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武侠仙侠 > 天元神诀 > 第四十章 连续解跨(求收藏)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PS:各位看官大大如果认为本还过得去,请动一下鼠标,点击一下收藏,山人在此拜谢了!

    这样一来,也造成许多珠宝玉石公司货源极其紧张,越来越多的公司除了参加每年全国的几大翡翠毛料公盘外,还派出大量的人手,甚至一些公司的老总亲自到各个毛料市场收购那些明赌的毛料,以缓解各自公司面临的缺货危机。

    老人名叫贺全林,是沪东一家珠宝玉石公司的老总,这次到滕州也是为了补充公司的翡翠货源而来。[

    虽然叶凌天解出的这块高冰种苹果绿价格被抬到了极致,不过想到总算能让公司坚持到几个月后的莘州大公盘,心里不禁又十分开心。

    “转帐。”叶凌天还是认为转账方便、快捷,不像支票那么麻烦。

    由于毛料交易一般金额都比较大,国内基本上一些大的银行都在玉石街开办了业务点,没用多久叶凌天就与老人办好了转账手续。

    从银行业务点出来,叶凌天看了看时间已经到了中午,便跟旁边的一个店主打听了一下,继而转过两条街道走进一家不大的饭店,让老板上了两道具有滇南本地风味的特sè小炒,便找了一张没人的桌子坐了下来。

    想想这一刀下去就赚了七百多万,不禁心情大好,掏出一支中华点燃,悠闲自得地吐起了烟圈。

    五月的滇南气温比燕京高了不少,在太阳的照shè下,让街道上的游客都感觉到些许热意。沿着街道走了没多久,叶凌天拐进了一个店铺。

    “老板,你这的毛料怎么卖的啊?”叶凌天大大咧咧地问道。

    店主有些惊讶地看着叶凌天,暗道哪有这么问价的。不过看到叶凌天的打扮也就释然了,笑道:“小兄弟,这每块毛料的价格都不同,不知道你说的是哪一块?”

    叶凌天看了看四周,直接指着眼前的一块问道:“喏,就这块,怎么卖?”

    店主看了看叶凌天指着的毛料道:“小兄弟眼神不错嘛,那可是上好的麻蒙毛料,给你个最低价,十万。”

    “老板,实话跟你说,我是来滕州旅游的,也不懂赌石,这太贵了肯定买不起,要是有便宜点的,说不定我也能买上几块试试手气。”叶凌天试探地问道。

    店主眼珠转了转,想想也是这理,这人明显就是个新手,有经验的人都会仔细的看过毛料后再问价,哪有像他这样走进来看都不看直接就开口问价的。

    想到这里,便指了指角落里一堆毛料道:“那一堆是最便宜的,一万元一块,不讲价,要的话就自己去挑。不过我可先提醒你啊,那些都是不被看好的褐乌沙毛料。”

    褐乌沙是比较常见的一种毛料,属于缅甸翡翠古河床沙矿之中的砾石状赌石。

    翡翠古河床沙矿是缅甸翡翠矿床的最主要类型,不仅产出主要的赌石毛料,同时也是产出翡翠赌石的皮壳类型最多的,有白盐沙皮、褐沙皮、灰沙皮、红沙皮、水翻沙皮等等,其中褐乌沙赌石是翡翠砾石状赌石中产量最大、赌xìng最强、变数最多的翡翠毛料。

    叶凌天自然不懂这些,不过他也不需要去懂。顺着店主手指看去,叶凌天眼睛一亮,只见墙角里堆了七八块大约十来斤重外表呈黄褐sè的毛料,其中一块正是他来这个店铺的目的。

    那块毛料跟足球差不多大小,不过只有一半是圆弧状,另一半却是一个平面,远远看去就像一个头盔倒扣在地面上。

    任谁也想不到的是,就是这块毛料,外表只有一层两厘米厚比较均匀的黄褐sè岩石皮,里面则是一整块浓艳的玻璃种帝王绿,黄褐sè岩石就如同西瓜皮一样包囊着中间的翡翠。

    叶凌天掏出烟点燃一支,优雅地吐了个烟圈,对店主说道:“老板,那一堆毛料我都要了。”

    “都要了?”店主看了一眼叶凌天,略略有些惊讶。

    “是啊,多一块就多一个希望,同样是花那么多钱,买一块一刀切下去如果没切出翡翠,那就没希望了。如果我买八块,那就可以切八次,多过瘾!”

    靠,这小子原来是为了过瘾啊,怎么不到山上去拉一车石头回来慢慢切。老板心里闪过一丝鄙夷,不过脸上却堆满了笑容,虚伪地恭维道:“小兄弟好想法!”

    拿出POSS机让叶凌天刷了卡,店主长舒了一口气,那一堆垃圾终于解决了。想了想又笑眯眯地问道:“小兄弟,这些毛料你是带走还是就在这里解?”

    叶凌天点了点头,哈哈笑道:“解,就在这里解,买了就是用来解的嘛,在这里解出翡翠也能卖个好价钱!”

    “好,是你来还是我帮你?”店主走到门边启动了解石机,微微摇头问道。这傻小子还真以为什么石头都能解出翡翠啊,心里不由得再次鄙视了叶凌天一下。

    叶凌天弹掉手里的烟头,想了想才笑道:“我不会,你帮我切。”

    说着把那堆毛料一块块搬了出来,不过那块头盔状的毛料自然被他被放到了最后。

    店主拿起一块毛料看了看,道:“小兄弟,你还没划线呢!你不划线,万一把里面的翡翠切坏了,我可负责不起啊!”

    “划线?我不会,你看着切,要是切坏了里面的翡翠也不怪你!”叶凌天装出大大咧咧的模样说道。

    反正那些毛料就是寻常得不能再寻常的石头,叶凌天也懒得去划线,他爱怎么切就怎么切。

    店主见状也懒得再问,把毛料固定好后,启动了解石机。

    “哗啦!”

    毛料已经被切开两半,别说翡翠,就连一抹绿影都看不见。

    “赌跨了!”门外传来一片惋惜的声音。

    叶凌天心里自然有数,继续让店主解第二块。

    “哗啦!”

    “哗啦!”

    ……

    一连七块全部解跨,围观的人群众已经有人开始嘲讽起来,另一些人则用怜悯的目光看着叶凌天。

    “这小伙子的钱可是打水漂了,褐乌沙哪有那么容易出绿!”一些人叹了口气,纷纷转身离开。来看解石就是希望看到解涨,如果明知道是解跨,没人会那么无聊浪费时间看别人切石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