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军事 > 明末称雄 > 第一卷 第71章 又是刘钧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readx;

    “穷寇勿追!”

    刘钧策马在长枪阵容前奔过,一面跑一面大声的喝令。

    战斗比刘钧想象的更简单,他虽然是十五个骑手带着一百二十个新兵。

    可其实对面的贼匪并不比他们好到哪去,同样是十来个骑马的贼匪精锐,带着三百余炮灰乌合,面对着赵大谷二十几个巡检弓手时还能凭人数占上风,可面对着刘钧这些有经验的九头鸟军官带着群勇猛的新丁,他们却不行了。

    几轮火器已经把贼人的魂都吓掉了,加上那齐整的丈八长枪阵,贼人就像狗咬刺猬无处下嘴。当刘钧等人把那些带头冲锋的骑马贼匪干掉后,其余的贼人见冲在前面的同伴都被长枪刺成肉串,终于一声喊,调头撒腿就跑。

    新兵们想追,刘钧制止了。

    一群乌合流寇,跑了他们就不可能再重整队伍杀回来,这样的一群炮灰,杀之无益。就算砍了人头,上面也不会给刘钧多少银子,反倒是每砍一个人头,刘钧自己得掏二十两银子。这些都是些老弱,就算俘虏了回去都只是白费粮食。

    此次的目的是解救赵巡检,既然击溃了贼匪,目的就已经达到了。

    “新兵都去割级,每人都要刀头见血!”刘钧对一众新兵喝道,这些新兵素质极不错,刚才虽是第一次战斗,但没有人慌乱,贼人骑马冲来,他们也没调头,而是依令举枪刺击,这相当难得。

    不过刘钧还是希望能够让这些新兵更快的适应战争,让他们去砍贼匪脑袋,拿刀枪去戳尸体,也是让他们适应更快些。

    战斗结束,队形解散,新队员们提着柴刀、铁镰、斧头在领队的带领下去拿贼人尸体练手,刚刚还表现的非常不错的新兵,却有不少人在砍着尸体脑袋的时候忍不住呕吐起来,刘钧笑了笑,这才正常。

    赵大谷在弓手们的搀扶下下了山。

    “九头鸟马队队副刘钧。”

    “虎头关巡检赵大谷。”赵大谷站直身体,自我介绍,“多谢刘兄弟,若不是你们及时赶到,我们虎头关巡检司二十来号人今天就全交待在这里了。”他是自真心的感谢,这次轻敌中伏,真的是险之又险,差点就全军覆没了。原本在山上的时候,他都已经觉得死定了,县里根本来不及救援,派人去向刘钧求援,也不过是死马当活马医,不料刘钧还真来了,而且居然这么轻松的就击败了贼匪。

    “都是同袍弟兄,刘某义不容辞。”刘钧摆手。

    赵大谷打量着在战场上挥刀砍着贼匪脑袋的新兵,“都是群壮小伙啊,这些就是九头鸟的弟兄们吗?赵某之前也听说刘队和李队两位带着一众九头鸟兄弟在中驿馆那边是大展神威啊,将悍匪子都给灭了,了得。”

    刘钧回头看了眼那些捂着鼻子在打扫战场的新兵,笑了笑,“这些确实是我九头鸟的兄弟,不过都是这几天刚在太平乡招募而来的,也多亏太平乡民风尚武,胆大彪悍,要不然就凭我和十几个兄弟,就算来了,还真不一定能解此围。”

    赵大谷和一众弓手惊的目瞪口呆,“这些是新兵,不是上次中驿馆剿匪的那些兄弟?”

    “剿匪回来后就放了七天假,队员们都回家去了,我跟几个兄弟来太平乡一个弟兄家中,原本只是打算过来招募补充点新兵,却没料到正好遇上此事,义不容辞就赶来了,幸好没误事。”

    赵大谷心里震惊不小,原来他还觉得奇怪,刘钧怎么就一下子把九头鸟队带过来救援了。现在一听,居然都是些新招募几天的新兵,可就是这样,刘钧刚才竟然凭着这百余新兵和十来个老弟兄就把三百多贼给一举击溃。

    难以想象。

    若不是刘钧亲口说出,他都不会相信,刚才他在山上观战,明明看到这支队伍排兵布阵,极有章法,那些乡勇们举枪刺击,也毫不犹豫,真难相信,这些居然是才几天的新兵。

    想他带着二十多个弓手弟兄,还自诩他这队人是训练有素,可之前也只是狼狈逃窜的份,人家同样只有十来个老兄弟却能带着一百多新兵,远道而来,把几倍的贼匪击的大败。

    赵大谷对刘钧的崇敬之情油然而生,人家虽然年轻,可这本领真不是吹的。

    “此地不宜久留,贼人说不定又会回来,我们先回虎头关再说。”刘钧提议道,赵大谷连忙点头。

    这时战场也打扫的差不多了,张山前来汇报结果。

    “击杀马匪十三,步匪三十七,另缴获好马七匹,刀枪弓箭铁甲等若干。我部无人战死,只有两名队员受了点轻伤,但无大碍。”

    贼人最终有五六个骑马的悍匪逃脱了。

    赵大谷这边的伤亡情况比较严重,他出兵时几乎是带走了所有巡检司的人,只有一个副巡检和两个胥吏留守,赵大谷带着书吏和二十个弓手出来,眼下除了一个突围出去报信的弓手小五,眼下还剩下十六个人,战死了五个,剩下的十六人也基本上人人带伤,赵大谷腿上和肩上都有箭伤,有两个弓手重伤,情况很不妙,还有几个也有可能要残废。

    这一点,虎头关巡检司元气大伤。

    匆忙收拾了一下战场,九头鸟新兵们带走了五十个贼匪的级,用七匹缴获的马驮着受伤的弓手,又用缴获的长枪做了几副担架,把战死的弓手们抬上,留下了一地的血腥与硝烟,他们缓缓撤向虎头关。

    与此同时,太平驿另外几名报信的驿卒,快马加鞭终于赶到了县城以及沈庄保生堡。

    “什么?虎头关赵巡检追贼被伏,现在被数百贼匪困在山中?是东面来的回左五营贼寇?”县令6晋锡刚处理完之前剿匪一战后的给出兵民壮、捕快们的赏赐,难得高兴一回,就多喝了两杯。

    刚想睡会午觉,结果就被师爷叫醒了,然后就是一个晴天霹雳。

    县北虎头关巡检和手下被贼人引诱伏击,如今危在旦夕。当然,这还不是最让6知县惊惧的,最让他惊惧的是,革左五营的贼人出现在了麻城县境内。

    做为麻城知县,境内有梅之焕建立起来的乡绅联合武装乡团,县境内的匪情要好的多。除了一些小打小闹的贼匪,基本上没有什么大的贼寇能在麻城落的住脚。也多亏了梅之焕,他的日子才好过许多。

    可他却也知道,就在大别山的另一面,就盘踞着一股极大的贼寇势力,流贼中的悍贼,贼寇中顶梁柱般的人物,老回回的回左五营,一直盘踞在一山之隔的英霍山区。好在这两年贼寇势力消极,老回回一伙也一直安心的呆在东面,并没有越入湖广蕲黄一带。

    可现在,老回回的人马居然越界了,而且还把他的虎头关巡检给包围伏击了,这,贼人终于要越界了吗?一想到,成千上万的贼寇杀进麻城地界,6晋锡就不由的头皮麻。好不容易摆平了林家寨被屠之事,又出这事,难道他这个知县真的当到头了?

    “快,备轿,立即去沈庄。”

    遇此大事,6知县自己根本无力解决,也只有去请梅之焕出手了。万一回左五营真有越界而来的动向,唯一能依仗的也就只有梅之焕的保生堡乡团和各地的乡绅武装了。

    沈庄距县城不过十里,保生堡则就在沈庄附近,与县城和沈庄形成三角,成犄角之势,可相互守望。

    此时在保生堡内,梅之焕也接到了太平驿驿卒的急报,确认情报后,他立即派人召集堡内的乡团各级军官前来。

    “虎头关巡检在县最北端,距县七十里,赵巡检遇伏之地还在更北。二十余人被数百流匪伏击包围,等我们召集人马赶过去,只怕远水难救近火。”保生堡正兵营坐营官胡公国沉吟道。

    “虎头关巡检司一众人肯定没的救了,救也来不及。我认为我们现在要讨论的不是如何去救人,而是如何应对回左五营的西进。看样子,很有可能是襄阳均州那一片叛乱的张献忠、罗汝才他们联络了英霍山区的老回回等人,邀他们西进汇合。”一名队头说道。

    6晋锡是赵大谷的上司,而且平时关系还不错,此时见乡团众人有放弃救援之意,心下大急,忍不住道,“那报信的驿卒说赵巡检虽遇伏击,可却且战且退,最后退到了一处山上坚守。而且突围出来的人,依他的意思,派人先去太平乡请刘钧出马相救了,说不定现在刘钧已经赶往救援了呢,这个时候,我们一定得出兵增援啊。”

    梅之焕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信息,眉头一皱,问,“刘钧?”

    “就是九头鸟的刘钧刘继业,听说这几天他正在太平乡,在那里招募新兵呢,赵大谷因此让突围的弓手第一时间去太平乡找刘钧求救。”

    “刘钧的九头鸟好像这几天解散休假了吧?刘钧就算在太平乡,可身边估计也没几个兵,怎么救,拿什么救?”

    没人觉得刘钧会那么冒险的去救援赵巡检,毕竟他虽勇猛,可身边没兵,难道要带着一群刚招募的新兵去救援赵巡检?

    这怎么可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