赏银军功。

    梅之焕心里难以相信刘钧和李春江这两个优秀的年轻人会做出杀良冒功的事情来,可事情没有弄清楚前,他也不想妄做评断。

    天光大亮,河边金黄的稻子随风起伏,如同金色的波浪。

    田边的道路上,一只巨大的九头凤凰在高高的旗杆上迎风招展。旗帜下,刘钧和李春江征甲未换,顶盔贯甲策马在前,率领着九头鸟马队一百余人前行。

    在他们的旁边,还有十来名骑手,他们是沈庄前来的骑手,都是梅之焕的家丁。一直到现在,他们的眼睛还一直盯着九头鸟马队的一众人,尤其是不时的扫过许多乡勇马上系着的血淋淋人头上。

    原本刘钧是打算和李春江先走,马队随后赶来。结果刚走没多久,就碰上留守的队员带着梅之焕的家丁过来,说是梅公要召他们马队往保生堡集结。刘钧一听,便干脆直接向来人通报了昨晚的战况和贼窝的情报,让他们先回去禀报,然后他和李春江则带着马队一起同行。

    路上,李春江本还打算要先回女王镇营地换下衣袍,并把那些妇人安置下,还要拿布袋把那些俘虏的人头给包起来,省的过于血腥。

    可刘钧却制止了他。

    他看刚才那些沈庄家丁的震惊表情就知道,他们这次的战果只怕很多人难以相信。既然如此,他们就干脆维持这副战斗时的样子,大家就穿着这带血的征袍铠甲,身上弥漫着硝烟的味道,然后直接让那些杀敌的乡勇们把各自获取的级直接挂在他们的马上,一众俘虏也都绑在马后,连那些妇人,也都让他们骑着马跟着一起同行。

    他就是要用这副状态前往沈庄,让乡勇们知道他们这场战斗是真真正正的。

    保生堡。

    城堡门楼上的守卫远远看到一个黑点出现在前方,他立即报告,他的队总过来,举起千里镜打量起来,当他看到镜中出现的那面九头怪鸟的旗帜时,立即喊道,“九头鸟来了,九头鸟来了。”

    之前马队带回了九头鸟夜袭贼匪大捷的消息,早传遍了整个保生堡乡勇各队伍之间。大家都对这个消息持着怀疑的态度,根本不太相信。可同时,堡中突然流传着一个传言,说九头鸟杀良冒功,他们杀的不是灭林家寨的贼人,而只是一群可怜的流民而已。

    因此大家现在又充满了期待,想看看结果究竟是如何

    “来了,来了,他们来了!”一支支乡勇队伍往城门处涌来,争相要目睹这支牛逼轰轰的马队,由李家的解元公亲自建立,据说前后花了数万两银子,待遇好的不得了,一天三餐,天天有肉吃的队伍。

    当刘钧一行走近了,远远一股血腥味混合着硝烟味已经传开来。

    “人头!”有人指着九头鸟战士们马上的级高声叫道。

    “哇,真的是人头,好多人头。”有人啧啧有声。

    九头鸟马队的战士们看着这么多人围观,听着那各种各样的议论,纷纷打起精神,更加的挺胸抬头,大家心里充满了自豪。当别的队还在为贼人的踪迹而苦恼时,他们却已经载胜而归。

    “嘿,得意个什么,说不定是杀良冒功呢。”旁边的人群中,传来了不和谐的声音。

    正经过的冬狗子一听这声音脸色立即就变了,拼了命换来的功绩,居然有人说他们是杀良冒功?

    一夜未睡的冬狗子情绪还处于亢奋之中,闻言立即扭头向那边喝道,“谁他娘的放的臭狗屁,有种站出来说。”

    “说了又怎么的,许你做还不能让人说。”一个汉子站在人群里,抱着手臂,冷笑着,语气充满了嘲讽。

    “就你小子,也有本事杀三个悍贼?”

    冬狗子直接从马上扑了下去,一拳就砸在那个汉子的脸上,直接将那人牙齿打落了一个。

    “狗东西,你爷爷拼死杀贼,你却在这里说风凉话,还污蔑我们,我打死你个狗崽子。”

    那人吃了打,一吐,一颗大牙掉在地上,他顿时怒了。“打死你个傻卵!”

    他的同伴也上来帮忙,冬狗子立即处于包围之中,这时狗剩也直接从马上跳了下来,加入了战团,他们的伍长一见情况不好,立即也叫同伍的其余几个加入战团。

    一瞬间,城堡门口,得胜归来的九头鸟乡团和其它的乡团扭打在了一起,开始还只有几个人,后来加入的人越来越多,眼看已经成了大乱斗了。

    刘钧扭头一看,已经分不清谁是谁了。

    他其实也听到了刚才人群中那杀良冒功的污蔑。

    看着乱斗的人群,刘钧没有去制止,而是对着其它还在观看的九头鸟乡勇们喝道,“看你娘的看,还傻看什么,你们的同袍兄弟被人污蔑,被人打,你们就知道傻看?弟兄们,操家伙,干死这群傻鸟。”

    刘钧带着跳下马,直接拿起自己的长刀,也不出鞘,就连刀带鞘握在手上,对着那些围观九头鸟的乡勇不管不顾的砸了下去。

    其它的乡勇们这个时候一见老大带头了,那还犹豫什么,立即纷纷跳下马,操着腰刀或者鸟铳柄、钩枪棒一顿猛砸。

    “保持队形,鸳鸯战阵!”刘钧一面打一面还不忘记指挥部下,让他们维持着鸳鸯战阵的队形来打架。

    虽然在堡门口的其它乡勇更多,可真正加入斗殴中的并不是全部,而九头鸟乡勇却是一齐上阵,还直接按照平时训练的鸳鸯战阵来斗殴,特别是他们昨夜才刚经历了战斗,此时运用起来,得心应手。

    大家身上还披着铠甲、戴着头盔,一个个提着刀鞘、鸟铳柄、钩枪把猛砸狠打,反观对面那群人,多是些乌合,各队的都有,且大多来看热闹的并没有队伍一起,又只是身着普通的戎衣,更没携带兵器。

    双方一打起来,立即高下立叛,九头鸟这边是团结一心,用鸳鸯战阵以小队合力对敌,而对方却是没有组织的瞎打,且一方有装甲武器,一方却只是布衣拳头。

    梅之焕等一众乡团的军官们已经听说九头鸟到了,正一起往堡门前来。

    突然见一个家丁神色慌张的跑了过来。

    “梅公,不好了,不好了。”

    “生了什么事情,慌张什么?”梅之焕皱眉喝斥。

    那家丁喘着粗气,“打起来了,他们打起来了。”

    “话说清楚一点,谁打起来了。”

    “是九头鸟跟堡门口的游兵营乡勇打起来了,好像是有游兵营的人冲着刚到的九头鸟乡勇说他们杀良冒功之类的,然后九头鸟的乡勇就跟他们打起来了。”

    “现在还在打?”

    “现在打的正厉害呢,几百人大乱斗,堡门口已经乱成一团了。”

    梅之焕怒喝道,“搞什么东西,是谁传播谣言?还有,你们都是吃干饭的,就看着游兵营的欺负九头鸟马队?游兵营五百多人,而九头鸟才一百多人,你们就这么看着他们被欺负?”

    那家丁表情有些想笑,只是努力憋着,实在憋的难受。

    “梅公,其实,其实现在是九头鸟在追着游兵营的打。”

    “什么?”在场一众乡团的军官们都愣住了。这是什么鬼,九头鸟一百多人,能追着游兵营五百多人打,开什么玩笑。

    “是真的,九头鸟打起架来十分凶悍,尤其是那个刘继业亲自带头,他们还排起了鸳鸯战阵,各小队又组合一起,相互支持。而且他们身上还穿着铠甲,手里还有刀枪,游兵营一团散沙似的,被队们揍的到处乱跑呢。”

    这下梅之焕等人更是惊讶的说不出话了。

    大家目光一齐望向游兵营的坐营官,心想,你都带的是什么熊兵,五百人打不过一百来人,既然如此,你挑衅人家做什么?做死吗?

    游兵营的坐营官面色赤红,恨不得地上有条缝,立即让他钻进去。他怒道,“这个刘继业,要造反吗,他居然,居然动用刀枪!”

    那名家丁立即帮九头鸟分辩了一句,“九头鸟只是拿刀鞘、铳柄、枪把打人。”

    “这也是动用刀枪。”

    “别说了,丢人的家伙,游兵营就是一群扶不上墙的烂泥。”梅之焕冷哼了一声,打断了他。

    游兵营坐营官觉得很委屈,他们本就是从游民中招募的青壮,平时不论是钱饷还有伙食,甚至装备、训练等,处处都不如乡勇其它队伍,而那九头鸟马队成立不过月余,据说已经花了几万两银子了,这能比么。

    梅之焕一挥手,“走,我们看看热闹去。”

    他们直接登上了堡门,居高临下的打量着堡门口还正在进行的这场大斗殴。不过此时斗殴已经进行到了尾声,堡外的五百游兵,完全不是九头鸟的对手,五百人被人家百余人追着四处逃窜,狼奔兔突,好不狼狈。

    梅之焕看到这场面也不由的一声大笑,然后他转头看向一众乡团的军官们,“现在,你们还觉得九头鸟马队是杀良冒功?”

    大家都闭嘴不说话,看九头鸟把游兵营五百人打的那个狼狈样子,对方的战斗力确实高的有些离谱,他们若是半夜突袭五十几个盗贼,也并不是没有可能成功的。

    “好了,敲锣鸣金,让他们结束这场好笑而又愚蠢的‘战斗’吧!”梅之焕喝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