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武侠仙侠 > 天元神诀 >章节目录第二十六章 势利的舅舅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程子谦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沉吟片刻后才郑重地说道:“小叶,父亲的问题非常复杂,不是一两天就能查清的。因为如果他真的是被害,那么这里面就很可能会牵连到厉德之一系的利益,到最后他们肯定会百般阻扰,甚至不惜采用违法手段阻止我们的调查,稍有不慎就会让自身陷入其中。”

    端起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程子谦又道:“你现在的任务就是好好在燕京上学,千万不要做出冲动的举动,以免引起对方的怀疑。你一定要相信组织,只要我还在桂兴任县委记,我就一定会想办法排除干扰查下去。只要给我们时间,我们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出。”

    尽管叶凌天有自己的方法去查清父亲的死因,不过此时也被程子谦的大义感动,虽然知道他这么做必定还有其它的目的,但叶凌天并不在意。[

    感激的看了一眼程子谦,叶凌天站起身真诚地说道:“谢谢,谢谢程记!”

    程子谦呵呵一笑,道:“小叶啊,坐下说话,别那么客气,这也是我们应该做的。”

    叶凌天重新坐到椅子上,忽然想到今天停车场那个黑衣男子提到的“鼎丰公司”,忙向张志国问道:“这‘鼎丰公司’是做什么的,好像今天停车场那些混混与这个公司有关联,还有那个陈强也有些畏惧这个公司。”

    张志国听到‘鼎丰公司’,顿时面露不屑,有些反感地说道:“鼎丰公司是个房地产公司,老板叫郑凌峰,是厉德之小儿子的小舅子,在**很吃得开,桂兴县几个有名的混混头目都跟他关系不错。鼎丰公司在房地产开发中遇到不肯拆迁的住户时,往往会让这些混混去住户家闹事。”

    叶凌天闻言皱了皱眉,若有所悟地点了点头。

    程子谦抬手看了一下时间,转头对张志国吩咐道:“时间不早了,让服务员上菜!”

    吃过午饭叶凌天婉拒了程子谦派小车送他的好意,而是去银行开了个新户头办了一张卡,往户头里存了五十万。想了想,又去移动公司买了个新手机,最后才打了个三轮车去王局长家拜了个年。

    忙完这些已经到了下午三点多,叶凌天慢悠悠的步入停车场上了回镇里的班车。偶尔遇到上午见到叶凌天痛扁混混的人,纷纷投来崇拜的目光,叶凌天也懒得去理会,仍然闲然自得,他就是他,他并不需要因为旁人的目光而去改变自己。

    桂兴县南郊一栋装修豪华的别墅里,罗达刚脸sèyīn沉地坐在沙发上,对面则是一个约摸五十来岁,个头不高,略微有些发福,头上有点秃顶的中年男人。

    “老罗,你说那小子是那个姓叶的个体司机的儿子?”中年男人把玩着手中的茶杯,不紧不慢地问道。

    罗达刚闷头吸了几口烟,yīn沉地说道:“县长,这事是陈强亲自去调查的,应该错不了!”

    皱眉沉思了片刻,厉德之铁青着脸道:“老罗,陈强暂且冷一冷,至于城东派出所,就让出去。现在局势不太乐观,程子谦来了不到一年竟然就已经拉拢了四个常委,只要再拉到一票,我们就要处于劣势了。一定不能让他控制常委会,你去联系下他们几个,找时间我们一起聚聚。”

    把手中的半截极品芙蓉王掐灭,丢进烟灰缸里,厉德之站起身抱着胳膊缓步走到窗前,看着灰蒙蒙的天空继续说道:“至于他去找那个姓叶的,让他去折腾好了。一个小毛孩,翻不起风浪的!”

    叶凌天回到家里,便看到杨素兰脸sè有些难看地坐在堂屋中,见儿子推门进来,忙挤出一丝笑容问道:“凌天,怎么样,见着程记和王局长了吗?”

    叶凌天没去回答母亲的话,而是脸sèyīn沉地问道:“妈,是不是他们又说什么了?”

    猜测到可能又是那两个势利的舅舅对母亲说了什么冷嘲热讽的话,叶凌天内心便涌起一股怒火。

    杨素兰看了一眼叶凌天,叹了口气,不悦地说道:“你外婆问你怎么没去给她拜年祝寿,说什么是不是考上大学了,翅膀硬了,就不把老人放在眼里了。我跟他们解释说你是给县委程记拜年去了,结果你两个舅舅一听,就说让你给他们搭个桥,让你去请程记吃顿饭,到时候他们去作陪。”

    犹豫了一下,杨素兰继续说道:“你小舅还说你爸的问题县里早就给出了结论,让我们不要再去给市里省里写信,说我们是扰乱zhèng fǔ正常工作。他还说,县里领导已经跟他提过,只要我们不再写信给市里省里,县里就让他去一个实权部门任一把手。”

    “哈哈!”叶凌天怒极反笑:“卑鄙!无耻!把他们的荣华富贵建立在我们的痛楚之上,还说的这么冠冕堂皇,振振有词,这还是人吗?妈,这样的亲戚不要也罢!”

    叶凌天这次是彻底的火了,愤愤地说道:“什么不把老人放在眼里了?他们眼里什么时候有过我?我考上大学,他们别说来道喜,就连祝贺的话都没有一句。我因为有事没去给他们拜年,就数落起我来了?那好,从现在起,我还就不把他们放眼里了!”

    “这气受了这么多年也受够了,想让我给他们搭桥见程记,做梦去!”叶凌天边说边拿出刚办好的银行卡和新买的手机塞给杨素兰,道:“妈,这卡里有五十万,您拿着,想怎么花就怎么花,反正就是一句话,过得开心就好!等我毕业后就接您去燕京!”

    叶凌天的话就如白rì里的一声惊雷,一下将杨素兰给震呆了,半响说不出话来。

    自从丈夫去世后,为了支撑起这个家,为了将儿子抚养chéng rén,她是逆来顺受,早就习惯了别人的白眼和嘲讽。几年时间下来,也让她的xìng格变得有些柔弱,即使在外面受了气,也只是晚上一个人的时候默默地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