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科幻小说 > 召唤圣剑 >章节目录第六十四章 叹息之岩(二合一章节)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他们并没有改变路线。”

    低下头去,黑衣人仔细观察着地上的踪迹,半晌之后才开口说道。

    “一切顺利。”

    “我怎么觉得有点太顺利了?”

    而此刻站在他身边的另外一个黑衣人则明显有些谨慎,他们都穿着同样的衣服,披着同样的斗蓬,以至连面孔也被包了起来,除了一双眼睛之外什么也看不见。他们的声音也是一样的沉闷,以至听不出是男是女。

    “根据大人的情报来看,这个年轻人应该不是那种粗心大意的人才对,他怎么可能一点警惕都没有?”

    “这并不奇怪,终究他身边有个女人,而且是个漂亮的女人。”

    另外一个黑衣人低沉的说道,他的说话也引起了周边其他三个黑衣人冷冷的笑声,他们当然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不过说笑终究只是说笑,很快,这些人便收敛笑声,开始交头接耳的低声谈论起来。

    “一切按照计划继续进行,根据大人的意思,要等他们再深入山林之中后,我们就动手。记住,手脚要干净利落,该怎么做你们都很清楚的。”

    “那个女人怎么办?”

    “如果能够的话,把她带回来,无论是打昏还是下药都行,反正对于大人来说,他只需要这女人的身体就够了,至于其他的………你们看着办。不过记得一定要提高警惕,法师是非常难缠的,到时候如果我们万一失手,务必在第一时间击杀,绝对不能让她逃跑!”

    听到这里,黑衣人们也都纷纷点头表示明白,他们当然知道法师有多么强大和多么难缠,再加上他们的手段诡异多端,能够说,如果一个法师下定决心死不要脸的打算一走了之,几乎没有人拦的住他。

    “嗯?”

    而就在这时,一个黑衣人忽然抬起头来,他警惕的望向四周,接着向同伴做了个手势,随手抽出了腰间的匕首,慢慢的向着旁边的草丛走了过去。而看到他的表现,其他人也是立刻紧张起来,他们纷纷拿起武器,迅速做出了战斗体势。而在这时,那个黑衣人也已经走到了草丛边,接着他手握匕首,向下一刺!

    “沙沙!!”

    草丛中一阵晃动,随后,一只受了惊的松鼠从中飞奔了出来,它惊慌失措的爬到旁边的大树上,转过头来,好奇的望了望眼前这些人类,随后立刻消失在茂密的树叶林中,不见了踪影。

    而直到这时,那些黑衣人才松了口气,他们没有再多说什么,而是互相对视了一眼,随后便立刻隐没入草丛之中,消失不见。

    而此刻,站在沟壑之中的玛琳,则是面色乌青。

    “真是气死了我了!”

    她恨恨的跺了一下脚,小拳头握的紧紧的。

    “这些家伙,这些家伙简直是无礼透顶,等我遇到他们,我一定要让他们付出代价!!”

    所谓礼尚往来,被人跟踪可不是罗德的爱好,既然他被跟踪了,那么自然就要想办法反跟踪一下,因而在到达了叹息之岩后,罗德并没有第一时间去寻找隐藏在其中的宝物,而是让玛琳想办法对他们进行反侦察,一方面是为了了解清楚他们的底细,另外一方面也是好好敲打敲打这位大小姐,让她把事情别想的那么简单。

    一开始的时候,玛琳的确没把这些密探放在眼里,她虽然是大贵族出身,不过平日里多半接触的都是光明的一面,对于这些隐藏在黑暗世界的使者了解不多,在玛琳的印象里,这些密探多半也是象那些盗贼小偷一样鬼鬼祟祟的角色。而在罗德让她去监视那片看起来空无一物的树丛时,玛琳以至还有些抱怨罗德干嘛没事找事。

    不过在看到那原本没有人的树丛之中,忽然冒出了好几个人影之后,玛琳就立刻面色惨白,再也说不出半句话。她虽然傲慢,但却不傻。更何况法师这种职业,最怕的就是被人背后偷袭,在战斗中倒无所谓,终究法师的防护是全方位的,哪怕被人射冷箭也不怕。但是法师终究不可能二十四小时都绷紧神经,随时随地的做好万全的防护,那已经完全就是非人类了。而当你毫无防备的走过一片草丛时,忽然一把匕首悄无声息的从后面刺来,这样的感觉光是想想就令人心惊胆战。而在亲眼看到了这些密探的可怕之处后,玛琳也终究收起了之前的轻视,开始认真的对待这些“老鼠”。

    将玛琳的反应尽收眼底,罗德也是满意的在心中暗自点了点头,从刚才的试探中,他已经得出了双方的实力差距。要论起绝对的等级差的话,已经进阶的密探自然比罗德要高,不过好在他们的侦察手段和隐蔽技巧和罗德回忆中的没有差别,这才能够让罗德很容易的把他们找出来。这也使得罗德对于消灭这些老鼠有了更多的自信。表面上看,他们非常被动,被人跟踪的滋味绝对不好受。但是反过来说,也能够看成他们占据主动,因为这些密探无论多么厉害,都首先要找到他们才能够发起攻击,因而在选择地点上,罗德却是占有优势的。

    不仅如此,罗德还发觉了一件非常有趣的事。

    “相当可爱的使魔。”

    望着正顺着玛琳的手向上攀爬的松鼠,罗德开口说道,不知道他是在称赞,还是讽刺。

    “坦白来说,我还以为法师的使魔会愈加独特一些。”

    “独特一些?”

    一面抚摸着爬上肩膀的松鼠,玛琳一面狠狠的瞪了罗德一眼。

    “你以为法师的使魔都会象你那些古怪的召唤物一样莫明其妙乱七八糟吗?这孩子可是我可爱的宝物,要不是这次要出远门,我也不会带它来的。”

    可怜的召唤精灵真是躺着也中枪啊……不过………

    望着站在玛琳的肩膀上,伸出两只小爪子正在滋滋有味的啃食着坚果的小动物,罗德也只是摇了摇头,再也没有多说什么———现实上他也没有办法多说什么。

    在很多女人眼里,可爱就是正义,这点在罗德率领玩家时就知道了,很多时候那些女性玩家选择宠物的标准完全和它们带来的影响,天赋,收益以及战斗力无关,单纯就是看起来漂亮,可爱,诱人———看来无论是在哪个世界,女性在这一点上都是有着共同语言的。

    “我们走吧。”

    荒无人烟的沟壑之中,四周生长着丛生的灌木,呼啸的风声从中吹过,带起了片片尘土。

    “这里真的有宝藏吗?罗德先生?”

    玛琳一手挡在面前,阻挡着夹杂灰尘而过的风声,一面不满的抱怨道。

    “这种鬼地方,又怎么可能会有宝藏?”

    “正是因为没有人,所以才有宝藏,玛琳小姐。”

    罗德走在阴影之下,一面小心翼翼的注视着四周,一面前进。

    “你知道这里为什么被称为叹息之岩吗?”

    听到罗德的反问,玛琳摇了摇头,她又不是土生土长的深石城人,怎么可能知道这些。

    “这附近以前曾经是一群山贼的根据地,那个时候还没有深石城,矿山被那些大商人霸占,他们剥削那些矿工,不给他们报酬和食物。而这些山贼则对那些家伙发起攻击,他们杀死了那些霸占,欺凌他人财产的恶者,并且将这些财物返还给了那些本来应该得到它们的人。”

    听到这里,玛琳撇了撇嘴,她终究也是贵族的一员,虽然对于那些为富不仁者很是厌恶,但是在她看来,这些家伙终究也是贵族的成员,让贵族去处理他们才是常理,无论是出于什么理由,平民,以至是山贼对这些贵族出手,都不是件会让她觉得高兴的事情。

    将玛琳的反应收入眼中,罗德并没有多说什么,在来到这个世界,和这里的人经过了接触之后,罗德已经发觉他们终究和自己生活的时代有所不同。换了在罗德那个人人平等的时代,这样的故事只会让人叫好,因为它代表着正义反抗邪恶,弱者对抗强者。这种故事大家都很喜欢听,但是在这个世界,这个时代却并不是完全如此。

    玛琳大概并不会反对这件事的正当性,但是她却不会觉得这很美好,因为双方的立场不同,想法自然也不同。她作为贵族,有生以来就不断被教育要维护贵族的尊严,所以对于这样的故事,玛琳还是天性的有一丝抵触。对于底层人民来说,他们并不介意这个故事的主角是山贼还是匪盗,只需能够帮他们出口恶气的都是英雄。但是对于玛琳这样的贵族来说,她们倒更希望这个伸张正义的主角是一个行侠仗义的骑士,或者是一个贵族,哪怕是个奋起反抗的平民他们也能够接受,但是对方换了是山贼的话———这就好像在婚礼上,新郎英俊潇洒,而新娘则其丑非常一样,总会让人不那么自由。

    但是罗德并没有打算去纠正玛琳的想法,他也没有这个兴趣去改变少女的人生价值观,他只是一面回想着当初任务中关于这里的描述,一面继续讲述道。

    “他们的名声在人群中越来越响亮,也越来越引起那些富商与矿上头目的嫉恨,最终,他们袭击了当时这里最大的一个矿场,然后他们遭遇到了报复,那些商人和军队联合起来,把这些山贼包围在这里,虽然面对着数倍与他们的敌人,不过这些山贼并没有放弃抵抗,他们高举武器,勇往直前的面对那些士兵,最终,他们战死在这里,而那些曾经深受他们协助的人们则在深夜,那些士兵离开之后来到了这里,痛哭着为他们的英雄竖起了一个又一个墓碑,而也正因为如此,这里被叫做叹息之岩。”

    “很美好的故事,那些家伙后来的结局怎么样了?”

    “我不知道。”

    罗德很干脆的摇了摇头,当时的任务引见上也只引见了这里的情况,并没有给出“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的后续。

    “的确是个很美好的故事。”

    玛琳摇了摇头,她的语气有些复杂,也有些迟疑。

    “不过,罗德先生,按照你的说法,那些家伙终究只是山贼吧,一群山贼,又怎么可能留下什么宝物?”

    “这是不同的,玛琳小姐。我问你一个问题,仙妮亚家族为什么会如此强大?你们所拥有的,难道仅仅只是名声而已吗?”

    “当然不是。”

    玛琳的语气变的有些生硬,明显,她并不喜欢这种比喻。

    “我们仙妮亚家族可并不是那种只有过往荣光的腐朽,哼,硬要说的,莉洁她的才是………”

    说道这里,玛琳忽然捂上了嘴巴,接着她做贼心虚的望了罗德一眼,见罗德没有任何反应,这才松了口气。不过与此同时,这位大小姐也在内心暗暗摇了摇头。

    莉洁啊,你还是早点把事情向罗德先生坦白的好,不然不光是你要小心翼翼,就连我都不得不时辰注意———这种滋味可实在是不好受啊。

    “这些山贼也是一样。”

    罗德没有去关注玛琳刚才的话,不知道他是真的没有听见,还是装做没有听见。

    “他们能够做到这一步,并不仅仅是因为民众对他们的支持,终究大多数人还是不敢拎着脑袋去当山贼匪盗,而这些家伙既然能够强大到这种地步,那么他们肯定有所依靠。而我们则能够按照这一点去调查调查,说不定能够有不测的收获。”

    这段罗德有些胡说八道,但是也并非完全都是胡说八道。在游戏中,很多隐藏任务都是由传闻,流言乃至一些传奇故事引申而来。而玩家则对这些消息非常敏感,因为他们很清楚,这是一个游戏,而既然是一个游戏,就自然没有现实世界那么大的变数,能够这么说,出现在游戏的任何一句话,一个词都很有可能是某个秘密任务的开始。不然你浪费这么多的时间去编写数据,难道就是为了骗玩家来耍着玩么?

    而在游戏之中,叹息之岩这个任务就是一个玩家在听了酒馆里吟游诗人所咏唱的诗歌之后,一时心血来潮前去冒险,最终才开启了任务,获得了奖励。

    玛琳当然不清楚这其中的关节,所以此刻她望向罗德的眼中已经又多了几分惊讶和诧异,一想到他竟然能够从一个流传的故事里察觉到这么多的消息,玛琳就越发觉得这个男人真是有些深不可测。仿佛在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什么能够难的住他的事情。

    他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此刻的玛琳,对此越发的产生了兴趣。

    “就是这里。”

    而在这时,罗德也在一个洞穴前停了下来,他仔细打量了一下漆黑的洞穴,接着走了进去。而玛琳则犹豫了下,随后提起裙摆紧跟其后。

    火炬的光芒亮起。

    摇晃不挺的火光照亮了有些漆黑,幽暗的洞穴,寂静的空洞内只有清晰的脚步声回荡其中。冰冷的地下水延着洞壁滴落,带来了洪亮的回响。放眼望去,这里只是个再普通不过的地下洞窟,看起来和其他的地方似乎没有任何不同。

    罗德一手举着火炬,一面小心翼翼的向前走去。但是,他还没有走多久,跟随在后的玛琳,却忽然轻叫了一声。

    “呀!”

    “怎么了?”

    罗德好奇的转过头去望向少女,而玛琳则是一脸的尴尬却又有些后怕。

    “我,我感觉到好像有人在摸我。”

    “摸你?”

    在回头之前,罗德曾经设想过好几个回答,但是他却没有想到,眼前所面对的却是最不靠谱的一个。他举起火炬,向玛琳身后晃了一晃。

    漆黑的通道内,空无一人。

    “没有人啊。”

    “或,大概是我弄错了?”

    玛琳也自然看到了后面的情况,她面色微红,倒也不好再说什么。而罗德也没有在意,于是很快,两人继续向里面走去。但是这一次还没走两三步,玛琳的叫声却再次响起。

    “呀!”

    “哎?”

    罗德再一次回过头,可是后面依旧没有任何人的影子,但是这一次,玛琳的面色却是有些惨白。她的身体在悄然颤抖,活象是见到鬼一样。

    “不,不对,有什么东西……我不知道,可是它在碰我的身体………在,在………在我的后面……罗德,帮帮我,那,那是什么东西……”

    玛琳的话还没有说完,罗德便借助火炬的光辉,看清楚了一个毛绒绒的东西,正在缓慢的伸向少女的脖颈…………

    “别动!”

    红色的光辉一闪而过。

    锋利的长剑在一霎时就擦着少女的衣领飞射而过,轻而易举的将那个古怪的东西死死的订在了墙壁上。而此刻,两人也看清楚了那东西的真面貌。

    那是一只足有人手掌大小的蜘蛛!

    此刻,被利剑刺穿了的蜘蛛正在拼命的扭动自己的身体,黄褐色的血液从伤口中飞溅而出,毛绒绒的肢体在空中不断的挥舞。口中一张一合,不断的向空中喷出了白色的网线。

    真是恶心的要死。

    虽然在游戏中碰到过比这更恶心的东西,但是罗德此刻依然是面色微变,他很快握紧长剑,伴随着几道剑光闪过,毛绒绒的蜘蛛立刻化为碎片,得到了生命。

    “呼………”

    甩掉长剑上那恶心的汁液,罗德这才松了口气。

    “玛琳小姐,你没受伤吧,感觉如………”

    罗德的话并没有说完,因为就在这时,一个柔软,充满了少女气味的身体便扑到了他的怀里,堵住了罗德接下来所有的说话。

    “…………………………”

    “呜呜…………”

    死死抱住罗德不放的玛琳此刻将整个头都埋入了对方的怀里,虽然看不见她的表情,但是从这低声传来的啜泣声中依然能够让人获知一二————这位大小姐该不会是哭了吧?

    罗德皱起眉头,他伸出左手,悄然拍了拍对方的肩膀。

    但是这位大小姐却没有任何反应,只有她的娇躯依然死死的紧贴在罗德的身上,不的不说,那两团柔软的确很**……

    “玛琳小姐?已经没事了。”

    “呜………呜…………那,那东西死了吗?我,我的身后又没有那个可怕的怪物,罗德先生,拜托你帮我看看,那个可怕的家伙有没有在我的背后留下什么东西?”

    “没有,玛琳小姐。”

    借助火光,罗德仔细检查了一下玛琳的身后,干净整洁的法袍上没有任何留下踪迹。而听到这句话,玛琳这才安心的抬起头来,随后她急忙抹了抹眼角,有些尴尬的冲罗德浅笑了笑,不过很快,玛琳似乎就有了新的想法。

    “我,我有点事想要离开一下,马上就回来,能够吗?”

    “………当然没问题,注意安全。”

    望着眼前这个柔软不堪,和平常表现大相径庭的大小姐,罗德也摸不准她的葫芦里埋的什么药,于是他只能够看着玛琳慢慢忙忙的走到拐角的另外一侧,摸摸索索的不知道在干些什么,接着猛然火光一闪,随后当玛琳再次走出来时,她整个人都已经神清气爽了。

    不过好像改变的并不仅仅只是她的表情,还有她那身原本高贵的法袍………怎么变了?

    “玛琳小姐?”

    “啊?没,没事了。非常抱歉,让你见笑了,罗德先生,我只是一时惊慌,有些失态……现在已经没有问题了,我们继续前进吧。”

    “这当然,不过我有一个问题想要问你。”

    “什么问题?”

    “你该不会是………害怕蜘蛛吧。”

    “哦呵呵呵呵呵………”

    听到罗德的询问,玛琳象是听了什么笑话一般,捂着嘴立刻高声轻笑了起来。

    “你说的话可真有意思,罗德先生,本小姐怎么可能害怕那种毛毛的,黑黑的,粗粗的东西?那是绝对不可能的,我只不过是受了点惊吓,所以一时失态而已,这样的事情根本不可能把本小姐吓到,没错,那种一点用都没有,就会挥舞着几只臭爪子吓唬人的东西,本小姐一点都不害怕!”

    看来是真的害怕啊…………

    ps:六千字的章节,顶的上前面两章了……嗯,就当是两章一发吧,今天出去跟家人商量新房的家具,铺完壁纸之后剩下的就是灯,然后是各种家具要布置,真是很累人啊……不过我要抱怨一下,现在的沙发真心没有创意,除了颜色不同,几乎款式都一样,这一点都没意思……1.8米的电脑桌,新家新电脑,看我要逆天啦,哈哈哈,多屏,我来咯………不过要装配还得等啊,大家有懂电脑的给点建议吧,三屏电脑是n卡好呢?还是a卡好?

    ps2:关于地震,大家可能也听说了吧,我昨天晚上也经历了。坦白说,昨天我根本就没有意识到是地震,昨天半夜的确把我给晃醒了,不过那个时候我没感觉是地震,还以为是外面工地干活所以才摇摇晃晃的,于是根本没管眼睛一闭就睡过去了………等到今天才知道原来那是地震啊,电梯也停了,现在上上下下都是楼梯,听说电梯坏了……真是悲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