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玄幻魔法 > 三界独尊 >章节目录第0013章我江尘比你们更记...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龙居雪一点都没有掩饰她作为第一诸侯千金的优越感,语气淡然,却有着让人不容置疑的自信。

    “在东方王国一百零八路诸侯中,我龙居雪想要的东西,还没有人能够抢得去。”

    江尘哑然失笑:“这么绝对?就不能有意外?”

    “不可能有意外。”龙居雪冷冷道,“至少我没遇到过。”

    “好吧……”江尘淡淡一笑,“那我恭喜你,今天你遇到了。”

    不得不说,这个女人优越感太强了。就算是有求于人,也是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仿佛跟他江尘讲话,是一种施舍。是白天鹅眷顾癞蛤蟆。

    可是这种姿态在江尘眼里,却是可笑得不能再可笑了。

    东方王国第一诸侯的千金?那又怎样?就算是第一诸侯本人,放在前世,连给他江尘提鞋的资格都没有。

    望着江尘跟着药师殿三殿主果断离开的背影,龙居雪人生第一次在男人面前栽了面子。

    “江尘,我记住你了。年底潜龙会试总考,如果我龙居雪能让你顺利通过,我就跟你姓江。”

    “我白战云也记住你了。今天算你狠。潜龙会试上,我会让你知道,得罪我白战云的代价,不是你区区江瀚领可以承受的。”

    “还有我朱雀侯府,雁门侯府!”

    这些家伙想献殷勤,却没有成功,心头都窝着火。逮住江尘这个软柿子,还不卯足劲地捏?

    这种威胁,江尘自然不会太当回事。倒是这些家伙一个个自报名号,却让江尘心里暗暗好笑。

    “一个个都急着报上名号。也好,省的我日后一个个去对号入座。白虎候,朱雀侯,雁门侯是吧?你们很记仇是吗?用不了多久,你们会知道,我江尘比你们更记仇!”

    如果是平时,三殿主断然不会掺和到诸侯之间的恩恩怨怨。

    不过这一次,他没得选择。他必须力挺江尘。

    当江正找到他三殿主的时候,他就知道,这是他唯一的选择,也是药师殿的唯一选择。

    否则,让江尘不痛快,等于就失去了神秀造化丹,失去了一桩天大的生意。

    这桩生意,却不是几个诸侯传人可以比的。

    再说了,这几个诸侯传人,也没有理由把怒火泄到药师殿身上。他们只会选择看起来更弱的江尘作为泄口。

    至于江尘怎么应对,却不是三殿主要关心的了。他关心的,却是把眼前的文章做好。

    谈判进行的很顺利,合同昨天就起草好了。江尘看过之后,在一些小细节提出了一些意见,然后便让江正去签了。

    这种小事,他堂堂小侯爷,自然不会亲自出面。

    当然,江尘也不可能完全相信药师殿,关键的两个环节,他还是要自己掌控的。

    不可能将所有秘方和炼制心得全部倾囊相授。

    万一药师殿得了所有秘方和炼制窍门,起了祸心,这却是不得不防。

    合同就这么愉快地敲定了。由于关键环节还是江尘把控着。所以合同规定,江尘逢单月来一次药师殿,逢双月来两次。

    武者世界,丹药是极为珍贵的。一枚普通的疗伤丹药,都要卖到一两千两;稍微上点档次的,却是要三五千两。

    而神秀造化丹,功参造化,售价定在八千到一万之间,走高端路线,是绝对大有市场的。

    就算是每月炼制一百枚,一个月那也是百万级别的额度。一年总数就是上千万的市场。

    这绝对是最低限度的预估了。

    一旦打开了周边十六国的市场,扩大生产,每月炼制千枚,甚至万枚呢?以周边十六国的市场消化能力,就算月产万枚,也是远远供不应求的。

    这么一算,这个市场有多大,可想而知。

    而三殿主为什么如此殷勤,也就不难理解了。

    签完合同后,三殿主提议去松鹤楼聚餐,却被江尘婉拒。他们之间的合作,低调为王,他可不想闹得满城皆知。

    再说,他和药师殿只是合作关系,还没亲密到要举杯共聚的程度。

    三殿主客客气气将江尘送出门,作陪的还有其他二位长老,包括那个蓝长老。

    蓝长老对江尘还是有点成见的,脸上表情比较僵硬。

    江尘心知肚明,心想这女人鼠肚鸡肠,以后可别坏了我的大事,该敲打还得敲打一下。

    略作思考,江尘忽然一笑:“三殿主,如果今天咱们没有这合作关系,想必你也不会将那龙骨至阳草卖给我吧?”

    “哈哈,哪里的话,我们药师殿做生意这点规矩还是有的。”三殿主笑的很爽快,不过他这话,连他自己都不怎么相信。

    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如果没有生意因素,龙骨至阳草卖给谁也不可能卖给江尘。

    江尘哈哈一笑,也不拆穿,却道:“不管出于什么原因,我只能说,三殿主做了一个英明的决定。”

    “此话怎讲?”三殿主心头一动。

    “很简单,因为这龙骨至阳草,却是国君陛下钦点的。你若不卖给我,你药师殿回头要打的官司可就多了。哈哈哈,说多了,说多了。”

    江尘哈哈一笑,跳上马,长笑一声:“三殿主,留步吧。”

    三殿主呆若木鸡,看着江尘纵马疾驰的背影,若有所思。

    “国君陛下?”三殿主喃喃自语,联想到昨天那块雕龙金牌,他隐隐觉得,这个江尘也许说的并不假。

    “这小子真能吹,国君陛下?他不是刚被国君陛下打了一顿么?”蓝长老不屑地嘟哝一句。

    三殿主狠狠瞪了她一眼:“你懂什么?今天你差点办坏了事!你给我记住了,以后办事聪明点!你以为他那块雕龙金牌是假冒的?你以为这神秀造化丹的方子是大风刮来的?”

    蓝长老无言以对,是啊,这小子果然透着一股古怪意味。

    三殿主心有余悸,出警告:“不管是什么情况,你们都记住了。以后在江尘面前,都给我把姿态放低点!此子,我看他很不简单!”

    ……

    王宫深处。

    东方鹿缓缓放下手里的书本,拿起桌上的茶盏轻轻品了一口。

    “天都,江瀚侯府有什么动静?”

    “回陛下,江瀚侯平静的很,没有什么动静。”

    “那小子呢?”

    “那小子?昨天似乎在家里呆了一整天。今天一早,便去了药师殿,还跟一帮诸侯子弟闹了一场纠纷……”

    那名为天都的心腹护卫,一五一十将情况上禀,一字不漏。

    “哦?这小子挨了一顿打,不但没打死,今天就能生龙活虎上街了?朕的亲卫,什么时候打个人都这么没水平了?”东方鹿似笑非笑。

    “不过,你说药师殿竟然向着江尘?无视那些顶级诸侯的子弟?”

    “属下也觉得奇怪,但事实便是如此。而且,那药师殿还留他做客,逗留了好一阵。看样子,这小子,并不像传说中的那么不堪。”

    东方鹿若有所思,点点头:“希望如此,芷若的病情,如今也只能寄托希望于他了。希望这小子不要搞什么花样。”

    “看上去不像。他若是搞花样,哪还敢如此招摇入市?欺君之罪,却不是他江瀚侯府能扛得住的。”

    “天都,你记住,不管怎样,一定要保护好这小子。他要置办什么,都要为他安排妥当。如果有不长眼的,不管什么来头,给我一律教训了再说。”东方鹿下令道。

    显然,药师殿上午生的事,东方鹿也不希望再次生。龙骨至阳草,东方鹿推断,这也许和自己女儿的病情有关!

    若是跟自己女儿的病情有关,就算是龙腾侯的传人,那也得给朕靠边站!

    ……

    从药师殿离开后,江尘并没有回府。他还要置办点东西。三天后入宫会诊,需要做的准备有不少。

    没走多远,江尘凭强大的直觉,便现身后有人鬼鬼祟祟监视跟踪他。他却不屑去拆穿。

    “哼,这些不长眼的东西。如果你们真的强悍到连东方鹿的东西都敢抢,那就来吧。”

    江尘毫不介意引一场君臣斗的。

    之前祭天大典上被别人看了热闹,如今如果有不长眼的跳出来,他不介意看一场君臣斗的好戏。

    甚至,他还会巧妙地配合一下。

    让江尘觉得遗憾的是,王都的治安还是不错的。至少公然抢劫这种事,还真的没有生。

    “一群没胆的家伙,这龙骨至阳草就在这里,你们倒是来抢啊。我是绝对不会为东方鹿拼命的,你们要来抢,我会很愉快地交出来的。然后等东方鹿问起来,我一定会很愉快地把你们供出来的。”

    江尘一边走,一边愉快地盼望着这种事生。可惜的是,这些跟踪的人,却始终不上来抢。这让他多少觉得有点郁闷。

    “真是一群无胆匪类!”江尘摇了摇头。也不在意这些小插曲,催马朝那松石馆飞驰而去,他还有正事要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