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明末称雄 >章节目录第53章 小巡抚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结束了检阅后,刘钧回到堡内临时划分给他们的营房内,和九头鸟的乡勇们一样在井边打了井水冲洗了一遍后,回到床上倒头就睡着了。

    一夜的行军、战斗、行军,之前还很亢奋不觉得疲惫,一洗漱放松下来后,整个人立即感觉到疲惫万分,片刻就进入了梦乡。

    两个时辰后,家丁过来叫醒了他。

    “什么时候了?”

    “马上正午了。”家丁回道,“别担心,队伍还没出,6县令赶过来了,还有好些个官差,上面传令,得明天才能出了。本来想让你多睡会,不过梅公派人来叫你过去。”

    刘钧揉了揉有些酸胀的眼睛,穿起衣服往堡中心的议事厅过去。

    靠近议事厅,刘钧便现外面系着许多的马,还停着不少的马车和轿子,旁边站着许多不同穿着的汉子,一看就是家丁一类。

    看着这些人,刘钧暗自猜测,估计真有不少大人物过来了。

    本来兵贵神,立即出兵直捣贼穴才是最要紧的,时间拖的久了,未免夜长梦多,让贼人有了察觉准备,甚至逃遁。不过他也知道,很多事情,扯到官面上去了,想快也快不了。

    “继业你来了,走,梅公正等我们呢。”李春江已经在门口等着他了,见他过来,笑着说道。

    “看这阵势,谁来了?”

    李春江扫了一眼那些车马家丁,轻声道,“确实来头不小,林家寨子的事情动静不小,现在连巡抚衙门都知道了,听说巡抚大人都拍了桌子,限期破案。你知道的,最近张献忠、罗汝才等在均州一带降而复反,闹的各地人心惶惶。这个时候出了这样的灭寨惨案,上头很是震怒。”

    “这不,6知县赶来了,另外黄州卫也派了一个千户亲自赶来,此外兵备道也亲自过来了。赵兵宪一来,就宣布接手负责统领这次的剿匪事宜,现在正调集黄州卫所的卫军还有附近各乡团乡勇和衙门的三班捕快,看样子,他准备来个大动作。”李春江的话里面,不无有此嘲讽之意。

    **子的贼穴不过几百人而已,其中青壮贼人只剩下百余人。对付他们,根本不需要这么大动力干戈,直接由保生堡乡团立马出动,保证能马到成功。

    不过赵兵宪手中有权,大家也只能遵守。

    兵备道属于分巡道的一种,归各省三司中的按察使司之下。最初本没有这个官职和机构,不过在明中初以后,开始在三司下和州府上,在全国重要的地区设立分守、分巡道,属于布政使司、按察使司的派出机构,而后来又于分巡中设立兵备道。

    兵备道专门负责军事和粮饷,并兼理司法,巡禁私茶、负责水利、军屯等,并可以直接参与作战。因此兵备道,其实可以视为地方军区司令,尤其对于地区军事方面管辖权极大。

    湖广地区设有两个兵备道,管辖麻城的兵备道正式名称是下江防道,驻蕲州,专管汉江而下至蕲黄德安等处,整个鄂东都归下江防道管辖,赵兵宪的正式官职则是下江防道兵备佥事。

    说直白点,这些分驻各地的道台,其实就相当于小巡抚,只是辖区不如巡抚大而已,但对于辖下各府县的管辖权,却是很强的。

    赵兵宪亲自赶来,那么他自然就成了这次剿匪的总指挥。

    刘钧进入议事厅后,一眼就认出了赵兵宪。满厅之中,也只有这位穿着青色的官袍,袍上子还有一块白鹇的补子。刘钧知道。明代官员五到七品的官袍都是青色,而只有正五品的文官,补子才用白鹇。

    赵兵宪是位正五品的文官。兵备道其实属于差遣职务,和巡抚、总督、总兵们一样,本身没有品级,担任这些职务的官员品级,得按他们的本职。如兵备备大都是以按察副使、按察佥事来出任,按察使司的副使是正四品,佥事是正五品。

    现在赵兵宪的补丁是正五品的白鹇,那么他的本职就是按察使司的佥事了。

    虽只是五品,可蕲黄二府八县都在他的管辖之下下。

    刘钧在打量着赵兵宪,赵兵宪却也在打量着刚进来的刘钧和李春江。

    “这二位年轻俊才,想必就是刚刚一战剿灭了**子一伙凶残贼人的九头鸟马队的队长队副了。”赵兵宪四十出头的样子,青色的官袍,头上戴着乌纱帽,留着五绺长须,长的有些清瘦,但很儒雅的样子。

    他满是欣赏的打量着刘钧二人,“李春江李公辑,上科湖广乡试解元,自小名传四方的天才。刘钧刘继业,黄州卫武学生员,以勇猛多智,武艺绝伦而特招入武学,两人今年都刚刚二十岁,了不得啊,真是江山代有才人出,本官真想不到,两位如此年轻的俊才,竟然只用了一月余时间招募训练了九头鸟马队,然后就能一战剿灭了五十余悍贼,自伤竟然无一阵亡,了得,非常了得。”

    刘钧与李春江上前行礼,然后道,“这都是6知县与梅公指挥有方。”

    赵诚只是笑笑,他虽是文官,可对于官场上的那套捧人的习惯还是知道的很清楚的。来之时,他已经派人仔细的打听过了这次的匪情,以及进入他视线的李春江和刘钧二人。他因此很清楚的知道,这次的兴安寺之战,都是这二两个年轻人亲自指挥取得的胜利。

    只是,他也没拆破。

    “给两位年轻俊杰,每人赏银一百两!”赵诚很高兴自己的辖下有如此能干的年轻人,也难得很大方的拿出二百两银子来赏赐。

    刘钧见赵诚只赏他们两人,而没有再赏队员,心里明白这赵兵宪是想要笼络他们,也只点头称谢收下。

    赵诚转头向梅之焕道,“梅公,想不到你麾下还有如此了得的年轻人,却还藏着掖着不向朝廷举荐,这可有些不厚道啊。”

    梅之焕虽是致仕在乡,可他毕竟原来也是进士出身,还是庶吉士,又当过两任巡抚,因此在赵诚面前却还是一副前辈的姿态,挥了挥手笑道,“鄂东人杰地灵,如此有为青年可是众多。”

    两人一起哈哈大笑。

    “那梅公可得替我好好介绍一下。”赵诚笑着道。

    “老夫也正想向赵兵宪引荐几位年青俊秀呢。”

    梅之焕开始为赵诚一一介绍厅中之人,厅中一众人中,有乡团中的几位军官,其中正兵营坐营官,是有举人功名的胡公国,以及有着秀才功名的几名队长,秀才鲁元孙、鲁元让兄弟俩和秀才周木营,这四人都是麻城本地人。

    此外,又有黄冈秀才王光淑、杨继善、易道三、易名甫,马士英、王之经、戴瑾、樊维章,黄安的程继善、吴载瑜、江中清、吴国宇、耿应衢、周从县、秦自辉、何彬然,张相飞等等。

    这些人来自鄂东两府八县,既有如鲁元孙这样直属保生堡乡团的乡团军官,也有一些是编外的乡团领,不过这些人都有相同的身份,不是举人就是秀才,要么就是监生、武生,而且都是各地的大家族子弟,全是当地豪族乡绅,他们的乡团,也都是以各自的家丁为主。

    赵诚亲自赶来指挥剿匪,梅之焕立即派人把这些统领着大小乡绅武装的士绅们请了过来。

    看着这些人,刘钧真是有些咋舌,这还只是赶来的一小部份,还有许多人路远一时没赶来。原来他觉得梅之焕的乡勇有上千人,实在牛逼,现在才知道,那不过是冰山一角。鄂东地区豪绅众多,乡绅武装也是惊人,他们早就有一个松散的联盟,蕲黄二府八县的乡绅武装真要全统计起来,可能早过万人。

    不过想想也觉得并不稀奇,大明的卫所早已经糜烂,尤其是像湖广这样的内地地区,更是糜烂不堪,武备松驰。而鄂东一带本就富裕,又邻着大别山以及勋阳一带,早在多年以前,勋阳地区就爆地过流民叛乱,勋山的山区曾经聚集了上百万的流民,最后朝廷平定了叛乱后,甚至不得在那里设立了一个新的府,并派设巡抚。

    不过这些年来,大大小小的叛乱不断,盗贼也是蜂起,乡绅们依靠不了朝廷的军队,最终只能依靠自己来保护自己的财产土地还有人身安全。到如今,各大家族都有自己的家丁队,稍大些的家族甚至建立了乡团,小的几十,大的数百上千。

    而朝廷对于这些情况,也完全是默许甚至是支持态度。

    乡绅们自己掏钱掏粮,招募家丁乡勇,购买军械,装备乡勇,保境安民,也替地方官员们减少了许多负担。

    赵诚对满厅的乡绅们满脸热诚,稍后,也开始介绍自己这边的人。

    第一个就是一个大胖子,长的跟个屠夫似的,但却有五品的官阶,乃是黄州卫的千户,名叫朱宠,这次奉命带着二百人跟随赵诚前来剿匪。不过他的二百人,其实只有五十名家丁是能打仗的,其余的一百五十,根本只是他的佃户而已,连个像样的队列都排不好,不是缺甲就是少刀,每人扛着一个竹枪穿着一身布衣就过来了,纯粹就是凑热闹。

    虽说他是五品武官,可武官远不如文官,更何况他还是个卫所武官,因此在赵诚这个正经进士出身的兵备道员面前,就表现的跟个护卫头领似的。

    甚至朱宠在面对着刘钧等一众乡勇的头领时,也表现的很谦卑。虽然他是正经军官,而在座的只是群没品没阶的乡勇头目,可他们却又都有着举人秀才等功名在身,还是各乡的大族豪绅,朱宠并不敢失礼得罪。

    其余的几人,则是张诚的家丁队头,此外还有几名吏员,外加黄州府的几名小官。

    朱宠满脸笑意的跟人打招呼,可在座的人却并没有几个真的愿意认真搭理他,大明的卫所军官,在那些乡绅们眼中,真的跟陀狗屎一样惹人厌。

    倒是刘钧对他很是热情的回应。

    “刘钧见过朱大人。”

    朱宠一见刘钧如此好态度,不由的有些受宠若惊的感觉,可有一人愿意正眼瞧他了。

    “真是后生可畏啊,刘队副是我们黄州卫武学的人,说来我们还是一家人呢。”

    刘钧笑道,“是啊,见到朱千户,就感觉见到自家人啊。没有黄州卫的栽培,我刘钧也没有今日的。”

    这话让朱宠十分受用,“你如此优秀,留在乡勇之中实在是可惜啊,回头,我向指挥使大人进言,推荐你进入咱们黄州卫任职如何,只要你愿意,老哥我敢跟你保证,来我的千户所,我保一个百户之职。”

    刘钧对他的这种保证丝毫不相信,百户虽小,可也管着百余号人呢,岂是他一个千户说许就许的,何况,卫所,那种糜烂的地方,他才不想去。

    “多谢朱大人美意了,只是春江公子拉着我帮他管理九头鸟马队,我不能就这么走了啊。”

    “也是,也是。”朱胖子一听到李春江的名字,连忙打消了挖人的主意,这可是李春江啊,李家他可惹不起。

    这时赵诚见双方相互认识了,笑着道,“好了,现在人已经都到了,我们也来商议一下如何进攻贼穴,一举灭贼之事。公辑和继业两位俊杰,不如先说说你们的看法?”

    “有大人与诸位前辈在,我们两个只是晚辈后进,哪敢鲁班门前弄大斧,还是请大人安排部署,我们九头鸟遵令而行就是。”

    在这么多人面前,刘钧是不想再出风头了,毕竟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有了之前那一战的胜利,九头鸟已经打出了自己的威风。接下来这一战嘛,他们只需要在后面打打酱油就好。反正有这么多的兵马,不管怎么部署指挥,这场仗都不会出问题。

    明天的出兵,九头鸟就把他当成是一场长途拉练,行军演习而已。管他们怎么打,九头鸟只是去做啦啦队而已。

    顺便,还能赚一笔开拔银和行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