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玄幻魔法 > 三界独尊 >章节目录第0033章考核结束,兄弟交...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考试的时间很充裕,江尘也并不慌忙。这第三项考核,对他来说更无难度。死记硬背的东西,他前世培养的阅读能力,百万年的培养,几乎是达到了过目不忘的境界。

    所以,这么点死记硬背的东西,压根就难不倒他。

    大笔一挥,写上了江尘的大名。然后便开始答题。

    大约半个时辰后,死记硬背的那些题目,就被江尘圆满地完成了。

    接下去,是自由挥的部分。这个部分的题目,相对比较灵活。题目也相对更有深度一些。

    当然,以江尘的眼界来看,这些题目不免还是粗浅低端的可笑,不过他还是认认真真地构思起来。

    虽然题目很粗浅,但江尘也不方便回答的太深奥。因为东方王国的理论水平,恐怕消化不了太深奥的东西。

    以江尘的知识面,真要回答的太深奥,让东方王国这些人来阅卷,也许跟交白卷没有什么区别。

    太深奥以至于看不懂,那和答非所问又有什么区别?

    所以,江尘绞尽脑汁,从这个世界的知识水平点出,做出了一些开创性的阐述。

    这些回答,在江尘的知识库,算是很低端的知识。但是放在这里,江尘还是有些担心,担心纲了,引不必要的麻烦。

    所以,他压了再压,总算是压制住挥的冲动,将这些开创性的阐述,控制在东方王国的知识水平线上。

    如此一来,倒也是有些劳心劳力。大约一个半时辰,江尘审核了一下答卷,现无可挑剔,也便交卷了。

    按规矩,负责这关的考核执事,将江尘的考核卷轴收了,封存到盒子里。

    “江尘,此关考核,需要高层审阅,经过各科负责人批改,才会出成绩。这个规矩,想必你是懂的吧?”

    规矩确实是这么一个规矩,江尘也没在意,点了点头。

    反正不管谁来批改,这份答卷是肯定可以过关的。关于这一点,江尘是非常自信的。

    完成三项基础考核之后,时间其实已经傍晚时分了。宣胖子一路小跑跟着江尘,以他那吨位体型,要跟着江尘的步伐也不容易。

    没走多远,胖子整个人就气喘吁吁了:“尘哥,你倒是等等兄弟我啊。”

    “尘哥,弟弟我在松鹤楼订了一桌,就是为了给尘哥你庆祝通过审核的。胖子我早就知道,尘哥你一定是扮猪吃老虎。以前没通过考核,那是故意示敌以弱,嘿嘿,战略上麻痹对手!”

    宣胖子马屁如潮,一点都不脸红。

    “松鹤楼就不去了。”江尘淡淡说了一句,考虑了片刻,看了看一脸热切的宣胖子和壶丘岳,轻叹一声,道,“晚上到我府上聚聚吧。”

    壶丘岳点头:“对,尘哥说的对。我家老头子也说,最近王都是非多,松鹤楼那种地方,我们还是少去为妙。”

    “嘿嘿,尘哥说不去,那就不去。再说了,去尘哥府上,咱们兄弟几个更有面子不是?”宣胖子是个通达的人,转弯很快,倒不认死理。

    江正作为仆从管家,这个时候是他挥作用了。听到江尘这么说,当下说道:“属下这就回去准备准备。”

    到了江瀚侯府,宣胖子他们就更放得开了。

    而江尘,来到这个世界之后,也是第一次与这几个死党相聚,倒也其乐融融。席间听宣胖子等人聊起以往那些辛酸苦辣事,也是颇有些唏嘘。

    “尘哥,你说那杨宗,是不是无情无义。想当初,你那么罩着他。你出了事后,他就缩头缩脑,不敢跟我们来往了。看样子,这个人是靠不住了。枉我宣胖子以前把他当兄弟,真不是东西!”

    宣胖子提起那杨宗,就气不打一处来。

    江尘倒是随意笑了笑,不置可否。正所谓人各有志,那杨宗趋利避害,选择有利于自己的立场,没有选择兄弟情义,那是他个人的选择。

    只是,在江尘心里,却自然就把杨宗这个名字从他的心里划除掉了。

    见江尘没有接茬,宣胖子倒也没有继续讨伐杨宗,而是将话题转到潜龙会试上。

    “尘哥,说起这潜龙会试,你到底有没有野心啊?”宣胖子看起来有点喝多了,舌头都有点大了。

    “什么野心?”江尘微笑。

    “尘哥,我宣胖子这个人认死理,那些顶级诸侯,我宣胖子一个都瞧不上。天生就觉得跟尘哥你对胃口。所以,尘哥你如果飞黄腾达了,宣胖子我做梦都高兴!尘哥,胖子我希望你冲击顶级诸侯!”

    “是啊,尘哥,我看那个白战云也就那样,你完全有实力冲击四大诸侯的地位啊。”壶丘岳想到江尘那天晚上的表现,心里也是热血奔涌。

    “四大诸侯吗?”江尘轻喃了一声,随即洒然一笑,“四大诸侯,并不是我的目标所在。”

    “啊?尘哥,那你的定位是什么?如果能夺得十大诸侯的席位,那也不错。”壶丘岳道。

    “壶丘岳,你是猪啊。”宣胖子人醉心没醉,以他对江尘的了解,尘哥这种口气,不是说拿不下四大诸侯,而是四大诸侯都入不了江尘的法眼啊!

    一念到此,宣胖子那肥胖的身躯猛然一抖,那点醉意一下子全消散了,肥嘟嘟的眼皮包裹下的一双贼眉鼠眼,猛然射出无比期待的热切光芒。

    “尘哥,难道,难道你的目标竟然是东方一族的位置?哈哈,不愧是我的尘哥啊,野心够大,够屌!”

    宣胖子也是个混人,再加上酒精的刺激,说起话来,也是一点顾忌都没有,压根没想过这话已经有犯上作乱的嫌疑了。

    “这个……尘哥,你是当真的吗?”壶丘岳愣住了,呼吸都跟着急促起来。

    看着这俩货一副认真的样子,江尘哭笑不得:“胖子你想象力也太丰富了吧?我什么时候说过要取代东方一族的位置了?”

    “那到底是什么?”宣胖子挠挠头,一脸迷惑。

    “我辈修士,若只是为一时富贵,那却是浪费了大好人生。我江尘此生,志在武道修行。凡俗富贵,于我如浮云。”

    看着江尘认认真真的样子,宣胖子整个人就跟霜打的茄子一样,变得有气无力起来。

    “尘哥,这不像你的风格啊。以前说好的誓言呢?不是说好了?我们一起疯,一起爽,一起嚣张一起狂,风大雨大一起扛的吗?”

    宣胖子嘟囔着,一脸委屈地吐槽起来。

    “人,总是要变的。”江尘轻叹一声,“胖子,你们是我江尘的兄弟。我也不说一些虚伪的话。一起纨绔的日子,虽然很美,但注定是不会长久的。不说别的,你们知道你们背后,有多少眼睛,盯着你们各自手里的那枚诸侯令吗?如果没有那诸侯令,你们还有什么资本纨绔?还有什么资本嚣张?”

    宣胖子无言以对,他何尝不知道,所谓的一起嚣张一起狂,终究只是一个短暂的美梦。

    没有实力,你嚣张给谁看?谁给你嚣张的资格?

    说到底,他们能一起嚣张一起狂,无非就是因为有个好老子,投对了胎。

    可是他们这一辈纨绔过后,到下一代呢?

    壶丘岳深有感触:“胖子,我看尘哥是对的。我也觉得,在这个世界上,实力才是硬道理。你看看尘哥这段时间的经历,不是很好地说明了这一点吗?以前走到哪里,都有人挑衅我们。现在呢?那一个个见到尘哥,眼神都不敢朝我们这边看。这就是实力带来的变化!”

    宣胖子又一次成了孤家寡人,沮丧地道:“可是,你们也知道,我一个被人瞧不起的胖子,修炼对我来说,真的太奢侈了。我修炼到这一步,真的是被我老子一拳头一拳头砸出来的……”

    胖子越说越是黯然。别看这胖子平素乐乐呵呵,看起来没心没肺的样子,其实他内心也有不为人知的一面,脆弱的一面。

    这样一个体型吨位,给他带来了很多别人没有的烦恼;也给他带来了很多别人不能体会到的歧视、侮辱。

    内心敏感的胖子,其实一直很在意这些,却偏偏要装作一点都不在意。于是他学会了自嘲,学会了拿自己开涮。

    可是,当他到王都参加潜龙会试的时候,认识了江尘,认识了这个世界上,唯一没有歧视他,反而和他称兄道弟的人。

    在那一刻,宣胖子觉得,这个江尘就是他人生的知己,是他宣胖子一辈子的大哥,是宣胖子可以为他付出生命的人。

    “尘哥,你知道吗?刚来王都的时候,我一直很努力想融入诸侯子弟的世界里。可是,不管我走到哪,都遭遇他们的歧视,嘲笑。你……是我在王都遇到的第一个,叫我胖子而脸上没有带出歧视笑容的人。在那一刻,我宣胖子就认定,这辈子什么都听你的!”

    宣胖子说到这里,狠狠擦了一下通红的眼眶:“尘哥,你刚才说的都是对的。如果我们没有一个好爹,我们哪有什么资本去纨绔,去嚣张?再说了,为了以后我胖子的子孙有纨绔的机会,这诸侯令,我一定要保住!”

    胖子的眼神中,第一次有了那种让人为之肃然的坚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