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武侠仙侠 > 天元神诀 > 第二十二章 两条路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南方的冬天多为yīn天,天空灰蒙蒙的,不见一点亮光,北风吹来,让人更觉yīn冷。

    开往县城的短途客车上,叶凌天掏出手机拨通一个号码:“喂,你是刘师傅吗?我是叶凌天,对,我现在快到城东停车场了。好,我在大门口等你。”

    将手机放回兜里,叶凌天靠在座位上闭目假寐起来。这些天每天都是吃喝不断,叶凌天感觉也有些累。[

    正值chūn节放假期间,走亲访友的人特别多,车厢内也显得有些拥挤,空气也有些混浊。

    迷迷糊糊中叶凌天感觉到衣兜有些动静,神识查看之下,原来是一十七八岁,头发染成黄sè,脸sè略显惨白的小混混正偷偷用镊子夹自己兜里的手机。

    叶凌天也不作声,等到黄毛混混把手机夹出后,突然转身一把掐住混混拿着镊子的手腕,微微一用力,一阵轻微的“喀嚓”声响起,黄毛混混一声惨叫,镊子和手机同时落地。

    捡起掉在地上的手机,叶凌天冷冷的盯了一眼黄毛混混,也不多说什么,便坐回了自己的座位。

    车上的人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不过没人出来说话,就连售票员也脸朝窗外,当作没看见。看这些混混的脸sè明显就是吸毒的,每台车上都有,显然是一个团伙。这些人毒瘾一上来什么事都敢做,一般很少有人会得罪他们。

    黄毛混混捂着被掐断的手腕,盯着叶凌天的眼中闪过浓浓的怨毒之sè,慢慢退到车厢后部掏出手机低声打起了电话:“三哥,我手被人弄断了,快叫人来停车场……”

    此时的叶凌天嘴角却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冷笑。原来黄毛混混以为车内人多嘈杂,躲到车尾去打电话,没想到却被叶凌天听了个一清二楚。

    没过几分钟车子就进了城东停车场。叶凌天随人流走出车门,果然见到七八个与黄毛打扮相仿的混混在不远处站着。

    黄毛下车后立即跑过去与他们说了几句,并朝叶凌天指了指,随即这群混混便将叶凌天围了起来。

    停车场一带三天两头就会发生打架事件,路人都见怪不怪了。

    加之又是chūn节期间,大家都不想无故惹祸上身,纷纷往远处躲,边躲边替叶凌天感到惋惜:“这小伙子今天要遭殃了,这群混混可不是好惹的……”

    一个脸上有道疤痕的黑衣男子把手里的烟头一弹,气势汹汹地喝道:“小子,就是你弄断了涛仔的手腕?”

    叶凌天眉尖挑了挑,冷冷地说道:“你说那个偷手机的黄毛?是又怎样!”

    黑衣男子脸露凶光道:“两条路,第一条,乖乖地赔偿我兄弟两万块医药费;第二条,打断你双手双脚!”

    “哈哈!”叶凌天哈哈大笑,轻蔑的看了一眼黑衣男子,道:“打断我双手双脚?你有那本事吗?”

    “弟兄们上,给我狠狠的打,只要不打死就行!”黑衣男子明显被激怒了,在这一片还没人敢这么跟他说话。

    顿时那七八个混混纷纷掏出钢管、砍刀,从不同的方向向叶凌天招呼过去,围观的人群众也传来阵阵惊呼,一些胆小的女人已经闭上了眼睛转过头不敢继续看下去。

    叶凌天的目光瞬间yīn冷下来,身影一闪,便如一道残影在混混中穿梭,伴随而来的是一声声“咔嚓!咔嚓!”清脆的骨骼碎裂声以及杀猪般的嚎叫。

    不道半支烟的功夫,那七八个混混就已经全部被放倒在地,手中的钢管早就不知道扔哪去了,只知道抱着骨骼碎裂的手脚在地上打滚。

    叶凌天转过头冷冷的盯着黑衣男子,此时的黑衣男子早已吓得灰飞魄散,一脸恐惧的看着叶凌天,额头上尽是豆大的汗珠。想跑,可双腿不住的打颤,根本不听自己使唤。

    “这位大哥,不,大、大爷,小的有眼不、不识泰山,你就饶、饶过我,把我当、当个屁给放、放了!”黑衣男子结结巴巴地哭叫道。

    “饶过你?凡是惹到我的人,都得付出代价!”叶凌天冷冷地说道。

    说完叶凌天就准备废了黑衣男子的双手,却听到一阵jǐng笛声由远而近,不一会就见到一辆jǐng车驶进停车场。

    从车上下来三个jǐng察,其中一个肩佩两杠两星,身材微胖,长着鹰勾鼻的中年jǐng察,环顾了一眼四周,冷冷地问道:“谁在这里行凶打人?”

    “是他!就是他打伤了我的朋友!”黑衣男子见到鹰勾鼻jǐng察如同见到了亲爹一样,跑过去指着叶凌天说道。

    鹰勾鼻jǐng察看了看地上躺着惨叫的那群混混,转过头上下打量了一下叶凌天,一脸不善地问道:“这些人都是你打的?”

    “不错!是他们先动的手,我是自卫!”叶凌天冷冰冰地说道。不知道为什么,叶凌天一见到这个鹰勾鼻jǐng察就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

    黑衣男子忙向鹰勾鼻jǐng察诉苦道:“冤枉啊,是这个小子不分青红皂白殴打我们!我们要是存心打他,怎么可能被他打得这么惨,骨头都断了!”说完又往鹰勾鼻jǐng察身边靠了靠,低声说道:“我们是鼎丰公司的人!”

    声音虽低,但怎能瞒过叶凌天的耳朵。

    “鼎丰公司?好像来头不小啊!”叶凌天暗道。

    鹰勾鼻jǐng察听到鼎丰公司几个字后脸sè明显的变了变,随后指着叶凌天对身后几个jǐng察说道:“叫救护车来,把受伤的都送到医院。把他拷起来,带回所里!”

    “慢,我已经说过了是他们先动的手,这附近的人都可以作证,怎么还要拷我?”叶凌天脸sè一沉,目光yīn冷的盯着鹰勾鼻jǐng察。

    鹰勾鼻jǐng察朝叶凌天一瞪眼睛,怒道:“是不是自卫不是由你说了算,谁是受害者谁是凶手,我们自然会调查清楚。”

    “如果是调查,用不着上手铐?”叶凌天有些恼火了,愤然道。

    鹰勾鼻jǐng察严厉地说道:“我们办案用不着你来教,我只知道他们都被你打伤了,现在你涉嫌故意伤人,是犯罪嫌疑人。”说着一挥手对其他两名jǐng察说道:“铐起来,带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