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玄幻魔法 > 三界独尊 > 第0002章护短父亲,义气死...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通过梳理,江尘总算把事情的来龙去脉理清楚了,也知道前任江尘的死因。

    “好嘛!看样子前任这个江尘,死得可真冤。放一个屁,就惹来杀身之祸?这东方王国的国君,还真是奇了葩了。祭天大典?呵呵,我身为天帝之子,阅尽诸天,可没听说过,沐个浴更个衣,然后烧几株香就能得到老天庇佑的。天道有序,得道多助,无道则天罚之。唉,罢了,怎么说这暴虐国君杀了这江尘,也算是成全了我这桩造化。”

    江尘叹了一口气,他躺在棺木里,也是感慨万千。对前任江尘既感到悲哀不平,又为自己转世重生而感到偷偷窃喜。

    只是,刚才那两个人的对话,他也听得一清二楚。其中一个,自然是前任江尘的父亲,准确地说,是他现在的父亲。

    看到这一世的父亲,因为儿子的事暴跳如雷,随时准备要造反的架势,江尘没来由的胸口一暖。这种宠溺的父爱,让他前世今生,似曾相识。

    “想不到,前世今生,我竟然有同样的幸运,都有一个护短的父亲。这江瀚侯身为一方诸侯,为了报丧子之仇,竟然不惜要造反。倒是个血性汉子。”

    也许是这个肉身与江枫有血肉相连的关系,江尘对江枫这个父亲,第一感觉便是非常欣赏。

    至少,这不是一个唯唯诺诺,只知道愚忠的愚臣。

    当然,江尘自然不会让事情往造反那个方向展。

    诸侯征伐国君,痛快是痛快,但站在大势上看,基本就是死路一条。别说江枫眼下不是在自己的领地。

    就算在自己的领地,就算统兵百万,以一地诸侯对抗整个王国,那无疑是飞蛾扑火。

    江尘前世是天帝之子,饱览经典,深知“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的道理,自然不会让这一世的父亲去干这种蠢事。

    前世他是天帝之子,那是没错。

    可是前世的身份,放在如今却是个屁!

    若是父亲江枫反了,倾巢之下,焉有完卵?他江尘好不容易夺舍转生,可不想刚醒过来就嗝屁了。

    所以,看到父亲随时有杀出王都的冲动,江尘忍不住“嗯”的一声,出一道让江枫整个人都石化的声响。

    江枫确实整个人都石化了,眼睛死死盯着棺材里躺着的江尘,满眼的怒火瞬间化为浓浓的父爱。

    父爱如山,江枫几乎是虎扑过来,一把抓住江尘的手:“尘儿,你……你没死?”

    面孔是陌生的面孔,但这份父爱的感觉,前世今生却是如出一辙,让江尘觉得熟悉之极。

    “父亲,连累你了。”

    江枫此时此刻完全沉浸在爱子失而复得的喜悦中,哪管他身后洪水滔天?

    “糊涂话!你是我江枫的儿子,怎么能说连累?尘儿,你没死一切便好!放个屁怎么了?他东方鹿的女儿得了不治之症,祭个天就有用?如果祭天就能医不治之症,那还要医者做什么?”

    “再说,他东方鹿女儿的命是命?我江枫的儿子就不是命?他因为女儿的病祭天,我儿子不小心放了个屁,便要杖毙?”

    江枫一肚子的怨气,当着儿子的面也丝毫不加掩饰。对东方王国的一国之君,也是直呼其名。

    看的出来,这江瀚侯是真的怒了。江尘很肯定,如果他江尘真的死了,这江枫是肯定会反的。

    这是一个为了儿子连天都敢捅个窟窿的人。

    “有这样的父亲,倒真是不错。”江尘心里对这个父亲的好印象,又增进了不少。

    “尘儿,你别怕。既然你醒来,只要为父有一口气在,便绝不能再让你再吃半点亏。我这便去联络那些相熟的诸侯,一同上书,让他东方鹿赦了你那些乌七八糟的罪名。”

    污秽祭坛,撒野圣殿,亵渎神灵,破坏祭天大典!

    这一条条罪名不去,就算江尘死而复生,那事后的麻烦也必然是源源不断的。

    江尘也知道,他日后要在这东方王国混,便不能背着这一条条罪名,不然走到哪都是大麻烦。

    “父亲,洗除罪名,倒也不急。现在他东方家正是盛怒之下。过了几天,等他气消了一些,再去也不迟。我被他杖了一次,他总不能不要国君脸皮,再拉我去杖打一次吧?”

    要说应对眼前这个局面,江尘有很多种办法。

    不过江尘并不着急,他需要时间来适应这个身份,也需要时间来熟悉这副肉身。

    江枫正想开口说什么,忽然耳根微微一动,低声道:“尘儿,你先躺下,有人来了。”

    江尘无奈,他这死而复活是在太突然了。叫人看见,那可是天大的新闻。父亲这般说,显然是让他继续装死的节奏。

    好吧,有这副棺材做掩护,装死简直是世界上最简单的事了。

    “尘哥啊,你死的好冤。”脚步声还离得很远,可这一嗓子哭嚎,却穿透力极强。

    伴随着这道哭嚎声,咚咚咚的脚步声才不断滚近。

    确实是滚。

    来的这人,与其说是个人,还不如说是个肉球比较合适。这个胖子,横向纵向几乎是同样水平。整个身材呈现出很完美的圆弧,形成一个肉感十足的肉球。

    对这体重身材,胖子一向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他曾扬言,在一百零八路诸侯传人中,他赤胆忠心算不得第一,天赋才情算不得第一,但要说吨位第一,那是谁都抢不去的。

    一个人能长成这样已经实为不易,十分奇葩,可他的老爹,还给他起了一个更为奇葩的名字,叫做宣轩——女人味十足的一个名字。

    胖子后面,还跟着两个年纪差不多的少年人,一个个神情悲恸,显然都是来祭奠江尘的。

    胖子一马当先,挤到棺材边。以他的体积吨位,这么一挤,后面的人基本就凑不近来了,只能靠后边站着。

    胖子一边抹着泪,一边从怀里不断掏着东西出来。往那烧着纸钱的铜盆里丢。

    “尘哥,这是你最喜欢的插画版《肉蒲团》,以前是我藏私,没有借给你看。你这一走,弟弟我没了同道中人,留着这玩意还有什么意思?把它烧给你,你在下面没事可以看看。记得啊,别跟我一样小气,分享才是王道啊。”

    “还有,这里是一万两的银票。上次弟弟我没管好下半身,让小头指挥大头,擦枪走火,谁知不小心那姑娘怀上了。这事如果让我老爹知道,当场就能打死我,最后还是尘哥你拿了一万两帮我摆平。这一万两一直都没来得及还你……”

    胖子一把鼻涕一把泪,越哭越是伤心,烧完东西后,竟然趴在地上,一个劲的捶地,要多伤心有多伤心。

    江尘心安理得躺在棺材里,一声不吭。他也想借机观察一下这些死党的表现。

    毫无疑问,胖子宣轩是最死最铁的一个。

    “尘哥啊,弟弟我没本事。不过东方鹿那老儿杖杀了你。我在这里誓,将来如果胖子我继承了我老爹的金山侯令,终此一生,绝不为他东方家出一兵一马。”

    胖子说到这里,回头瞪着身后那几个,嚷道:“你们几个,是尘哥的死党吗?把尘哥当兄弟吗?是的话,就过来对着尘哥的灵位誓!”

    站在胖子身后的一个虎头虎脑的少年叫道:“胖子,就你一个人义气?我虎丘侯传人便不如你?”

    说着,那少年也扑到灵前:“尘哥,我壶丘岳也誓,如果我将来能继承虎丘侯,终此一生,也绝对不为东方家一兵一卒!”

    这两人一誓,剩下那个站着的锦衣少年,一时间倒有些手足无措了。

    “杨宗,你还当不当尘哥是兄弟?”胖子见那锦衣少年犹豫,气不打一处来?

    “你忘了你刚到王都的时候,被雁门侯的儿子燕一鸣欺负,是不是尘哥帮你出头的?”

    “上次你有个任务培育灵药的任务没完成,是不是尘哥把他多出的一份给你补上的?你可知道,尘哥因为给了你一份,本来优秀的成绩被评为及格?”

    胖子越说越气,几乎要弹起来揪打那锦衣少年。

    这宣胖子每说一件事,躺在棺材里的江尘的记忆便越丰富一分。渐渐的,他已经将记忆中这些人和眼前这些人完全融合了。

    宣胖子正夹缠不清的时候,门外快步走来了侯府的管家:“侯爷,国君陛下带着一些大臣和诸侯,说是前来给小侯爷上柱香。”

    “上香?”宣胖子顿时火了,“这算猫哭耗子吗?打死了人,上柱香就可以这么愉快地揭过了?”

    宣胖子可以冲动,江枫毕竟是一方诸侯,不可能跟着犯浑。如今儿子没死,他也在考虑着怎么善后。

    无论如何,要保住儿子的性命和地位。这是江枫的底线。

    江枫很清楚,一国之君的东方鹿,打杀个诸侯之子,是不可能会心怀什么歉意的。能做到一国之君,对外人绝对是铁石心肠。

    他所谓的上柱香,无非就是假惺惺的表演。另外一层,也是来敲打他江枫,不要轻举妄动。

    显然,东方鹿不怕江枫记恨他,甚至不怕江枫反他。不过作为一国之君,他却不希望这种事生。

    毕竟内乱一起,说不定会引什么动荡局面。毕竟,江瀚侯在整个东方王国,还是有几分人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