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玄幻魔法 > 三界独尊 >章节目录第0007章江正发威,扬眉吐...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面对这样的主子,江正真的有一种即将崩溃的感觉。

    这个月的例钱已经花光了,这单子上的药材没有一万两根本拿不下来。拿着这么一张单子,要换人一千万两银子,这不是失心疯吗?

    “哭吧,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江尘呵呵一笑,“不过假如我告诉你,这单子是神灵托付,你会不会觉得我又疯了?”

    “我给公主看病?你是不是也觉得我是疯了?”

    “就算我疯了,我会搭上我父亲,搭上整个江家吗?我虽然纨绔,但还不至于这么脑残吧?”

    江正被江尘这连珠箭一样的问话,问的目瞪口呆。是啊,这位爷虽然没少干荒唐事,但也不至于把整个江家都搭上去啊?

    难道说,神灵托付这种事,竟然是真的?

    “江正,我可以明确告诉你。你手里这张单,多少银子咱都不卖。你告诉药师殿的负责人。这东方王国,除了他们药师殿,不是没有别家药材店。如果他们不要,神农堂,丹王苑都求之不得。到时候药师殿生意被人盖过,可就没后悔药吃了。我这丹方一旦投入生产,现在世面上的那些疗伤药,都将统统下架,都将统统扫进垃圾桶,一文不值!”

    江尘胸有成竹,挥手之间,自信满满。

    这可不是吹牛皮,江尘的脑子里,已经筛选了n+1次,总算将那些圣品神品的丹方排除,挑出这么一张不算夸张,但绝对珍贵的丹方。

    最要紧的是,以东方王国的灵药培育水平,这个丹方所需要的药材,也不至于出他们的承受范围内。

    江尘见江正一副将信将疑的样子,真想上去踹他两脚。小爷我挑这么一个丹方容易吗?

    要知道,前世的江尘,天生太阴之体,不能修炼。所以掌管天琅书苑百万年时间,他最大的乐趣,便是钻研丹道。

    可以说,百万年的时间,让他在丹道一途,已经达到了诸天顶尖的水准,几可与那些闻名诸天位面的不朽丹仙相提并论。

    以江尘的前世阅历,要找丹方,那还不是跟吃饭喝水一样简单的事?

    只是——

    太好的丹方在东方王国这种小地方,那是天书,没人看得懂。

    太烂的,他江尘都不屑去耗费脑筋。

    他费劲心思,总算从比较平庸的丹方里挑选出这么一个。但放到这区区东方王国,江尘坚信,绝对是骇人听闻级别的。

    不管怎么说,江正还是去了。

    他不是被江正说服的,还是很努力地告诉自己,小侯爷再犯浑,也不可能把公主病情这种事当儿戏。这可是搭上全家性命的大事。

    所以,他努力说服自己,也许小侯爷真的得到了神灵眷顾,得到了价值连城的丹方。

    虽然联想到江尘平素的各种奇葩表现,他还是有点将信将疑,但是江正没有别的选择。

    明知道这荒诞不堪,那也得硬着头皮去试试。

    不然,真要他江正自掏腰包去买清单上这些药材,他咬咬牙倒也勉强凑得齐,可是回家之后,老婆非得跟他拼命不可。

    “唉!都说小侯爷的管家威风八面,可我咋觉得日子过得这么憋屈呢?”江正悲壮地擦了擦眼角,有气无力地朝药师殿走去。

    “大不了,让人家奚落一通。反正丢人现眼也不是第一次。”江正这么一想,心情略好了一些。

    药师殿,在整个王都都是赫赫有名的势力。药师殿的建筑,在王都也是一道风景线。

    江正走到药师殿前的台阶上,觉得两脚都软了。一想到药师殿那些伙计高傲的态度,不屑一谈的语气,江正就觉得心里头犯怵。

    “那啥……我抓药!”

    江正给自己鼓了好几次气,总算是进了门,来到了柜台前。

    药师殿的伙计,从业前都是经过专业培训的。第一条锻炼的就是认面孔。哪些面孔需要巴结,哪些面孔需要说好话,哪些面孔一般态度即可,哪些面孔可以装逼,他们都心知肚明的。

    而江正这张面孔记忆中没啥印象,自然就是属于可以装逼的对象。

    “咳!阁下,抓药可以。先说说规矩,本殿钱货两清,概不赊欠啊。”

    江正忙道:“现钱,现钱。”

    瞥了单子一眼,那伙计在算盘上拨弄了几下:“总共八味灵药,按分量总价是九千八百两。老规矩,先付银,再抓药。”

    江正老脸一红,假咳了两声,轻轻敲了敲柜台:“那个啥,我想见一下你们的负责人。”

    “怎么?”那伙计面色一沉,“没钱?没钱抓什么灵药?”

    “见负责人?你知道我们药师殿的负责人有多忙吗?一分钟几十万两银子上下,哪有时间见你?浪费他们的时间,这个钱你赔得起吗?”

    “出门右拐,看看我药师殿的规矩。负责人是那么好见的吗?你是王公大臣,还是显赫诸侯?”

    “要抓药赶紧付钱,不抓药赶紧走人。别耽搁我们做生意。”

    那伙计挥了挥手,一脸不耐烦,口水几乎都喷到江正脸上了,那样子就想挥一只讨厌的苍蝇一样不屑。

    江正在药师殿也不是没受过气,他也不是受不了气的人。事实上,他这段时间受得起实在太多了!

    非得狗眼看人低吗?非得装逼吗?

    江正终于忍不住了,这伙计的极品态度,就像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他爆了——

    啪!

    一枚金属一样的块状物,直接拍在柜台上。

    江正直接一个大耳光子甩到那伙计的脸上:“睁开你的狗眼看清楚,这是什么!?”

    “你们负责人一分钟几十万两上下?老子一分钟几百万两这种事,会轻易告诉你吗?”

    “耽误了老子的正事,信不信老子让你药师殿都开不下去?你一个小伙计这么屌,你爸妈在家知道吗?你们领导知道吗?”

    那伙计被一个耳光子甩得眼冒金星,捂着脸,满眼的难以置信。

    这是药师殿啊!这是整个王都最显赫的地方之一啊!

    平素他们在这里上班,哪怕是权贵家族的家人,到了这里都要小心翼翼,赔笑脸。

    可是,今天自己竟然挨打了!

    而且是被一个穿着很一般,明显不是什么高级权贵家的下人给打了!

    这是要反了天吗?

    当下跟杀猪一样大吼起来:“有人到药师殿撒野啦,打人啦!”

    这杀猪样的嚎叫声一传出去,后面立刻涌出来一批披坚执锐的武者,其中一个小头目一样的负责人,也跟着从后面走向柜台。

    见闹事的人貌不惊人,穿着普通,正要作。忽然两眼瞥到柜台上那块金灿灿的雕龙金牌,一瞬间面色大变。

    “何执事,就是这个奴才,狗一般的人,竟然打我,他打的不单是我,也是我药师殿的金字招牌啊!”那挨打伙计见了自己人,就跟见了亲爹亲妈似的,哭诉起来。

    话刚说完——

    啪!

    更利索,更凶残的一巴掌,直接扇在他脸上。一巴掌直接将他从柜台甩出好几米远。

    这次打他的,却是这个小头目何执事。

    “狗东西,眼睛长到屁股上了?竟敢冲撞贵客,打的好,打死你活该!”

    打骂完了伙计,何执事本来一副气势汹汹的表情,顿时春风化雨,大地回春一般,充满笑容走向江正。

    “这位先生,手下人有眼无珠。多有冲撞啊。”

    回头对那些武者呵斥道:“一个个干什么?吃饱了没事干是吗?赶紧滚!”

    那些武者显然都听这何执事的,听到命令,齐刷刷都走了。

    这一下,倒是让江正有些始料未及了。他刚才也是激怒之下,失去理智爆了。

    说实话,这块金牌是小侯爷给他的,他甚至连这是什么东西都不清楚。只听小侯爷说这东西也许会很好用。

    他也是抱着姑且一试的态度。

    没想到,竟然真的好用!出奇的好用!

    不好用才怪,国君赐下的雕龙金牌,那是最高级别的令牌,能不好用吗?有这东西,整个东方王国可以横着走!

    “先生贵姓?里边请,里边请。手下人不懂事,小人给先生奉茶赔罪。”

    江正也不是完全没见过世面的,见这人前倨后恭,知道是那金牌起作用了。心里直呼爽!

    爽归爽,江正倒也没失态,他现在已然完全进入装逼状态:“本来都是一些小事,可是你们家的伙计……唉,我就不多说了。既然药师殿不欢迎咱家,咱家就到神农堂,丹王苑去试试。没准到了那里,人家会把咱家当人看待?”

    何执事一听这话,心里一哆嗦,这位爷这话是心里头还有怒气啊。忍不住偷偷打量了江正几眼,却又看不出什么门道。

    穿着普通,看起来也不像是级权贵的样子。

    “难道,这位爷故意穿成这样来装逼的?深藏不露,高人啊。”何执事看不出深浅,一时间倒有些手足无措了。

    见江正迈起脚步真往外走了,何执事一想到那块金牌,哪敢真让他走?这揣着雕龙金牌的大人物,回头岂会让他们药师殿好过?

    虽然药师殿不怕事,但这种级别的人物,能不得罪总是不得罪的好!

    “先生慢走,先生慢走。我家三殿主和几个长老,正好在殿里。先生是高人,小何这就去请示殿主长老。不管先生有什么事,容请我药师殿给先生奉上一杯赔礼茶也好。”

    何执事毕竟是老练,跟普通伙计不一样。能屈能伸,做事四平八稳。

    江正要走,那是假动作。实际上,他心里现在爽到爆了。这是他成为小侯爷仆从管家之后,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牛逼。

    扬眉吐气啊!

    以往在这药师殿,别说是执事级别的人物,就算是伙计,哪个不是牛逼哄哄的?哪个对他有好言好语?

    可是今天,这何执事在他江正面前,都要自称一句“小何”。

    不管日后能不能真的成为最强管家,至少今天这一步,是真的很爽,很强!

    忽然间,江正居然对自家小侯爷产生了一点计划外的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