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军事 > 明末称雄 > 第一卷 第61章 大收获、私吞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一群留守的老弱妇孺,虽有心顽抗,可有虎蹲炮、抬枪加鸟铳和弓箭远程火力支援的卫所军也一改先前的猥琐胆怯,居然也爆起来痛打落水狗。

    寨门被破,卫所军户们大喊大叫着提刀举枪在家丁带领下冲入山寨,逢人就杀,见人就砍。

    当兵宪赵诚的格杀令传达到战场后,卫军杀的更加起劲了。

    刘钧却没有让九头鸟队员加入这种报复与杀戮之中,这样的战后屠杀对队员没有半点好处,反而会让队员们的心理产生一些不好的变化。

    黄州卫所的家丁和军户此时却是疯狂的在砍人,甚至自己人还争夺人头,抢夺盗贼身上的钱财衣物,有几个甚至已经连几个起码不下四十岁的贼匪女眷给拖进了一边的角落。

    刘钧不让队员参与这血腥的一幕,但也不去劝阻。

    战场上杀人,与这种战后的杀人是两码事情,刘钧希望队员们能够搞清楚。在战场上杀敌,那叫勇敢,而在战后杀人,却根本与勇敢无关,只是杀戮而已。

    不过既然是第一批攻入山寨的,刘钧也不打算只是一边看着。

    他带着队伍越过黄州卫的这些家丁和军户,一直向着寨子中心赶去。

    一路上还有些已经崩溃的贼人老弱在四处逃窜,刘钧对那些女人和孩子并不理会,只是让队员抓了一些老头,特别是几个衣饰比较好的老头。

    “库房在哪?”刘钧对抓来的几个老头喝问,然后根本不待他们回头,直接就手起刀落,先把一个眼珠子一直乱转的老头给砍了。“你们也可以不说,但下场就是这样。”

    几个老贼立马就被刘钧震住了。

    “那边!”几个老贼不约而同的伸手指向不远处的一座木屋。

    那是寨子里最大的一座屋子,全木头建筑,一看不是山贼们平时聚议之地,就是贼的居所。老贼们争相把情况告诉刘钧,以求能逃脱一死。那木屋原来既是聚议厅,同时也是三个当家的住所,同时打劫来的财物等,也都存在这栋大木屋里面。

    几个老贼都算是贼匪中的老兄弟,有些身份,不过限于年龄不再去外面打劫,而是负责管理寨内的一些事务,比如钱粮、家眷之类的,有一个衣着最华丽的老头还是山寨的三当家,他还想隐瞒下身份,结果被其它几个帐房、师爷等几个老头给出卖指认了。

    “山寨有多少钱粮?”刘钧问。

    三当家被拆穿身份,面色灰败,“大约有一万多两银子。”

    刘钧听到这个数字十分惊讶,没想到贼匪居然抢了这么多钱。“一万多两,到底一万多少?”他表面上依然一脸的冷酷模样。

    “一万八千多两!”三当家老实回道。“都在那边库房里。”

    刘钧让三当家带路打开库房,一进入库房,果然里面存着许多东西。其中银子就有好几大箱,全都是熔过后重铸成的五十两一锭的大银锭,装了好几个箱子。加起来足足一万八千两,另外还有几箱子散碎银子,估摸着也有几百两。

    当然,库房里除了银子,其实东西还不少。

    各种抢来的金银玉石就不少,装了几箱子。这些东西不像是金子银子一样可以直接用或者熔了重铸,饰之类的熔了明显不那么值钱,而他们是贼更不方便出售销脏,便一直扔在库房里,积攒久了,也是有不少。

    此外还有不少的丝绸布匹。甚至还有不少各种货物,五花八门样样皆有,估计是路上抢的商队或者直接抢了什么商铺仓库一类。

    刘钧扫了一眼,就知道这个贼窝真的很有油水,不过他却没高兴,而是一翻眼,喝道,“来人,把这老贼拖下去砍了。”

    三当家本就是半头白,只是当初跟大当家二当家关系好,还对**子有过救命之恩,又认字能算,因此才坐到这三当家之位,平时管着钱粮,可实际上胆子很小,一听说要杀他,立即腿就一软,跪地上了。

    “大人,饶命啊,我知道的全说了啊。”

    刘钧冷笑两声,“你真当我傻还是蠢?你这里有银子有饰还有脏物,却没有半两金子和铜钱?既然你把我当傻子,那我也就没必要留你了。”

    三当家忙道,“是小的一时忘记了,有金子有金子,不过在另一边的地窖里面,铜钱也有,跟粮食放在一起,不值钱的东西,也就忘记了说。小的真不是故意的,实在是一时忘记了。”

    “带路!”刘钧冷冷的吐出两字。

    藏金子的地窖就在议事厅的地板下面,那里挖了一个隐秘的地窖,只有三个当家的知道,其它人并不知道。里面藏着的就是最值钱的金子,还有一些古董字画之类的。

    当乡勇打开地窖,从里面抬出八个大箱子时,刘钧眼睛都不由的放光了。

    “大黄鱼、小黄鱼,这么多。”刘钧惊喜的叹道,这伙贼人经常外出抢劫,还专门在光黄大道这条重要的商道上抢劫,长时间作案还没失过手,因此抢来的财物不少。贼人把抢来的黄金全都重新铸过,铸成一条一条的形状藏在这地窖里面,大的一条十两,小的一条一两。装了好几个箱子。

    “继业一说,这些大小金条样子还真像是黄鱼,这里一共有多少黄金?”李春江也一样笑的有些合不拢嘴。

    都说盛世古董,乱世黄金。大明自开海之后,白银大量流入,银子成了最重要的流通货币,原来一两银差不多兑一贯铜钱。但到了此时,官方所铸的铜钱越来越差,更多私铸的劣质铜钱也大量涌入市场。

    原来朝廷所铸的那些金背铜钱好钱,都被百姓收藏在家中不用,市场上渐全成了劣质铜钱,一两白银换铜钱五六千文,甚至一些差的铜钱十二三贯才能换一两银。

    铜钱不断贬值,白银则不断升值,但在崇祯年间,黄金却比白银涨的更多。

    如今十来贯劣质铜钱才能换到一两白银,而一两黄金却能换十三两白银,比起几十年前相对稳定的一两黄金换八两白银的比例,涨了不少。

    也正是因此,**子一伙打劫来的金子全都熔成金条后好好藏了起来,甚至他们绑票之时也只要黄金做赎金,同时偶尔销脏,也尽量换成黄金囤积起来。

    这些贼人对黄金只进不出,藏的严严实实,如今被刘钧一下子给一锅端了。

    三当家望着那一箱箱的金条,无奈的道,“一共有一百根大金条,还有一百六十根小金条。”积攒了这么久,如今全为人做了嫁衣裳。

    刘钧迅在心里换算了一下,一根大金条十两,一根小金条一两,这么说这里一共有一千一百六十两黄金。若按一比十三换成白银,那这些黄金总价值一万五千零八十两白银子。而且按如今这世道来看,黄金只会越来越值钱。

    好大一笔钱,不比外面的银子少了。

    “还有什么没告诉我的吗?”刘钧望着三当家。

    三当家指着另外几个箱子,“那里都是一些字画,也值不少钱。”

    “其它没了?”

    “没了,真没了。”三当家老实道。

    刘钧点点头,“很好,既然该说的你都说完了,那你就安心上路吧,你的另两位兄弟已经在那边等候你多时了。”说完,刘钧一刀捅进他的胸口。

    三当家一脸的惊讶与痛苦,慢慢的倒下,“你...你不守信用。”

    “我刚才只说了你不说实话要杀你,没说你说了实话就不杀你,下辈子,记得别做贼。”

    “把这些金子和古董字画都藏回地窖里去,过些天我们再派人来取。”刘钧对惊讶中的李春江道,这是一笔只有三个当家的才知道的钱财,而现在三个当家的都死了,刘钧没理由放过。

    “拿几十根大小金条放到库房去,再抬一些银子过来。”刘钧吩咐张山,做事就得做仔细,不拿些金条放到外面,一会战利品一收,岂不跟他刚才一样要露出破绽。而且刘钧胃口很大,不但打算把这一千多两金子大部份私吞,还打算连那一万多两银子也吞掉一部份,而且还是大部。

    最终,刘钧把一千一百六十两金子中的零头一百六十两拿到外面库房,然后把一万八千多两的银子只留下了三千多两,然后把一万五千两银子直接一箱箱抬进了地窖。

    “这样做不好吧?”李春江有些犹豫。

    “都是贼脏,咱们吞下正好用来供养九头鸟,咱们以后总不能一直靠你的钱来养着吧,你能有多少钱,多少钱也不是这样用啊。反正我们取之于民,也会用之于民。”刘钧向李春江解释道。

    李春江并不想私吞下这笔钱,可有些事刘钧也说的对,九头鸟大部份的开支都是他出钱,之前他把所有的私用钱一万两拿出来了,虽然前后得了几千两的助饷,使他那一万两银子还剩了不少。可按现在这样的花销,那点钱也用不了多久了。

    到时私用钱用完了,他从哪筹钱?李家有钱,可也不可能轻易的拿来给他办乡团马队。若是现下吞下这一千两金子和一万五千两银子,那就相当于得了两万八千两银子,这是一大笔钱,能让九头鸟以后很长时间都不用担心钱粮的问题。

    尤其是刘钧那句取之于民用之用民的话,让他更加松动了一些。

    “公辑,这钱我们不拿,最后也不过是落入官府手里,可最终你认为这钱会用到百姓身上吗?一遇匪事,最终上面出兵用钱还是要摊派到百姓身上。”

    “好吧,不过这事一定得保密。”李春江终于还是同意吞下这笔钱。

    “放心吧,知道的就我们几个,而且大家又都不傻。”刘钧笑道,“不过大家动作快点,别到嘴的肉最终又飞了。”

    那地窖虽然就在议事厅,可却很隐秘,若是不知情,就算搜查,也很难觉,刘钧打算这些钱就先藏在里面,等过后再秘密来取,好来个神不知鬼不觉。

    “走吧,我们也到外面去装点样子,等赵兵宪和梅公他们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