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军事 > 明末称雄 > 第一卷 第56章 莽夫、怂货和一窝蜂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感谢万物尺度、性本爱美女、洛佳依诸位的打赏支持,谢谢大家!求推荐票!)

    “怎么停了下来,这个时候应当趁贼人并无防备,立即乘势杀上山去,打贼人一个措手不及才对。现在队伍就停在贼人山下二里之外,贼人随时都有可能现我们。”

    刘钧一听到原地休整的命令,立即摇头对李春江说道。

    “我们去跟赵兵宪说,应当立即进攻。”李春江说道。

    刘钧连忙拉住他,前面这么多官员乡绅,明白此事的肯定不少,但大家都没有说,他们这么跑过去说,算什么?随他去了,反正他们这次就是来打酱油的,况且这一千多人,就算贼人现了,也顶不住吧,刘钧这样想着。

    原本刘钧以为仅是暂时休整,做战前进攻准备。可结果过了一会,前面又有赵诚的家丁来传令,说是上头有令,让各队埋锅造饭,然后进攻。

    刘钧惊讶不已,甚至有些想要骂娘。你在贼人巢穴脚下停下来,做个战前休整,还算是进攻前的准备。可是现在干脆要埋锅造饭算怎么回事,还真是巴不得贼人不现大家吗?

    “传令下去,各队穿戴甲胄,做好战斗准备。”刘钧气归气,可也管不到上面那些人去,只能让自己的队伍做好预防,出的时候,大家都带了一些馒头,这个时候直接拿来就水吃,也不许再去埋锅造饭,甚至刘钧提前让队员们开始披甲,各队队总们准备好火种。

    “贼人就算现了我们,也不敢下来吧?”李春江问。

    “以防万一。大家若都抱着这种想法,万一贼人冲下山来,那岂不是要被反打一波?”刘钧认为有备无患。

    刘钧打量着贼人的巢穴,建立在前面的半山腰上,而不是在山谷之中。很明显的,只要山寨里的人没瞎,他们就一定会现到这山下的异常的。刘钧拍拍额头,这仗明显就部署不当。

    既然贼人并不知道匪大-麻子和那些外出的贼匪已经被杀,那么官军就不应当搞这么大阵仗,弄这么多人来。

    相反的,只需要几支精锐的队伍有个二三百人就完全足矣,一路悄悄赶来,在附近埋伏,等到天黑之后,再摸到山下埋伏起来,然后派些精锐的夜不收或家丁摸上山去,放起火来,制造混乱,让贼人误以为大队官军已经杀上了山,到时他们自然会乱。若他们去救火,不下山,那时再趁机打开他们的营门。

    而他们若是惊慌下山,那时埋伏在山下的各队人马正好乘机剿杀。

    可现在这般大模大样的上千号人大白天的晃到人家山脚下,来了还不立即进攻,还要在这里先做饭,这不是故意提醒对方嘛。一会若是强行进攻山寨,对方若是坚守顽抗,仰攻山寨,就算有数量优势,也一定会有很多伤亡的。

    与刘钧让部下吃干粮披铠甲防备不同,前面的各队却早已经乱哄哄的解散了。饮马的饮马,打水的打水,砍柴的砍柴,烧火的烧火。

    乱哄哄的一群人,坐的坐,歇的歇,东一团西一群,完全没有了章法队形。而赵诚一行人官员乡绅则带着家丁登到旁边的一座山坡上去,在那里拿着千里镜观看着贼人山寨的情况。

    突然,只听到山中一群惊鸟飞起,贼人的山寨中突然涌出一群人来。

    “杀啊,跟官兵拼了!”

    刘钧听到声响,连忙掏出千里镜向山上打量,只见千里镜中,一群贼匪居然主动的杀下山来了。这些人大约不下百人,拿刀提枪的还有拿着弓箭的,一窝蜂似的冲了下来。

    刘钧与李春江面面相觑,这也太不按套路出牌了啊。

    官军乱来,贼人更乱来。

    明明看到山下有上千号的官军,可他们不好好的在寨中加强防守,居然反而直接就冲杀下山了。

    “谁给他们的勇气?谁给他们的自信?”刘钧愣愣的问道。

    “他们只是一群贼,多数原来都只是流民而已,他们靠的就是这样的乱冲乱撞,又哪会什么战法战术。”李春江有些不屑的撇了撇嘴道。

    这时刘钧甚至不由的在想,难道先前自己想错赵诚一行人了,或许他们早就料到贼人现他们后,会主动来攻,可这也太让人难以相信了吧,或许这应当算是瞎猫遇到了死耗子。

    那边山坡上观看地形的赵诚也是对贼人的突然杀下来感到极为震惊,“一群自不量力的贼寇,这是自寻死路。好,老夫成全他们,传令,摆阵迎战!”

    朱宠的卫军是前军,他匆忙回到自己的队伍前,下令披甲迎战。

    卫军一阵手惊脚乱,他的五十个家丁披戴铠甲,拿起弓刀,而其余的一百五十个卫军则只能举起自己的竹枪、木盾,开始聚拢结阵。

    这边其余各队的乡勇、衙役、青壮民夫们也开始在列队准备。

    而负责殿后的九头鸟马队,则早已经个个顶盔贯甲,提前做好了准备。

    “张冬狗,把抬枪架起来,今天正好拿这些贼人来验验我们的新家伙九头鸟抬枪的威力。”刘钧向张冬狗喊道。

    新设立了火炮旗后,冬狗子也被调入了其中,因为其出色的鸟铳射术,他被刘钧提拔为抬枪队左伍伍长,他的原上司蔡远则被调为抬枪队的队总。

    抬枪队十二人,装备了十二把九头鸟抬枪。冬狗子从一个鸟铳手,变成了一个抬枪手,一个抬枪伍长,从昨天开始,他就一直在研究着大号的鸟铳,甚至已经跟其它抬枪手们一起进行了十几的实弹训练。

    虽然说九头鸟更大,但也只是大号的鸟铳而已。十几实弹过后,他已经把握住了鸟铳和抬枪的区别,百步之内,依然能维持原来鸟铳差不多的成绩,二百步,也击中过靶子。

    三角支架架起来,一丈长的大抬枪架在可旋转的支架上,冬狗子开始给抬枪装填火药铅子。抬枪所用的铅弹比普通鸟铳的更大,重达一两五钱一颗,这样的铅弹射的更远,威力也更强,只要被击中,断无幸存之理。

    左右旗的六个战兵队在炮旗面前摆开了鸳鸯阵,抬枪队的后面则是火箭队,最前面则是六架并排的虎蹲炮队。

    刘钧看着队伍迅的摆好阵列,而前方的各队还在乱哄哄的奔走时,不由的轻笑。

    “跟他们拼了!”

    “杀啊!”

    那伙贼人还在狂奔,举着刀枪相当彪悍的冲了下来,越冲越近,完全无惧十几倍于他们的官兵。

    那伙冲下来的贼人有百余,冲在最前面一直在大喊大叫的那个家伙,手里提着一把掩月关刀,身形高大,虎背熊腰的,他一面奔路在最前面,一面还在喊叫,“兄弟们,杀了那些狗官狗兵,让他们知道咱们的厉害!”

    “一群鸟兵,见大当家不在,就想来趁火打劫,真是自寻死路。”

    “弟兄们不用怕,这群鸟兵,一冲就散!”

    这人是山寨的二当家,早年也是中驿馆里的驿卒,后来跟着大-麻子被栽撤,之后一起跑到李自成的军中做贼。后来队伍被官兵打散了,又跟着大-麻子跑了回来,四处劫掠,收拢了一群流民,便在这里建立了一个山寨,藏于此处。

    他们一直很小心谨慎,每次一个队伍出去劫掠,必定留一队人在家守寨,而且他们一直都跑到几十里外的光黄大道沿线劫掠,却从不在岐亭一带劫掠,因此一直没人知道那支纵横光黄大道上的强人,居然藏身于此。

    官军突然出现,确实让山寨里的人吓了一跳。

    可这二当家原来在李自成军中,也是跟官军打过许多仗的,他一见官军大白天的出现,还在山下做饭,并且各队乱哄哄的样子,立即觉得这伙官军只是些乌合之众,说不定是由官员带着卫所军和地方的乡兵衙役民夫们组成,因此便打算直接趁其不备,冲杀下山,打官兵一个措手不及。

    甚至他觉得,官军很可能被他们一冲而散。

    自己手下虽人手,可哪个不是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哪个手上没几回人命?都是些逃难的流民,没家没业的,烂命一条,真拼起命来,官军肯定拼不过他们。

    山下排在最前面的朱宠却有些心里打鼓,他虽说是黄州卫的千户,管着一个千户所,可他这官其实是世袭武职,那是当年他祖上挣下来的,然后世代传下来。他那千户所本有一千多个兵,可实际上现在他只养了五十个家丁算是勉强有点兵样子,其它的军户不是逃亡了,就是他家的佃农,一年也难得训练一两回。

    这次兵宪有令,他不得不来,带了五十个家丁,一百五十青壮军户,可当百余贼匪冲下来时,他恐惧了。

    而那些军户更是慌乱,看着匪徒不要命似的冲来,他们甚至下意识的想要逃跑。

    朱宠知道赵诚在盯着他,知道此时若是后退了,说不定赵诚一火直接拿把剑把他砍了,他都没地方哭诉去。

    “他娘的,把老子压箱底的宝贝拿过来。”朱宠感觉再这样下去不行了,等贼人冲近,他的兵可能就要溃散了。

    几个家丁立即从后面抱来几个大木盒,每个都比琴盒大一些,外面雕画着龙纹,

    朱宠有些牙疼的看着家丁把盒子一头的盖子打开,露出了里面密密麻麻的箭头。这东西是他花不少银子买下来的,专门用来应付这趟差事的。

    每个盒子里是三十二支火箭,箭上装有火药,三十二支箭装在一起,有火线将每支箭相连在一起,名叫一窝蜂。用的时候,对准敌人,然后点燃后面的那个总引线,然后三十二支火箭就会一起射出去,可达百步之远。射之后,就如同一窝蜂似的乱窜,因此取名一窝蜂。

    这次朱宠特别从卫指挥那里买了二十筒过来,算是预备,却不料真的要派上用场了。

    看着贼人越来越近,卫军们已经骚动不安,朱宠连忙大喊,“快射!”

    家丁点燃了火线,几声尖啸响起,大片的硝烟腾起,然后十个一窝蜂一起射,三百二十支火箭带着一带烟火窜向贼人。

    正在狂奔的贼人听到那漫天的啸声还有那无数腾起的烟雾,也不由的惊恐的腿软。二当家更是一眼认出了这就是官军常用来对付民军的一窝蜂火箭。

    他暗叹一声,天亡我也。

    不由的闭上了眼睛,可尖啸声很快停止,空气中到处弥漫着刺鼻的硝烟味道,但他现自己并没有中箭。他奇怪的扭头打量四周,现大家都好好的,此时也和他一样的你望我我望你。

    二当家向前望去,却见刚才那声势吓人的数百支火箭,居然全都落在了他们前面十几二十步外。

    “哈哈哈!”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升起,二当家兴奋的大喊,“狗官兵那是偷工减料的火器,他娘的吓老子一跳,弟兄们,冲啊!”

    那些也一样差点吓出尿来的贼匪,一见官兵的火箭全都落在他们前面十几二十步远,顿时也全都狂笑起来,刚刚还把他们吓的死命,现在却对火器鄙夷万分,再无惧怕。他们一齐喊,又一次的冲了上来。

    那边的朱宠目瞪口呆的看着战果,无一杀伤。

    “他娘的怎么回事,不是让你们百步之内再射吗?”

    家丁队头很委屈的回道,“大人,刚才我们已经在九十步内才射了,绝不会错的。”

    “这一窝蜂不是射程一百步吗,那刚才怎么还离贼人那么远?”

    “估计是这一窝蜂装填火药偷工减料了,所以射程只剩下七八十步。”

    “操他姥姥!”朱宠一听自己花大价钱买来的压箱底秘密武器,居然是偷工减料的玩意,气的暴跳如雷。

    “大人,贼人又冲上来了。”

    朱宠望去,果然贼人冲的更快了,更近了。

    “再来,这回五十步再射!”朱宠此时也只能寄希望于剩下的十筒一窝蜂了。

    家丁们把剩下的最后十筒一窝蜂也拿了过来,打开盖子,对准,点火。

    二当家远远的就看到官兵又端着一窝蜂对着他们,不由的脸色一变,操,狗官兵怎么有这么多一窝蜂。可这时已经冲到近前,想退也不行了,只得硬着头皮喊道,“冲啊,干死这些狗贼!”

    “射!”

    朱宠狂喊大喝,所有希望都寄于这剩下的十筒一窝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