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玄幻魔法 > 三界独尊 >章节目录第0006章管家江正的苦恼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在这种竞争残酷的大势下,江瀚侯府,却是处境艰难。

    如今,潜龙会试只剩下最后半年时间了。前任江尘的表现,可谓是一塌糊涂。该完成的考核,还欠下一大堆没有完成。

    即便没有生祭天大典这事,他江尘也是属于那种最多只有三四成希望通过考核的降级大热门。

    不过,如今的江尘,却是毫不沮丧,相反,他却是兴奋之极。

    “强者为尊,看来这等生存法则,上至诸天,下至凡俗世界,莫不如此。前世我不能修炼,无缘体会,今生大好年华,无论如何也不能错过了!”

    前世,他是天帝之子,地位高。几乎没有人敢得罪他。而且,他太阴之体,无法修炼。就算想隐藏身份去跟其他人竞争,那也无从说起。

    这一世,终于可以痛痛快快修炼,痛痛快快地享受一把冲击武道巅峰的感觉。这才是他喜欢的舞台啊。

    “答应了东方鹿,三天后进宫给公主会诊。这三天时间,可得好好利用一下。而且我现在的身份,是参加潜龙会试的诸侯传人。这潜龙会试还有半年时间,就要到总考的时候。我如今身为江瀚侯传人,这诸侯之位虽然不算什么,却总得给这个可爱老爹涨点面子吧?总不能让老爹连诸侯令都保不住啊?”

    脑子里稍微整理了一下思路,江尘现,时间紧迫啊。

    不得不说,祭天圣殿那一通杖责,确实够狠。别说前任江尘,就算是实力再翻一倍的武者,也是肯定性命难保的。

    现在江尘捡了个便宜,得了前任江尘的肉身。但是这副肉身伤势可真的不轻,如果不处理一下,别说三天后进宫给公主会诊,就算潜龙会试这个月的月底的小考,恐怕也要错过。

    潜龙会试,每个月都有小考,成绩都是要累积的。一旦错过某一个月的考核,就会落下很多功课。

    本来前任的江尘,已经欠了一大堆功课,再拖下去,恐怕等不到总考,他就被踢出局了。

    这却是江尘不愿意生的。

    如果是前世,这种伤势,身为天帝之子,钻研丹道百万年,在武道上是一个废柴,丹道上却是诸天闻名的丹道大师。便是许多丹仙,也要来向他请教丹道的。若是前世,随随便便一枚丹药,便可以让他瞬间恢复龙精虎猛。

    可是如今这条件,跟前世完全没法比。

    好在江尘前世掌管天琅书苑百万年,阅尽诸天典籍。从凡俗位面,到诸天神道,涉猎广泛。

    处理这种伤势,倒是小事一桩。

    休息了一晚之后。第二天一早,江尘略作思考,拿出笔墨,写了一份清单。

    “江正!”对着门外喊了一声。

    江正是江瀚侯特意给江尘安排的随从,专门照顾江尘的日常生活,饮食起居。这次江尘在松鹤楼吃早点着了道,江正也没少挨批。

    昨天一整晚都是心绪不宁。正所谓主辱仆死。按理说,他江正是应该以死谢罪的。

    不过他实在是不甘心,伺候这个小侯爷,他不可谓不用心,可是这小侯爷着实是有点不怎么上进。

    别家诸侯跟着小侯爷的仆从管家,吃香的,喝辣的,走到哪都受人追捧。他江正伺候的这位,没事就整点幺蛾子,稀奇古怪的花样隔天就有。

    而这小主子,一旦惹了什么事,动不动就让他江正去顶缸。

    所以,跟着江尘这些日子,又是灭火,又是顶缸的。江正非但没有感觉到地位提升的荣耀,反而是劳心劳力,大有吃不消的感觉。

    不说别的,这位小爷花钱方面就从来没个数。今天这个朋友出了事,他出钱摆平;明天那家兄弟闯了祸,还是他出钱搞定。

    虽然江瀚侯在金钱方面十分大方,但是也禁不住这位小爷这么挥霍。这不,这才到月中,这个月的花销已经见底。

    所以,江正如今是能得清净便是福,一听到江尘的声音,脑袋便开始犯疼。

    但是主子叫唤,他不能不应啊。

    “小侯爷,属下办事不利,没能照顾好小侯爷,请小侯爷狠狠责打属下。就算革了属下这份差事,属下也绝无怨言。”一进门,江正就跪倒在地。

    前面那些“办事不利,请求小侯爷责打”云云,那都是客气话。江瀚侯都不追究了,那就代表他江正逃过一劫了。

    这位小侯爷虽然纨绔,虽然不上进,倒没有虐待属下的不良嗜好。

    要是换做前任江尘,怕是听不出江正这番话的真正意思。可是如今的江尘,有前世百万年的阅历,可谓是世事洞明,人情练达。

    闻弦歌而知雅意,知道江正这个管家是被前任江尘折腾怕了,想撂挑子不干了啊。

    江尘也不揭破,呵呵笑道:“江正啊,我父亲派你跟着我,原本是想赐你一桩富贵。这段日子,富贵倒是没让你享受到,你忙前忙后,给我擦屁股灭火,功劳苦劳我都记在心里。”

    江正一愣,今天这是刮的什么风?这位小爷,什么时候学会说这种知冷知暖的话了?

    “江正,这个月的例钱,已经见底了吧?”江尘不等江正开口,又似笑非笑地问了一句。

    “这个……那啥……”江正从来没有享受过这种嘘寒问暖般的交谈,一时间倒是手足无措,几乎是想拍胸脯保证,这事不用小侯爷担心,我江正来安排。

    可是转念一想,不对啊!我这胸脯拍下去,这些窟窿上哪找钱去填补啊?这位爷今天嘴巴跟含了糖似的,不会是换花样来整我吧?

    一念间,江正的警惕感瞬间飙升十倍。

    看到江正心有余悸的样子,江尘哈哈一笑:“江正,是这样的。我这里有一张清单,上面列了一些药材。你去药师殿帮我按分量照拿一份。”

    江正木然地接过清单,脚步却是一动不动。清单是有了,钱呢?药师殿的药材不是免费的吧?

    药师殿也不是你家开的吧?

    “江正,假如说我们现在不是主仆,就当是朋友在闲聊。你倒说说看,身为一个管家,在管家这份职业上做到什么程度,才是你觉得最理想的状态?或者说,是你心目中最强管家?”

    最强管家?

    江正都快哭了,别说最强了。一百零八路诸侯的仆从管家,我江正别排在最后一位就算幸福了。

    “别一副苦瓜脸嘛,说说看。”江尘鼓励道。

    江正顿了顿,吞了吞口水,壮着胆子问:“真叫我说?”

    “说,说的好有赏!”

    有赏这种空头支票就算了。江正是一脸不敢领教。江尘倒真是经常有赏,可是更经常的是,前头刚赏了你一千两,回头没准就会问你借走二千两。

    不过提起最强管家,最拉风的管家,最理想的管家状态,江正的思维不免开始跑马。

    说起来,权贵的随从,虽然不是权贵本身,但也是有职业梦想的。

    甚至还有人编成了小段子——

    见江尘一脸认真的样子,江正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胆子,道:“小侯爷,有一些段子,王都很是流行。是说干我们这行的。”

    “哦?说来听听。”江尘也好奇。

    “这段子说是——山珍海味,鲜衣怒马,独栋庄园,金玉满屋。”

    “谈笑是权贵,往来皆贵族;妻妾相和睦,儿孙跟享福。”

    “松鹤楼的常客,春回园的金主;跟王公一起嫖过娼,和大臣同桌喝过酒……”

    江正一口气说了三四段,听得江尘抚掌大笑:“不错不错,很有意思。春回园,想必是那风月之地吧?”

    江正嘿嘿赔笑,心里却甚为鄙夷,这地方你又不是没去过,装什么小清新嘛!

    “江正,经过前段时间的观察,你的办事能力,我是放心的。现在这桩差事,你如果能办好,不需要多长时间,这些段子里的富贵,本少爷一桩一桩帮你实现。到时候,你一定会觉得自己是东方王国最成功的管家,最自豪的管家!”

    “差事?什么差事?”江正一愣,他第一感觉就是这位小爷又要出什么幺蛾子了,必须提高警惕。

    “就是你手上拿的清单。你可要收好啊,这可是万金不换之物。你拿去药师殿,找他们的负责人。”

    “找负责人干啥?买这些药材,殿里随便哪个伙计都能抓。药师殿的负责人,可是拽的很,不是说见就见的。”江正瓮声瓮气道。

    “嘿嘿,你去便是。如果药师殿的负责人不见你,你就告诉他们,过了这村,就没有那店。以后抱你大腿求你,也没后悔药吃。”

    江正忍不住要摸一下小侯爷的额头了,这位小爷不会是被打糊涂,高烧了吧?这是在说梦话吗?

    药师殿的门槛有多高,药师殿的人有多傲慢,江正再清楚不过的。每次去给这位爷置办灵药,他都是领教过的。人家压根就没时间陪你说废话。

    “江正,你一定在肚子里骂我,觉得我是在说梦话。觉得我不给银子你,让你去抓药是坑你。我来告诉你,你手头这张清单,那不是一般的清单,那是一张丹方,是上古失传的丹方。这丹方,如果放去拍卖,一千万两银子也休想拍到。”

    “丹方?”江正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小侯爷,您别消遣属下了。咱江家什么时候有什么上古丹方了?你是不是觉得属下的心理承受能力还没到极限,想让属下体验一下什么叫走投无路啊?”

    江正笑着笑着,两眼红了,他真的快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