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玄幻魔法 > 三界独尊 >章节目录第0040章父亲遇袭,风波再...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让江尘和江鹰都没想到的是,江翰候江枫的伤势,并不是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也不是受了点小伤那么简单。

    对手,竟然在刀刃用了毒,而且这毒的势头,非常迅猛!

    江鹰出门迎接江尘这短短的半个时辰不到的时间里,江枫的伤势,竟然急恶化。

    等江尘回到府上的时候,江翰候竟然已经陷入昏迷,一张脸如同焦炭一样漆黑。

    “小侯爷,鹰爷,你们总算回来了,侯爷他……”侯府的总管家江福急得眼泪都下来了。

    江尘三步并作两步,抢到江枫跟前:“父亲!”

    江枫的意识,已经陷入昏迷。只是轻轻哼了一下,连眼皮都没有睁开。

    江鹰虎目之中,充满浓浓的悔意。他作为江家铁卫的领,没有保护好侯爷,这是他的失职。

    “侯爷,属下对不住你,只能以死相谢了。”江鹰铿锵一声,拔出腰刀,便朝自己的脖子抹去。

    江尘胳膊肘轻轻一撞,正好撞在江鹰的腰肋之间。江鹰只觉得手臂一麻,手里的腰刀抓不稳,哐啷一声掉落在地。

    “江鹰,男人要死很容易。在艰难的时候,努力地活着,才不容易。你不会告诉我,咱们江家的铁卫统领,是个懦夫吧?”

    江尘声音冷然,带着几分教训的口吻。

    江鹰如遭电击,这一幕何其滑稽。这个小侯爷,什么时候也会这样说教了?这个他江鹰觉得头疼的纨绔子弟,什么时候身手这么了得了?竟然随手一撞,让他江鹰连腰刀都抓不稳?

    江尘没再搭理江鹰,而是问江福:“请了大夫没有?”

    “请了,请了三四个大夫,一见到这种情况,都是二话不说,掉头就走,一个个吓得脸都绿了。”江福语带哭腔。

    这种毒伤,来得如此迅猛,若非江枫自身是九脉真气强者,换做一般人,恐怕早就死了。

    一般的大夫,没有见识过这种毒,如何解得了?

    “没有那些灵药师来看看么?”江尘问。

    江福苦恼:“属下亲自去了丹王苑,却被人家一通嘲讽奚落。其他两家,属下没有人脉。”

    丹王苑和江家,一直都有合作关系。所以江福也没多想,直接去丹王苑请灵药师,结果被人一顿嘲讽,气得江福全身抖。

    江尘无语,这江福也是病急乱投医。丹王苑如今肯出面为江枫治疗,那才叫怪事。

    说不准,这毒伤里头,没准还有丹王苑的手笔在里面。

    毕竟,现在的局势很明显,丹王苑已经投靠了龙腾侯,成为龙腾侯手下那咬人的狗了。

    江尘没有闲着,手指搭在江枫的脉搏上,眉头轻轻皱起。

    对于用毒一道,江尘前世有许多研究。

    沉思片刻,江尘站起身来,叫江福拿来纸笔,写了一张单子。

    “江福,你去一趟药师殿,将我这单子交给三殿主乔白石,顺便请他带着单子上的东西,过来一趟。”

    江尘从怀里一掏,将那龙形金牌递给江鹰:“鹰叔,你带上此物,陪江福走一趟。”

    江尘处乱不惊,调度有方。

    不知道为什么,刚才被江尘那么一训之后,他恍然间,却对这个小侯爷,莫名生出了许多信心来。

    “属下领命。”江鹰知道救人如救火,直接把江福拎在手上,飞奔出门。

    不得不说,乔白石也很给面子,不到半盏茶的时间,便带着单子上的灵药赶到江翰候府。

    见到江枫如此情形,乔白石也是大感吃惊。

    诊断片刻,乔白石的表情更加凝重了,表情里透着几分不解,几分深思,几分无力感。

    “江小侯,侯爷这是中毒,确然无疑。但是此毒的用毒原理,却是让乔某难以捉摸。只怕以乔某的这点微末修为,也无能为力。大殿主神通广大,可是他昨日又出远门了……”

    乔白石的语气,带着遗憾和歉意,望着江尘,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安慰江尘。

    而且,他内心也颇为震惊,没想到,这王都的局势一下子会恶化到这种地步。一个封疆诸侯,竟然在自家门口遇袭!

    “三殿主,以你所见,在王都,能用此毒的人,有几个?”

    乔白石皱眉深思,良久答道:“王都三家灵药巨头,都没有特别擅长用毒的。以我推测,只怕不是王都的毒师所为。”

    “小侯爷,令尊毒入侵入血脉,须得尽快采取办法。不如按常规疗法,以银针刺穴,将毒血放出来再说吧。”

    乔白石虽然摸不透用毒原理,但治疗毒伤,基本上都是这套流程,先放出毒血,至少可以减缓毒性攻心的度。

    江尘却是摇了摇头:“不可,若是用银针刺穴,那就正好中了对手的圈套。此毒,非血液之毒,而是神经之毒。若是以银针刺激穴位,只会让毒性作更快。”

    “什么?”乔白石大感惊讶,这种说法,他可是头一回听说。

    便连一旁的江鹰等人,也是听得表情大变。

    按常规疗法,竟然会加剧毒性作。好在他们没有自作聪明,用上银针,否则不是让侯爷更加危险?

    乔白石猛然想起什么,眉目一动:“小侯爷,你开了一张单子给我,叫我带那些灵药来,莫非,你已经有救治之法?”

    江尘轻轻点头:“若是我修为与我父差不多,此毒我反手之间就能解开。不过我父修为胜过我许多,要治疗起来,却是要费一番周折了。不过我自有办法。”

    “江福,准备一间密室。”

    “江鹰,你启动侯府的最高级别警戒!”

    “三殿主,有劳你跑一趟了。你先在此稍微,等我替父亲解了毒后,再来与你叙话。”

    乔白石听江尘这般说,也是心痒难挠。这种毒,他也没见识过,很想旁观一下,可是又知道,解毒过程容不得有半分打扰,所以强强地忍住了好奇心。

    不过这时候要他回去,那是死都不会答应的。他可不会放过这个大开眼界的好机会。

    此外,他还想借机会把这解毒原理搞清楚呢。

    作为一个灵药师,乔白石是一个学习狂,有学习的机会,有增长技能的机会,怎么会错过?

    别说稍等一会儿,就算等十天十夜,他也眉头不会皱半下。

    这个毒,用毒的成分上,虽然十分艰涩,但却难不倒见识高的江尘。倒是再用毒的手法上,使用了一些非常规手法,连乔白石这个药师殿的殿主都看不透,却也算得上是用毒高手了。

    对江尘来说,这些伎俩,却还是小儿科级别的。

    要知道,江尘的前世,百万年光阴钻研丹道,什么样的东西没有见识过?很多诸天位面的丹仙,都经常来向江尘请教问题。

    前世的江尘,是一个修炼的废柴,但丹道一途,却是可以笑傲诸天位面的顶尖大师。

    刚才,江尘在整个过程中,阻止江鹰自杀,吩咐他们去请乔白石,写单子,与乔白石对话这一系列过程中,其实一直在考虑如何解毒。

    最后,他敲定了一套最为稳妥的解毒法子。

    进入密室之后,江尘将一份份灵药碾碎,以沧浪真气将这些药力完全化开,融入真气之中,渡入江枫的体内。

    这种真气渡灵的法子,看起来原理很简单,但在解毒上,却不是谁都可以来干的。

    先,两个人的真气必须一脉相承,不能出现半点冲突,否则真气互逆,稍微有点真气互斗,便足以激毒性,导致毒性全方面扩散。

    这个过程,是绝对容不得半点干扰的。

    对江尘而言,唯一的问题,便是他六脉真气,与江枫的九脉真气有实质的差距。如此一来,施展的时候,却要小心毒性反攻。

    好在,江枫此刻中毒昏迷,虽然意识里有操控真气的习惯性动作,但毕竟不可能催动极限真气。

    再加上江尘修炼的是《九笑沧海诀》,比江枫《沧浪诀》,却是要高明百倍。

    所以,江尘的沧浪真气,以绝对的优势,可以稳稳渡入江枫体内,把解毒的药力输送到江枫各处。

    如此一来,解毒的过程就简单了。

    大约半个时辰后,江枫就悠悠醒来。

    “尘儿,是你替为父解毒?”江枫随即一感应,更是大吃一惊,“如此醇厚的沧浪真气,你……尘儿,你的《沧浪诀》修炼到什么程度了?”

    这般醇厚的沧浪真气,江枫顿觉不可思议。

    江尘却是呵呵一笑:“父亲,孩儿正想跟你说这件事。我修炼的,却不是《沧浪诀》,而是《九笑沧海诀》。《沧浪诀》只是它的一个小分支,是它一脉相传下来的功法。”

    “九笑沧海诀?”江枫整个人都石化了。

    “是的,打个比方。这九笑沧海诀,就好比《沧浪诀》的老祖宗。父亲,你静下心来,我说与你听。以后,你就修这《九笑沧海诀》,我担保一个月内,你就能冲破九脉真气的桎梏,进入真气大师行列!”

    在真气境内,十脉真气到十二脉真气,统称为真气大师。

    进入真气大师,便意味着,进入了真气境的顶层,势必成为整个东方王国的顶级强者!

    江枫如在梦中,表情还是有些缓不过神来。

    不过江尘下一句话,却是让他彻底震惊了。

    “父亲,这《九笑沧海诀》乃是可进阶功法,修习此功法,可以让你有七成概率,冲击灵道境界!”

    “灵道境界?”江枫彻底呆住了。

    灵道境界,对东方王国的武者而言,那就是传说中的存在。据说,整个东方王国几百年来,也就出现过那么一个!

    晋升灵道,便如金鳞化龙,从此一飞冲天,平步青云,冲破凡俗牢笼,翱翔九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