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玄幻魔法 > 三界独尊 >章节目录第0038章真相大白,人头落...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第四位考官,却是负责《武学篇》的。

    在这个领域,江尘就更加游刃有余了。那考官连续问了三个问题,都被江尘很轻松地解答了。

    这三个问题,都属于这考官的“武学障”,限制了他很多年。经过江尘的一番讲解,让他大有豁然开朗之感。

    “陛下,微臣是习武之人,敢用项上人头为江小侯担保。若他这水平过不了基础考核,那整个王都的年轻一辈,只怕无人能过。”

    这话,便是说得更彻底,更绝对了。

    而这第四位考官的话,听在龙腾侯耳朵里,却是面色微微一沉。这是打脸吗?我女儿龙居雪,乃是先天青鸾之体,天赋见识,难道会输给这小子?哼,你区区一个小考官,见过什么世面?也敢如此妄言?

    龙腾侯很不爽。

    杜如海马上跳了出来:“陛下,微臣身负陛下委托,负责这潜龙会试,勤勤恳恳,任劳任怨。只今日,却被这狂妄少年殴打,请陛下明断,为老臣做主啊。”

    “陛下,江尘此子,目无法纪,纵然有些才华,但屡次犯下大事。臣以为,不可包庇此子。”

    龙腾侯,终于站出来说话了。

    他开口,便代表着一部分人的态度了。

    果然,朝中群臣,好些个跟着跳了出来,纷纷恳求东方鹿从重处理,以正国法!

    “众卿,江尘此子,才华横溢。又岂会答出那样一份狗屁不通的答卷?我却要委派杜卿,去查核一番,是否有下面的不肖之辈,暗中动了什么见不得人的手段?”

    东方鹿对那些咄咄逼人的进言来了个冷处理。这番话,却是等于是公然庇佑江尘了。

    龙腾侯正要开口,忽然殿外传来一阵轻音。

    “不必查了!真相,本公主已经查出来。”便在此时,那勾玉公主一身甲胄,英姿勃地走了进来。

    而她身后,却是跟着一批虎狼之士,显然都是王宫近卫。

    而这近卫,则绑缚着几个人。

    杜如海一见这绑着的几个人,面色大变。这些,可都是他的心腹啊。难道这些家伙,关键时刻竟然顶不住?

    还有一个披金戴银,满身珠光宝气的中年妇人,一脸油光,涂脂抹粉。却不是杜如海的老婆?

    那妇人一见到杜如海,大骂起来:“杜如海,不是说你犯了事,被打入天牢了吗?你怎么在这里?”

    杜如海跳了起来:“谁说我打入天牢了?这是造谣!你这个笨女人,你是不是乱说了什么?”

    那妇人一愣:“我……我全说了啊。不是说坦白从宽吗?”

    勾玉公主冷笑一声:“王兄,我对杜如海贪赃枉法早有耳闻,一直暗中观察,搜集证据。这次各方证据汇集在一起,果然大有收获。这杜如海,绝对是一条蠹虫!这是杜如海妻子的口供,还有画押。包括杜如海在潜龙会试上的徇私舞弊,都有详实证据。”

    “还有这个,马大同,是杜如海的心腹。整件事情,便是杜如海吩咐他去做的。马大同,在陛下面前,正是你戴罪立功的时候!”

    那马大同,正是杜如海的心腹。但是杜如海的老婆都招了,他如果再捂盖子,那就是把自己往死里逼。

    当下也不敢去看杜如海,战战兢兢跪地,如竹筒倒豆子一般,将整件事如何掉换答卷,如何掩人耳目全部倒了出来。

    东方鹿越听之下,面色越是阴沉。

    “那原来的答卷呢?”

    勾玉公主从一名近卫手中接了过来,呈递上去:“这马大同还算是聪明人,知道留一手。杜如海叫他毁掉,他却偷偷留着,算是一道救命符。”

    人证,物证俱在。

    接着,模仿江尘笔迹的一名执事,也老老实实交待了问题。

    而所有的罪证,都无一例外,全部指向杜如海。这些人,都是被杜如海威逼,不得已而为之。

    接下来,一条条罪状,不断递上来。

    杜如海两眼一抹黑,血压直线升高,脸色惨然,一屁股坐倒在地。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是这样?”

    忽然间,眼神瞥见龙腾侯,杜如海便似找到一根救命稻草一般:“龙侯,你为我说句话。我杜如海,也是有过功劳的啊。”

    这个时候,杜如海就好像一坨屎一样,谁沾上谁就晦气。那龙腾侯眉头微微一皱,暗骂了一句废话,一脚便将他踢开。

    “本侯平生最瞧不起你这种贪得无厌,嫉妒贤良的小人。”龙腾侯语气充满嫌恶,就好像嫌弃大头苍蝇一样,避之不及。

    “陛下,臣龙照风,平生最看不起此等奸贼,恳请陛下下诏,让臣下将此贼拉出去枭示众!”

    东方鹿微微一笑,沉思片刻,竟然点点头:“龙侯如此忠心,朕心甚慰。准了!”

    这一下,便是江尘都有些意外了。

    勾玉公主,也是带着几分不解。不过她不解归不解,却不会在东方鹿已经做了决定后,再说什么。

    杜如海听了这话,魂飞魄散:“龙侯,不要杀我,我还有用。”

    他也是病急乱投医了,见龙腾侯不理,竟然倒爬到江尘跟前:“江小侯,是我错了。我不是人。我……可是我有内情啊。我都是被逼的。江小侯,我知道你是陛下跟前的红人,你替我求求情。我老杜今后就是你的狗,你叫我咬谁,我就咬谁。我还有内情禀报。我……”

    江尘来到这个世界,也见过一些猥琐小人。却没想到,这杜如海竟然能猥琐到这种地步。

    “杜如海,当初你一脚踏错,我便说过,你会后悔。只是想不到,你竟然要死在龙侯手上,真是莫大的讽刺啊。”

    江尘哈哈一笑,意味深长地看了龙腾侯一眼。

    他对龙腾侯,也没有必要忌讳什么。这事就算是傻子,也看得出来背后有龙腾侯的影子。

    东方鹿之所以没有揭盖子,定然是还不想与龙腾侯当场翻脸。也就是说,摊牌的时机,还没到。

    很快,杜如海就被带出去,被龙腾侯亲自枭!

    当龙腾侯拖着杜如海血淋淋没了级的尸体进来复命的时候,连江尘都有些佩服此人的心狠手辣了。

    杜如海虽然只是他的一条狗,可那也是为他办事的一条狗。

    说枭就枭了,果然是个枭雄。

    一场风波,很快就演变为一场反腐败的行动。东方鹿极为震怒,下令抄家,杀头!

    其余从犯,全部充军配!

    而被害人江尘那份真正的答卷,经过四个考官一致审核,现竟然与他今天交的那份补答的答卷,答案一模一样,一字不差。

    这么一来,江尘那惊人的记忆力,却是让人不得不为之惊叹了。

    真相大白,勾玉公主作为潜龙会试负责人,当即宣布江尘通过三项基础审核,入围最终的潜龙会试。

    “我欠你一个人情。”

    退朝之后,江尘对勾玉公主点了点头。勾玉这个人情,江尘还是很承情的。不然的话,却需要另外费一番周折了。

    “不必!”勾玉公主葱臂一摆,一副公事公办的口气,“我是潜龙会试的负责人,让每一个诸侯传人能得到公平公正的待遇,这是我的职责所在。”

    江尘哑然失笑:“真的要这么臭屁吗?”

    “你说什么?”勾玉公主凤眸一动,蹙眉问道。

    “女人皱眉头不好看。”江尘淡淡一笑,“而且,我说我欠你一个人情,就是欠你一个人情。”

    “随便你了。”勾玉公主甩了甩水波一般的长,语气依旧是不咸不淡。

    “你还有什么事吗?没有的话,我还有很多事要处理。”

    不得不说,女人的心思,总是很奇怪的。勾玉公主对这江尘的感觉,也同样如此。

    第一次见到江尘的时候,第一印象确实不好,觉得这是一个轻浮的少年人。

    随后被江尘一通臭骂,更是让她坚定了这个想法。

    不过随后江尘在芷若公主的寝宫那一通指点,更是毫无顾忌对她勾玉公主呼来喝去,颐指气使。

    那一刻,勾玉公主心中却有一些异样的感觉。因为,从小到大,她还没有遇到过一个敢于这么跟他讲话的人。

    而且,这人还比她小了至少六七岁。

    后来,勾玉公主得知东方芷若的伤势竟然因为江尘的一番施诊后,竟然有所好转,那一刻,勾玉公主的观感,不知不觉出现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之后,江尘在龙腾侯府上大闹,更是让勾玉公主不得不承认,她之前对这少年人看走眼了。

    时至今日,勾玉公主比谁都清楚,这江尘,绝非他以前表现的那么简单。那所谓的纨绔子弟,不学无术,绝对是一个掩人耳目的幌子!

    可是,勾玉公主也是好强的人,几次三番,她都在江尘这里没讨到好处。一种女人的矜持,让她放不下身段来,跟这个少年人心平气和地对话。

    江尘却不知道,勾玉公主的心思却是这般的。还以为这女人依旧记仇,记得那天在王宫臭骂她的事。

    苦笑看着勾玉公主那火辣辣的背影,展颜一笑,提高音量道:“真气互斗,难以操控。十脉真气境,停留了不下三年了吧?为何迟迟不能突破?本来想借这个机会还你人情的。既然不领情,那就算了。”

    勾玉公主那骄傲如凤凰般的娇躯,却是不争气的微微一颤,迈动的莲步陡然停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