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军事 > 明末称雄 > 第一卷 第69章 救援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readx;

    虎头关在县东北七十里,形势最险,两山千仞,一涧冲激,西连墨斗、大城、黄土、木陵、阴山五关,连垣九十里,为麻城右臂。

    依据着大别山,北至河南光山县二百里,东面就是南直隶的庐州府与安庆府。这个地方,处于豫楚皖三省交汇之地。

    从驿卒的话中,刘钧终于知道虎头关生了什么事情。说起来,还是与张献忠与罗汝才两支流寇势重新反叛做乱有关。五月初张献忠在谷城复反,均州的罗汝才等流贼起兵响应,他们攻入均州。

    两股流贼汇合之后,张献忠便四下派人往各地联络各地的流贼兵马,其中就特别派了心腹使者前往大别山的东面,也就是南直隶庐州府霍山、英山一带。

    在这片山区中,正有一支流贼中极有名的队伍盘踞在这一带,就是流贼中极有名头的革、左五营。

    革、左五营指的是流贼中的五支人马,他们由老回回马守应、革里眼贺一龙、左金王贺锦、改世王刘希尧、乱世王蔺养成五营组成,因此也叫回左五营。

    这五营领都是流贼中元老级的人物,其中老回回马守应早年曾是边兵,后来成为溃败逃兵,崇祯元年时率众造反,一开始隶属于闯王高迎祥,流窜于甘肃东部,众至数万。到崇祯四年的时候,窜入山西,编入了王自用的三十六营,成为仅次于王自用和高迎祥的重要领。

    崇祯八年时,率部参加荥阳大会,此时成为十三家领之一。之后后与绰号“革里眼”的贺一龙以及贺锦、刘希尧、蔺养成合军,又称“回革五营”。

    在崇祯九年闯王高迎祥被孙传庭俘杀之后,老回回所率领的五营人马实力最强,特别是在流寇新一代重量级人物张献忠以及李自成皆连兵败,整个流贼造反活动陷入低潮的时候,五营依然保持着强大的实力,甚至连张献忠都曾两度投靠老回回隶属于其部下。

    五营在大别山东的英霍山区建立了根据地,成为此时极有影响力的一支。一直威胁着大明的中都凤阳和南京。

    张献忠、罗汝才等大批大寇纷纷兵败受朝廷招安之时,回左五营依然强势,官军奈何不得。

    总的来说,在高迎祥被俘杀之后,活动在中原的各支农民军经历了一个分分合合的过程,最后形成了在湖北郧员、襄阳附近的张献忠和罗汝才集团,另一部份就是活动于南直隶、河南、湖北三省交界地区的革左五营这两大流匪集团。

    至于后来大名鼎鼎的李自成,在此时不论是实力还是声望资历都远远不如张献忠、罗汝才和老回回、贺一龙等前辈大佬。

    因此当张献忠复反于谷城后,他第一时间与就在谷城附近均州一带的罗汝才汇合,然后向在大别山东面的革左五营出联络信,邀请他们西进汇师。

    张献忠等人都明白经历十一年的低谷后,各地的农民军都实力大降,这个时候他们虽不得不重新起兵,可实力过弱,如果不联合起来,绝难对抗的了官军即将到来的大围剿。

    老回回接到张献忠使者送到的亲笔信后,决定响应。不过他没有立即放弃自己经营的英霍根据地率部前往襄阳,而是先派了几支外围的小部队,开始越过大别山,向大别山西面的蕲黄一线开路。

    虎头关巡检司本就把守着大别山上的重要关口,当老回回的一支部队接近后,赵巡检还以为只是一小股盗贼,限于职责,他率领巡检司的弓手们前往追捕,结果却不知他们一开始现的只是人家的斥候前锋而已,等他们追过去后,等待他们的却已经是大股的贼人了。

    赵巡检率部且战且退,终究还是被围住了。不过在围住之前,他还是成功的派出了一名部下出去报信。

    “赵巡检说前些天大破贼匪的九头鸟刘队头眼下正在太平乡,嘱咐突围后立即前来寻找刘队头,让你出手救援。”

    那位赵巡检头脑很清醒,被数百名贼匪围住后,知道自己撑不了多久。因此他让部下突围后先就近到附近不远的张家村来找刘钧,让这位最近风头正劲的剿匪干将来解围。

    “请刘队长一定要出手搭救,我还要往县城去报信请援。”那驿卒说道。赵巡检派出突围的那个弓兵突围的时候受了重伤,坚持着到了太平驿站,把消息带到,让他们帮忙去搬救兵。

    刘钧这几天在太平乡招兵也是弄的风头很大,到处皆知,驿卒总算顺利找到了刘钧。

    可刘钧一听这消息却不由的皱眉,“九头鸟剿匪确实一战成名,可现在这里,却只有十五个九头鸟队员,剩下的一百二十个还只是刚招募进来的新兵,连个队列训练都还没完成,听不懂号令,看不明白旗帜,连个兵器甲胄都还没有。难道他刘钧就带着这群新兵去救援

    “赵巡检被多少贼人围着?”

    “起码有三百人!”驿卒自己也并不清楚详细情况,只能把那名报信弓手的话转达。

    “赵巡检有多少人?”

    “赵巡检带了二十个弓手。”

    刘钧听到这,不由的拍额头,二十来人被三百人围住,真撑不了多久。他知道所谓的巡检弓手,其实也就是普通的百姓青壮。弓手和铺兵、驿卒一样,早期都曾是一种役,后来一条鞭法后,有了工食银,但依然算是一种差不多强制性的役,所选的弓手,都是家里起码有几十亩田的自耕农清白良家年轻人。

    不过实质上,这些人就跟后世时的那些联防队员一样,都是些业余者,民兵级别,甚至远不如刘钧这种乡勇。

    不过好在流贼更不精锐,往往以人数取胜,乌合之众,赵巡检若是坚持一下,说不定还能多撑会。

    不过坚持的时间也肯定有限,等求援者从七十里外的县城颁来救兵,估计黄花菜都凉了。倒是刘钧他们现在就在太平乡,距离赵巡检被围地点不到二十里。

    前往救援,可是他们人太少,就这十五骑前去,会不会送肉上门?可若是不去,那赵巡检他们肯定死定了,难不成见死不救?

    救还是不救,这真的是个很严肃的问题。

    刘钧沉思着。

    冬狗子忍不住道,“队长,赵巡检是个好人,你一定要救他。”

    刘钧有些意外,听冬狗子解释,才知道赵巡检虽只是个九品小官,可因为他的巡检衙门就在太平乡虎头关,又还管着太平驿,其实在整个太平乡他就是一把手。这位赵巡检人还不错,剿匪保境安民,甚至百姓们有纠纷之类的,他也能主持公道,在太平乡的百姓眼里,赵巡检是个青天老爷。

    看着冬狗子那一脸期望的样子,刘钧知道其它新兵也一样在期望着。这个时候如果他见死不救,只怕以后这些兵就不好带了。

    “准备一下,我们前去救援赵巡检。”刘钧终于定下决心。

    冬狗子等太平乡的兵勇们一阵激动,赵巡检在虎头关呆了多年,是难得肯为太平乡这些穷苦百姓说话的人,遇到灾荒之时,多亏赵巡检在上面替他们说话,替他们求些减免。山里人都淳朴,知恩图报。如果今天刘钧不肯出兵,只怕这些新兵从此就不能认同这个新上司了。

    救人如救火,兵贵神,这个时候也没法做太多准备了。

    刘钧十五人虽是休假,可都骑着马,带着自己的兵器在身的,随时可以出。倒是那一百二十新兵,虽是新兵,可哪怕为了撑些场面弄些声势也是得带上的,可他们却没有兵器。

    “我有猎弓。”

    “我拿劈材的斧头。”

    “我家有红缨枪。”

    “我可以拿钉钯。”

    ......

    刘钧觉得有些头疼,“乱七八糟的也没什么用,这样吧,砍些竹子过来,削成竹枪,另外再弄些木板,钉几个简单的木盾,然后把村里的砍柴刀和斧子都拿来。”

    这些人都是新兵,如果拿着乱七八糟的各式农具,是没多少用的。既然是新兵,最好是能简便些,还得挥些阵列的作用。刘钧最后的想法是给每人统一弄一个长竹枪,村边就是竹林,弄些竹枪很简单。

    一百二十人人手一根长竹枪,若是能排列成竹枪阵,用来对付一群流贼,估计还是有些用处的。

    光有竹枪还不够,再弄些木盾,用来前排防贼人的弓箭。然后再给这些新兵装备一些柴刀和斧头做为近身作战兵刃,再让猎手们带上自己的弓,也能做为远程支援火力。

    前后不过半个时辰,竹枪、木盾已经准备好了,新兵们也都配备了柴刀、斧头、镰刀这些近身短兵。

    刘钧在队伍前扫了一遍,队伍里长枪如林,倒也有点样子。

    “冬狗,把那匹红布拿来,做几杆旗帜。”刘钧喊道。

    红布拿来,简单的裁减出了十几面旗帜,刘钧拿了支笔在上面写上九头鸟、刘、张、蔡等字号,再找来长竹杆,就算旗帜成了。

    旗帜举起来,队伍更加似模似样了。刘钧点了点头,现在也只能这样了。

    “出!”

    刘钧十五骑在前策马轻驰,后面一百二十名乡勇举着长竹枪,屁股后挂着斧头、柴刀、镰刀紧紧跟随。

    第一次行军上战场,这些新兵居然没多少畏惧,反而更多的是兴奋。

    “杀一个贼匪二十两银子,我一定要杀他四五个,也赚回一百两银子来。”人高马大的二狗举着一面红旗,一面心里暗道。

    二狗的眼里,杀个贼似乎跟杀只野兔没什么区别,要说区别,那就是贼匪的人头更值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