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玄幻魔法 > 三界独尊 >章节目录第0071章震慑部落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温子琪见江尘认出她来,心头又是害羞,又有些甜蜜的欢喜。

    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底气,这个爱红脸的少女,鼓足勇气,以蚊蚋一般的声音低低道:“我在天湖领,听说你要招募亲卫,所以赶过来,看看能不能帮上你的忙。”

    勾玉公主借助王室的力量,已经向各大领地布了这个消息。江尘却没成想,这温子琪竟然会千里迢迢从天湖领赶来。

    瞧她这一身风尘仆仆的样子,显然是一听到消息,便一路急赶来了。

    江尘微微一愣,却问:“你师尊同意你来么?”

    提到师尊,温子琪身子微微一颤,右手轻轻捏着衣角,手指不住缠绕着,显得十分纠结。

    江尘莞尔,看样子,这温子琪姑娘,还是背着师尊偷偷出来的。

    见江尘这一笑,温子琪忙道:“师尊就算知道,也不会阻拦我的。她最是疼爱我了。”

    江尘点点头:“也罢,我这里正缺一个名额。子琪小姐如果不觉得掉身份,这个名额,便由你顶上吧。”

    “真的么?”温子琪闻言一喜,她一路担心,怕自己来晚了,名额被占完,轮不到她。

    没想到,竟然赶上了最后一个名额。

    江桐见温子琪温柔斯文,也是笑道:“尘儿,你认识这个姑娘?”

    “嗯,当日在天湖领执行任务,萍水相逢,与子琪小姐有数面之缘。她的身份来历,人品性格,还是靠得住的。”

    “好,既如此,八个名额便算大功告成了。”江桐也是松一口气。最后一个名额,这些候选名单,他没有一个是满意的。

    能由一个江尘认可的人物来顶上,那自然是最好不过。

    “尘儿,有道是疏不间亲,你宁可招募外人,也不要你舅父的骨肉亲子。这是什么道理。难道是我这个做舅母的,得罪过你不成?”

    江尘这边正说着,一个打扮华贵,浓妆艳抹的妇人,快步抢到江尘面前,对着江尘一通抱怨。

    从前任的记忆里,江尘认出了这个妇人,应该是自己的舅母,也就是那蓝一舟的生身之母。

    “舅母,舅父堂堂大酋,一舟表弟又何须做我的亲卫才能出头?何不将机会让给更需要的人?”

    江尘倒不愿跟一个泼妇纠缠,只得耐心劝道。

    “大酋又能如何?只能传给一个儿子,这老二的富贵没有着落。跟你混,以后你当做了侯爷,赐你一舟表弟一个部落管管,那还不是一句话的事?尘儿,我跟你讲,你妈当年没出嫁的时候,你大舅可没少照应她。现在你妈不在了,见舅如见母,一舟名义上是你表弟,和你亲弟有什么不一样?他的事,你不能不管啊。你难道忍心……”

    “舅母,一舟表弟修为只有五脉真气,我有心成全他,却也无能为力。上面任务交不了差。舅母你若疼爱外甥我,总不能让我在潜龙会试上败北吧?我若败北,舅父的大酋位置,又如何保得住?”

    “啊?”这妇人听说自己男人的大酋位置都有可能不保,顿时呆住了。

    江尘一笑,趁机走开。

    江桐当场宣布入选名单。

    “郭进,来自王都,郭顺郭太傅嫡孙。”

    “乔山,乔川,药师殿三殿主的侄子。”

    “温子琪,来自天湖领星鸾宫,与江尘小侯爷是旧识。”

    “薛同,江瀚领应蓝部,与小侯爷是姨表兄弟。”

    “柯牧,江瀚领大夏部,六脉真气修为。”

    “沈一帆,江瀚领玉龙部,六脉真气修为。”

    “毕云,江瀚领铁山部,六脉真气修为。”

    随着江桐的宣布完毕,这一场招募会,便算宣告结束。很多未被选中子弟的家族,都是暗自郁闷。

    先前明明有很好的机会,却是错过了。

    “十大部的大酋请到侯府赴宴,其他小部落家族,就地解散,返回各自驻地,不得逗留。”江桐随后宣布。

    这各方势力汇聚波江城,对波江城的治安也是一种隐患。既然任务结束,自然是要解散的。

    十大部的大酋,除了荆蛮,每一个都是在场的。听说侯府还要设宴款待,自然也不会放过这个修复关系的机会。

    只是,这九个大酋都觉得好奇,诸侯令都祭出了,为何不见紫荆部的大酋荆蛮?

    这荆蛮平素蛮横霸道,难道这次竟敢公然违抗诸侯令?这也未免太夸张了!

    要知道,部落违抗诸侯令,那可是要被征伐的!

    带着这种疑惑,各部大酋来到了宴席上。除了江尘这个小侯爷外,江家所有族老,还有江桐,都赫然在列。

    “诸位,这次宴席,一来是犒劳诸位一向为江瀚领奔波劳累;二来,是向各位宣布一件要事。”

    江尘亲自举杯,目光淡然,与所有大酋对视过,眼中流淌着从容自信的上位者气息。

    所有大酋被江尘眼光扫过,都没来由的背脊一凉,隐隐预感有什么大事要生。

    “那荆蛮目无尊长,数次到侯府耍泼撒野,这次更是公然挑衅侯府权威,已被我下令拿下,秘密关押!”

    “什么?”

    “荆蛮,被秘密关押了?”

    这个消息,让这些称霸一方的大酋,也是面色大变。

    那可是荆蛮啊,在整个江瀚领,这荆蛮是数一数二的霸道。除了江瀚侯江枫能压制得住此人,其他大酋在荆蛮面前,都要弱三分。

    甚至说,就算是江瀚侯江枫,要动这荆蛮之前,恐怕都要三思而后行。可是,这小侯爷,不动声色间,就将荆蛮给拿下了。

    “拿得好!这荆蛮一向横行霸道,在各大部之间,口碑极差!”第一个站出来的,自然是应蓝部大酋,也就是江尘的大舅蓝天极。

    “对,这荆蛮到侯府撒泼,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拿下他,是他罪有应得。这人不拿下,早晚要出大事。”

    “小侯爷英明!不过这紫荆部,荆家的势力渗透极广,拿了荆蛮,只怕荆家和当地的那些势力,会闹事啊。”

    江尘淡淡笑道:“这也是我召集你们来的原因。荆家之所以横行霸道,一是地方势力确实强大,二是生意路子广,另外,我们江瀚领最大的那片半灵壤土地,在他们境内。”

    这些大酋纷纷点头,对江尘都有些刮目相看的感觉。这哪是他们认识中的小侯爷啊?哪是当初那个纨绔无行的废物啊?

    这分明就是一个扮猪吃老虎,政治手段玩得极为顺溜的王侯子弟!

    此时此刻,他们终于是信了,这江尘之前种种表现,绝对是装的,迷惑人的,此子只怕从小,志向就在一品诸侯上了!

    看走眼了,所有人都不得不在心里承认,对这江尘小侯爷,他们是看走眼了。

    江尘将这些人的表现看在眼里,却是不紧不慢道:“表忠心的话,我也不想听。我只说一句,这次,你们每一部出五万人马,我侯府大军出十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奇袭紫荆部,务必将荆蛮的余党,一网打尽。”

    斩草除根,这是常识。这些大酋也会觉得意外。

    “荆家余党除掉,我会派溪老亲自坐镇紫荆部辖地。并拿出那块灵壤土地的两成收益,让你们九部均分。”

    如果说先前是威压,那么这两成收益,便是利诱。

    威压利诱,软硬兼施。

    这些大酋哪还坐得住?应蓝部大酋蓝天极第一个站起来:“我应蓝部誓死拥护江家,愿与叛贼决一死战!”

    “愿与侯府共融入,剿杀叛贼!”

    江瀚领十大部,彼此竞争,再加上紫荆部一部独大,这局面已经持续了许多年,荆蛮又十分霸道。

    在这样的大势下,这些人就算没有威压利诱,恐怕也要落井下石,更何况还有利益可图。

    江桐若有所思地看了江尘一眼,心中暗暗惊叹,这小侯爷手笔果然不小,气魄惊人,说拿两成收益,便拿两成出来。

    如此诸侯和部落之间的利益绑在一块,这些部落酋长,还能不尽心尽力?这比任何威压都好用。

    “诸位,之前我们江瀚领是和丹王苑合作。如今,我们的合作对象是药师殿。也就是说,我们与药师殿合作的收益,将会是之前和丹王苑合作收益的一倍。你们看似分了两成,实则是以前四成的收益。”

    事到如今,江尘也不介意透露一点核心的东西给他们。

    药师殿!

    这些人今天已经不止一次听到药师殿了,在东方王国,药师殿那可是灵药界的标杆,是灵药界最大的巨头。他们岂能不知?

    “嘿嘿,你们可能都不知道吧?药师殿很多问题上,都很倚重我家小侯爷呢!还有一件事,你们恐怕也不知道。王室公主东方芷若的病,看遍名医不可医治,还是咱家小侯爷出手,药到病除!”

    不得不说,江正是一个很好用的管家。在主人需要的时候,他总能把主人不方便说的话,用一种拿捏到恰到好处的方式,说出来。

    这话表明什么?表明小侯爷的靠山,是王室,是药师殿!

    在场所有大酋,听闻此话,都是面面相觑,震惊莫名。

    江尘却是笑道:“来,喝酒!些许小事,江正总喜欢搬弄唇舌。这王室公主的事,诸位听在耳里,烂在心里。却不要外传了。”

    “是是。王室秘闻,谁敢乱传?”

    一个个唯唯诺诺,举杯喝酒,却是食不甘味,哪里还品得出美酒佳肴的味道来?满脑子都是江尘小侯爷这不可思议的变化。各种冲击着他们心理底线的消息不断传出来,他们已经不知道该用何等尺度去估量这个小侯爷了。

    但有一点是肯定的,这江尘小侯爷比起其父江枫,绝对是有过之而无不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