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武侠仙侠 > 天元神诀 >章节目录第四十四章 传统手工工艺
    (www.exiaoshuo.com E小说),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PS:年尾了还停电,弄得承诺下午两点的那章没能发出来,对不起了!

    现在两章连发,算是补偿中午的失言,晚上2点前还有一更!

    打磨抛光的工序分为三道,首先是去粗磨细,即用抛光工具除去表面的糙面,把表面磨得很细,其次是罩亮,即用抛光粉磨亮,再次是清洗,即用专业溶液把镯子上的污垢清洗掉,最后是过油、上蜡。以增加手镯的亮度和光洁度。[

    叶晨曦没有打磨抛光的机器,只能去找别人代劳。

    沉思了片刻,叶凌天还是放弃了在滕州找人抛光的想法。昨天当众解出玻璃种帝王绿已经在赌石界掀起了太大的风浪,估计现在整个滕州玉石界都在谈论他。要是知道叶凌天又拿出这么多的极品饰品,还不知道会带来多少麻烦。

    叶凌天固然不怕别人找事,却也不是喜欢出风头的人,这多一事总不如少一事。

    嗯,还是去chūn城。想到这里,叶凌天大手一挥,这些闪烁着耀眼的光芒的翡翠饰品顿时消失不见,手中多出一块灵石,握着灵石盘膝坐在床上照平时的习惯打坐修练起来。

    月夜静谧,四下人声若有若无,更显悠远。子时正值yīn阳交替,乃修练的最佳时刻。

    叶凌天默运《天元诀》,吸纳着灵石中的灵气,开始引导体内的真气顺着经脉游走。一连运转了一百零八个周天,便觉身轻体安,一片舒畅,所有疲乏一扫而光。

    睁眼一看,太阳已经斜斜升起。叶凌天惬意地舒展了一下四肢,简单的洗漱了一下,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起身步出酒店。

    chūn城无疑是一个美丽的城市,因气候温和,四季如chūn而得名。

    来chūn城游玩的人大多喜欢逛逛著名的玉器街,玉器街长几百米,这里有几百家小店,是chūn城主要的净货市场。

    所谓净货,就是指抛光好的玉器饰品。这里卖的玉器饰品品种齐全,包罗万象,大件、小件、手镯、摆件等等,高、中、低档都有。

    距离玉器街不远有一条小巷,小巷内的房屋大多比较老旧,门面也不大,两边的墙壁上零散地挂着“修饰”、“打磨抛光”、“雕刻”等等招牌。

    这里就是chūn城传统玉器手工艺人们的聚集地。随着科技的发展,玉器的加工也步入了现代化,传统手工艺人们的生存空间已经是越来越小。

    现在年轻一代已经很少有人再去学这些传统手工工艺,只有一些上了年纪的老人靠此维持生计。

    叶凌天之所以选择来这里抛光那些极品玉石饰品,正是因为这些传统手工艺人注重艺德,不会像现在一些商人那样见财起意,也能够保守秘密。

    “咦?”挎着一个旅游包漫步在小巷内的叶凌天目光惊讶地停留在一个小店内。

    小店很小,门边挂着一个“打磨抛光”的招牌,一个六十多岁,头发花白,脸上布满了皱纹的老人正在一台老旧的打磨机旁给一件玉镯打磨,旁边一个少年则拿着粗布在擦拭着一些玉器。

    少年年纪不大,约摸十二三岁,一双眼睛却长得十分有神。

    叶凌天走进小店,老人见有客人进来,忙放下手里的活,笑呵呵地招呼道:“小伙子,有什么玉器要打磨抛光的吗?”

    叶凌天打量了一下老人,老人的笑容很实诚,给人一种放心的感觉。

    “老人家,我的玉器比较贵重,你看能不能借一步说话?”叶凌天微微笑道。

    老人有点疑惑地看了叶凌天一眼,旋即又点了点头,道:“好,那去里屋。”

    说完便领着叶凌天往里面走去。里屋的光线有些暗,老人忙伸手拉亮了电灯,两人便在一张四方桌旁坐下,叶凌天从包里拿出一个手镯放到老人桌前。

    老人只看了一眼眼前的手镯,便失声惊叫道:“这是玻璃种帝王绿?”

    叶凌天微微点了点头,笑道:“确实是玻璃帝王绿,不过还没有抛光,所以要麻烦你老人家了。”

    老人拿着手镯的手有些微微发抖,把玩了好一阵,才颤声道:“我做了一辈子的玉石抛光,今天终于亲眼见到这传说中的极品翡翠了。小伙子,你放心,我一定会帮你抛好光,让它展现出最耀眼的光芒。”

    犹豫了一下,叶凌天郑重地说道:“老人家,我这需要你抛光的可不止这一件。”

    说完把自己加工好的那些玉器全部拿出来放到了桌上。

    “玻璃种的紫翡项链?玻璃种的血翡手镯?天呐,我没眼花?”老人使劲地揉了揉眼睛,目瞪口呆地看着桌上那一堆极品玉器饰品,似乎不敢相信这是真实的。

    伸出手拿起一个血翡手镯看了看,又抓起一串紫翡项链欣赏了一阵,忽然想起什么,猛地站了起来,盯着叶凌天jǐng惕地问道:“这么多的极品翡翠饰品,你是从哪弄来的?”说完眼角还瞄了一下门外。

    “呃……”叶凌天被噎了一下,没想到会产生这样的误会,忙摆了摆手解释道:“老人家,你别紧张,这些翡翠饰品既不是偷的,也不是抢的,来路都很正当。你先坐下,我慢慢跟你说。”

    老人闻言迟疑了一下,见叶凌天没什么恶意,这才缓缓坐下,不过仍然没有放松jǐng惕。

    叶凌天斟酌了一下,把自己在滕州赌石的过程简单地跟老人说了一遍,最后说道:“老人家,如果你在滕州玉石街那边有熟悉的朋友,打个电话过去问一问就能确定。解出玻璃种帝王绿这样的大事,应该早就传遍滕州了。”

    老人疑惑地看了一眼叶凌天,从兜里拿出手机拨了个号,走到旁边低声与电话那边通起话来。

    片刻,老人收起手机,有些尴尬地笑道:“小伙子,刚才不好意思了。你能解出这么多极品翡翠,这运气也太好了,恐怕滕州的极品翡翠都被你解了!呵呵,我没别的意思,你别在意。我姓林,如果不介意,你就叫我林伯好了。现在这极品翡翠饰品已经很难见到了,突然间出现这么多,难免会让人产生怀疑。”