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科幻小说 > 召唤圣剑 >章节目录第二十章 迷雾废墟的秘密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魔力凝结?

    罗德这可真是有些惊讶,要知道他玩召唤剑士七个年头了,什么样的诡异状况都见过,但是这么诡异的状况可是从来没有见过。

    所谓魔力凝结,是指一些与持有者配合默契,长期使用的召唤精灵,在进化过程中,会“孕育”一些东西,按照游戏中的说法就是,因为它们的进化太快,导致过量的魔力在其中凝结,最终会幻化为魔力凝结物———换句话说,就是装备。

    不过在玩家口中愈加简便的说法就是,和自己好感度高的召唤精灵在进化之后会送给他们一份惊喜……仅此而已。

    但是这并不算是什么令人羡慕的事情,一来召唤精灵给的装备等级大都不高,二来就是这些装备都是幻化产物,只供召唤者一个人使用,丢弃的话就会间接化为虚无,不能卖也不能送人,所以算是半个鸡肋。

    罗德对于召唤精灵产生魔力凝结倒不惊讶,终究这把圣剑不断跟随自己到现在了,但让他惊讶的是———圣剑难道不应该是装备吗?

    一般来说,只有拥有自我意志的生物才会拥有魔力凝结的特性啊?

    这是怎么回事?

    圣剑可不算是生物啊。

    不过罗德的愣神也只是顷刻工夫,因而这道系统提示根本就没有让他确认,只是告诉他有这么回事,仅此而已。于是那金黄色的文字很快就从罗德的眼前消散,消失不见。随后,原本漂浮在他手心中的卡片也重新归于虚无。

    莉洁和梅斯对视了一眼,但是两人都什么也没有说。他们其实到现在都不是很清楚罗德究竟是什么人,也不知道他的身份。虽然他看起来象个剑士,但是除去剑术之外,他所做的一切都很难和剑士这个职业挂上钩。不过两人也都没有多问,莉洁身为一个冒险者,自然知道很多剑士都拥有自己独特的力量和传承。而梅斯则也因而愈加确定罗德很有可能是某个陈旧家族的传人,只有他们才会拥有这种超乎寻常的存在。

    虽然察觉到了他们的目光,但是罗德也没有做太多的注释,作为一个公会团长,他很清楚没必要的话少说,没必要的事少做。要知道网上那些玩家打起口水战来那叫一个出色激烈,你一句话一个词用不对都有可能被对方大肆借题发挥,特别是在后来,罗德成就了第一公会,树大招风,他的一言一行更是不被不少敌人拿来发挥。你注释的越多漏洞就越多,干脆就什么也不说,任凭他们去误会。他只是收回卡牌,便开始整理起其他的物品。

    法师都是相当有钱的。

    在教堂中,莉洁和梅斯所发觉的并不仅仅只有那个控制石像鬼的雕像,还有一小堆宝石以及得到了魔力的水晶,这些都被罗德留了下来。作为一个兼职的炼金术士,这些东西对于他来说还是有些用处的。

    而让罗德感到有些不测的,则是莉洁在书桌上发觉的一本日记,上面所记载的,正是那个法师来到这个小镇之后的生活。

    这让罗德不由的产生了兴趣,虽然作为玩家,他对迷雾废墟整个副本的前因后果来龙去脉能够说是一清二楚滚瓜烂熟,但是从npc的角度来看却还是第一次。

    虽然日记本里的大部分内容已经变的模糊不清,不过却还是有一些记录残留了下来:

    圣者之年,雷鸣之月五日

    我成功了,在以无数无辜的性命为代价之后,我终究清楚的看见了她的影子,在法阵中央,她向我浅笑,和活着时一样的,温柔的浅笑。我以至激动的无法自己,我呼唤着她的名字,但是她却并没有能够听到我的回应。法术并不完全,但是我已经有了希望,我的想法是正确的!

    圣者之年,雷鸣之月十五日

    赞美圣魂!我终究重新得到了她,我获得了足以抵抗万物的力量!将那消亡的灵魂重新带回到了我的身边,她看见我了!我能够触摸到她,感受她温暖的身体,她抱着我,轻声的叫着我的名字。在那一刻,我觉得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啊……我最爱的希娜,她还是和活着时一样那么温柔,那么美丽,那么体贴。

    我很矛盾,但是我最终下定决心向她忏悔,我告诉她我做了什么,但是希娜原谅了我。她和以前一样,浅笑着原谅了我。在那一刻,我觉得生命是如此的美好,以至连外面的阳光,都是这么的艳丽。我已经决定了,我要带着她离开这里,我们要过普通人的生活,和普通人一样的生活。我不会再接触这些邪法,也不会再使用法术,我们要搬去一个安静的山村,然后在那里结婚,生子,然后象普通人一样的死去。

    我不知道我能否还有资格得到这样的幸福,但是我会努力争取,愿圣魂庇佑我吧。

    圣者之年,亵渎之月三日

    事情有些不对。

    那不是希娜,我有这种感觉,虽然她的外表和我回忆中的完全一样,但是我却有这种感觉。那不是她,我对她说了我的计划,但是她只是浅笑着,说好,说同意。这太奇怪了,她是个聪明的女孩,但也是个有主见的女孩。她不可能什么都听我的。

    我有些怀疑,难道是法术当中出现了什么问题?

    她为什么会对我的话如此深信不疑?

    我要再做一次试验,以确认我的想法能否正确,圣魂保佑,希望我的想法是错误的。

    圣者之年,亵渎之月四日

    圣魂在上,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事!

    那不是希娜!她只是一个有着希娜外壳的怪物!我告诉她,我会为了她去杀人,老人,小孩,女人。我不止需要她一个女人,我要更多的女人陪伴在我的身边。如果这真的是她,那么她是绝对不会同意的。但是,让我惊讶的是,她就那样安静的坐在床边,浅笑着听我说完了一切,然后温柔的对我说好。

    这不可能!这不是她!这不是我回忆里的那个人!她究竟是什么东西?是什么东西?是什么东西?(字迹开始变的杂乱无章)。

    圣者之年,亵渎之月九日

    愿圣魂原谅我的无知。

    这大概就是我违背圣律的惩罚,我想要逆转生死,重新获得已经消逝的灵魂。但是我失败了,这就是惩罚。那个东西并不是希娜,它根本就没有自我,它只是一个空空的躯壳,天性的印照和探索着他人内心深处的精神影像来存活的怪物。我想要杀了它,但是我已经做不到了,它吸取了我所有的力量……我要死了,我已经没有力量阻止它了。

    这样也好……希娜,既然你不能够来到我的身边,那么就让我去永恒的幽暗之河寻找你吧…………

    愿圣魂能够接纳我这罪孽深重的灵魂…………

    日记写到这里,剩下的只有一片空白。罗德合上日记,接着摇了摇头,看来这个法师果然如传闻中所说的,是个情圣啊……不过要是他早点选择自杀,估计也就不会死那么多人。但是…………

    一丝微小的不协调感从罗德的脑中闪过,他还没有来得及抓住,就一闪而逝。

    似乎有什么不对?

    罗德皱着眉头,思考了半天,但是最终也没有得到答案。不过,他很快就把这件事放在脑后,闭上眼睛,很快就陷入了深厚的睡眠之中。

    这只是一个小小的插曲,随后三人在这废弃的教堂中休息了一晚,第二天便再次启程,向着雾气的深处走去。

    “唰!”

    耀眼的白光一闪而过,随之而来的则是伴随着哀号声消逝的幽鬼的身影。

    与之前相比,进化后的星痕愈加美丽,洁白无暇的剑刃上雕刻着美丽精致的镂空花纹,原本合拢的雪白双翼悄然展开,从中盘旋而出的白色银线化为笼手围绕在剑柄之上,单单仅是看着,就不会认为这是一把武器,而是精美的艺术品,它不应该出现在战场上,反而美术馆或者藏宝室一类的地方才是它真正的归属。

    “真是非常神奇的杰作。”

    望着罗德手中分发着淡淡光尘的长剑,梅斯不由的赞赏道。

    “请恕我直言,罗德先生,我运营商会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见到过如此美丽的武器………”

    说道这里,梅斯眯起两只小眼睛。

    “不知道,您………”

    罗德摆了摆手,却并不是要回答梅斯的问题,他只是盯视着前方,随后沉声回答道。

    “我们快到了。”

    “哎?”

    听到这句话,梅斯和莉洁都急忙抬起头来,顺着罗德的目光向前望去,很快,他们就看见一片杂草丛生的广场,而在广场的另外一侧,两扇破烂的巨大木门正在迷雾的笼罩下忽隐忽现。

    “只需穿过这扇门,我们就能够到达阿拉加克山口,然后就能够下山。”

    说道这里,罗德也松了口气,终究自从他在这个世界苏醒到现在,精神不断都处于高度紧张状态,虽然冒险对于玩家来说是件很快乐的事情,但是如果是在身受重伤,而且充满压力的情况下,那么就算是玩家也不会那么高兴。

    更何况这可不是游戏,中途无法下线去抽烟喝酒打麻将的。

    但是在那之前,还有一道难关要通过。

    罗德皱起眉头,仔细的观察眼前的浓雾。他摆了摆手,示意身后的两人小心注意。

    “有什么问题吗?罗德先生?”

    看见罗德的手势,莉洁很快就反应过来,她小步靠近了罗德,随后低声询问道。

    “小心,战斗还没有结束,我们还有个最麻烦的波ss没搞定。”

    “波丝?”

    “呃……我是指怪物。”

    罗德摇了摇头,他实在是已经习惯游戏中发号施令的习惯,一时间还真的改不过来。不过现在明显不是注意这种小事的时候,他深深吸了口气,接着转过头去,望向两人。

    “你们知道迷雾废墟的由来么?”

    听到罗德的询问,两人都是一愣,随后摇了摇头。

    “这里曾经是个繁华的小镇,但是在风潮航道开通之后,这里就慢慢变的荒无人烟——在那之后,有一个法师来到了这里,他为了寻回死去的爱人,在这里进行着禁忌的魔法实验,最终,他失败了。”

    说道这里,罗德停了一停,随后望向周边被迷雾笼罩的小镇。

    “而在那之后,这个小镇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那么罗德先生,你说的怪物是………”

    梅斯皱了皱眉,他还以为之前那两个石像鬼已经是最可怕的怪物了,难道还有比那个更可怕的?

    “幽影。”

    从罗德口中说出的这个词平淡无奇,但是那诡异的腔调却是让两人都不由的背后一寒。

    “它是那个法师在最后的失败中诞生的,最可怕的怪物,如果不小心的话,那么我们所有人都会死在这里。”

    “它的战斗力很强吗?罗德先生?”

    虽然很疑惑罗德是怎么知道的,但是对于莉洁而言,眼前的问题明显愈加重要。但出人意料之外的是,罗德却摇了摇头。

    “坦白来说,算不上很强,它对物理属性的攻击防御很弱,和普通的幽鬼差不多。”

    “那…………”

    听到罗德的注释,莉洁有些迷惑了,如果说都差不多的话,那么为什么罗德会说这个东西很危险呢?

    “因为幽影有一个特殊技能。”

    罗德犹豫了下,最终还是决定说出来。

    “它会刺探你的内心,然后幻化成你很熟悉的容貌,如果你没有办法及时从它制造的恶梦中清醒过来,并且保持坚定信念的话,那么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说道这里时,罗德的语气并不是非常肯定。因为在游戏里,这个波ss会在冒险团队全部入场之后才会出现,它会幻化成玩家的样子,然后搅乱玩家的判断,一开始的时候,这的确是个非常麻烦的波ss,不少团队都团灭在这里。但是办法都是人想出来的,很快玩家就找出了对付它的办法。在多次战斗之后,玩家发觉幽鬼的实力并不算强,而且它除了复制玩家本身之外并没有什么特别危险的地方,也就是说,如果只有一个玩家进场的话,那么它就只能够复制对方本身而已,这样一对一的战斗对于大部分玩家来说当然不在话下。于是,在幽鬼的神秘光环被破除之后,它就变成了很多玩家用来练习单刷波ss的木桩……其下场不可说不悲剧。

    但是…………

    究竟是为什么,总感觉似乎哪里有些矛盾?

    罗德皱了下眉头,他模模糊糊的感觉内心深处有个声音告诉他,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但是一时之间,似乎也抓不住什么头绪。

    “总而言之,交给我吧。”

    雾气变的越发浓重。

    哪怕是充满了崇高力量的光辉,也无法轻而易举的穿透这云雾的海洋。

    罗德停下了脚步。

    他能够感觉到身后少女担心的目光,但是这却是最有效率的办法,而且,这也是唯一的办法。

    “唰!”

    白色的利刃凭空出现,云雾似乎因而而燥动了下,随后很快又恢复正常。它们盘旋围绕在罗德的身边,将一切都拒之门外。

    空气开始变的潮湿而沉重。

    要来了。

    罗德提起精神,他下意识的动动手指,戴在食指上的意志之戒所传来的冰凉触感让他的心情平静了许多。他很了解对方,从能力到属性,从它的战斗手段到攻击距离,罗德不认为这有什么困难的………

    大概并非如此。

    一个人影慢慢的从雾中浮现,伴随着它的出现,周围的空气似乎变的愈加躁动不安,流动的雾气折射着那飘乎不定的人影,看起来分外诡异。空气中传来了一阵淡淡的香气,而夹杂其中的,还有一股古怪的气味。

    那是消毒水的味道。

    罗德皱了皱眉头,他觉得这味道似乎很熟悉,但是,还没有等他再多做考虑。前面的雾气突然散开,显显露了内里的存在。

    而在看到对方的一霎时,罗德便呆站在了原地。他不敢相信的大睁着双眼,望着眼前的人影,大脑内一片空白,什么也说不出来。被尘封的回忆,在这一霎时暴发而出,在罗德的内心深处激烈的回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