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玄幻魔法 > 三界独尊 > 第0030章再虐燕一鸣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第二天,勾玉公主亲自驾临江瀚侯府,带着御召和大批犒赏,表彰江瀚侯父子。

    其理由是——江家父子对芷若公主有诊治之功。

    这个理由有点不明不白,除了少数几个知道内情的见证人之外,到底江家父子怎样对芷若公主的病情有诊治之功,谁也搞不清楚。

    但参加了龙腾侯府宴会的人都现,芷若公主在宴席上言笑晏晏,气色大好,与之前病怏怏的样子,确实有着截然不同的状态。

    难道说,这江家父子,竟然真的在芷若公主的病情上,有所建功?

    外界猜测,各种流言满天飞。

    有一点是肯定的,这江家父子注定要成为最近王都的焦点人物。

    而事件主角江尘,从来就不在意外界的反应。他更在乎的,是自身实力的提升。

    随着时间的推移,月底小考截止期也快到了。

    江尘自然没有理由慌张,那三项基础考核的内容,对现阶段的他而言,完全是小菜一碟。

    很快,三天时间又过去了。

    在这三天里,江尘一直都在致力于打磨第五条经脉。经过三天的打磨,这第五天经脉的韧度,已经基本上赶上了前四道经脉的水平。

    如此一来,五条经脉齐头并进,处于同一水平线上。

    当日在龙腾侯府,江尘只动用了三脉真气的实力,甚至都没有去动用五脉真气的真实修为。

    当然,他也很清楚,自己能处处制约八脉真气的白战云,也是有很多侥幸因素在里面的。

    其一,他的武道认知水平,相比于真气境的强者,实在不知道领先了多少个级别。

    其二,双方切磋之间,约定好了是比试《东王指》,而在《东王指》这种普通武技上,江尘确实到达了传说层次,自然能压制白战云的无漏层次。

    其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白战云事先演示过一次《东王指》,他对《东王指》的掌握程度,已经完全被江尘看破。

    如此一来,白战云等于是没开打就失去了所有主动权,处处受制,也就正常了。

    当然,白战云也是倒霉。他哪里知道,自己遇到的对手,竟然是一个在武道认知方面,远这个世界的变态存在?

    如果双方实打实较量,全力以赴,都用自己最强大的武技,江尘对上白战云的最强战斗力,鹿死谁手,还真是不好说。

    毕竟,江尘真实修为是五脉真气,而白战云是八脉真气。这其中三段差距,足足差了一个大境界。

    不过,江尘也相信,如果自己能扛过白战云前三十招,最后胜出的,一定会是他江尘。

    推演那一战,江尘将对真气境武者的真实战斗力,有了进一步的了解。

    “说一千,道一万,那都是假的。武道战斗,千变万化,我坐在这里推演,但是战斗时很多突情况,是推演无法预料的。归根结底,我还是要不断提升自己的实力。所幸的是,我第五条经脉已经初步打磨好,下一步,倒是可以用《真穴共振》,定位第六道要穴了。”

    来到这个世界,半个月左右的时间里,从三脉真气,修炼到五脉真气,这个进度,即便是顶级天才,恐怕也要三五个月时间。

    而江尘,只用了区区半个月的时间。

    可是,这却远远不够。五脉真气到底还是弱了一点,不说与王国那些顶级强者对抗,就算是诸侯传人中,五脉真气的战斗力,恐怕也会让江尘在实战中吃不小的亏。

    “潜龙会试的终极考核即将到来,看王都这氛围,大有风起云涌之势。看样子,即便是一个小小的王国,一旦风云动荡,恐怕也会形成一个大漩涡。以我现在的实力,想要在这个大漩涡中游刃有余,却还是远远不够啊。”

    ……

    很快,月末就到了。

    这一天,江尘带着江正,十分悠闲地来到了潜龙会场。

    如果不是知道内情的人,看到江尘这般悠闲自在,谁想得到此人连三项基础考核都没过?

    因为那晚在龙腾侯府的表现,江尘的出现,倒是吸引了更多的注意力。与当天出现在药师殿不同的是,当初那些指指点点是肆无忌惮的,而今天这些,明显就少了几分肆意,多了几分忌惮。

    江尘自是不会在意外界怎么看待他,径直走进会场内部。

    刚走进去,却见到里边正好有一人走出来,却是雁门侯传人燕一鸣。

    “江尘!”燕一鸣见到江尘,目中喷火。

    上次在龙腾侯府被江尘一指戳败,对燕一鸣来说,可谓是毕生的耻辱。不但让他在同龄人面前丢尽面子,更重要的是,他在龙居雪面前出了那么大的丑,搞的现在龙居雪对他都爱理不理了。

    燕一鸣觉得,这一切都是江尘的错。如果没有江尘这个混蛋,他燕一鸣怎么会落到成为王都笑料的地步?

    “你是那个抢座位的燕猴子?”江尘一愣,随即想起了眼前这人是谁。

    只是,他这恍然的神态落到燕一鸣眼里,却是成了更大的侮辱。

    “江尘,你不要狂!上次你如果不是暗算我,你以为,凭你区区三脉真气的修为,能打败我?”

    燕一鸣也不顾这是什么场合,嘶吼道。

    “这么说你很不服?”江尘淡然地笑了笑。

    “服?你算什么东西?要我服你?是你江瀚侯排名比我雁门侯高?还是你江尘修为境界比我燕一鸣高?”

    “那你到底想怎样?”江尘依旧云淡风轻。

    “我……我要跟你决斗!”燕一鸣大吼,他不甘,不服,他要把失去的尊严,翻倍讨要回来。

    而最直接的办法,莫过于打败江尘这个罪魁祸,并狠狠羞辱他,蹂躏他,将他狠狠踩到地下!

    “决斗?没时间,没兴趣!”江尘随意一笑,摇了摇头,仿佛穿过空气一样穿过燕一鸣身边。

    “江尘,你这个懦夫!侥幸暗算了我一次,就没胆再跟我决斗了吗?好!早知道你们江家父子是无胆懦夫。你不决斗?可以!你只要当着大家的面,承认自己是懦夫,我就放过你。”

    江尘的无视,在燕一鸣看来,是心虚的表现。这让燕一鸣底气更足,更加相信当时的江尘,只是侥幸赢他。

    陡然间,江尘的脚步一凝。

    不管是懦夫这个词,还是侮辱他江尘父子,都是过了江尘的心理底线。

    触我底线者,不可饶恕!

    “三招!”江尘目光阴冷地盯着燕一鸣,“跟我决斗,你还没有资格!三招内,如果你没躺下,算我输。”

    “哈哈哈,果然是狂!我不要你三招!我堂堂雁门侯传人……”燕一鸣正要吹嘘壮胆,陡然间话音戛然一停。

    他不敢再说下去,也无暇说下去。因为对面的江尘,如同一支蓄势待的箭,陡然生出一种莫名的气势,遥遥将他锁定了。

    “第一招,看清楚了!”

    江尘毫无花招,向前跨了一步。在这一步跨出的同时,手臂微微抬起。

    只是这手臂微微一抬之间,却有着一股让人心悸的气势陡然而生。

    “惊雷!”

    指尖喷薄,一道破空剑气,以不可思议之轨迹,如晴天霹雳一般,射向燕一鸣!

    如惊雷乍响,燕一鸣只觉得耳鼓麻,那道惊人的指力,已如离弦之箭一般射向自己的要害之处。

    “哼,故技重施,这《东王指》,还想伤我?”

    燕一鸣虽然惊讶于这一指的突然,却还是有把握避开的。

    身形闪动,如同柳枝摆动。

    “柳絮步,无风起浪!”

    燕一鸣的身体,如柳絮一般摆动,那律动的节奏,好似那风起微澜,说不出的潇洒。

    这是雁门侯的家传绝学——《柳絮步》。

    燕一鸣很自信,他坚信,那天落败,只是受制于功法。今天,他施展家传绝学,一定可以把江尘打出屎来!

    不过,他得意之情还没来得及持续多久,江尘又跨前一步。手臂摆动的幅度,却是微微加了一些。

    “第二指,星爆!”

    江尘的招数,简单,明快,没有任何花哨。在外人看来,可能是过于简单粗暴了。

    可是,这大巧若拙的武道真意,只有江尘自己才懂。

    天下武技,化简入繁容易,化繁入简却难。

    而江尘这两指,实际上已经是到达化繁入简的级别。把所有的变化,凝于招数之中。

    在不变中求变。

    果然,燕一鸣嘴角溢出了一丝得意微笑:“江尘,你这《东王指》虽然不错,但却是黔驴技穷了吧?想伤我,那是做梦!”

    可是,他这话还没有说话。

    忽然间,江尘整个人的气势陡然一变。指尖轻轻一晃,节奏陡然又是一变。

    “第三指,无名!”

    嗤!

    这一指,却是花非花,雾非雾,让人说不清,道不明。明明是出自《东王指》的意境,却又远胜《东王指》的应有意境。

    不可思议的流线,不可思议的弧度,不可思议的一指。

    倏然而中。

    燕一鸣只觉得肋下一阵刺痛,与那天同样的位置,却是更胜十倍的力度,将他的所有步法、防线,如同一张白纸一样毫不留情地撕扯开,又一次命中!

    轰!

    燕一鸣的身体,又一次狼狈摔在地上,不知死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