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玄幻魔法 > 三界独尊 >章节目录第0060章春光与杀意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在三种神通全部施展到极限的时候,终于在一簇草木丛中,找到了一丝线索。这簇草木丛,与前面的草木微微有些不一样。

    那草木朝同一个方向微微有些倾斜,显然是有什么东西从这里经过,带出了这点变化。

    天目神瞳细细分辨,江尘终于在那草地周围,找到了一些细微到几不可察的脚印。

    这些脚印,非常隐蔽,江尘一路探寻过去,竟然一直顺延到一片竹海之中。江尘身形如猿,在竹海之中攀越而去,始终抓住这点线索不放。

    终于,两刻钟后,江尘在竹海深处,现了一个地下密室的入口。

    江尘手里带出一柄重羽飞刀,顺着那密室悄然潜入。

    这密室入口小,越深入,竟然别有洞天。穿过一条长廊,入眼处竟然一片宽阔。

    让江尘完全没想到的是,这宽阔之处,竟然是一个地下宫殿。宫殿不大,但各种布置应有尽有。

    而宫殿的尽头,竟然摆着一张宽大的玉床。

    玉床上,却是更为惊人的一幕。

    那玉夫人,此刻赤身裸体,被摆在玉床正中,全身一丝不挂,所有要害之处,尽呈眼底。

    而北宗六个女弟子,分别摆在两边,左右各有三个。其中左边三个,也被剥得光光,片缕不就。

    右边三女,罗裳半解,虽然没有全裸,但也是若隐若现了。包括那温子琪在内的,一个个都是面露惊恐之色,看着站在床头的那人。

    那人,赫然便是那名传信的记名弟子。

    江尘并没有急着现身,隔着这么远,这记名弟子显然也没有现他。

    “啧啧,果然是风险越大,收益越大。哈哈,星鸾宫北宗的老老少少,竟然被我一网打尽,妙哉妙哉!”

    这人的声音,带着几分妖异,一双邪恶的眼神,扫过一副副动人的躯体,出了如同野兽一般的低吼。

    这些北宗女子,都是习武之人,一个个都是身材曼妙。尤其是玉夫人,身材比这些女弟子,更胜一筹。

    若是这些女弟子,大部分是含苞欲放的蓓蕾,那么玉夫人,便是一朵已经绽开,充满了少妇风情的鲜花。

    “到底是先吃老的,还是先品尝小的呢?”

    那人邪邪一笑,目光却是停在了温子琪的身上:“这个小妞斯斯文文,一说话便脸红,若是吃起来,定是别有一番风味。就是她了。”

    说着,此人一弯腰,便去解温子琪的衣裳。

    温子琪一双眼珠,露出绝望的惊恐,眼泪如珠子般落下。

    江尘知道,再这样看下去,就有点不厚道了。

    轻咳一声,从暗处走了出来,语带微笑道:“兄弟,你倒是会享艳福,这等好事,岂能一个人独享?”

    那人如遭电击,身形猛然一闪,落到一个角落,手里已经抓过一柄短剑,阴森森的双眼,朝江尘这边射来。

    “你是什么人?”

    江尘淡淡一笑:“你到底是沈戎呢?还是沈戎的记名弟子?”

    那人哈哈一笑:“沈戎?记名弟子?哈哈,他们只不过是我采花猎艳的一具皮囊罢了。你要找他们,那只能去阴曹地府了。”

    “这么说,星鸾宫南宗总助沈戎,已经被你杀了?从一开始,你就是伪装沈戎的?”江尘心里一下子全明白了。

    沈戎,以及传信的记名弟子,其实都是同一个人,那就是眼下此人,十有八九,也就是那采莲客。

    “哈哈,你到底是什么人?你不觉得,自己问的有点多了吗?”那人语气森寒,一双眼珠锁定江尘,仿佛要用眼神把江尘的所有退路封死。

    “采莲客,你胆子果然不小。采花猎艳,竟然采到了宗门势力头上。”江尘冷哼一声。

    那人眼神微微闪过一丝讶异:“你知道我?哼,莫非你也是那些多管闲事的六扇门?想替天行道不成?”

    “你说对了。”江尘淡淡一笑。

    “蠢材,蠢材。”采莲客脸上忽然露出一丝古怪的笑意,“想替天行道的人,我没有遇到一千,也有八百。这些人,现在都在阴曹地府睡得很香。你是下一个。”

    “你很自信。”江尘也是笑了起来。

    “对一个已经半死之人,我为什么不自信?你知道,这些女人为什么躺在这里,动也不能动半下?我可没有封掉她们的穴位啊。”采莲客悠然地笑了。

    “什么?你是说,这……这里的烛烟有毒?”江尘面色大变。

    “你总算没蠢到家,打扰本大爷的性趣,该死,该死!你的人头,就交给我当赔罪吧!”

    采莲客陡然启动,身影如鬼魅一般欺来。

    都说采莲客轻功了得,这一启动,果然名不虚传。手中短剑化为一道寒芒,朝江尘的脖子砍来。

    江尘浑身摇摇欲坠,一副随时可能倒下的样子。

    这看在采莲客手里,便如挣扎的猎物一般,更加激了他的野性。

    “死吧!”采莲客随手一剑,砍了下来。

    预料中那一幕,却没有生。

    短剑并没有砍在脖子上,准确地说,短剑砍空了。

    那个摇摇欲坠的对手,忽然间,消失在了原地。

    “嗯,不妙!”采莲客反应很快,猛然一个转身,短剑回头一扫。

    便在这时,不知从何处而来的一道寒芒,仿佛根本不用遵守虚空规则,瞬间射到了他的咽喉。

    飞刀!

    完美的角度,完美的一击。

    江尘的重羽飞刀,薄薄如羽翼,融入虚空,破开虚空,射入采莲客的咽喉。

    采莲客死死捂住脖子,一双眼睛如同死鱼一样暴突上来。瞪着江尘,满脸的不可思议。

    他怎么都想不到,自己竟然会在这样一个地方殒命。

    他不解,为什么对方中了烟毒,竟然会无事?为什么对方,能够找到这里,而且轻松地洞悉了他的身份!

    可是,这一切的答案,采莲客这辈子已经没有机会知道。

    他哪里会知道,对于前世诸天位面的丹道大师的江尘而言,在用毒这些小道上,他采莲客这点手段,简直就是小儿科。

    江尘走上去,轻轻一刀,将采莲客的级直接卸了下来。腰间的一条布囊顺势一裹,将采莲客的级卷了进去。

    顺手将采莲客的短剑收起,又从采莲客身上,搜出了一些东西。

    根据任务要求,杀采莲客,要求见到采莲客级,还必须拿到采莲客的某一种信物。这短剑,自然也是一种信物。

    江尘将采莲客身上那些杂七杂八的东西都卷入包裹,顺手往腰间一寄。

    走到大床前,那北宗的七名女子,一个个都是瞪大眼珠子,表情既尴尬,又充满了求救的渴望。

    江尘前世见过女人无数,自然不会为这玉体横陈的场面失态。目光扫过众女身上,江尘顺手将一粒丹药塞到温子琪嘴里。

    “吞下它。”

    温子琪一双灵动的眼睛眨了眨,长长的睫毛还挂着一点泪珠,却是听话地将丹药吞了下去。

    这丹药,正是可以这种麻人筋骨的解药。

    这些基础装备,江尘上次去药师殿,可是做了全方面准备的。

    药师殿出品的丹药,自不会是凡品。

    温子琪服用片刻,手脚便有了一点活动能力,挣扎着坐了起来,双手下意识便要去穿戴衣裳。

    只是丹药的效果刚刚挥作用,这一下手上力气没用够,手一抖,那衣襟顺着落了下来,将胸前一片春光,反而尽数显露出来。

    一对可爱如鸽的玉峰,却是正好落在了江尘眼里。

    “好漂亮的胸前美景。”江尘也是心头微微一动,随即转过身来,却没有一直盯着看。

    温子琪这时候,一张秀脸已经红到了耳后根。好在江尘背过身去,让她不至于继续尴尬下去。

    草草地将衣裳一裹,低低说道:“好了。”

    江尘转过身来,将一瓶丹药放在温子琪跟前:“给你师尊,还有同门姐妹服下吧。你们着了采莲客的道儿,没有坏了清白,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他……他是采莲客?”听到采莲客的凶名,温子琪花容失色,一颗芳心吓得砰砰乱跳。

    丹药吞服下去,率先恢复活动能力的,却是玉夫人。

    玉夫人刚才被采莲客撩拨过,脸上的春意没有散尽,一对妙目此刻还有若隐若现的欲火。

    “少侠如何称呼,小女子在此谢过救命之恩了。”玉夫人语态娇憨,竟与之前那冷若冰霜的样子,大不相同。

    江尘心头一动,听这语气,便知道这玉夫人只怕还被采莲客施了什么手法,春意未消。

    当下苦笑:“无名小辈,不足挂齿。既然你们都没事了,我就告辞了。”

    玉夫人却是低低一叹,幽怨道:“少侠,你把我们星鸾宫北宗老的小的,都看了个遍。该轻**轻薄了。就这么走了,我老婆子一个,倒是不怕什么。这些小姑娘家的清白,以后向谁说去?”

    江尘摸了摸鼻子:“似乎没有这么夸张吧?”

    玉夫人柔媚一笑:“刚才也不知道是谁,在人家的胸前腿间,看了又看。”

    江尘大感郁闷冤屈。他承认,刚才在玉夫人身上,眼神是多逗留了那么几秒钟,那是因为她少妇身材,最是特别,最是凹凸有致。

    可这也没有到她说的那么夸张,看了又看,那成什么了?

    “夫人,在下年纪轻轻,却也知道男女大防。今天的事,我出去之后,也绝对不会对外泄露半句。若违此言,教我万箭穿心而死。”

    “你……你也不用毒誓。”温子琪脸又一红,急忙说道,随后又补充了一句,“我们都相信你的。你是正人君子。”

    温子琪想到刚才那尴尬的一幕,明明胸前那一抹并没有露出来,结果自己手一软,却让对方瞧了个干净。

    想到此幕,温子琪便是娇羞不可抑制。

    江尘轻轻点头,深呼一口气,他知道,此地不宜久留,若是逗留久了,让这玉夫人三两下一勾搭,说不定就要守不住阵地。

    毕竟,这玉体横陈,活色生香的场面,不是任何男子能够轻易抵御的。

    见江尘这么短的时间,就能恢复灵台清明,朝外走去,玉夫人也是暗暗佩服。一般少年人,在这种场合下,岂能自制?

    “少侠,我这老太婆没有面子。我代我这可怜的弟子,问你一句高姓大名,可否?”

    玉夫人是个伶俐人,见江尘先为温子琪解毒,便知道这人对自己这个徒弟,至少是有点好感的。

    江尘身形微微一顿,淡淡道:“在下江瀚领江尘,奉王命来斩杀采莲客。诸位,后会有期!”

    说完,脚尖一点,如鸿飞冥冥,消失在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