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武侠仙侠 > 天元神诀 > 第十九章 石头终于落地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不不不,自家人,怎么还能算利息呢?那不成高利贷了吗?要不得,要不得!这要传出去,我哪还有脸见人!”叶连兴闻言脸sè大变,连连推辞,只取了四扎钞票,把剩下的又推到叶凌天面前。

    杨素兰见状也认真地说道:“小哥,这利息你一定要收下,这钱就是存银行里银行也要付利息的啊!再说了,现在物价上涨这么厉害,就是算上一分的利息,现在的六万四也不一定能买到五年前价值四万元的东西。你们当初能帮我我已经很感激了,不能再让你们吃亏。”

    “不行不行,都是自家人,谁家没有个困难的时候?能搭把手帮得到的自然要帮,咱们叶家祖祖辈辈几百年不都是这样过来的吗?要是算了这利息,老爷子那也行不通的!”叶连兴一脸坚定地说道。[

    这是陆续又有几个债主进来了,一听到杨素兰要付利息,大家纷纷不同意,甚至还说如果要算利息的话,就是不把他们当亲戚看,也让杨素兰一时之间没了主意。

    见大家争执不清,叶凌天沉思了片刻,抬起头郑重地说道:“妈,各位叔伯,听我说几句。我知道咱们三井村自古以来都没有借钱要付利息的规矩,但我们家这次不同,主要是借的钱比较多,加之借的时间又比较长,这一借就是五年,五年前的一万元和现在的一万元价值肯定是不相等的。”

    顿了顿,给众人散了一支烟,然后给自己也点上一支,继续说道:“所以这利息肯定要付,我现在不按刚才那一分的利率去计算,就按照银行定期存款的利率计算,你们借给我们家的钱,这五年时间就等于存在银行里,你们认为怎么样?”

    几位叔伯抽着烟并没有说话,显然在思考着叶凌天的意见。

    叶凌天知道大家心里已经有些接受,便继续趁热打铁:“我知道在村里互相之间赊账、借钱之类的事很普遍,也从不算什么利息。不过今后可以商量出一个规矩,平时赊点帐、借点小钱自然不用算,但如果上了一定数目、一定时间的就可以算利息,这样也不让借钱给别人的人吃亏,各位叔伯,你们说是这个理?”

    众人想了想,确实是这个理。

    平时乡亲们赊点帐借点钱什么的都是小钱,几十几百的,而且基本上都是当年就能还上,最多也不超过第二年。

    像杨素兰家这样一借就是上万,时间长达几年的还真的很少。

    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不过在杨素兰和叶凌天的坚持下,最终还是同意了叶凌天的意见。

    接下来的事情就比较简单了,没用多长时间叶凌天就一家家的把本金和利息还上。

    每一家临走时,叶凌天还送了一只烤鸭,众人心里自然十分欢喜。

    这烤鸭算起来并值不了多少钱,但叶凌天能从燕京大老远的带回来,说明人家心里惦记着自己。这就不是简简单单百十块钱的问题了,而是一份情意。

    可能是路途比较远,小姨一家是最后到的。由于年关将近,小姨还要在家准备过年的一些事宜,这次只有姨夫李石德一个人来。

    把钱递到李石德手里,杨素兰面带愧疚地说道:“石德啊,按理说应该是我们专程去你家把钱还上,可凌天今天中午才回来,这一下要还那么多家,时间上来不及,只好让你走一趟了。”

    对于利息,李石德的态度跟先前那些叔伯们一样,不肯接受。杨素兰和叶凌天只得又是一番解释,李石德才勉强收下。

    临走时,叶凌天从里屋拿出两只烤鸭对李石德说道:“姨夫,这是我从燕京带回来的烤鸭,您带回去和小姨、表姐他们尝尝。”

    接着又拿出两件羽绒服和两双保暖鞋:“这羽绒服是给你和小姨的,大山里冬天yīn冷cháo湿,穿上这羽绒服暖和。”

    “这怎么好意思,这要花不少钱,我们不能要,留给你妈穿。”李石德是个老实人,说不出什么话来,只知道连连拒绝。

    叶凌天笑了笑解释道:“姨夫你放心,我妈那还有呢,您别客气了,收下!”

    杨素兰也劝道:“是啊,石德你就别客气了,这可是凌天特意给你们买的!”

    李石德感激地看了一眼叶凌天,道:“好,好,凌天这么有心,我就收下了。”

    送走李石德,杨素兰和叶凌天都松了一口气。所有的债务都已经还完,压在心里整整五年的石头总算落地了。

    “妈,咱们家终于可以安心的过年了!”看到母亲眉头舒展开来,叶凌天欣喜的说道。

    “嗯,一切都过去了。凌天,我先去做饭,吃过晚饭去你爷爷那一趟,把你爷爷的钱还上。”杨素兰开心地说道。

    “妈,我去,我买了羊肉回来。”说完叶凌天就往厨房走去。

    南方大都饲养山羊,这山羊有一股特别重的腥膻气,很难去除,所以南方很少吃羊肉。而北方的绵羊腥膻气却很少,味道也鲜美得多。

    冬天白昼短,不到六点天已经黑了下来。早早吃过晚饭,叶凌天就拎着几个袋子跟着杨素兰来到了爷爷的大屋。

    一进门,叶凌天就看见爷爷nǎinǎi正在屋里边烤火边看电视,忙走过去恭敬地说道:“爷爷,nǎinǎi,给你们辞年了!”

    老爷子看到叶凌天顿时开心地笑了起来,不过看到叶凌天手里拎着吗几个袋子,眉头不经意的皱了皱,责备地说道:“素兰,你们还讲究那些礼数干嘛?”

    “凌天回来了?”nǎinǎi倒是没去在意叶凌天拎的东西,拉过叶凌天上上下下打量一番道:“先前听说你不回来过年了,你爷爷心里担心得紧啊,一个人在燕京孤伶伶的,现在回来了就好,回来就好!”

    “爸,这都是凌天从燕京带回来孝敬你们二位老人的!”见老爷子脸sè有些不悦,杨素兰明白老爷子是担心自己的家境,忙解释道:“凌天在燕京买彩票中了一百万的大奖,下午我们已经把以前欠下的钱都还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