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玄幻魔法 > 三界独尊 > 第0041章满城风雨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大约两个时辰后,江尘从密室里走了出来。

    实际上,疗伤只花了半个时辰左右,剩下一个半时辰时间,江尘将《九笑沧海诀》的功法,尽数传给了父亲江枫。

    非但如此,江尘还利用这段时间,将《九笑沧海诀》的玄奥、修炼窍门,以及一些细节上的问题,都讲解了一遍。

    从《沧浪诀》过度到《九笑沧海诀》并不算困难,毕竟《沧浪诀》本身就是《九笑沧海诀》一脉相承下来的功法。

    《九笑沧海诀》只不过是进阶功法而已。

    当然,《九笑沧海诀》的玄奥,却是要比《沧浪诀》提升了十倍不止。

    江枫作为一地诸侯,其武道天赋是非常不错的。不然的话,他也不可能在三十多岁的年龄,便将《沧浪诀》修到了巅峰状态。

    若非功法所限,他此刻的修为,绝对不止九脉真气这么简单。以江枫的天赋,进入真气大师是妥妥的。

    江尘从密室走出来,江鹰等人立刻迎了上来。

    “小侯爷,侯爷他……”江鹰是最关心江枫安危的,他很自责,觉得侯爷受伤,都是他保护不力。

    “父亲他闭关了。”江尘没有给出明确的解释。

    江枫得到《九笑沧海诀》,自然是要借此机会,冲击一下十脉真气。毕竟,他处于九脉真气巅峰,已经很久了。

    如今得到功法传承,可谓是天赐良机,他借机闭关,一方面可以迷惑外界,另外一方面又可以提升实力,可谓一举两得。

    那乔白石显然已经把江尘当成了盟友,十分关心地走了过来:“小侯爷,令尊伤势如何?”

    “三殿主,有劳挂怀,家父伤势已无大碍。今日让三殿主走了一趟,过几天,我再去药师殿亲自答谢。不过今天的事,还请三殿主加以保密。”

    “这个自然。”乔白石自然知道江尘的用意。

    王都这样的局势,江枫的伤势模糊处理,也许会让外界捉摸不透,不敢轻举妄动。

    见乔白石一脸求知**,江尘笑了笑:“这解毒的手段,回头有空再与三殿主详细切磋。”

    乔白石眉开眼笑,他等的就是这句话。作为一个灵药师,乔白石求知心切,江尘自然理解。

    送走乔白石后,江尘把江鹰等人召集面前。

    “江鹰,这些日子,侯府加强警备,不得马虎大意。”

    “江福,侯爷的伤势,要模糊处理。让外界猜测越多越好。最好是闹的满城风雨。”

    “是。”不知不觉,大家竟然都已经习惯了江尘这个小侯爷来号施令。

    ……

    江翰候在自家府邸门口遇袭的消息,如同长了脚一样,不胫而走。

    一时间,满城风雨,各种猜测甚嚣尘上。

    堂堂一地诸侯,封疆大吏,竟然在自家门口遇袭,而且据说伤势不轻,生命岌岌可危。

    这让其他各路诸侯,忽然间都有一种危机感。

    纵然,他们都猜测得到,江翰候是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才遭遇此劫。

    但是,作为封疆诸侯,竟然在王都遭到刺杀,这种事情生,还是让那些诸侯有种兔死狐悲的感觉。

    毕竟,今天倒霉的是江翰候,明天呢?说不定就轮到谁了。

    一旦这种事有了先例,后面就指不定会生什么了。

    除了那些与江翰候不和的诸侯,一些中立的诸侯,在这件事上,对江翰候的遭遇都是抱有同情的。

    龙腾侯府内。

    龙腾侯府上,龙腾侯举办私人宴席,招待贵客。

    能够出现在这种极为私人的宴席里,那都是龙腾侯的座上嘉宾,都是龙腾侯的死党,心腹。

    主座上,龙腾侯座位边上,赫然坐着一位身穿银色长袍,长袍着绣着妖冶奇花的男子。

    此人处处透着一股妖异之处,一头长如同阴阳太极鱼一般,一半是黑色,一半是银灰色,非常分明地瓜分了左右两边头部。

    一双眼睛,闪烁着幽蓝色光芒的瞳孔,透着一股让人不可捉摸的怪异气息。

    “紫大师,这杯酒,本候单独敬你。”龙腾侯亲自举杯,对着这妖异男子说道。

    “呵呵,侯爷客气了。饮!”这妖异男子,倒是痛快,仰头饮尽。

    丹王苑那汪苑主阴阴笑道:“这次多亏紫大师出手,否则要想神不知,鬼不觉让那江枫死,可不免要费一番手脚。”

    那妖异男子紫大师淡淡一笑,对汪苑主的马屁,却是毫不客气地收了下来,并没有谦虚什么。

    雁门候燕九庄笑道:“江枫一除,那江翰候府群龙无。想那江尘小子,年不过十六,能有多大见识能耐?江翰候这家业,没有江枫,定然是守不住的。龙候所图之事,又近了一步。”

    龙腾侯呵呵一笑:“除掉江枫,那只是第一步,这第二步,是要将江家的诸侯令夺过来。只要那枚诸侯令落到自己人手里,这一步才算走完美了。”

    “可笑那江翰候府的管家江福,竟然到我丹王苑请灵药师去救治江枫。看样子,江家是病急乱投医啊。”汪苑主想到这件事,就觉得解气的很。

    “那江枫的伤势,到底如何了?”龙腾侯问。

    汪苑主忙道:“有紫大师出手,江枫是必死无疑的。别说他九脉真气境,就算是真气大师,中了此毒,也定然无解。”

    “那江家与药师殿来往很深,本候是担心,那药师殿从中作梗。”龙腾侯没看到江枫死,还是不放心。

    紫大师却是淡淡道:“龙候多虑了。本大师的手段,就算是那药师殿的大殿主,也顶多有三成把握能看懂。而那大殿主宋天星,这几天并不在王都。药师殿剩下那些人,哼哼,都是废物。”

    紫大师口气狂傲,对自己的用毒手段,却是有着极大的自信。

    龙腾侯似乎也十分倚重此人,笑道:“这次能请到紫大师帮助,实是天助本候。”

    “龙候,客气话本大师也不想多说。你我各取所需,你今日承诺的那些,将来等你夺得王位的时候,莫忘了兑现便是。”

    “本候岂是过河拆桥之辈?紫大师尽可放心,他日本候身登大宝,这国师的位置,必定虚位以待。不过,前提是大师你要帮助丹王苑,将那药师殿整垮。我在起事之前,可不希望有药师殿这个庞然大物,站在东方一族那边。”

    紫大师淡淡道:“若是本大师这点事都办不好,又有什么资格与龙候讨价还价?”

    龙腾侯哈哈大笑,再次举杯:“那就预祝我们合作愉快,共建大业!”

    ……

    王室内部,东方鹿也是在第一时间,得知江翰候府前遇袭的消息。

    “天都,有什么最新的情报?”东方鹿的心情很差,今天将杜如海拿下,侧面打击了一下龙腾侯的气焰。

    没想到这龙照风反手就这么一招,竟然矛头直指江枫。

    若是江枫就此死了,对王室的打击,无疑是过剪除杜如海带去的损失。算来算去,还是他东方鹿输了半筹。

    毕竟,江枫是封疆诸侯,而且最近的战略意义迅猛提升。

    而杜如海,不过是一个小人物,在王都里,此人的权势也顶多是外围人物,进不了核心层次的那种。

    “陛下,看情况并不太妙。江家请了药师殿三殿主。不过三殿主在随后又离开了,看样子,江枫的伤势不是很乐观。”

    东方鹿狠狠将被子摔在地上,语气阴冷:“龙照风,这是要跟朕公然撕破脸皮了吗?”

    “陛下息怒,龙照风这是示威,想必他的部署也还没做周全。陛下还有许多时间准备。”

    东方鹿一怒之后,立刻恢复了王者风范:“此事,不论如何要对江家加以安抚。也要做最坏的打算。若江枫不治,如何让江尘此子顺利过渡,却是一个天大的难题。”

    确实是这样,如果江枫就此死了。江尘年不过十六,要想立刻继承诸侯令,恐怕难以服众。

    别说这朝中那些王公大臣会不会答应,就算是江翰候治下那些土著势力,会不会承认一个少年人?

    一个诸侯的封地,治下地盘宽广,城池众多,势力盘根错节,若无一个强大的诸侯镇压,这些土著势力,第一个就要跳出来造反。

    “陛下,无论如何,要安抚江尘此子。否则此子懈怠,于芷若公主的病情不利。”

    东方鹿深有同感地点点头。先不说江翰候父子现在对抗龙腾侯的战略意义,就算是东方芷若的病情,便注定东方鹿不能抛弃江尘。

    “天都,你去挑选几个高手,送到江翰候府去。朕担心,对付江枫只是第一步。要想彻底抢走江家的诸侯令,这江尘,必定是某些人下一步的打击目标。这江尘,绝不容有失。”

    “属下知道了。”天都点点头。

    “去把勾玉叫来。”东方鹿轻轻摸了摸额头,微微有些疲惫之色。在这种时候,也只有勾玉这个妹妹,才让东方鹿最放心。

    勾玉公主得知江枫遇袭之事,也是诧异莫名。她正完成杜如海抄家一事,听到东方鹿传唤,立刻匆匆赶回宫里。

    心里却是暗暗为江尘祈祷,希望江枫不要有什么大事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