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武侠仙侠 > 天元神诀 > 第三章 放弃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杨素兰一听叶凌天的话,脸sè微微一变,语气也变得严厉起来:“不复读怎么行呢?你忘了你爸一直都期盼你能上大学的啊!你小小年纪的知道挣什么钱,不会是跟小涛他们几个学的?再说了,还有妈呢,你有什么担心的。”

    小涛是叶凌天一个堂叔的儿子,前几年和村里另几个同样没考上高中的孩子一起去了县城,说是给别人打工,但每次回来都穿得花里胡哨流里流气的,头发也染成五颜六sè,一副十足的小混混派头。村里人也都知道他们几个干的不是什么正经事,只是没人愿意去说破罢了。

    见母亲担心,叶凌天忙解释道:“妈,您别说了,我哪会跟小涛他们玩呢?就是想着家里还欠着那么多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还清。我已经长大了,应该出去挣钱,争取早rì还清欠下的债务,不再让您受苦受累!”[

    想到这几年母亲以她那瘦弱的身躯为自己撑起一面天空,为了这个家含辛茹苦起早摸黑的干活,叶凌天更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杨素兰嘴唇动了动,想说什么,但最终也没能说出来。

    原本自己这个家庭也算得上是幸福的,前些年运输行业红火,从部队汽车连退伍的叶连成就拿出家里的全部积蓄,还借了好几万买了台大卡车跑起了运输,专门帮离叶家村几十里远的前进煤矿拉煤。

    由于叶连成技术好又能吃苦,不到两年就把买车的钱挣了回来,家里的rì子也是一天好过一天,逐渐成了村里劳动致富的模范。

    五年前的一天下午,前进煤矿和平时一样打来电话叫叶连成去装煤。

    到了晚上,杨素兰接到叶连成打回家的电话,不过却没听到叶连成说话,听筒里只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隐隐听到有人说:“那小子就是往这个方向跑的……大伙分散了仔细搜……决不能让那小子跑了……”

    不一会电话就断了,再打过去已经提示无法接通。

    第二天早上却传来叶连成出了车祸的消息,说是连人带车坠下了山崖,同车死亡的还有煤矿的三名矿工。

    事后交jǐng部门鉴定现场后给出的鉴定结果为叶连成违章驾驶,承担全部责任。

    杨素兰当时就提出了疑问,也提到了叶连成最后打的那个电话,但县公安局给出的答复是证据不足,仍然维持交jǐng部门的鉴定结果。

    没办法,杨素兰只好变卖了家里才盖了不到一年的楼房等值钱的财产,还向亲戚朋友借了二十多万,总算赔偿了那三名矿工家里的经济损失。

    突如其来的变故一下就摧毁了这个原本幸福的家庭,巨额的债务就如同一座大山,压得杨素兰喘不过气来。

    这五年来杨素兰起早摸黑,为了多挣些钱,除了种好自己家的田土外,还尽量帮村里缺劳力的人家干活挣点工钱。好在儿子懂事,从不给自己添麻烦,学习成绩又好,杨素兰心里也能有些许安慰。

    每当想起叶连成那个电话,杨素兰就认定自己的丈夫绝不会是违章驾驶导致车毁人亡,其中必定另有隐情。

    这几年杨素兰没少跑县里上访找说法,也给市里省里有关部门写过信,却始终如石沉大海般杳无音信。

    杨素兰知道,上大学,不仅是丈夫对儿子的期盼,也是儿子心里一直的梦想。

    “不,一定要让儿子考上大学,只有考上大学,儿子才能接触更广阔的天地,才能有一个美好的未来!就算再苦再累,也一定要帮助儿子实现他的梦想。”

    想到这里,杨素兰一脸期望地说道:“凌天,妈理解你的想法,妈也知道你已经长大了,能为这个家着想了,妈心里也高兴。可你想过没有,你现在这样出去打工,要文凭没文凭,要技术没技术,你能挣多少钱?可如果你能上大学那就不同了,到时候有了文凭,就能找个好工作,挣的钱也多,将来也能找个好媳妇。”

    叶凌天心里何尝不明白这些道理,可就为了自己去上大学,眼睁睁的看着母亲继续起早摸黑rì夜辛劳吗?

    看着头发已经有些花白,身子微微有些佝偻的母亲,这哪还像个四十出头的妇女,不知道的人肯定会以为有五六十岁了。仅仅五年时间啊,五年的时间,就让母亲衰老了二十年。如果自己再去上几年大学,瘦弱的母亲能挺得住吗?

    叶凌天不敢继续想下去,自己已经失去了父亲,不能再失去母亲。无论如何,自己都要出去挣钱,要为母亲分担那沉重的负担。

    “妈,现在找工作都注重工作经验,刚刚毕业的大学生要想找份好工作也很难。与其那样,还不如现在去就找份适当的工作,等几年后我有工作经验了,说不定还能找到比大学生更好的工作呢!再说了,等我找到工作安定下来后,还可以边工作边自学大学的课程啊!”叶凌天一边安慰着杨素兰,一边也更坚定了自己的决定。

    “妈知道你是好儿子,唉!是你命不好,你爸走得早,妈没那能力,老天不公啊……”仿佛知道儿子决心已定,杨素兰转身慢慢朝里屋走去,边走边喃喃说到,也不知道是自言自语,还是在对叶凌天说。

    回到自己的房间,房间不大,靠里角的位置摆放着一张挂着蚊帐的单人床,床边靠墙是一张桌,再过去是一个老式的摆柜。

    叶凌天打开桌抽屉,从裤兜里掏出那张梦寐以求的录取通知依依不舍的抚摸着,良久,还是把它放在抽屉最底层,然后用盖好。

    转过身打开摆柜,拿出一个略有些褪sè的登山包开始收拾行李。这个登山包还是父亲去世前给叶凌天买的生rì礼物。

    说是行李,其实也就是几套廉价的换洗衣服,其余的东西叶凌天并不打算带。出去打工,运气好的话能找到一份长久的工作,运气差的话就得到处漂泊,居无定所。行李越少,到时候也越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