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玄幻魔法 > 三界独尊 > 第0019章江家的潜在危机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这些天的坚持打磨,再加上药物的辅佐,江尘终于将这四条经脉都打磨到自己满意的境界。

    “四脉并举,如花开四瓣,并无孰轻孰重,几乎是齐头并进。跟第一次修炼比,如今这经脉,不管是韧度,还是强度,都提升了何止十倍?”

    江尘很满意这个进度,虽然他知道,武道修炼方面,前任江尘已经落后了别人好些个身位。

    不过这并不是急躁的理由,江尘还是按自己的节奏来,慢工细活,水到渠成。

    终于到了这第六天的清晨,江尘迎来了最佳的状态。

    四条真气如蛟龙一般,充满了野性,爆力,它们不约而同的,产生了一种默契,一种要冲开第五道要穴的默契。

    强悍而富有节奏的真气流,让得江尘周身百骸都充满了一种泰然之感。

    吐息,运气!

    四条真气,如同四条将要跃上龙门的鲤鱼,斗志高昂,充满朝气,在江尘的引导向,殊途同归,汇聚而成,飒沓如流星一般,朝江尘早就定位好的第五处要穴冲去!

    暖流激荡,堪比男女交融的那种然愉悦感,瞬间通过要穴,传向周身百骸。

    轰!

    那道要穴便如蛋壳一般被冲破,强大的气流冲破要穴,沿着早就预定好的线路,贯通了第五条经脉!

    第五个要穴,冲开!

    第五条经脉,贯通!

    五脉真气,大成!

    ……

    迎着晨光朝阳,江尘露出了转生后第一丝自内心深处的笑容。

    五脉真气,并没有让他感到意外。让他感到喜悦的是修炼,是突破后带来的那种成就感。

    这种成就感,他前世贵为天帝之子,都不曾享受过。

    “五脉真气的话,在各大诸侯传人的话,应该不至于垫底了吧?而且,以我的眼界和实力,真气境内,哪怕是七脉八脉的高阶真气境,也未必能赢得了我。”

    这点自信,江尘还是有的。

    因为以他的洞察力,对这个世界的基础武学,绝对可以做到一眼看破真髓。在对方出招之前,就把对方的所有路数都看透了。这种比试,自然是大占优势的。

    走出修炼密室,江尘现,已经很多天没有去拜见自家老爹了。

    来到这个世界,不管是血肉关系上,还是第一印象上。江瀚侯江枫这个老爹,一直都是江尘的精神寄托。

    在这个男人身上,江尘体会到什么叫人间有爱。

    对这段骨肉亲情,江尘嘴上没说,心里却还是非常看重的。

    见到父亲的时候,江瀚侯手里正拿着一张请帖,眉头微微皱着,显然是有点心事。

    “父亲。”江尘走了进来。

    “哈哈,尘儿,你来了!”看到儿子,江枫的心情总是格外好的,额头上的那点阴霾,也很巧妙地隐藏掉了。

    “怎么样?老子可是听说了。你这几天足不出户,莫非你这回是真的铁了心,非得把那三项基础考核给通过了?”

    江枫带着半开玩笑的口气,却是让得江尘一阵无语。这当老爹的,心态可真够好的啊。这个时候,居然还有心情开玩笑。

    “基础考核都不算事,父亲,你刚才在看什么?我看你好像心事重重的样子。”江尘见父亲不提,索性主动提了。

    “这个嘛,哈哈!尘儿,你以前不是对家里的事不怎么关心的嘛。这些事你就别操心了。”

    江枫打了个哈哈,试图转移话题。

    “父亲,我是你儿子,你庇佑我,总得有个度吧?你就不怕我被你宠成一个废柴纨绔吗?”

    “嘿嘿,尘儿,瞧你说的。老子保护儿子,那不是天经地义嘛!其实也没什么,就是龙腾侯来一个请帖,说是要各路诸侯去参加宴会,庆祝他龙腾侯府生了一件天大的喜事。”

    “龙腾侯府?”江尘第一时间,便想到那个大小姐龙居雪。

    “我们跟龙腾侯府,交情没到请咱们喝喜酒的份上吧?”江尘试探问。

    “唉,龙腾侯!他这是明火执仗,想欺负我江家啊。尘儿,既然你问到,为父就跟你说一说。你以后出出入入,也留点神,别得罪了龙腾侯府的人。是这样的,我们江瀚领,因为地处王国南疆,土地肥沃,三十年前更是现了一片半灵脉的土地。所以我们家族,一直跟那丹王苑有一笔大生意来往。就是帮丹王苑培育灵药。”

    现一片半灵脉的土地,自然是培育灵药的沃土。和经营丹药生意的丹王苑有生意往来,这很正常。

    江尘静静听着,因为他知道,必然还有后文的。

    “可是,最近几年,龙腾侯已经数次找到我,提出要租借我们那批半灵脉的灵药园。”

    “租借?诸侯之间租借,倒也不是没有。他的租金怎么开?”江尘隐隐似乎洞悉到一点什么。

    “说龙腾侯府欺负人,就是这里欺负人。我们与丹王苑的生意往来,这灵药园一年可以给我们带来约莫五百万两银子的收益。可是,龙腾侯却是开价三十万两,要租借我们的土地。”

    给丹王苑培育灵药材料,一年收入有五百万两左右!

    租借给龙腾侯,却是一年收入直接缩水到三十万两!

    抢劫,果然是明火执仗的抢劫!

    江尘一下子全明白过来了,这龙腾侯是仗着王国第一诸侯的权势,打算****啊。所谓的宴会,无非就是鸿门宴。邀请江瀚侯过去,无非就是当面施压,逼他妥协。

    如果仅仅是来自龙腾侯的压力,大家都是东方王国的诸侯,你逼迫我,大不了我不鸟你便是。

    诸侯之间,没有国君的御召,却是不能互相征伐的。

    若是诸侯之间轻起兵戈,那便是有违祖制,犯大忌讳了。

    江尘看父亲这般烦恼,只怕压力不仅仅是来自龙腾侯单方面。

    “是不是,那丹王苑方面,也跟龙腾侯暗中勾结起来了?”江尘问道。

    江枫略微有些奇怪,看了江尘一眼:“行啊,尘儿,你平时都不过问这些事,没想到这里头的弯弯道道,倒是被你看出来了。确实是这样,丹王苑方面也放出风声,即便我们不租借给龙腾侯,他们也打算在潜龙会试后,跟我们终止合作了。”

    江尘算是全明白过来了,这是**裸的落井下石。

    两方面勾结,直接把半灵脉土地的主人给撇出去了。

    这龙腾侯太会算计了,这简直就是无本生意。

    而丹王苑,在龙腾侯和江瀚侯直接,自然是巴结龙腾侯的。毕竟那是王国第一大诸侯啊。

    “这么说,今晚的宴会,那是鸿门宴咯?”江尘饶有趣味地把玩着那章请帖,那字里行间,透着龙腾侯的一股傲气,一股小人得志的气息扑面而来。

    最紧要的是,这请帖里,居然还特意叮嘱了一下,要江瀚侯带着江尘一起出席。

    这是要将他们父子打包在一起,狠狠羞辱吗?

    “尘儿,为父在想,我一个人去就好了,你就……”

    “去啊!为什么不去。我太想去见识一下了。”江尘哈哈大笑,“我倒要看看,这龙腾侯,到底是不是长着三头六臂。”

    通过父亲说的这件事,再结合之前生的种种事情联系在一起,江尘完全有理由怀疑,前任江尘在祭天大典放的那个屁,其背后十有**也跟龙腾侯有关。

    即便没有直接关系,也必然有间接关系。

    只是,区区龙腾侯,怎么可能让江尘打退堂鼓?

    畏惧不前?逃避挑衅?这是弱者的行为。

    江尘此生,只做强者!

    况且,江尘也想看看,龙腾侯这个暴户,到底遇到了什么好事,竟然吹嘘为天大的喜事。

    ……

    是日,王宫。

    东方芷若的寝宫,经过这几天的忙碌赶工,已经基本按照江尘图纸的要求,重新修缮了一番。

    现在东方芷若的住处,却是明显没有了以往的精致,却多了几分大开大阖。

    东方鹿也听说了这里的事,今日特意亲自来巡视一番,随行的还有勾玉公主。

    “哈哈,这个江尘,倒是会搞事,这哪里像一个公主的寝宫嘛!”东方鹿嘴里这么说,但明显看得出来,他并不怎么介意。

    “勾玉,这个江尘,你怎么看?”东方鹿笑呵呵问身旁的勾玉公主。

    “王兄,如果江尘能够治好若儿,自然由得他胡闹。如果他是装神弄鬼,勾玉第一个要他好看!”

    正说着时,东方芷若已经如同一只小鹿一般,蹦蹦跳跳而来。

    “父王,姑姑,你们来看若儿啦。”

    “嗯,若儿,这几天感觉怎么样?”东方鹿看着这个从小多灾多难的女儿,心里也是颇觉得亏欠。

    芷若从小命运多舛,却从来不抱怨什么。相反,她总是很懂事,做什么事,都总是考虑别人的感受。

    即便有恶疾在身,即便知道自己命不长久,也从来都是乐观地生活着。

    “父王,若儿这几天可开心了。你看看若儿的脸色,是不是好看多了?还有哦,若儿现在每到午夜,也不会那么怕冷了。每天都觉得很好,比以前睡得好多了。”

    从东方芷若的精神面貌上,确实看得出来,这几天,她的起色确实好了很多,整个人看上去,也不会那么无精打采。

    “若儿,这么说,江尘的治疗手段,有效果?”东方鹿眼睛一亮。

    “嗯,一定是江尘哥哥的功劳。他给我佩戴的那些香囊,我现在随身都带两个。感觉现在也不会像以前那么容易累了,夜里也不会常常被寒气冻醒。父王,姑姑,江尘哥哥给我那幅图,我每天观想,觉得效果很好呢!”

    听了东方芷若这番话,再看看东方芷若明显有所好转的起色,东方鹿和勾玉相对一视,都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