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玄幻魔法 > 三界独尊 > 第0039章指点勾玉,还她人...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如果江尘说点别的什么,以勾玉公主骄傲的性格,断然是不会再回头的。

    但是,偏偏江尘说的,是她目前心里最为敏感,最为关注,也最为苦恼的一桩心事!

    是的,她停留在十脉真气,已经足足三年了。从十八岁那年,风华正茂的勾玉公主,一举突破九脉真气的桎梏,晋升十脉真气,成为整个王国最为年轻的真气大师。

    从那一刻起,勾玉公主坚定了自己人生的信念,那便是武道修炼。

    三年来,她无时无刻都在为此努力着,甚至王兄东方鹿交给她的任务,她都几乎是甩给了杜如海掌控。

    这也是为什么杜如海能够在潜龙会试中呼风唤雨的原因,实在是因为她放权放的太大了。

    可是,三年来,无论她多么努力,外出试炼,走南闯北,却始终找不到突破十一脉真气的契机。

    那晋升的一刻,迟迟不能到来。

    三年来,她努力过,奋斗过,疯狂过,甚至在夜半无人时,偷偷哭过。

    可是,武道之路,便好像被上了一道枷锁般,那十一脉真气境界,总是不得其门而入。

    让她几乎要怀疑,是不是自己太高估自己了?

    是不是自己的潜力,也就是十脉真气到头了?

    这段时间回王都,也是勾玉公主心气最弱,人生最失意的一段时间。

    那冷冽的额头轻轻舒展,秋水般的眸子,隐隐闪动着无法掩饰的激动。不过这种神态,也便是一闪而过。

    旋即,勾玉公主又恢复了之前的冷冽。

    “武道之事,你小小年纪,莫要乱猜。”

    “真的是乱猜么?”江尘好整以暇地笑了笑,“你自己恐怕都不知道,你无法突破十一脉真气的焦虑,都已经写到脸上了。”

    “你恐怕更想不到的是,你这样下去,非但突破不了,而且离走火入魔已经不远了。”

    “你也没办法不承认,每到日落之时,你的心情便会烦躁不堪。仿佛胸中有数一团烈火要疯狂燃烧,要将你整个人燃为灰烬一般。”

    “你可以不承认,但我还是要说,就当还你之前的人情吧。你听不听,就在于你了。”

    江尘露出善意的笑容,十五六岁的少年的笑容,是最灿烂,最阳光,也最容易驱散阴霾的。

    果然,这善意的一笑,让得好胜的勾玉公主,出奇的没有拔脚离开,也没有反驳,而是目光复杂地看着他。

    看着这个她越来越看不懂的少年。

    “你的天赋,你修炼的功法,其实都足以让你突破十一脉真气。甚至,你身上,蕴含着冲击灵道的潜力。”

    “可惜,你太好胜,你太好强的性格,影响了你的心性。”

    “那又如何?”勾玉公主有些不服气,但又希望江尘赶紧讲下去。

    “很简单,四个字——心平气和。”江尘淡淡笑道,“你的心火过旺,导致体内阳气过剩,从而引阴阳不调,影响经脉运转。加上你心浮气躁,对经脉的掌控力自然就更加薄弱。”

    “就这么简单?”勾玉公主似信非信。

    “说简单就这么简单。说不简单也不简单。武道修炼,不是读书学文,要做到心平气和,驱赶心魔,谈何容易?以你的性格,我看难度不小。而且你自己难道没现,你离走火入魔,越来越近了么?”

    勾玉公主动容,绝美的脸庞上,闪过一丝黯然之色。她很想不承认,但是直觉告诉她,事实就是如此。

    猛然间,她微微蹙起的眉头轻轻扬起,脱口问道:“江尘,你可有什么办法?”

    问出这句话来,勾玉公主仿佛将自己全身力气都掏空了。她甚至觉得,自己真的好软弱,为什么会这么幼稚,会向他求问呢?倘若他回答说不知道,那该有多难堪?

    一时间,勾玉的心情百般复杂,甚至没有勇气去看江尘的眼神。这个少年的眼神,仿佛能够洞穿金石一般,能够直达她内心世界。

    “我说过,这是我欠你的人情。”江尘笑了笑,“我要去看看芷若公主,你要一起去么?”

    勾玉公主跺了跺脚,脚步还是不争气地跟着迈起。

    芷若公主见到江尘,喜出望外,整个人都好似要飞起来一般,一双眸子射出无比欢欣的色彩。

    “江尘哥哥,不是说一个月来一次么?难道是想芷若了么?”小丫头年纪不大,说起话来,自然也没有那么多顾忌。

    “我不来看看不放心啊。万一他们虐待你,没按我说的办呢?你要是出个什么事,我可是要陪着杀头的哦。”江尘在芷若公主面前,也是一副没正形的样子。

    两个人有说有笑,倒是没有半分隔阂。

    刚刚赶到的勾玉公主,见到这一幕,心里觉得怪怪的。有些羡慕他们两人可以这样亲密无间地聊天。

    又隐隐觉得这样似乎不妥。

    不过,最终她却是什么都没说。

    “姑姑,你也来看我啊。太好了,今天一下子看到两个芷若最爱的人,真是太高兴了。”

    “芷若,你去拿纸笔来。我写个东西给你姑姑。”江尘一副大老爷的气派。而王国上下,敢这么驱使东方芷若的,也就江尘这一味了。

    即便是东方鹿,他也不舍得把女儿当丫头这般来使唤。

    可是,小丫头还真就吃江尘这一套,兴高采烈便去了,仿佛被大人奖励了一颗糖的小孩子,动力十足。

    似乎为江尘做事,让她很是荣幸一般。

    得了纸笔后,江尘执笔沉思了片刻,便开始书写起来。

    很快,便写成了两张单子。

    “第一张单子,是一套顺气口诀,你拿回去研究一下,对你平心静气是绝对有好处的。这第二张单子嘛,是一个药方。你可以拿回去自己配药。”江尘顺手将这两张东西塞到勾玉公主手里。

    勾玉公主机械地接了过去。

    “你心里一定想,你个小屁孩,写这东西来唬我了吧?”江尘笑嘻嘻道,“你可以选择相信,也可以选择不信。反正人情我是还了。”

    “对了,你真要不信,那张方子可以拿到药师殿去拍卖,也许能给你增收那么三五百万银子吧。”

    江尘交待了几句,便开始在芷若公主的闺房四周转悠起来。

    那些卧阳石,已经按他说的摆好了。但是目前而言,这些卧阳石,终究还是死物,彼此没有形成沟通,没有形成阵法效应。

    但是,江尘如今也只能做到这一步了。以他目前的修为,要操纵一个阵法,显然是不太现实的。

    暂时来说,也只能是徒具其形,能挥一成作用,都算不错了。

    “好了,你们姑侄俩好好聊聊吧,我还有事,先走了。小丫头,别淘气,别把我交待的那些事忘了。”

    江尘觉得现场气氛有点怪,便提出告辞。

    东方芷若有些郁闷:“江尘哥哥,你刚来就走啊。你放心好了,芷若为了江尘哥哥,也一定要好好活着。绝不能让你给芷若垫背呢。”

    这话说的,江尘一阵无语,告辞出门。

    勾玉公主瞪着江尘离开的背影,嘟囔道:“这个人,最喜欢臭屁了。”

    “嘿嘿,姑姑,背后说人坏话,可不善良哦。”小丫头坏坏笑道,“好像刚才某个人,还得了那个臭屁的好处呢。”

    “好你个臭丫头,胳膊肘往外拐了是吧?”勾玉公主跟这个侄女的感情极好,姑侄二人平素更像姐妹一般。

    嘻嘻哈哈,打闹追赶起来,一时间欢声笑语充满了整个庭院。

    ……

    离开王宫,江尘头脑也冷静下来,正在总结今天的得失,忽然迎面大街上赶来一批人马。

    为之人全副甲胄在身,赫然是江翰候府的江家铁卫领江鹰。

    “小侯爷,江候命属下前来接应小侯爷。”江鹰跳下马来,动作干练,说话之间,眼神也是充满戒备,观察着四周的地势。

    “鹰叔,你怎么来了?”江尘心里一动,随即领会到什么。

    “请小侯爷回府之后再说。”江鹰说话间,这批铁卫已经将江尘拥护在核心区域,护送江尘回府。

    “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江尘低声问。

    “先前侯爷刚要出门,在侯府门口遭遇埋伏。王都局势混乱,所以侯爷命属下前来接应小侯爷。”

    “什么?我父亲受伤没有?”江尘面色一沉,看来还是低估了王都的混乱局势啊。

    “略微受了点轻伤,将养几日便好了。”江鹰一边回答,眼睛却似如同鹰隼一般,四处巡视,警惕心十分高。

    “是谁下的手?有线索没有?”江尘听见父亲没有大碍,心情稍微定了下来。说实话,他来到这个世界上,第一个让他有认同感的,便是这个可爱的父亲了。

    “属下还没来得及去查。”江鹰简单回答。

    “哼,看来对咱们江家那片半灵地巧取不成,是准备豪夺了。”江尘用脚趾头都可以想到,这必然是龙腾侯龙照风打出的另一手牌。

    江尘三项基础考核被卡,杜如海充当急先锋,再加上父亲在门口遇袭,这显然是一环扣一环的打击。

    江尘真的怒了,自心底的怒了。

    来到这个世界上,之前遭遇到的那些挑衅,在江尘看来,都是一些小打小闹的小插曲。他一直都是用一种然的心态来看待的。

    可是,现在血淋淋的事实已经摆在面前,这并不是小打小闹,而是你死我活的杀伐。

    “龙照风……”江尘心里默默念叨着这个名字,第一次涌起了浓浓的杀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