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明末称雄 >章节目录第70章 竹枪铁炮、土鸡瓦狗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readx;

    (感谢性本爱美女、a$卐沙之舟…庄梁几位的打赏,谢谢!)

    虎头关北,一处山岭上,赵大谷拄刀立在一块山石后面,居高临下打量着山下的乱匪。烈日之下,数百个贼匪刚结束了一轮强攻,此时正三三两两的坐在树荫之下休息。

    这些人中有大约十几个骑马的,装备算是比较精良的,身上穿着索子甲、皮甲。都拿着寒光闪闪的腰刀,还配了弓箭。不过其余的则就有些乱七八糟了,既有拿着大刀长矛的青壮,也有拿着竹枪木盾的老头,还有一些十几岁的少年背着标枪,穿的也是五花八门,大都只是布衣,披甲的极少。

    赵大谷先前就是现了几个骑马的贼匪,然后大意追击,反落入了贼人的包围。他虽带着手下的弓手们拼死突围,可最终还是被围在了这处山岭之上。

    凭借着一股顽强拼命,他们连续打退了贼人的几次进攻,虽然也射杀了十几个贼匪,可自己的手下弓手也死了五个,其余大多带伤。就连他自己,一条腿上也中了一箭,血染半边衣服。

    “小五能搬来救兵吗?”司吏林昱问赵大谷。

    “但愿。”赵大谷并不对援兵抱什么希望,县城距离这里近百里,一来一回,一天都赶不来,而眼下贼人虽然攻的不急,但他估计贼人是在等。现在太阳正烈,他们在这山头上暴晒,晒上一天,人已经差不多焉了,等天一黑,贼人到时趁黑进攻,他们根本挡不住。

    天黑之前,能来的只有此时正在太平乡的九头鸟队长刘钧。关于这个刘钧的消息,他这两天也是刚听说,带着一支建立训练不过月余的乡勇,居然接连大败贼匪,真是相当的了得。可是,刘钧虽然如今就在不远的张家,可他身边好像只带着十来个兵,就算刘钧真的肯来相救,可凭着他那十几人也无济于事。

    今天,也许要战死此地了,赵大谷暗暗叹道。

    就在这时,贼人又开始叫嚷着从树荫后面钻了出来,那些骑马的贼人提着刀不断挥舞着,指挥着那些老少贼匪鼓燥攻山。

    “弟兄们,打起精神来,九头鸟的刘队长现在正带人来救我们,再坚持一会,刘队长马上就到了。”赵大谷也大声喊着,鼓舞大家的士气。

    还剩下的十多个伤兵又打起精神,张起了弓。

    箭已经不多了,也许还能支持一两回进攻。

    贼人又一次起进攻,赵大谷搭起箭,半俺在石头后面,一箭将一个冲在最前面的贼人射翻。他手下的弓手们也纷纷放箭,虽说弓手们只是一群一年拿七两工食银,还总拿不到全数的底层者,可赵大谷领导的这些弓手,却是他亲手训练出来的,每个人的箭术都还不错。

    居高临下,对着那些无甲的老弱贼匪,他们的箭往往能射中贼人。

    小半个时辰过去,贼人还只爬到了一半,可是又已经丢下了数具尸体。贼人不顾后面押阵的骑马贼匪的督战,叫喊着纷纷转身逃了回去。

    骑马贼人见状,只能暂且收兵。

    赵大谷长吐了一口气,终于又打退一波进攻了。

    “还剩下多少箭?”

    “我还有五支。”

    “还有三支。”

    “只有一支了。”

    弓手们纷纷报出自己剩下的箭支数量,这点箭只能支持一波了。赵大谷抬头望了望天,炽热的阳光照的他睁不开眼。天还这么早,怎么坚持的下去啊。

    “快看!”突然一个弓手跳了起来,指着山下远方兴奋的喊道。

    “那是旗帜,肯定是我们的援兵到了。”另一个弓手也高声喊道。

    赵大谷挣扎着伤腿站了起来,手搭凉棚仔细望去,远处山岭间确实有红旗飘扬,一支队伍正在赶来,看数量,起码过百。

    他疑惑着,这是哪来的队伍,难道是贼人?援兵的话不可能来的这么快啊,最近的只有九头鸟的刘钧,可他却没有这么多人啊。

    他正疑惑着,山下的贼匪也明显现了这支不之客。

    骑马的贼匪开始大声的叫喊着,那些老少贼匪开始集合整队。

    贼人似乎也根本没有料到这个时候会有一队官兵杀到,明显贼人有些慌乱。不过他们没有退去,而是打算迎战。毕竟,虽然来了援军,可似乎只有百余人,而他们却有三百余众,数量占优。

    刘钧带着队伍紧赶慢赶,终于赶到了赵巡检被围的山下。远远的就看到贼人依山列阵,在等着他们。

    刘钧举起千里镜打量起这支贼军来,仔细的观看了一遍,只有十几个骑马的,其余的都只是些老弱,披甲很少,武器也杂,明显是一支乌合之众。再往两边的打量了一会,也没有现什么埋伏,刘钧放下心来了。

    贼人虽然确实有三百余,可比他想象中要弱的多。虽然他也是十五人带着一百二老百姓,可还有的打。

    “长官,赵巡检他们还活着。”带路的那个驿卒指着山上的人影喊道。刘钧举镜望去,果然,山上还有一些人,通过千里镜清醒的看到其中一个人身上穿着大明的官服,是自己人,那定是赵巡检。

    “列阵!”

    刘钧大喝一声,他没急着向前冲,他现在手下带的全是些菜鸟新兵,真一股脑冲进去,还不知道谁胜谁败呢。

    既然赵巡检等人还在,那就不急着上。稳扎稳打全是王道,刘钧下令,让张山他们把一百二十个新兵分成四个方阵,三十人一阵。六人一排,分为五排。

    三个方阵呈品字形摆开,还有一个方阵则在后面做为预备队,每个方阵刘钧派了两个老队员骑马带领,剩下还有七人,则由刘钧率领着居于中间,做为机动力量。

    队伍缓缓前进。

    虽然是一群新兵,可这些新兵都很听话,很快摆好了阵列,然后一个个端着竹枪踏步前进。每往前走十步,张山他们就要喝令队伍停下来,重新整理队形。

    对于战术,刘钧的计划是直接保持阵列,用长竹枪一直捅过去,他自己那七骑则负责对付敌人的骑兵。虽然战术简单,但对于一群新兵来说应当正合适,太难的战术,他们也不可能领会的了。

    幸好面对的只是一群乌合贼匪。

    “擒斩一贼,赏银二十两!”战斗之前,刘钧再次强调重赏,一群新丁,丰厚的赏赐能让他们忘我奋战,肾上腺素激升。所谓非常之时,必用非常之法。擒斩一贼二十两银子,这样丰厚的赏赐就算是九边将士都不一定能得到。

    可眼下刘钧却是很大方的出了这样的赏赐,正常情况下杀一个流贼肯定是没这么多的赏赐的,可现在情况不一样。带着一群初上战阵的百姓,厚赏是最好的激励,能最大的提升他们的士气。

    刘钧肩膀上背着一支鸟铳,腰间还插着两支短火铳,不过他现在手里却握着一把弓,对刘钧这样的优秀弓手来说,用弓箭比用铳更有效率。

    不过刘钧身后的六名军官,却按刘钧的要求端起了鸟铳,铳都已经装填完毕,随时可以射。

    那边的贼人也在缓步向这边移动,贼人的队形并没有什么章法,几百人组成一个大阵,最前面的人提着盾牌,接着是长矛手,然后后面是弓箭手,十几个骑马的匪贼则在队伍边上。

    匪贼慢慢的逼了上来。

    刘钧大喝一声,“立定!”

    四个方正的新兵在各自的带队军官喝令下停止前进,原地站定。

    刘钧伸手试了试风,然后张弓举箭,他瞄准了贼人队伍前面的那面红色的旗帜。旗帜上也没有字也没有图案,就是一面红色的旗帜。

    瞄准,放箭。

    一箭正中贼人的旗帜,旗杆断裂,旗帜随风飘走。

    贼人队伍中一阵骚乱,很明显的两阵未战,自己的旗帜就被对方射断,这明显是个不好的预兆。骑马的贼匪接连喝骂,贼人的队伍才算稳定下来。

    刘钧笑看着,等敌人又过来一些,便扭头对后面的冬狗子等人道,“开枪吧!”

    冬狗子六人举起了六门火铳,本来他们也有弓箭的,不过刘钧却让他们用鸟铳,不是因为鸟铳威力更大,而是鸟铳的声势更大。用鸟铳来对付那些乌合之众的贼匪,往往效果更好。

    贼匪已经逼近到了六十步。

    贼人阵后已经有人开始往这边零星放箭,不过贼的人弓箭射的并不准,远远的就落在了队列前面。

    “预备!”刘钧扬起了手。

    火门盖已经打开,火绳也都吹亮,铳手们瞄准好了。

    “放!”刘钧重重一挥手,大喝出声。

    为了保持准度,刘钧特意把贼人放近到了六十步时才下令射击,这个距离比大家平时训练时的八十步还要近二十步。

    “砰砰砰砰砰砰!”

    一连六声铳响,顿时硝烟弥漫,刺鼻无比。

    六铳齐鸣,喷出的不光有硝烟还有铅弹。

    鸟铳轰鸣中,走在最前面的一排贼匪数人被直接打翻在地,倒在地上大声惨叫着,就算他们举着盾牌,可依然挡不住喷射的铅子。

    那么密集的阵型,那么近的距离,又是六名军官的射击,这六铳百分百命中,每铳都击中了目标。

    刘钧搭起箭再射,一面喊道,“放箭!”

    带队的八名军官,还有队伍里的猎手,这时也全都举起猎弓,搭箭射击。

    数十支箭从天而降,贼人中又是一片惨叫传来。

    刘钧带着弓手们射出第三轮后,冬狗子他们又已经完成的火铳装填,又是一排鸟铳喷出大量的白烟,然后那些贼匪又倒下数个。

    “放箭!”

    “开枪!”

    弓箭与鸟铳交错射,贼匪不断倒下。短短时间,他们已经倒下了数十个。

    骑马的贼匪拉着惊叫的战马,不断的挥着鞭子抽打在那些慌乱的贼匪身上,让他们加冲向敌阵。可那些贼匪本就是些炮灰乌合,在那精确的鸟铳和弓箭的打击下,都有些心惊胆颤了。一个个大喊大叫,可喊了半天,却也没前进几步,反倒是挤成一团,让鸟铳和弓箭射的更欢更准。

    场上硝烟弥漫,贼匪惊骇莫名。

    骑马的贼匪见状心急,最终一个家伙直接提着把关刀大叫着冲阵。

    其余的贼匪见状也都策马带着冲阵,在这些骑马匪人的带领下,其余的匪人也终于跟着奔跑着前进了。

    “举枪!”

    新兵队前面的张山大吼一声,收起了弓箭,举起了自己的旗枪。旗枪上的小红旗在飘扬,异常的显眼,他大吼一声,旗枪举起。

    队员们纷纷跟着树起长达一丈八尺的竹枪。

    那个贼匪提着关刀已经越冲越近,张山紧盯着他,当他冲到面前之时,张山大吼一声,“枪放平!”

    一支支长枪放平。

    “刺!”张山再次大吼。

    身后三十支丈八竹枪突然一起刺出,马背上,已经高高举起关刀的茅大刀绝望的现,自己面前好像突然万花绽放。

    他的刀还高高的举起着,可再没机会砍下去了。

    敌人就在眼前,可他却砍不到他们。

    三十支丈多长竹枪加上两支旗枪突然齐齐刺出,在他的面前组成了一道枪阵。

    茅大刀连同他的战马就那样一头撞了上去,锋利的枪尖轻易的把他和战马一起刺透了,他身上的那件索子甲也没有帮上他半点的忙。

    噗噗的声音不断响起,茅大刀感觉自己的身体就像是个漏水的袋子一样。力气不断的流失,眼前越来越暗。

    后面的贼匪也冲了上来,可迎接他们的一样是无尽的枪刺。

    血肉之躯与枪尖之林的硬碰硬,倒下的是那些凡胎。

    不远的山岭上,赵大谷和一众巡检弓手们早看的目瞪口呆,赵大谷更是喃喃的念道,“这就是刘钧刘继业和他的九头鸟队吗?”

    “看那旗帜,上面写着九头鸟,是九头鸟队,刘钧刘继业的九头鸟队。”一名弓手兴奋的大喊。

    “真是太了不得了,之前听到九头鸟队在中驿馆剿匪,如何如何的了得,我还以为只是夸大其辞呢,根本不相信他们一个新建不过月余的乡勇队伍居然能那么厉害。现在我是真的相信了,他们确实厉害,太厉害了!”

    “九头鸟真厉害!”

    “刘继业更厉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