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玄幻魔法 > 三界独尊 >章节目录第0020章宴会是个坑?小爷...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那小子,那小子,他有这么厉害吗?”勾玉还是有点不服气,一想起那天被江尘教训,心里就觉得别扭,要她承认江尘的厉害,她有点放不下面子。

    东方鹿轻轻搂着身边的女儿东方芷若,轻叹道:“没想到,祭天大典生那样的事,居然因祸得福。难道是上天眷顾,假借江尘之手,来解救若儿的痛苦么?”

    想来想去,也只能这样解释了。

    “对了,勾玉,这江尘在王都参加潜龙会试,他的成绩如何?”东方鹿忽然想起这件事。

    “王兄,一百零八路诸侯的传人,这江尘的成绩毫无悬念垫底。而且,他直到目前,三项基础考核一项都没通过。月底只有三四天就要截止基础考核了,如果他通过不了,潜龙会试的终极考核,他都没资格参加。”

    勾玉只能如实道来。

    “这么严重?”东方鹿也颇觉意外,“这却是让朕为难了。如果此子连基础考核都通过不了,诸侯令都保不住,朕有心赐他富贵,只怕也……”

    “种什么因,结什么果。他之前不努力,失去诸侯令也不算冤。王兄,我可说好了,既然你让我负责潜龙会试,小妹可不会放水。”勾玉嘴里还是很好强。

    “哈哈,朕岂会让你难做。若是他命里当真没有诸侯之命,在京里做个闲官也是不错的。不掌权势,只想富贵。倒也是逍遥自在。”

    如此处理,反而是东方鹿最希望看到的结局。不然等潜龙会试结束后,各大诸侯必须回到各自领地。

    到时候,东方芷若的病,谁来治?

    “对了,王兄,说到潜龙会试,勾玉今日接到一张请柬。来自龙腾侯府。”

    “龙腾侯府?”东方鹿眉头微微一皱,显然对这三个字颇为敏感。

    “对,说是今晚在龙腾侯府设宴,邀请小妹出席。据说,是他龙腾侯府,生了一件了不得的喜事。”

    “喜事?”东方鹿表情更复杂了。以他堂堂国君,按说对王都的掌控力应该到无懈可击的地步。

    可是这龙腾侯府,到底生了什么大喜事?东方鹿还真不知。

    当然,龙腾侯是不可能邀请国君前去赴宴的。一来诸侯没有那么大面子,二来祖宗法制也不允许这么做。

    “他在请柬中没有明说,只说与他幼女龙居雪有关。莫非,是她女儿龙居雪,武道有所突破?”

    如果是这种小事,东方鹿反而不介怀了,摆了摆手,“既然邀请了你,你便去一下。这龙腾侯,呵呵。”

    勾玉表情也有些复杂,也清楚王兄对龙腾侯的忌惮。天下第一诸侯,位高权重,几乎已经快到威高震主的地步了。

    ……

    龙腾侯府,坐落在王都的东南区域,其地理之优越,地段之繁华,建筑是雄伟,却是江瀚侯完全没法比的。

    当然,说是龙腾侯府,只不过是诸侯在帝都的临时府邸。各大诸侯的真正侯府,还是在各自的治所领地。

    既然是赴宴,江枫本来还打算张罗一份重礼的,却被江尘否决了。既然铁定会撕破脸的,何必破费?随随便便拎点东西,爱要不要。

    反正,龙腾侯这份请柬,压根不图你手上拎的这点东西,人家所图者大,是要江瀚侯的半灵脉土地,要断他们江瀚侯府最大一笔经济来源。

    抢人饭碗,这是死仇。江尘很清楚,这事不可能善罢甘休。

    傍晚时分,江尘才慢吞吞从修炼密室中走了出来。用他的话来说,去得早也是遭人冷眼,还不如等人都到齐了再去。

    江枫一想也是这么个道理,便接受了江尘的提议。

    等他们两父子赶到龙腾侯府的时候,受邀的宾客,都已经到了七七八八了。

    场面一点都没有出乎江尘的意料之外,有意无意的,一些诸侯和龙腾侯之间达成了默契,故意晾着这对父子。

    好在,江瀚侯平素为人很是不错,在诸侯之间,也结交了一些人。这些相熟的同僚,都纷纷起来跟江枫打招呼。

    场面倒不至于太难看。

    “江老弟,本侯千盼万盼,总算把你给等来了。”忽然间,一道爽朗的笑声从前面传来,一个锦袍华服的男子大跨步朝江枫走来。

    此人虎背熊腰,走起路来虎虎生风,一举一动之间充满了霸气,正是龙腾侯龙照风。

    “不敢当,龙兄客气了。”

    “来来来,江老弟你是我今天的贵客,必须陪本侯坐上座。”

    上座可不是那么好做的,这种王侯之家,最讲究排座位。江瀚侯虽然地位不错,但还没高到可以坐龙腾侯府上座的层次。

    “这如何使得?龙兄你忙你的,我与这帮老兄弟一起入座便是。”江枫还是愿意和这帮老兄弟一起坐。

    不过,他显然低估了龙照风的坚持。

    “客随主便,今日江老弟定要听从本侯的。”龙照风大有一种你不入上座,我便不罢休的气势。

    一旁的江尘淡淡道:“父亲,难得龙腾侯如此厚爱,既有上座,为何不坐?坐了便是。”

    “哈哈哈,这位是?对了,一定是江尘贤侄。好好,虎父无犬子。贤侄,你们小一辈的热闹去,本侯就不一一招呼了。”龙腾侯略带深意的眼神,在江尘面前逗留了片刻,哈哈而笑道。

    “嘿嘿,侯爷自便。”江尘随意地摆了摆手,便转身走开了。

    “尘哥,这边来。”

    刚转过身,江尘便看到一坨硕大的身影,在不远的一桌上,兴奋地朝他招着手!

    如此体积吨位的身形,整个东方王国也只此一人,别无分店,自然是那宣胖子无疑。

    跟宣胖子一道的,还有那虎丘侯传人壶丘岳,这两人,正是江尘在王都的死党。

    至于另外一个杨宗,却是躲在另外一桌,目光甚至都不敢朝宣胖子他们看,显然是不打算过来掺和了。

    “尘哥,这几天可想死弟弟我啦!”宣胖子很是粗豪,用他那上等绸缎制作的袖子,在一张椅子擦了又擦,“尘哥,这是我早早给你霸好的一个位置。哈哈,有吨位,抢座位就是有优势啊!”

    “尘哥,老没见你,怪想你的。”壶丘岳眼里也透着一股热忱。这人话不多,但却是实心眼。

    在这种场合,以江瀚侯目前岌岌可危的地位,这两人能有这样的表现,江尘多少还是有点感动的。

    这些人能称为死党,确实有称为死党的理由。

    江尘无视四周投来的各种眼神,正准备入座,忽然那条椅子旁,闪过一条身影,一屁股坐在宣胖子擦拭过的椅子上。

    “宣胖子,谢谢你给我占座啊。”

    此人一身玄色袍服,一个酒糟鼻子极其显眼,尖尖的嘴角溢出几分嘲弄的意味,大马金刀地将那椅子给霸占了。

    “燕猴子,你啥意思?”宣胖子直接怒了。

    “宣胖子,我倒要问问你,你啥意思啊?这座位难道我不能坐嘛?”此人乃是雁门侯传人燕一鸣。那天在药师殿,自报名号威胁江尘的,也有此人一个。

    “这是我给我尘哥占的座!”宣胖子一把就要去掀燕一鸣。

    “尘哥?你是说他吗?”燕一鸣似笑非笑道,“宣胖子你是瞎子吗?这一片是进阶真气区,至少要有四脉真气,才有资格入座。”

    瞥了瞥江尘,燕一鸣以一副极为戏谑的口气,指了指角落一条孤零零的单人小桌子:“江尘,那条桌子,是为初步真气境特备的。”

    燕一鸣这话说出来,四周立刻传来一片哄笑。显然,这是一早就设计好的桥段,就等着江尘和宣胖子他们来丢人现眼的。

    宣胖子勃然大怒:“燕猴子,你欠抽不找时候是吧?”

    燕一鸣淡淡笑道:“宣胖子,你区区一个五脉真气,什么时候有这底气,要抽六脉强者了?”

    说话间,燕一鸣六脉真气齐齐涌动,一股逼人的气势当面压来。

    现场剑拔弩张,大有一言不合就要动手的架势。

    忽然间,不远处的一张桌子,传来一道酥软清脆的声音:“江尘哥哥,到这边来坐,我给你留了位置。”

    这声音娇憨清脆,江尘不用回头,便知道是当朝公主东方芷若。

    嘴角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江尘忽然伸手拍了拍燕一鸣的肩膀:“这位小侯爷骨骼清奇,相貌堂堂,连抢位置都抢得这么有性格!有前途!你的主子一定很欣赏你吧?燕一鸣是吧?我记住你了。”

    说罢,江尘一脸云淡风轻,完全无视四周那些嘲弄的眼神,施施然朝东方芷若那边走去。

    “你这丫头,不好好呆在寝宫,这种乌七八糟的场合,却来掺和什么?”

    此语一出,却是全场被他雷得里焦外嫩,这可是当朝公主啊。这江尘上次被国君杖打,侥幸不死,这次居然变本加厉,竟然用这种口气对当今国君最宠爱的公主说话。

    听起来,就跟教训自己妹妹似的?

    而且,当着宴席主人的面,说这是乌七八糟的场合,这是打龙腾侯的脸吗?

    一时间,现场的气氛变得有些古怪起来。

    一个个翘着脑袋,都想看看,这个语不惊人誓不休的江家小侯爷,到底是不是因为压力太大,忽然间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