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玄幻魔法 > 三界独尊 > 第0067章挑衅小侯爷?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别跟我来这套!江桐他早不出去,晚不出去,偏偏我荆某人来,他就出去了?”一个铜锣一般的声音,大声叫嚷着。

    江尘等人还没走近,便听到此人的叫嚷声。

    “荆酋长,确确实实是出去了。据说是小侯爷要回来,三爷到波江城外去迎接小侯爷去了。”

    看得出来,侯府的下人,待人接物还是很客气的。

    “小侯爷?哼!就是那个荒唐纨绔江尘么?”那个破锣一般的声音,带着几分不屑。

    “老子不管他江桐去了哪里,我就在这里等了!”这荆姓男子,语气十分霸道。

    远远的,江尘眉头微微一皱。他如今修炼《顺风之耳》,这听力可是比江桐都强,自然将远处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

    “荆姓酋长?莫非是紫荆部的荆蛮?”江尘从前任的记忆里,知道江瀚领辖下,有十大部。

    这紫荆部,是其中实力最为雄厚的一部,在江瀚领十大部里,算数一数二的存在。

    因此,这荆蛮也一直比较霸道。在整个江瀚领,除了江瀚侯江枫能够压制此人之外,其他人都要让这荆蛮三分。

    如今听他这般狂傲的口气,对江桐直呼其名,可见此人果然是霸道之极。

    江桐苦笑一声,轻轻摇头:“尘儿,这荆蛮只有你父亲压得住他,等下你直接进侯府,我来应对他。”

    看的出来,江桐对这个荆蛮,也是颇有忌惮。

    每一个领地,总会有那么几个刺头,这个江尘倒是理解。

    言语粗俗霸道,江尘也并不是很介意。但若是这荆蛮横行霸道过一个度,江尘绝对不会坐视不理的。

    谁都不想自己治下,有那么一个不听话,随时惹事的刺头。

    “过去吧!”

    江尘语气平淡,骑马率先走了过去。

    “咦!是三爷他们回来了。”侯府的下人们,见到马队出现,一眼便看到江桐父子。

    只是,江桐父子一左一右,却是簇拥着另外一个少年人居中。这少年人猿臂狼腰,星眸微动之间,却透着一股熟悉而陌生的威严感。

    江桐大喝一声:“尔等还不拜见小侯爷?”

    小侯爷?

    时隔三年,江尘身上的变化可谓是脱胎换骨,除了面貌依稀有昔日的样子,其他方面,不管是气质还是身材,都已经截然不同于三年前离开江瀚领的时候了。

    “拜见小侯爷!”

    江瀚侯府内部这些下人,经历过严格的训练,当下跪拜行礼。

    倒是荆蛮一行人,一个个看着领荆蛮,并没有行跪拜礼。

    荆蛮叉着腰,目光斜睨,举动颇为无礼,瞥着江尘,上上下下打量一番。

    “小侯爷?不好意思,我荆蛮只拜江瀚侯本人。没看到江瀚侯本人,恕我荆某人不下拜了。”

    荆蛮那批手下,也是似笑非笑地站在荆蛮身后,打量着江尘,那表情里不但没有见到小侯爷那应有的尊重,反而有几个还挤眉弄眼。

    “荆蛮是吧?”江尘虽然心头微怒,却也不想当场撕破脸皮,“你拜或不拜,我都是江瀚领的小侯爷。我只问你,今日你带人在侯府门口喧哗,却是为了何事?成何体统?”

    荆蛮哈哈一笑:“为了何事?那你要问问江桐了!”

    江桐表情有点尴尬:“荆蛮,私人的事,我们私下里谈。今天小侯爷刚回来,不要惊扰了他。”

    “惊扰什么?他回来更好,正好做个见证。”荆蛮大嘴一咧。

    “不管什么事,进去谈。在这里喧哗吵闹,还要不要贵族的脸面了?”江尘面色一沉,率先进了侯府。

    江桐见江尘气度不凡,也是微微有些诧异,跟着走了进去。

    荆蛮嘿嘿一笑,却也肆无忌惮,跟着走了进去。

    进了侯府,上了茶水,各自坐定,江尘才将目光投向江桐:“三叔,到底怎么回事,你说。”

    “唉,荆酋长,你我几十年的交情,彩礼你十年前就收了。难道非要做出这种撕毁婚约的事不可么?再说了,两个孩子……”

    荆蛮一摆手:“打住!你不说孩子还好,你说孩子,那我就打开天窗说亮话了。不是我荆某人不守信用,实在是孩子自己不愿意。你也不希望你儿子将来娶了我女儿,两口子不和,闹得鸡犬不宁吧?”

    彩礼,婚约,孩子不愿意。

    江尘很快就捕捉到事情的核心了。

    敢情,这荆蛮是来撕毁婚约的。

    “荆酋长,你说说,是不是对彩礼不满,嫌少还是怎么?这些都是好商量的。我江家论身份地位,又有哪一点对不住令千金了?”

    江桐暗暗克制着自己的愤怒,语气并不算很硬,试图挽回什么。

    “这些话我荆某人听过很多遍了。这次来,我不是来听你说这些废话的。彩礼我已经带回来了,你点收一下吧。”

    荆蛮显然不想跟江桐继续纠缠,他就是来退彩礼,解除婚约的。

    一挥手,手下人立刻抬上来六只大箱子。

    “彩礼都在这里,一样不少,江桐,你清点清点吧。没有什么事的话,我先回部落了。”荆蛮从头到尾,就没搭理江尘这个小侯爷。

    江桐脸色微微红,这荆蛮傲慢的态度,显然是深深刺伤了这个性格温和的中年男人。

    拢在袖子里的手掌,微微捏紧,拽成拳头,声音有些嘶哑低颤:“荆酋长,婚你可以退,但不能退得这么不明不白!你告诉我,这到底是为什么?我江家,有哪一点对不住你紫荆部?”

    荆蛮淡淡一笑:“江家对不对得住我紫荆部,这不是重点。先,你江桐不是江瀚侯,你儿子,将来也不可能成为江瀚侯。第二,我已经说过了,是孩子自己不愿意。彩儿,人家不乐意退婚呢,还是你自己来说说吧。”

    荆蛮身后,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女,穿着一身部落服饰,挽了一个髻,髻上插着三根青鸾尾毛。

    这少女眉目艳丽,小小年纪,却天然带有一种柔媚之态,有一种和年龄不符的精明感。

    “江雨,老一辈人喝醉了酒,定下的荒唐婚事。彩儿相信,你也不会太当真吧?”

    这荆彩儿柳眉微动,脆生生的话语中,自有一股柔媚风情。

    江雨比江尘还小一岁,但是大事上却不糊涂,虽然有些羞涩,但却说道:“我可以不当真。但是,你们这么做,未必太不将我江家的脸面放在眼里了吧?你们可曾想过,你们这么做,让我江家颜面何存?”

    “颜面?”荆彩儿轻轻一笑,“颜面是自己争的,不是靠别人给的。江雨,既然你要这么说,我只问你一句话,我如今修为是七脉真气,一年内就有机会突破八脉真气,试问,你如今是几脉真气?”

    这才是重点!七脉真气,对于一个部落出身的子弟而言,确实算非常了不起的存在了。

    毕竟,这等修为,便是潜龙会试的诸侯子弟,也是不多的。

    而且,这应采儿还比江尘他们这批人小那么一两岁。

    “你才区区五脉真气,你可知道,两脉真气的差别,在同龄人之间,意味着什么?”

    “再者,正如我父亲说的,你父亲不是江瀚侯,你将来也不可能是江瀚侯。”

    江雨张口结舌,讷讷道:“我未来纵然不是江瀚侯,可是江瀚侯是我哥。”

    这话一说出来,江雨便感到后悔了。为什么?为什么要向这个势利的女人解释这个?

    “呵呵,你哥?”荆彩儿带着几分调笑的意味,瞥了江尘一眼,“江雨,你别天真了!你觉得,以你这位堂哥平素的那点本事,在虎狼一般的对手面前,能保得住这枚诸侯令么?”

    江尘笑了,这荆家果然是图穷匕见,把最真实的一面说出来了。

    天赋的差距,江雨比荆彩儿差多了。

    身份地位,江家很可能失去诸侯令,江雨作为江家非嫡系子弟,又能有什么前途可言?

    如此一来,荆家退婚的理由,便是昭然若揭了。

    砰!

    一个茶杯被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江家这边,终于有人忍不住,作了!

    只是,这作的人,不是江尘,也不是江桐父子。而是江尘身后的仆从管家江正!

    在王都见了这么多世面,连王都那些巨头势力,都要对小侯爷俯帖耳,唯唯诺诺;回到这江瀚领一亩三分地,反而是邪了门了?

    本来,这就是江家的地盘,江家是说一不二的。任何人在江家面前,都要毕恭毕敬的。

    这荆家,太放肆了!

    所以,江正怒了!

    “荆蛮,你们父女一唱一和,到底搞清楚了没有?这是在江瀚侯府,这里是江瀚侯的地盘!”江正义愤填膺。

    荆蛮冷冷一笑:“主子都没说话,你这狗一般的下人,瞎嚷嚷什么?”

    “我是下人,没错!不过,你荆某人似乎忘了,在江瀚侯府,你也是下人。整个江瀚领,我们都是江家的下人!”

    “你见小侯爷不拜,还讲不讲主从有别?”

    “你撕毁婚约,还要不要贵族脸面?”

    “你女儿不敬小侯爷,还论不论上下尊卑?”

    “你不尊主子,撕毁婚约,言语不敬,到底是谁给你们的胆子?你到底是哪里来的底气?”

    江正唇枪舌剑,连连逼问,一不可收拾。

    一时间,倒是让荆蛮瞠目结舌,无言以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