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玄幻魔法 > 三界独尊 > 第0053章胖子的逆袭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激动,兴奋,狂喜,都不足以形容宣胖子此刻的心情。

    因为,他成功地定位到了第六枚真气要穴。他之前锤炼打磨五脉真气,一年多的时间,其实已经做足了升级的准备。

    无奈,他的悟性,总是定位不到第六枚真气所在。

    如今,这《真穴共振》的法门,轻轻松松就帮他定位到了第六枚真气要穴,这意味着,他几乎可以就地突破!

    是的,宣胖子真的选择就地突破。他也不考虑什么场合,什么闭关之类的。

    有尘哥和壶丘岳在,宣胖子压根就不考虑这些。他相信这两个兄弟会给他现场护法。

    大约半个时辰后,宣胖子一头大汗,真气狂野运行之后,让他整个人如同汗蒸过一样,一头一脸都是水珠。

    “哈哈哈哈!”宣胖子豪迈大笑,“宣袁,你小子狂了这么多天,等着胖子回去虐死你吧!”

    不得不说,宣胖子很得意,大有扬眉吐气之感。一个诸侯之子,被家族中一个无名小卒压制,宣胖子就算神经再大条,这点自尊心还是有的。

    他几乎恨不得现在就回去,找到宣袁,痛揍一顿,一解这多日闷气。

    “胖子,别得意忘形。你才刚突破,境界未稳。你现在去跟六脉真气斗,也是送死。”江尘及时泼了一盆冷水。

    “我给你一些偏门,你用这些偏门,配合丹药辅佐。可以让经脉在短时间内打磨到圆满程度。那样的话,以你诸侯之子的底蕴,如果还斗不过一个普通的六脉真气,那你就找块豆腐自己撞死算了。别再自称是我的兄弟。”

    宣胖子眉开眼笑:“果然是尘哥最心疼我。哥,一日为哥,终身为哥。哈哈,认识尘哥,果然是我胖子人生最得意的一件事。尘哥,你说我是不是慧眼识珠。在你人生最失意的时候,只有胖子我和壶丘岳两个兄弟。啧啧,我真的有点为自己的眼光而倾倒了。”

    壶丘岳的眼里,也是闪烁着激动狂喜的光芒。他此刻的心情,并不比宣胖子冷静多少。

    只是,宣胖子当场突破了,而壶丘岳暂时还没有突破。

    但是,突破不突破,其实已经不重要。有了这《真穴共振》的法门,这以后的修炼时间,必将可以大大缩短。

    而且,今后的武道之路,也必将少走很多弯路,少经历许多坎坷。

    真气境修炼,很多人并非天赋不够,而是在探索下一枚真气要穴上,出现瓶颈,迟迟无法找到下一枚真穴的位置。

    这是悟性的问题,却不是努力可以弥补的。

    而这《真穴共振》法门,则可以抵消悟性不足带来的副作用。所以说,这门功法,绝对是越东方王国的存在。

    “也许,此等功法,在那些隐世宗门里,才会有吧?而且,也不是普通弟子可以修炼的吧?”壶丘岳心里想着,对江尘的崇拜和佩服,却是更加自肺腑了。

    “尘哥,我决定了。三天后,我要去镇压宣袁。你们是我胖子为数不多的兄弟,到时候可得去给我捧场啊。”

    “我一定去。”壶丘岳点头。

    “也好,我也顺便去看看热闹。”江尘答应。

    ……

    三天后,江尘来到金山侯府。

    看得出来,宣胖子隐藏的很深,这一次,他居然连自己老子都瞒住了。看样子,宣胖子是铁了心要在这次比武上,狠狠挫败宣袁,给整个金山侯府一个大惊喜。

    金山侯与江翰候是世交,见到江尘出现,金山侯微微有些意外。王都这段时间波云诡谲,金山侯也听到了一些关于江尘的传闻。而那次在龙腾侯府上,金山侯更是亲眼见证江尘的表现。

    所以,对江尘,金山侯的情感还是比较复杂的。原先,他觉得儿子跟江尘厮混,多多少少有些不成器。

    不过念在两家的交情上,他也没过多说什么。

    但是,江尘这一系列的变化,却是让金山侯有些看不懂了。他也怀疑这江尘是不是故意隐藏实力?

    为此他还套问过宣胖子几次话,宣胖子别的不擅长,装傻充愣是一流水平,任凭他老子怎么套,他始终装傻,一个字正题都不讲。

    见过礼后,金山侯脸上的凝重之色,并没有因此削减:“轩儿,这宣袁忽然间冲到六脉真气。而家族中几个长老,隐隐与龙腾侯府的人走得很近。为父怀疑,咱们金山侯府里,已经出现了一批吃里扒外的叛徒。”

    金山侯语出惊人,这里也没有外人,他索性将事态的严重性跟宣胖子直接交底了。

    宣胖子嘿嘿一笑:“放心,不管他们有什么阴谋,今天你家儿子一力降十会,统统镇压!”

    “轩儿,宣袁虽然未必是正规途径修炼到六脉真气,但你也不能轻敌。此战,如果不能力敌,你也别恋战,我们再徐徐图之。”

    “我说父亲,你就不能对你儿子有点信心吗?”宣胖子抗议道。

    正说时,一名族中长老匆匆走来,带着一丝奇怪的微笑:“侯爷,宣袁已经到比武擂台了。长老会那边,派我来请小侯爷前去迎战。”

    “哼,倒是心急的很!”金山侯有些不悦。

    宣胖子却是如皮球一般弹了起来,眼睛绽放出那种即将要虐人的狂野色彩,“终于来了吗?我都等不及了。”

    噌!

    宣胖子以惊人的弹,朝那比武擂台冲去。留下一道肥胖的残影。

    金山侯目瞪口呆,他有点奇怪,怎么一向都消极避战的儿子,忽然间如此战意盎然了?这不像他的风格啊。

    比武擂台旁,三三两两,已经聚集了大批侯府中人。金山侯府与江翰候府不一样。

    江翰候府,江家的人丁不旺,也不存在那么多股势力。基本上,江家的一切,都是江枫说了算。

    而金山侯府,因为金家人丁旺盛,所以分了许许多多的派别。在整个金山侯府,各种小山头林立。

    虽然金山侯大权在握,但也有不少掣肘的势力,让他很多时候也不得不左右为难。

    而这次出现的宣袁,正是长老会捣鼓出来的。

    本来,金山侯是完全可以一口拒绝的。毕竟,诸侯令父子间传承,天经地义。但是长老会却打着大义的旗号,号称诸侯令必须由家族最强的年轻人继承,所以有了这么一起闹剧。

    金山侯如果拒绝,对宣胖子的口碑必然是大伤害。以后宣胖子要顺利继位,要顺利掌控局面,恐怕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所以,金山侯一直想借这个机会,逼迫一下这个不求上进的儿子。

    “看,小侯爷来了。”

    “什么小侯爷啊。今天的擂台,他如果败了,他就不是小侯爷了。顶多算个世子吧。”

    “哼,你什么意思啊?莫非也是跟那宣袁是一伙的?区区旁支子弟,也想觊觎诸侯正统大位?”

    不得不说,金山侯内部关于侯位的继承权,产生了许多阵营。

    宣胖子此刻,一改以前那种烂泥扶不上墙的状态,不慌不忙地走上擂台,一双埋在肥胖眼皮下的细眼睛,盯着宣袁。

    “宣袁,你怎么不找个镜子照照?就你,也想继承诸侯令?你爹娘没告诉你,做梦别忘了带枕头吗?”宣胖子跟江尘混,那毒舌功底自然是不差的。

    宣袁是长老会捣鼓出来的人物,要说出身,那是远远比不上宣胖子的。听宣胖子这么说,内心那股敏感的自卑,顿时让他面色一沉。

    “宣轩,你身为金山侯世子,却不求上进。我宣袁所作所为,不过是为我金家前途考虑。”

    “哟哟,说的好动听哟。别告诉我,你们这里,没有龙腾侯的狗?”宣胖子面色一沉,“我宣胖子这一辈子,最讨厌的就是叛徒。如果你仅仅是为了诸侯令,我宣胖子可以捏着鼻子忍了。可是如果有人要出卖金家,去投靠那些野心勃勃的家伙,我宣胖子第一个不答应!”

    “信口雌黄!”宣袁矢口否认,“你如果害怕,现在就滚下去。”

    “害怕?”宣胖子狞笑一声,“你何德何能?能叫我宣胖子害怕?”

    说完,宣胖子那肥胖的身躯,猛地在擂台上一弹。整个肥胖的躯体,如同一只肥胖的大鸟,腾空而起。

    “宣袁,吃我一拳!”

    胖子有胖子的智慧,宣胖子弹向高空,整个人几乎缩成一团肉。而这团肉在升到极限高度时,陡然如同拧紧的弹簧一样,猛然弹开。

    轰!

    这强大的一拳,伴随着那惊人的弹,狠狠砸向宣袁。

    “拳技不错,但是五脉真气,也想伤我?”宣袁眼角里闪过一丝轻蔑,一丝嫉妒。

    他嫉妒的是宣胖子的拳技,这是金山侯嫡系传承,他宣袁根本没资格修炼。

    而轻蔑,自然是瞧不起宣胖子那五脉真气的修为。

    一力降十会!宣袁能够站在这擂台上,最大的依仗,便是稳压胖子一头的六脉真气!

    一重修为,便是一重境界!

    宣袁以不变应万变,望着胖子那一拳砸下来,正准备扎稳下盘,给他来个硬碰硬。

    陡然间——

    意外突生。

    宣胖子的弹,竟然毫无征兆地加了。而手底下的拳罡,也忽然放大一倍,以更为凶残,更为可怕的度,狠狠一拳擂了下来。

    “罡气重叠?六脉真气?”宣袁的瞳孔陡然收缩,射出无尽的骇然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