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玄幻魔法 > 三界独尊 > 第0003章送脸上门,狠狠地...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这么一来,侯府就热闹了。

    不但一国之君东方鹿亲自驾到,身后还跟了一批人。不过人倒带的不多。包括几路诸侯和几个心腹大臣,总共也就七八个人。最稀奇的是,东方鹿那个患病的女儿东方芷若也来了。

    不得不说,这些权贵们一个个都是顶级的演员。上到国君,下至诸侯,一个个表情要多悲伤,就有多悲伤。

    仿佛躺在棺材里的江尘是他们家的孩子一样。

    江枫面无表情,只是麻木地回礼。既然是拼演技,那就拼呗。

    到了那东方芷若上香的时候,这病怏怏的丫头低声道:“江尘大哥,对不起,都是因为芷若不争气,让你受牵连了。不过你放心,如果死了之后有另外一个世界,芷若一定会亲自向你道歉。到了那里,你要打我,骂我,怎么都可以的。父王祭天都是为了我祈福,所以,你的死,也是芷若的罪孽。希望上天可以看明白,把所有罪孽都让芷若一人担待。不要迁怒我王国百姓,不要迁怒我父王……”

    小丫头语出至诚,声音断断续续,显然是有些中气不足,但却说得异常认真。这一番话,却让一个个演技派的权贵们内心微微有些惭愧。

    连之前对东方王族痛恨到咬牙切齿的宣胖子,听了之后也对她恨不起来。

    “我说芷若公主,人都死了,你说这些也没用。你如果觉得内疚,到了下面,就给我尘哥做老婆。他活着没资格做驸马,死后嘛!嘿嘿!对了,我尘哥最喜欢的是屁股大的那种款。体位方面嘛,他……”

    宣胖子这张臭嘴一旦打开,就刹不住。他这一番话,说得东方鹿当场脸就绿了,好你个死胖子,这是诅咒我女儿赶紧死吗?

    那些权贵们却是努力控制脸部肌肉,生怕被宣胖子这活宝逗乐了,露出不合时宜的笑容。

    躺在棺材里的江尘本来是悠然自得的。听宣胖子大有控制不住的趋势,哪还躺得住?一把坐了起来,骂道:“死胖子,你让我死都死不消停是不?”

    他这一坐起来,现场除了江枫,所有人都足足有好几秒的石化。

    还是离他最近的胖子先反应过来,喜出望外:“尘哥,你这是诈尸呢?还是装死啊?”

    “装你妹,装死很累的,你倒装装看?”

    东方鹿见江尘忽然从棺材里坐起来,脸色当场一凝。他身旁一人立刻喝道:“江尘,你竟然装死!这是欺君罔上!当诛九族!”

    这种马屁精,每个国君身边都是不缺的。

    江尘懒得理会,而是施施然从棺材中爬了出来,目光平淡,望向东方鹿:“陛下,江尘侥幸未死。只想问一句,你是打算将我拉出去再杖毙一次,还是就此赦了臣下的无心之罪?”

    东方鹿是一国之君,被江尘这目光一扫,让他如同磐石一样的内心竟然微微悸动了一下。仿佛这从棺材中爬出的少年,忽然间产生一股看不清、摸不着,却让他都要为之忌惮的气势。

    “哼!我堂堂一国之君,岂能跟你黄口小儿一般见识?既然你侥幸活过来,算你命大。”

    东方鹿其实真的很想捏死江尘,但是理智告诉他,一国之君要有一国之君的度量。

    这个时候如果再对江尘下手,别说江瀚侯必定会反,手下人也定会觉得他器量不够,有失国体。

    “陛下,此子狡诈,竟然用装死来逃脱死罪,其心可诛啊!本侯请陛下从重处理,以正法典。”

    又是刚才那个马屁精。

    这下,江瀚侯江枫不干了,跳着脚板大骂起来:“天水侯,你什么意思?陛下都说了不追究,你上蹿下跳想干什么?”

    东方王国的一百零八路诸侯之间,并不是一团和气的。这天水侯,与江枫这江瀚侯便是出了名的死对头。

    天水侯阴森森笑道:“江枫,你儿子死而复生,你一点都不觉得奇怪。我怀疑你也参与了欺君罔上。我恳请陛下派人深入调查江氏父子,如经查实,诛他们九族。”

    江尘见父亲已经处于爆边缘,当即呵呵一笑,目光饶有趣味地在东方鹿和东方芷若之间看了几眼。

    忽然悠悠开口:“陛下,要诛杀我江家九族很容易。救回公主殿下性命,只怕没那么容易吧?”

    东方鹿神色一寒:“江尘,你这话什么意思?”

    “也没什么意思,刚才在圣殿被打得死去活来,恍恍惚惚之间,似乎有神人在我耳边低语,说了一番话。这番话正好和公主殿下的病情有关。想到公主病情,我不甘心就这么死掉,所以就挣扎着活过来了。如果陛下觉得我江尘该死,那就下令将我再杖毙一次吧!”

    江尘是个聪明人,他知道怎么说话才能吊起对方的胃口。这番话,自然是往东方鹿的痒处里挠。

    东方鹿作为一国之君,残暴冷酷,性格多疑。但是作为一个父亲,他对东方芷若这个女儿,却视若掌上明珠。

    听说女儿病情竟有神人指示,当即就有些心动了。他祭天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女儿的病情?

    金石汤药已经无能为力的病情,只能寄希望于天了。

    “江尘,你此话可当真?”东方鹿就算是一国之君,此刻也难免有些忐忑,毕竟这人刚被自己下令打死过一次啊。

    “面对一国之君,臣下岂敢撒谎?”

    “好!江尘,你尽管开口,我东方王国但凡有的荣华富贵,只要你想得到,朕都能依你,只要你有办法医治芷若的病。”

    江枫这下有些紧张了。他生怕儿子江尘挨了打之后,一时激愤,戏弄国君,那后面麻烦就大了。

    “尘儿,你对医药之道知之不深。公主这病,太医院一众神医都苦无对策,你岂可轻言公主病情?”

    “父亲放心,孩儿对医药一道确实知之不多。不过公主的病情,是神人相托,想必是不会错的。”

    东方鹿也是急道:“是的,是的。江尘你但说无妨,就算说错了,那也恕你无罪。但若有良策,一切封赏不在话下。”

    封赏?江尘倒是不在意这个。他也不可能真的顺着杆子往上爬。跟一国之君讨价还价,居功自傲,提各种要求,那是作死的节奏。

    如今的江尘,却知道什么叫形势比人强。他知道,这时候姿态越低,对自己的保护越大。讨价还价也许能得到一些封赏,但一来会继续交恶东方王族,二来也会让一些诸侯眼红,招来各种嫉妒仇恨。

    想到这里,江尘却道:“臣下是戴罪之身,不敢要求什么封赏。只求陛下赦了我之前那些罪名,如此臣下说话做事,才不至于战战兢兢,总担心被人抓住把柄啊。”

    这番话一说出来,与江枫交好的几个诸侯都在心里笑了。这小子倒是能言善语,做人做事,比他老子更圆滑周到啊。

    赦他罪名,那还不是东方鹿一句话的事。

    “好,朕当着群臣的面,赦免你之前所有罪名。从此刻起,你还是江瀚侯府的小侯爷,一切功名地位不变。谁如果旧事重提,就是与我东方王族为敌。”

    东方鹿这番话也颇为体面,不但赦免罪过,还不许人旧事重提。这显然是宽江家的心,让他们不要有秋后算账的担心。

    江尘很配合地露出了灿烂的笑容,而后语出惊人地道:“其实,公主殿下并没有什么病。”

    这话一出,当场雷倒一大片。

    这江尘是作死的节奏吗?说了大半天,竟然说公主没病?没病怎么会这样?

    东方鹿几乎有一脚踹到江尘脸上的冲动。但一国之君的理智告诉他,要冷静,就算这小子是胡说八道,也得让他把话说完。

    “我说你们一个个这是什么表情啊?难道说公主有病你们才开心?”

    天水侯再也忍不住了:“江尘小子,你这是戏弄国君,自己找死啊!”

    江尘摸了摸鼻子:“陛下,我已经说过,我是受神人所托,为公主的病情说道。如今有人上蹿下跳,触怒神灵,神灵不高兴了啊。”

    如果放在其他场合,东方鹿必定认为江尘在装神弄鬼。

    可是这个时候,他不敢不信啊。一来,这事关他宝贝女儿的性命。二来,杖毙而不死,这事如果说没有神明的力量,他东方鹿也不信。他手下那帮狠人行刑的本事他是很清楚的。整死个人还能失手?

    基于这两点,东方鹿不得不信,呵斥道:“天水侯,你退下。”

    “陛下,此子妖言惑众……”天水侯急了。

    “退下!”国君很生气。

    天水侯乖乖往人群中退,他很想打压江家,可不代表他就敢顶撞国君。

    “陛下,神灵大人很生气。要刚才出口不逊的人自抽三个耳光,才肯开口。不过天水侯乃是一方诸侯,让他自抽耳光,岂不是为难?”

    “再说以陛下的仁德,怎么可能勒令诸侯自抽耳光?如此,便要看天水侯是不是自觉,是不是真的忠君爱国了。若是换做我,二话不说,别说三个耳光,便是三十个耳光,也毫不犹豫先抽了再说。”

    江尘此言一出,跟随东方鹿来的群臣都是窃窃私语了。有人觉得江尘是装神弄鬼,也有人觉得这也许是真有其事。

    当然,不是让他们自抽耳光,一个个看热闹自然毫无压力。目光都十分整齐地看向往人堆里扎的天水侯。

    而在天水侯身边的几个人,都自觉地让出一些空间,很巧妙地跟天水侯保持了一定的距离,把天水侯给腾出来。

    忽然间,天水侯感到全身凉飕飕的,这一瞬间,他悲哀地现,所有同僚死党,竟然没有一个敢出头为他求情,自己仿佛被整个世界孤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