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军事 > 明末称雄 > 第一卷 第54章 白花花的赏银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明代军队惯例,军队开拔要开拔银,同时外出行军作战还有行粮。聚集在保生堡的各支兵马,既有卫所军也有乡团还有县中的三班捕快和民壮。可是不管如何,这开拔银和行粮的旧例是少不得的。

    按赵诚的部署,这次他们要调动一千五百人马前去围剿**子的老巢。虽然之前九头鸟百余人就歼灭了**子率领的五十三名悍匪,可是赵诚明显还是觉得稳妥更重要,或许是明军普遍的战斗力低下,让他不得不保守一些。

    不过一千五百人数量是足够了,可要调动他们也是得不少钱的。

    “每兵开拔银一两外加行粮四斗。”

    贼人老巢相距不到百里,官兵出动兵力四倍于贼,可开拔银和行粮依然一点不能少。

    最后决定,这一千五百两的开拔银和六百石的行粮开支,将由八县分摊部份,再由各县乡绅和商铺助捐一部份。总之,这次出兵是为了剿灭灭绝人性的**子等悍匪,是为了大家的安全。

    散会之后,刘钧就先领到了梅之焕赏下的一千二百两银子,那是之前他承诺的每人赏银十两。九头鸟有一百零九人,不过梅之焕直接按他们一百二十人下赏赐。

    赵诚赏下的那二百两银子刘钧也拿到了。此外6知县也代表县里,给九头鸟了一百两赏银。

    一千五百两银子进帐,加上之前的缴获的八百多两银子,还有价值五百多两银子的金玉饰绸缎等,这次的收获不菲。

    不过这前对九头鸟队员们颁下了赏格,杀、擒一贼赏银二十,头目四十,匪一百。五十三个贼,赏银就得出去一千余两。另外梅之焕的那一千二百两银,也得每人十两下去。

    如此一来,三千两的收获,最后能余下千两左右。

    也还是大赚了一笔,尤其是他们还缴获了五十三匹好马,还有一批兵器。

    对于他们的这些缴获,不论是梅之焕还是赵诚,都没有提出上交的意思。这算是他们九头鸟的战利品,全归他们所有,虽然有人羡慕,但没有人提出异议,这是九头鸟自己拼命换回来的。

    “把队员集结起来,现在就把所有赏银下去。”刘钧知道战士们都在等赏赐。

    “现在就?”

    “嗯,现在就,下去后,我们可以再帮他们保管起来,等这仗打完,再让他们领回去。这赏银拿到了手,大家才会心里踏实满足。”

    “那好吧。”李春江没有反对。

    队员召集起来,刘钧把几箱子银子让家丁抬到队伍前面,打开,一片银光灿烂。

    “现在,赏银!”

    队员们看着那一锭锭的银子,都不由的激动起来。大家其实早就在默默计算着自己的赏银了,个个患得患失,生怕最后队长反悔,这银子拿不到了。毕竟大家计算下来,每个人都有好大一笔赏钱。

    “现在,先第一笔赏银,这是梅公给大家的赏赐,每人十两,一视同仁。叫到名字的,上来领赏画押。”

    “左旗甲队左伍伍长常安!”

    “到!”

    “这是你的银子,十两,收好,这里签字。”两个五两的小银锭从箱中取出,然后放到了称上称重,让常安过目。

    常安激动的手都在抖,眼里全是那十两银子。他还从没有拥有过这么多银子,从没有过。

    “傻笑什么,签字!”刘钧笑骂道,引来一众队员们的哄笑。

    队员们一个接一个的上来,领银子签名,不会签名的按手印画押。

    “那边在干什么啊?”

    “银子呢,一人十两!”

    “开拔银不是一人一两吗?”

    “那是九头鸟马队,人家的不是开拔银,是梅公给他们的赏赐,每人十两呢。操,老子要也是九头鸟马队的就好了,十两银子,都抵我他娘的一年的饷钱了。”一个其它队的乡勇羡慕的说道。

    “可不止十两呢,我听说他们队长之前许诺杀一个贼子就有二十两赏银,一个头目四十两,一个匪一百两呢。听说有个走了狗屎运的家伙,一人就杀了三个,还有一个是匪**子,他娘的,他一人就有一百四十两的赏银,哦,这还又有十两呢。”

    “他娘的,都是乡勇,怎么九头鸟这么牛逼呢!”

    “那是当然,你也不看看那是谁家的马队,那可是李家的马队,春江公子亲自组建的,听说前后不过月余,已经花了一万多两银子了。”

    “你们知道那个刘队副是什么来头吗?”

    “我听说好像是麻城一个秀才的儿子,原来在黄州卫武学里是武生呢。”

    “不可能,一个秀才儿子,怎么可能,我估计可能是锁口河刘家的吧。”

    无数人羡慕的看着九头鸟马队的队员一个个上前领赏,签字按手印,然后就领着两个银锭下来。

    “下面,是昨夜战斗的赏钱。事先说明,现在要的只是昨晚的斩杀擒获赏钱,至于作战表现功劳等,要等下回头再计算,到时会另有赏赐。现在只级军功赏赐。”

    “张冬狗!”刘钧大叫一声。

    冬狗子立即挺胸抬头,“到!”

    “九头鸟右旗鸟铳手张冬狗,在兴安寺剿匪一战中,表现出众,一人斩获二贼和贼**子,现在,特赏赐白银一百四十两,以酬其勇猛。张冬狗,上来领赏。”

    冬狗子往前面走去,可脚都有些在打抖。一百四十两啊,刚才拿了十两银子在手里,他就已经激动的心砰砰直跳了。现在要领一百四十两,虽然他自昨晚战斗结束后,就一直在念着这个数字,甚至今天大家休息时,他都根本睡不着。

    脑子里一直就闪着一百四十两这个数字,一百四十两,好大一笔钱啊。买房、买地、娶媳妇!能做的事情太多了,现在,钱就要到他手里了,他还有些不敢相信。

    “这里按手印画押。”

    冬狗子有些机械的把刚才领赏时的动作又重复了一遍,然后伸出双手,把几个大银锭捧在了手里。一百四十两,将近十斤重。

    这份量重的有些过他想象,他从没有想到,一百四十两银子居然这么沉。一不小心,一个银锭掉下去,一下子砸到脚背上,痛的他直咧嘴。

    引来了一众队员们的哄堂大笑。

    更有在旁边围观的其它队的乡勇大喊,“兄弟,你要是觉得银子多拿不动,兄弟我帮你拿,我不嫌重!”

    “哈哈哈。”

    张冬狗已经激动的找不到北了,弯腰去捡银子,结果一弯腰,又掉了几锭银子下去,满地滚着,他急忙去捡,捡了这块,又掉了那块,最后还是队友们帮他捡起来。

    银子还在,后面又了一两的开拔银加上四斗的米。

    冬狗子的怀里抱着满满的银子,脚下还装着一袋米。一共一百五十一两银子,六十斤大米。

    他甚至在想,这明天要开拔了,他怎么带着这么多的银子和大米啊。想存在这里,可又没有熟人,他为此满头烦恼。

    他从没有想过,原来他也会有为钱多而烦恼的时候。

    最后还是刘旗总让大家把领到的银子和大米都存到他那里,登记起来,等剿匪归来后,再领回去。虽然冬狗子相信刘旗总,可还真有些舍不得把银子再交出去,犹豫了许久,最后才依依不舍的把银子抱到前面登记交上去。

    “这个刘继业还真是有意思。”

    九头鸟这边赏银的情况,兵备道赵诚也看到了,看到其中一个小乡兵,居然真的领到了一百五十一两的赏银,而没有克扣半分时,他不禁惊叹。朝廷的军队,就算是最精锐的关宁铁骑,都不敢说没克扣。可九头鸟一个乡团,却真的做到了没半分克扣。赏银说多少就多少,不拖不克,真是难以想象。

    刘钧把赏银了下去,又收了回来,虽然银子最后还在他的手上,可九头鸟队员们的士气却越高昂起来。大家也不用再一直惦记着赏银会不会真的给他们,现在好了,虽然银子了又交上去了,但那只是他们的银子暂时存放在刘旗总那里而已。

    刘钧把这些银子,连带着剩下的那些银子财物一起送到梅之焕那里,让他帮忙暂时保管,另外那几十石米的行粮,他也都暂时存在保生堡。昨天出兵时每个队员携带了三天的口粮,基本上没动。明天出兵继续带着这些就行了,下来的行粮不用背着。

    把粮食送去仓库的时候,刘钧遇到一伙妇人,正是九头鸟队从兴安寺救回来的那伙。这伙妇人坐在墙边,满脸的麻木。刘钧知道,这伙妇人并不是林家寨的,而是贼人洗劫了另一个村子抢来的年轻妇人。

    这些人被解救出来时,都已经被贼人凌辱过了。对于一个大明的妇人来说,**于贼手,也就意味着很难再回到家里去,回去了,家里人也很难接受她们。现在的她们,有家难回。

    刘钧很痛恨明代的礼教,灭绝人性。可他却难以改变那些妇人家人的态度。

    一个站在一边守仓库的老苍头叹了口气,“真可怜,有好几个想要自尽,好不容易才阻止,现在还得专门看着她们。”

    “通知她们家人了吗?”

    “没有人愿意说出家人名字和地址,她们知道,说出来,家人也不会来接她们的。”老苍头叹道。

    刘钧无法坐视这群可怜的女人自生自灭,他走上前去,对她们道,“我知道你们现在想什么,你们有家不能回,心如死灰。可我觉得,你们就算回不了家,也可以继续活下去,起码为自己而活。你们若没地方去,可以在这里等我,等我剿灭贼人归来,你们可以跟我一起走。”

    “去哪里?”有一个高瘦的妇人问,看样子,她也不过二十来岁的样子,也许还有两三个年幼的孩子。

    “你知道我们是九头鸟马队,军营里不能有女人。不过我打算在军营驻地旁边买个院子,你们可以安置在那里,平时为九头鸟的弟兄们洗涮缝补衣物。以后我们也许还会弄个被服坊、火药作坊什么的,到时你们也可以帮我们做这些事。我们会给你们酬劳工钱,你们可以靠自己的能力赚钱活下去,一起生活,互相帮助。也许等过些时间,你们的家人你们的父母、丈夫就能接受你们了,你们就可以重回家中。”

    “真的还可以再回去吗,我想我的孩子!”一个妇人哭泣着问道。

    “当然可以,但也许不是现在,可能会需要一些时间。在此之前,你们得安置好自己,好好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